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失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晨,季芯澄在顾少泽的亲吻中醒来。
  她睁不开眼睛,醒不彻底,但能感觉到他温柔的动作,以亲吻,以抚摸,在让她渐渐苏醒。
  “差不多该起床了,还有十分钟,他们就要进来查房。”
  他在她耳边几乎呢喃地说着,是她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轻柔语气。
  这让季芯澄恍如沉到甜蜜的梦境里,越来越深,越来越沉,怎么也起不来。
  直到他开始咬她耳朵,她才一个激灵,猛然坐起,后知后觉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穿,拉紧了胸前薄被,往床下去找,但一件也不见。
  以为昨晚都被顾少泽随手扔到了他躺着的那一侧。
  便道,“顾少泽,把我的衣服捡给我。”
  “送去洗了,新衣服在那边。”
  他也坐了起来,抬抬下巴指向不远处桌上放着的袋子。
  季芯澄脸色变了,“你让人进房间了?”
  “没有。”
  “那谁来收的衣服?”
  “季芯澄,我伤的不是腿。”
  他说着,已下了地,亲自将衣服从袋子里拿出来,递给她。
  顾少泽为她捡脏衣服叫人送去洗,还替她准备了干净的新衣服?
  这还是她认识的顾少泽吗?
  季芯澄呆呆的,半天反应不过来。
  “你还有五分钟。”
  忙收敛心神,扬声道:“你转过去!”
  他本来或许正那么打算,但听她这么说,反而欺身一记深吻,才得逞似地放开她。
  “顾少泽你……!”
  季芯澄咬牙切齿,但无暇顾及太多,只好迅速套上衣裙,起身收拾床铺。
  就在她做完这些,敲门声几乎同时响起,她忙慌着跑进洗手间。
  洗手间是个简易玻璃门,能听见外边的谈话声。
  是昨天为顾少泽亲自包扎伤口的老院长。
  “听说你凌晨四点跑去重新包扎,怎么回事啊?”
  “翻身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
  “你小子,还是跟小时候一个模样,睡个觉都不老实,来我看看!……哎昨天这儿不是还有个小姑娘吗?没有留下来陪护啊?”
  “……”
  “我看那小姑娘人不错,你带给家里见见没有?”
  “今天可以出院吗?”
  “啧,你看你!伤口都裂开了,今天就甭想出去了,明天观察观察再说。”
  “……”
  季芯澄在洗手间里将自己收拾好,直到院长一行离去,才走出来。
  顾少泽坐在沙发上叫她,“过来。”
  季芯澄有意坐到他对面去,尽量离远些,不理会顾少泽皱起的眉。
  “我就坐这儿。昨晚你要是忍一忍,今天说不定就能出院了。”
  她带一丝抱怨,目光落在他重新包扎,明显比昨天还要大几圈的手上,“疼吗?”
  “你坐过来帮我,就不疼了。”
  “休想!”
  季芯澄嗖一下就红了脸。
  顾少泽见状,无奈到失笑,“季芯澄你脑袋里成天在想什么!我让你过来帮我开餐盒,你想什么呢?”
  季芯澄一愣,这才看顾少泽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只大盒子。
  纸盒上印着餐饮酒店的名字,包装精美,上面的带子还扎了个漂亮的结。
  这下脸都红到耳根上去了……
  一顿早餐吃得面无耳赤,季芯澄也在某一刻怀疑自己的认知,怎么跟他在一块儿,脑回路都不能正常了?
  上午十一时,季芯澄终于找借口出了顾少泽的病房。
  探望的人成群结队,都是客套寒暄的,顾少泽应付不累,她看着都累了。
  索性寻个由头,出来透气。
  经过护士站,听她们在闲聊,提到落水的女孩。
  “她好漂亮啊,我还以为是哪个明星……”
  “能住在VIP套房的,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
  忽然见到季芯澄悄没声息出现,她们都吓了一跳,连忙问道,“请问女士,您有什么需要吗?”
  “你们刚才说的,是昨天八点多从海边送过来的病人吗,她在哪个房间?”
  两个护士面面相觑,有些犹豫要不要告知。
  “她叫舒颜,我们是一起过来的,我想去看看她。”
  听季芯澄这么说,核对了名字,两人告知了房间号。
  见到季芯澄,舒颜很惊讶,想下床招呼她。
  季芯澄忙阻止她,“不用起来。”
  “季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舒颜苍白的唇色,冷清的房间,季芯澄心下紧了紧,有些替她难过。
  “我……朋友也在这儿。你还好吗,感觉怎么样?”
  “季小姐的朋友是顾先生吗?”
  “你认识他?”
  “以前不认识,没想到第一天见面,顾先生就不顾性命救了我两次。季小姐能有顾先生这样的男朋友,真让人羡慕。”
  “两次?”
  “嗯,……如果不是顾先生从隔壁房间阳台过来拉住我,估计季小姐现在就见不到我了。”
  季芯澄诧异道,“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也许是天快亮的时候……”
  她还想着自尽,季芯澄鼻间一酸,“你怎么这么傻,你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啊。”
  舒颜微微一笑,尽管无力,但令脸色稍好看了一些。
  “顾先生也这么对我说,季小姐,你们俩还真是般配啊。”
  季芯澄笑不出来,握住她的手,希望借此传递给她一些温暖。
  舒颜也许感受到了,眼睛中有泪光,但也有了笑意,“谢谢你们,就是为了季小姐和顾先生的好意,我都不会再做傻事了。”
  “你说话算话啊?”
