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老同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同学聚会设在一家中餐馆,包厢自带一个独立的露天小庭院。
  “这也太好了吧!独门独户的,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好的地儿藏这呐!”
  唐棠一进门就直感叹,季芯澄也觉得很方便,附和着:“适合集体聚餐搞团建。”
  “也就班长那样的人精,短短几天,在龙城连这种地方都能找到!”
  唐棠正说着,长廓拐角处迎上来一位戴墨镜的男士,拍着手欢迎她二人。
  “哇塞,这是哪儿来的大明星呀!真是令今夜的小院蓬荜生辉啊!幸会幸会!”
  他走近了一摘墨镜,唐棠即刻尖叫。
  “刘班长?你怎么能胖成这样!”
  季芯澄忍俊不禁,刘辉倒是笑呵呵的,与她们分别握手,手腕上戴着好大一串木珠子,挺着大肚腩,像一尊佛。
  “唐棠,你变漂亮了!”
  唐棠哈哈大笑,听刘辉又道:“但还是没有我们的班花季芯澄好看!”
  “怎么你都结婚了还敢把班花班花挂嘴边,不怕你老婆听见!”
  季芯澄惊讶道,“班长都结婚啦?”
  “娃都能打酱油了!”
  唐棠有刘辉微信,整天看他在朋友圈晒娃晒老婆,倒是不爱晒自己。
  “一时走岔了,不如你们自在,嘿嘿!”
  刘辉跟她们并肩往里走,三人嘻嘻哈哈来到包厢里,先到的同学立刻围了上来,将季芯澄硬生生围到另一个小圈子中间。
  “季芯澄,当初我们才进大学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好看,你当演员准能红!现在你终于红了!快来,把大名给俺们签上,来来来!”
  “张大嘴你不会说话就闭嘴!什么叫终于红了,咱们季芯澄这人品这气质!还需要娱乐圈那什么乱七八糟的标准来衡量吗?在我们这儿,季芯澄永远都是最好的!”
  “得了吧宋建华,你都结婚的男人了能不能知道收敛一点!芯澄芯澄,你快帮我签签,听说你跟我是同学,早八百年我那堂妹就逼着我跟你讨签名来着!你可得给我这老同学救个急!”
  “别着急,一个个来……”
  唐棠见同学们这么热情,也来了兴致,硬挤到季芯澄身边去,不甘示弱。
  “你们就知道季芯澄,还有我呐!我也很红的好不啦,你们在家刷的那些流行剧,八九不离十我都在前头给你们把过关,可不得找我唐大制片人合个影啊什么的!”
  “原来就是因为你啊唐棠!那么多国产垃圾片,就是你们这些人在幕后捣腾出来的,害我们连夜追剧掉发提早步入中年,你今儿既然主动亮出了身份,是不是还得给我们个说法?”
  “张大嘴你这德性,就是创业当上老板也改不了!”
  “哎哎!唐大制片人,说不过不带动手的呀……哎……”
  笑声在人群中爆发,气氛已经活跃起来,渐渐更多人抵达加入,上桌前已闹成一片。
  最是年少无知时的情谊,最能深留心底,同学们虽然许久没见面了,但能迅速聚集到一起的这二十来个,即便平时没有联系,不过碰一碰酒杯,似乎都已经穿越回到了从前……
  开席后半小时,季芯澄连哄带骗加威胁,被劝了好些酒。
  连忙借口上洗手间避一避。
  女同学跟她一起来,也等着跟她一起回去,生怕她半路跑了似地。
  “我有点想吐,你先回去,我缓一下就来。”
  女同学原不依,要留下照顾她,见季芯澄电话响了,才先一步回了包厢。
  “你好。”
  “是我,你手机没屏显吗?”
  顾少泽的声音自那头带着凉意传来,季芯澄只觉得酒也醒了三分。
  拿开手机看了看,果然是他,刚才竟然迷迷糊糊没有多看一眼。
  “怎么了,查岗啊?”
  索性语带挑衅问他,反正他在大老远的东非,再生气也拿不了她怎么样不是。
  “喝酒了?”
  “对啊,跟老同学聚一聚,他们实在太好玩了,怎么能不喝酒……”
  “你在哪?”
  “告诉你你也不能立马飞回来找我呀,干嘛还要知道?”
  “我问你在哪?”
  她有些大舌头,但还是明显听出来顾少泽生气了,就报了中餐馆名字过去。
  “我告诉你啊顾少泽,我们天天经过这里,居然都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一个闹中取静的所在,等你回来,我带你来吃怎么样?”
  “嘟嘟……”
  回答她的,是阒然无声。
  季芯澄慢半拍拿下手机来看,对方早已挂了电话。
  “什么嘛,这么爱生气,小气鬼!”
