第二十二章 救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好。”
  季芯澄笑着,递给她一杯果汁,“他们为什么追你?”
  舒颜接过果汁,没有喝,道谢后对季芯澄坦诚道,“他们没说错,我确实是偷偷溜进来的,我来找我男朋友。”
  “那你找到了吗?”
  舒颜摇摇头,低头抚着手中的高脚杯,感伤道,“我们两个月前就分手了,然后他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找也找不到!”
  她目光飘向远处,“我们在一起的一切,就好像是我独自做了一场梦,梦里他对我那么好,原来一觉醒来可以什么都不是……”
  她说着,泪水滴落在手背上。
  季芯澄递了纸巾过去,有心想帮她,“你说你男朋友,在这个宴会上是吗?”
  “我也不确定,就是听人那么一说。我找了他两个月,这样的宴会不是第一次不请自来,没有一次不被赶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在这儿……”
  “你有他的照片吗?或许我可以帮你找人问问。”
  舒颜擦着眼泪,终于抬起头来,“没有照片。”
  她顿了顿,凄婉一笑,继续道,“应该说,是他想办法让我手上一张他的照片都没有了……他爱我的时候,我那么确定,甚至以为整个天地都是我的,结果到头来,竟然连他的照片,一张都留不住……”
  她掩面痛哭了好一会儿,才缓和了些。
  “谢谢你季小姐,我想还是不要麻烦你了,他可以做到一夜之间把所有给我的信息都抹干净,说明他也有能力让我永远找不到他。”
  季芯澄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她。
  舒颜却已深吸了口气,平复下来,对季芯澄道,“真的很感谢你季小姐,没想到你人这么好,能在这里见到你,我已经好开心。”
  季芯澄微微一笑,看得出来对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遂道,“你饿吗?一起去拿些吃的?”
  “可以吗?”
  “当然。”季芯澄牵着她的手起身,两人来到小食区,“这个很好吃,你可以尝尝。”
  正在说甜点时,舒颜望着远处的目光忽然不动了。
  季芯澄随着看过去,一眼就看到顾少泽,还有他旁边的安子墨。
  “那是这个酒会的主人吗?”
  安子墨穿着隆重的晚礼服,人来人往似都围绕着他,不难看出来,季芯澄就点头说是。
  舒颜道,“我还以为这么奢华高雅的宴会,是个女主人的。”
  季芯澄笑着跟她解释,“他叫安子墨,是这艘邮轮的主人,你应该看到邮轮上到处都是的标识了,就是他们公司的LOGO,他们家涉及比较多是建筑领域,品位自然不同寻常。”
  就在这时,两人都看见不远处有两名安保人员向她们这个方向走来。
  季芯澄正想跟舒颜说不用担心,说是自己的朋友就好。
  没想到舒颜已惨白着脸,放下餐盘,向季芯澄道别:
  “今天谢谢你季小姐,不过我得走了,再见。”
  “……好,那你小心一点。”
  季芯澄目送着舒颜瘦削身影消失在人潮后,看了眼她没来得及吃的餐盘,心头一阵空落落的。
  这种感觉,总让她下意识就想到过去,在顾少泽那里尝到苦头的自己,她也说不明白,为什么会在第一次见面的女孩身上,时时把自己代入进去。
  这一刻,季芯澄很想去找顾少泽,果然她也放下杯子去了。
  就在她找遍楼上楼下,也没有见到顾少泽身影时,身穿一身格子西装的中年男人,替她指了路,“季小姐,少泽在那边甲板上,你从这条走廊走到底可以看到他。”
  “谢谢!”
  她想对方应该是顾少泽朋友来着,但似乎没见过,冒昧问名字也不合适,只好又道了声谢。
  “不客气!”对方笑着朝她点了点头,不甚在意。
  在空旷甲板上,仰头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
  顾少泽率先看到季芯澄,向她招了招手,季芯澄走近他,才看到与他面对面正在聊天的安子墨。
  “你好,安先生,生日快乐!”她主动打招呼。
  “谢谢季小姐!终于见面了,听少泽总提起你,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是吗,他说我坏话吧?”
  与安子墨大方握手,季芯澄也开了个玩笑。
  顾少泽的手自然地环上季芯澄的细腰,自然往身前一带,笑道,“哪里敢啊!”
  还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季芯澄摁住他的手,侧头以眼神警告他,不让他大庭广众下胡闹。
  安子墨看着二人浓情蜜意,对好友皱眉表示不满。
  “行了啊,我还站在这儿呢二位!”
  顾少泽闻言,才打算放过季芯澄,抬眼问安子墨道,“你未婚妻呢,怎么晚上没看到?”
