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报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场雨戏之后,季芯澄发现自己有些低烧,但剧组进度紧张,加上她之前已连着休了好几天假,想着能撑就撑着,就没有吱声。
  直到第三天,演一场昏迷戏时,季芯澄真的昏迷不醒被送往医院。
  “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我把芯澄姐给打坏了呢!”
  戏里昏迷之前,季芯澄被一个士兵一脚踢飞,拍摄中有威亚加持,虽然后期会剪,但为了逼真效果,武打演员还是在季芯澄背后推了一掌的。
  醒来的季芯澄,听武打演员这么说,就开他玩笑道,“营养费少不了你的!”
  “不能少不能少!今天开始,芯澄姐的营养早餐我来负责!”
  小助理一旁道,“芯澄姐的早餐可不单单她一人的,我们全组都有,你要负责就负责到底啊!只管她的算怎么回事?”
  “得得!眼看也没有多少天就拍完了,往后想请你们早餐还不一定有机会呢!兄弟姐妹们,今后不管走到哪儿,可要记得小弟我给你们在《故园》买过早餐啊……”
  季芯澄看着小年轻们笑闹,问一旁饰演季芯澄剧中丫环的演员,“谁送我过来的啊?”
  女演员道,“哦,是商制片呢,她这会儿应该去了洗手间。”
  季芯澄闻言,脸上笑意以眼见的速度消息了。
  小助理眼明嘴快,忙催着众人离开。
  “既然芯澄姐醒了,大家伙儿都散了吧,该回去拍戏的拍戏,谈恋爱的谈恋爱,让咱们芯澄姐好好休息!”
  很快,病房里只剩下小助理和季芯澄。
  季芯澄道:“帮我拿一下手机。”
  “哦!”小助理应着,在季芯澄包里翻找,半天没有找到,“奇怪,我明明带过来了啊。”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正是商萱,她手里拿着的可不就是季芯澄的手机?
  对她们晃了晃。
  她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淡淡地,对季芯澄道:
  “帮你给你朋友打了电话,他马上就过来。”
  小助理有些诧异,从商萱手里接过手机,看了眼季芯澄,不知如何接话。
  季芯澄从助理手中接过手机,脸部识别自动解锁,通讯录上排在首位的是顾少泽的电话,看了眼商萱,对小助理道,“你先回去吧,我没什么事,晚点自己回去。”
  小助理有点怕商萱,如蒙大赦一样,逃也似地离开了病房。
  “谢谢你送我到医院。”
  季芯澄将手机放下,对商萱道谢。
  “不谢,我也没做什么。”
  她在季芯澄床侧旁的椅子上坐下,跷着腿,距离不远不近,神色不冷不热。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
  季芯澄望进对方眼中,试图从那里获得一些温情一般,带着隐隐的期盼。
  但对方下一刻就垂下了眼,不看她,也不让她看,“知道你证件上的生日,不是什么难事。”
  季芯澄默了默,若是旁人,她会说,没有必要给顾少泽打电话,她没什么事,但眼前坐的是商萱,季芯澄半晌没有出声。
  直至对方抬起头来问,“这位顾先生,对你很关心啊。”
  季芯澄听她这么说,也抬起头。
  正思索着要从哪里开始回答她,顾少泽已推开了门,大步走进病房。
  看了眼季芯澄,人醒着,走近了转向商萱道谢。
  “是你给我打的电话?谢谢!”
  他伸手,目光诚挚,商萱有想了一二秒的时间,然后起身,双手环胸,并不搭理他伸在半空中的手。
  “不客气。”
  顾少泽点点头,收回手,没有不悦,而是更商务地从西装口袋里拿出名片,递给商萱:
  “这是我的名片,若今后有任何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
  季芯澄听着,怎么像自己被商萱救回一命似地,但她其实很乐意顾少泽这么尊重商萱。
  于是她也仔细盯着商萱的反应。
  只见商萱垂着眸看看男人的手,下一刻,目光在季芯澄正关注她一举一动的脸上扫过,拿了包,很随意地接过那张名片,说了声:“好。”
  然后也没有道别,转身离开了病房。
  季芯澄看着商萱离去的身影,有片刻失神,商萱是太恨她了吧,所以连顾少泽也受牵连……
  “怎么发烧了自己都不知道?”