  季芯澄在镜子前看了半天自己的脸,确实有些喝高了,想到同学们的盛情,有些胆怯再次回去那个各种酒齐上的餐桌,于是独自在小院里的秋千架上坐着,吹吹风醒酒。
  心下或许还有过一个念头,待会儿清醒了得给顾少泽打个电话道个歉什么的……
  “季芯澄!”
  有人在她脸上拍了拍,季芯澄靠在秋千架上睡着了。
  “顾少泽?我不是在做梦吧……”
  她下意识吐出这句话,脸蛋就被人狠狠一捏。
  “疼不疼?”
  “啊顾少泽!你干什么??”
  “疼就不是梦!起来跟我回家!”
  季芯澄揉着被捏疼的脸,呆呆地起身,呆呆地被沉着脸的顾少泽牵着往外走。
  直到就要出了餐馆大门,才反应过来,拉住他。
  “顾少泽!你不是在东非吗?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提前回来了?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如果她不是面带欣喜,满目星光地这么问他,顾少泽觉得自己已经忍不了了。
  但季芯澄就是季芯澄,她只肖轻轻拉一拉自己的衣袖,仰头这么看他一眼,再大的火,瞬间就已自灭。
  顾少泽啊顾少泽,你也就这点出息……
  他在心里哀叹一声,才低头耐着性子回答她,“是,我回来了,咱们回家。”
  “不,你还没说为什么回来了呢?”
  “想你了。”
  季芯澄有些酒醉,但神智还是在的,只不过理智没了。
  只见她穿着平底鞋的脚尖一踮,下一刻,就吻上了顾少泽的双唇。
  这一回,是顾少泽眼明手快将她推开,顺势将人往怀里带,“先回家。”
  两人回到家中,季芯澄还知道换鞋,这让顾少泽哼了一声,随口讽刺了她一句。
  “我当然知道,我是醉了,又不是傻了……”
  她还回嘴,“我还知道,你可以顺道给我洗澡!”
  “顺道?怎么顺道?”
  他装傻,但人已经挂到他身上来了,“季芯澄,你说清楚!”
  “顺道啊,就是你给自己洗洗的时候,也顺道给我洗洗,然后……再帮我吹干头发!”
  说完,人就在他怀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顾少泽有些啼笑皆非的搂着她,半晌后才在睡着的季芯澄耳边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季芯澄,可别后悔……”
  季芯澄在燥热难耐的干渴中醒来,张口就要水喝。
  顾少泽正在帮她吹着头发,也差不多了,这时见她睁眼了,很是不满推了推季芯澄的头,才放下吹风机去拿水。
  他这一推,季芯澄清醒了好些。
  加上睡了这一小会儿,眼目清明得很。
  喝完水,还知道说谢谢,打量镜中的人,问身后的顾少泽,“我,吐了吗?干嘛给我洗澡?”
  才问完,在顾少泽凉凉的目光中自己就把回忆找回来了。
  连忙起身,面对面向他道歉,再道谢。
  不待顾少泽发作,纤纤细手已主动攀上他肩头,再送上一记香芬热吻,才敢正眼与男人对视。
  “你出差这么久,剧组又不去,我出院在家实在是太无聊了,才跟唐棠一起去跟老同学聚了聚,没想到他们那么热情,所以……就多喝了那么两杯。你放心的,有唐棠在,又是同学家里的店,很安全的。”
  “不要再有下一次,季芯澄,你手上的伤还没好全。”
  他暗哑的语调令季芯澄脸一红,点了下头,又重新开始在他身上点火。
  两人分别数日,愈发干柴烈火,情到浓时,偏偏电话急响个不停,一遍又一遍。
  顾少泽抱着人起身,准备转移阵地,但余光扫到季芯澄手机上,是唐棠。
  犹豫了下,还是将季芯澄放了下来。
  “是唐棠。”
  季芯澄调整着呼吸,有一会才接起,“对不起棠,我有点喝多先回家了,没跟你说……”
  “芯澄,我好像看见她了!”
  唐棠打断她,是从没有过的低沉语气,隐约带着恐惧。
  虽然没头没脑,但季芯澄就是听明白了。
  “她……你确定吗?”
  季芯澄咬着唇,渐渐变了脸色,原来她那天在安子墨的夜总会看到的人,没看错!
  “我确定。怎么办,芯澄?”
  季芯澄调整着情绪,看了眼身边在等她的顾少泽,对电话那头的唐棠轻声道,“我知道了棠,先这样,你早点回家。”
  才挂电话,顾少泽就从身后将季芯澄拥入怀中。
  他的下巴在她刚刚吹干的蓬松的发上蹭了蹭,察觉到她有些僵硬的身体,因刚才那通电话。
  “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
  季芯澄重新变得柔软,放开手机,抬头吻在顾少泽的喉结上。
  即使如此,她仍有些心不在焉。
  顾少泽再一次问她,她情绪有些低,“你压到我的手了,还有一点点疼。”
  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片刻后又道,“你小心一点,别再压到了。”
  顾少泽抚摸她的伤手,小心翼翼,终究没有再追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