  安子墨饮了一口杯中洒,眼中笑意却淡了。
  “不清楚,估计在我妈那儿。”
  季芯澄不由看了眼安子墨,与顾少泽年纪相当,但相比顾少泽的拒人于千里,安子墨给人的印象是阳光般的温暖和熙,只不过此时他眉间的一抹忧郁,轻易会让人想到,人的内心也许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开朗。
  季芯澄漫不经心想着,忽而听见人群中起了骚动。
  “有人要跳海……”
  “已经爬上去了!”
  “快快,安保在哪儿?!”
  “生面孔,没见过,是安子墨的客人?”
  “看那样子,不像啊……”
  远近各式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处,季芯澄下意识向顾少泽身边靠了靠,顺着人们所指的方向看去,心下便是一惊。
  从此处微抬头,斜角45度上方的船舷边上,凌风而立的瘦削身影可不就是舒颜吗?
  刚刚还跟季芯澄聊过天的女孩。
  她好像在喊着谁的名字,隔得比较远,人群又嘈杂,季芯澄一时听不清,但隐约随风飘进季芯澄耳里的零星字眼,还是让季芯澄猜到了。
  季芯澄侧头看安子墨,后者已瞬间变了脸色。
  难道……
  想到舒颜听完安子墨的介绍后惨白着脸道别,原来不是怕安保来抓!
  “安子墨,我怀孕了,医生说他已经有九周,已经九周了,我就问你一句,你要不要?你要不要他?”
  在场所有人都噤了声,舒颜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
  季芯澄只觉得心被揪紧着,原来舒颜人间蒸发的男朋友就是安子墨,她怀着孕找了他两个月。
  想到舒颜道别时的神情,目光是没有焦距的,季芯澄焦急地,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却只听安子墨沉声对手机里的安保大声喝斥:“跟她废什么话!快把人弄下来!”
  他在这种时刻,还保留着在众人面前的得体形象,连一眼也不给舒颜。
  近距离看着安子墨愤怒的面孔,季芯澄有一丝心悸,换作顾少泽这样对她,该有多痛呢!
  季芯澄由此抓着顾少泽胳膊的手用力了些,顾少泽却只当她是害怕,劝她离开,“你先去大厅里等我。”
  季芯澄摇摇头,没有理他,密切关注着安保与舒颜的周旋。
  “女士,请您冷静,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坐下来沟通解决,好不好?”
  舒颜泪流满面,却扬着嘴角分明在笑。
  她没有理会安保人员,半个身子已经悬空,目光遥遥落在安子墨脸上,“安子墨,你真是好狠的心,孩子你不要,那我就带走他……你放心,不论到哪里,我都会照顾好他的……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找你,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可以安心了,不用再这么日夜防着我……”
  “啊——!”
  人群一声惊呼,在安保人员眼看就要抓住舒颜时,她却已先一步纵身跳入海里。
  决绝地,没有一丝留恋……
  顾少泽几乎同一时间将季芯澄拥在怀里,挡住她的视线,像是怕她看到这一幕受到惊吓。
  却被季芯澄狠狠推开。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救人啊!”
  这一句,却是对着顾少泽身边的安子墨吼的。
  季芯澄从来没有这么大声吼过一个人,不只安子墨,顾少泽也是一愣。
  数十名安保人员,没有安子墨的指示,只是趴在那里看着,竟然都没有动作!
  而安子墨阴沉着脸,始终一声不吭站在原地。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季芯澄急红了眼,“如果舒颜和她的孩子死了,你们就是杀人凶手!”
  推开顾少泽,径自要去救人。
  顾少泽却将她一把拉住,紧张道,“你做什么?”
  “顾少泽,你知不知道,舒颜为了找他,被保安当小偷一样赶来赶去!你们不去救人,我去!”
  “你回来!你连游泳都不行,凑什么热闹?!”顾少泽也放下脸来。
  “子墨?”顾少泽转向好友。
  意料之中,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季芯澄看看安子墨,问顾少泽,“舒颜死了,他就可以安心跟他的未婚妻在一起了,是吗?”
  顾少泽拧着眉,拿季芯澄没有办法,也只能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其实她心里在问的却是:顾少泽,哪一天如果跳海的是我,你也要这么对我吗?
  她挣不开顾少泽,用目光来来回回在他与安子墨身上剜着,渐渐,眼角一红,泪水如珠滚落。
  顾少泽心疼极了,瞥了一眼好友,知道他只不过一时乱了分寸。
  将季芯澄拽回来,交给助理,厉声对她道,“给我在这里等着!”
  然后一边脱去西装外套,一边快步走到船沿,匆匆一眼,就跳进漆黑的海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