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女朋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氏集团总经办。
  沈燕坐在会客室里,一边喝茶一边安静等待。
  今天的她一身清新浅绿纱裙,化淡妆,与送茶的女助理微笑致谢,举手投足优雅从容。
  直到陈烽敲门走进,沈燕才从书籍中抬起头来。
  笑问:“陈总助,顾总的会议结束了吗?”
  陈烽看了眼沈燕,才侧身请她,“顾总让沈小姐去他办公室。”
  “好。”
  沈燕忙将书放回原处,起身走在陈烽侧后方的位置。
  她已有好多天不曾见到顾少泽,上一次见面还是他为自己特地举办的晚会上,通过那个晚会,她在圈子里的身价,可谓水涨船高。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于她,又将是她人生当中另一个剧烈的拐点。
  “陈总助,顾总最近很忙吧?听说公司又新接了好几个大单。”
  陈烽点头,只道了声,“是。”
  沈燕沾沾自得,看来他是太忙了才没有时间见自己。
  对替他们开门的女助理微笑道谢,见陈烽在门外止步,沈燕嘴角笑意加深,胆子更是大了起来,径直走到埋头工作的顾少泽身边。
  “少泽,你终于有空见我啦!”
  小女儿神态天真而自然,加上她语调轻盈,青春朝气扑面而来。
  顾少泽放下手中文件,目光在沈燕脸上扫过,平平问道:
  “你跟公司签约多久了?”
  沈燕只道顾少泽是关心她,欢喜全都写在脸上。
  “没有很久,才半年不到呢,少泽你忘记了吗?我跟公司的签约仪式,你也在场……”
  她顺势走近他,明目张胆往他身上靠。
  顾少泽垂眸起身,避开她可能的触碰。
  “不到半年,就在集团各个一线部门打点好了?怎么,这么想当老板娘?”
  沈燕这时才看进顾少泽的眼睛,那目中森然叫她心直往下沉。
  “少泽,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你别误会,不管是什么,请你听我解释。”
  “好,那么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找人撞季芯澄?”
  “什么……芯澄姐被车撞了?”
  她眼中瞬间盈满泪水,“这事我不知道啊!我一直都在剧组,最近都没有跟她碰面,我知道上回在片场跟她有争执了两句,但那天许多人都在场,我们就是就事论事而已,我……少泽你要相信我!”
  顾少泽不耐听她废话,面向落地窗站着,只给沈燕背影。
  “够了,沈燕,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让我发现你动季芯澄哪怕一根头发!否则就不是让你离开公司这么简单了。”
  他的语调冷冽如冰,没有很严厉,却让沈燕背脊已汗湿潺潺。
  她直至此时才意识到事态严重,当即慌了,颤着声问,“……你要我跟公司解约?”
  “稍后法务会找你,出去吧。”
  “少泽……不,顾总……我就问一句,从始至终,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没有。”
  “那你为什么让人保护我,给我那么多的照顾和优质资源?难道你为我做过的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吗?我不信!”
  “出去。”
  “……我到底哪里不如季芯澄?我比她年经,我比她漂亮、比她人气高,我能给公司带来更大的效益,可你现在确定要为了她要把我赶走吗?”
  顾少泽终于转过身来。
  “知道当初为什么签你吗?”
  “……”
  “因为你那天穿的衣服,跟季芯澄衣柜里的是同一款,仅此而已。”
  再没有比这更伤人的话了。
  沈燕哆嗦着双唇,终究一个字也没有出,绝望离去。
  陈烽随后竟办公室,与顾少泽再次确认。
  “真的要给她三倍赔偿金吗?法务建议可以不给。”
  顾少泽已重新在堆叠如山的文件前坐下,头也未抬,随口道:“给她吧,免得再找季芯澄麻烦。”
  陈烽点头应下,又若有所思将顾少泽打量一番,才出了办公室。
  他总觉得,自从季小姐重新回到顾总身边,顾总不仅生活上,工作上许多样子跟往日似都有所不同了……
  医院的傍晚,阳光落在白色病床上,有了一丝暖意。
  邱商听到消息过来医院探望季芯澄,见她一只胳膊打了石膏挂在脖子上,不禁诧异问道,“不是说只有轻微脑震荡吗?怎么手也受伤了?”
  季芯澄脸上满是窘迫,都不好意思说了。
  “刚刚在洗手间,站起来时头晕,不小心摔了一跤。”
  邱商打量了眼周遭,“没有人陪你吗?”
  “有的,有护工在,是我自己坚持要一个人,以为没什么事了嘛。”
  “你也太不注意了。”
  “所以才跟剧组多请了几天假。”
  两人聊着拍摄的进度和片场的情况,顾少泽推门而入。
  显然未料到季芯澄房间里有男人,且还是邱商。
  顾少泽剑眉一挑,不爽已写在脸上。
  季芯澄竟然有些心虚地,偷偷瞥了眼邱商,后者十分坦荡,笑着与顾少泽打招呼。
  “顾总,又见面了。”
  “是啊,剧组工作那么紧张,邱先生还大老远跑回龙城探望我女朋友,感谢!”