  她点头,“一定!”
  季芯澄这才暗暗舒了口长气,问她,“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未婚先孕,我爸觉得这个事太丢脸,言明不认我这个女儿,那个家也就回不去了。”
  她说得云淡风轻,让季芯澄心头为之一紧。
  “不过没关系,今天凌晨到现在,我已经想过无数种可能。我决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独自抚养他。”
  季芯澄不敢提安子墨,与舒颜又聊了些别的,对她说未来如有需要帮助,可以找她。
  舒颜郑重道谢,季芯澄才心事重重离开。
  没有立即回到顾少泽房间,在阳台吹着风,她想到自己和顾少泽的未来,仿佛舒颜的出现就是为了提醒她,她和顾少泽的结果,未必会比安子墨和舒颜的好到哪里。
  直到顾少泽打电话来让季芯澄回去吃午饭,她才慢吞吞回到他的房间。
  “去哪儿了?这么久。”
  午餐已经在餐桌上摆好,顾少泽一筷子都没动,在等她。
  季芯澄洗了手,没在餐桌边坐下,而是一个转身坐到了顾少泽腿上。
  顾少泽目光深沉望住她,听她问,“是你给舒颜换的房间?”
  “你去看她了?”
  季芯澄点点头,“是啊,还听说你凌晨跑去英雄救美来着。”
  顾少泽闻言,意味深长道,“什么意思,吃醋啊?”
  季芯澄由衷笑赞,“没有,顾先生做得特别好!应该夸一个!”
  “那有什么奖励吗?”他顺杆而上。
  季芯澄才不接茬,回头拈了颗翠绿西兰花塞进他嘴里。
  然后才在他唇上轻轻一碰。
  “你怎么会想到给她换房间,是安子墨让你这么做的吗?”
  季芯澄心里隐隐抱着一丝希望,希望安子墨有不得已的苦衷,其实他还是关心舒颜的。
  可事实显然不是,只听顾少泽说:
  “不给她换上来,安家会将她连夜赶出去,到时候你一定又要怨我是帮凶。”
  “安子墨到现在也没有问过舒颜?”
  “没有。”
  季芯澄为舒颜觉得不值,想到她说要独自抚养孩子的话,季芯澄忽然没头没脑就来了一句,“顾少泽,你想不想要一个孩子?”
  “不想,目前不合适。”
  顾少泽毫不犹豫回答,显然这是他心中一直以来非常肯定的答案。
  目前不合适是什么意思?目前跟她季芯澄在一起,所以才不合适吗?
  季芯澄心底有失望在蔓延,克制着没有表现出来,听顾少泽问她,“你不饿吗?早上就吃了那么一点。”
  季芯澄顺势点点头,离开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去。
  不知哪里出了差错,顾少泽为怀孕的舒颜安排病房的事很快传开,加上前一晚游轮上拍到顾少泽奋不顾身跳海救人的照片,两日里,以顾少泽为中心的话题,就有三条上了热搜。
  顾氏公关出面,整整处理了三天,还没有治本的效果。
  于是一周后的星期五,顾家在顾氏集团总部所在的城市里,决定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面向大部分记者媒体开放。
  有消息传出,顾家要为顾少泽在晚宴上把顾家媳妇人选定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时,已是宴会的当晚,季芯澄回到家中,季欣然正急匆匆催司机出门,“陈叔,你快点儿,我要迟到了!”
  “不会的二小姐,我一定给您准时送到。”
  “光准时可不行!我怎么都要提早些到的呀,不然就很不礼貌了,毕竟这次是顾伯母亲自打电话来的……”
  在门口撞见季芯澄,季欣然别提多得意。
  “姐姐回来啦!爸爸昨天出差还没回,我要去参加顾家的晚宴,没有准备晚饭,你问问张妈厨房还有什么吃的,让她给你做点吧!”
  季芯澄光是见季欣然这副样子,就没胃口了,嘱咐张妈不用准备,喝了杯水就进了浴室洗漱。
  顾少泽在医院多住一天才出院,季芯澄出了医院就直奔剧组,连着两个晚上的夜戏,她已精疲力竭,但想到顾少泽还在这座城市等她,几乎没有停留就往回赶。
  没想到,人家倒是忙得很,哪有功夫理她。
  穿着浴袍出浴室,季芯澄准备给唐棠打电话约见面,看到顾少泽好几个未接来电。
  犹豫片刻,还是回拨过去。
  “在哪里,怎么不接电话?”
  “噢,我在唐棠家呢,对不起啊,我忘了之前跟唐棠约好的今晚要陪她去见个朋友,咱们改天再约?”
  “在唐棠家?”
  季芯澄没听出有什么不对,继续编,“是啊,唐棠叫我呢,先挂了啊。”
  也不等对方反应,就急忙挂了电话,再说下去,她怕自己会张口就问他:顾少泽你明明都要参加家里给你安排的相亲晚会了,还来给我打什么电话?!
  季芯澄甩甩头,阻止自己继续将这种情绪扩散,她知道这样痛苦的最终只会是自己。
  于是约了唐棠,半个小时后见。
  收拾好下楼,张妈见到她就问,“大小姐要去赴约吗?”
  不等季芯澄点头,她笑道:“外头那位先生看起来真不错,那么有耐心,已经有门口等您好久了!”
  季芯澄愣住,快步而出,果然停在对面的车子,不是顾少泽又是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