  男人的手一左一右在季芯澄眼皮子上方握在了一起,又迅速分开。
  “原来我们的女主角,是顾总的女朋友,怪不得顾总一直以来就对我们剧组,格外照顾。”
  “应该的。”
  “不知顾总对女朋友这个身份怎么理解,只是谈谈恋爱随时可以分手的呢?还是会以娶回家为目的认真交往?”
  “这个不劳费心,邱先生只不过跟我女朋友合作这一次,未必会有下一次,我想她跟你还没这么熟吧?”
  季芯澄当真听不下去了,闭了闭眼,“少泽……”
  顾少泽看了她一眼,有所收敛,但这次轮到邱商步步紧逼。
  “就是局外者才更看得清,莫非顾总,是不敢娶?”
  季芯澄看了眼邱商,目光落在顾少泽脸上。
  她忽然也陷入这个怪局,想看看顾少泽会怎么回答。
  他没有否认,也没有给出明确答复,而是冷笑一声,丝毫不将邱商放在眼里。
  “既然是外人,那我更不必在此多言。感谢邱先生来探望病人,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
  邱商意味深长望了顾少泽一眼,温声与季芯澄道别,而后才离开病房。
  人一走,房间安静下来。
  季芯澄虽有对顾少泽没有否定邱商最后一句质疑的失落,但理智还是有的,这不过就是两个仰慕她的男人之间没有道理的小争执,她也就很快释怀。
  “顾少泽,你看看你,幼不幼稚?”
  顾少泽显然没有这种自觉,一脸不以为然。
  但当他看到季芯澄新伤到的手时,瞬间又黑了脸。
  “别说话,我知道错了!医生说没什么事,挂两天能好得更快,我也趁这个机会好好在医院休息几天,你不是正劝我别出院的吗?嗯?”
  季芯澄先发制人,娇声软语,而顾少泽恰恰吃她这一套。
  只听他无奈一声叹息,俯身要吻她。
  季芯澄连忙伸另一手挡着,“我刚吃了药,苦着呢!”
  “我能吃苦……”
  “也不知道谁……上次吃个药……都让人绞尽脑汁……”
  “那下次……你可以这样喂我……”
  季芯澄躺在软枕上,深陷他的绵绵情意之中,无法自拔。
  晚饭后,两人正吃着水果,顾少泽接到助理陈烽的电话提醒,才对季芯澄说马上要出差。
  “几天啊?”
  “一个月。”
  季芯澄咀嚼的动作立马停下,看着他,“那么久?”
  “很早就应该过去的,推到现在,争取这次过去一次性解决。”
  季芯澄问是哪里。
  “东非,集团在那边扩建了新厂房,接下来要在当地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这么急吗,过两天走不行?”
  “不只我去,还有其他高层。”他耐心解释,问她:“舍不得我走?”
  顾少泽再递橙子给季芯澄,她摇摇头说不想吃了。
  “我自己待在医院里,多无聊……”
  “那我让唐棠来陪你?”
  季芯澄想到唐棠对顾少泽的咬牙切齿,笑了起来。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两人又温存了一会儿,待陈烽再次来电催促,顾少泽才起身匆匆吻别季芯澄,离开她的病房。
  季芯澄坐在夜色渐浓的白色房间里,一时心里只觉得空落落的,不知这一个月会不会很难熬……
  第二天午后,唐棠拿着花来看季芯澄。
  见她独自一人孤孤单单的,唐棠当即叫起来,“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季芯澄!亏我这两天还憋着不过来,就因为不想见到你家顾少泽!”
  季芯澄懒懒回道,“你不是在剧组嘛,我想你空了总会过来的,这不就来了嘛。”
  唐棠翻着白眼,问她晚饭,“怎么着,跟我去食堂吃,还是给你打过来?”
  “护工给我打过,不想吃,又让她拿走了。”
  “想吃外边儿的?”
  这人瞬间来了精神,却不敢应。
  唐棠无语地瞪了季芯澄一眼,“别想了,医生不让,有点当病人的自觉!”
  想了想,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就是脑震荡而已,也要这么忌口吗?你身上又没外伤……”
  刚说完,见季芯澄亮出摔伤的胳膊时,唐棠直想咬舌头。
  “得,男朋友在医院有熟人就了不起是吧,不多住几天怕浪费资源吗?!”
  对唐棠的调侃,季芯澄也只顾傻傻发笑,说没什么大事,让唐棠给她剥橙子吃。
  懒得跟病人计较,唐棠擦了手,开始剥橙子。
  “大学同学最近正在计划办一个聚会,你想不想去?”
  “什么时候?”
  “时间还没定下来,估计也就这一两周之内吧。”
  “去,算我一个。”
  “真去啊?你家顾少泽不会管着你?”
  “他出差,一个月呢这回。再说,参加个同学聚会,他凭什么不让?”
  “哟,够硬气哈,怎么不见你在顾少泽面前也这么理直气壮!”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