  顾少泽在床侧坐下,季芯澄只觉得这病床实在太脆弱了,就怕他稍一重力,就要蹋了似地,推他起身坐到椅子上去,也打断他的亲近。
  “离我远点,不怕传染给你?”
  “那你传给我。”
  他竟认真答她,手抚在她脸颊一侧,俯身就要往她唇上亲。
  季芯澄忙坐了起来,顺势钻到他怀里去,让他亲不着,心里仍想着不能传染给她。
  “刚才那个就是你们新来的制片人?”顾少泽问。
  季芯澄点头,想到片场那么多人,有医护,有助理,商萱为什么还要亲自送自己到医院来呢?
  顾少泽感觉到季芯澄的心事重重,问她,她只说,“有点头晕。”
  “想不想喝汤?”
  顾少泽忽然问。
  季芯澄从他怀里直起身,有些莫名,“汤?”
  顾少泽拿出手机,似乎想拨电话,但电话就进来了,季芯澄坐得近,看到是陈烽的来电,电话里的声音也依稀听得清,问顾少泽在几号病房,顾少泽报了房间号,门上很快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顾少泽道。
  下一刻,陈烽提着两个特大号保温壶站在那里,向季芯澄问好。
  然后将保温壶交给顾少泽。
  季芯澄以为他不会接,但他不但接过了,还起身亲自拿到病床旁的桌子上,将盖子打开。
  “顾总亲自褒的汤,本来是想等季小姐回家晚餐的,没想到季小姐到医院来了,顾总就让我打包了送过来。”
  陈烽向着明显一脸不敢置信的季芯澄解释。
  但季芯澄闻言,反而更不敢相信了,瞪大了眼睛看向顾少泽。
  后者不满,当即赶人:“废话这么多,不想下班了吗?”
  陈烽笑着,与季芯澄道别。
  “顾少泽……”
  季芯澄笑着开口,掩不住眼中幸福的笑意。
  “称呼不对没汤喝。”
  “……老公,真的是你亲自褒的汤?”
  “除了我,家里难道还有别人吗?”
  季芯澄痴痴地傻笑。
  这时顾少泽已经用碗将汤盛了出来,一股浓郁的鲜香顿时弥漫了整间病房。
  “哇,也太香了吧!”
  季芯澄顿时来了精神,坐直身体,只等顾少泽把汤送入口中。
  但男人小心翼翼地呼着,自己尝了一小口,太烫,就拿汤匙在碗中轻轻搅拌,像对待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那样认真……
  季芯澄等着等着,忽然就红了眼眶。
  顾少泽回头一惊,“怎么了?”
  季芯澄吸着鼻子,把眼泪忍了回去,“太饿了……”
  男人一愣,出神似地望着她。
  直到季芯澄曲起膝盖在他背后撞了撞,他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舀了一勺汤呼了好一会儿,才喂入她口中。
  季芯澄含着汤,在口中停留片刻,甚至闭上眼仔细地品了品,才对男人夸道,“好喝!”
  “是吗?”
  顾少泽目光变得深沉,转眼将汤碗搁到一侧,低头就吻上她的唇,口中还道,“我尝尝。”
  “……”
  良久后,季芯澄才推开顾少泽,额头抵在他胸口上喘息。
  听见他快速的心跳声,她呼吸愈发沉重,觉得身上好像又烧起来了。
  想着不能让顾少泽在这里待着,抬头便对他道,“我真的太饿了,把汤给我,我自己喝!”
  顾少泽含笑望住她,到底还是将汤碗交到她手中。
  “小心烫。”
  野菌菇汤,鲜而不腥,季芯澄整整喝下两大碗,才对顾少泽摆摆手:
  “饱了,你可以走了。”
  他如鹰的视线回转来,季芯澄立马怂了:
  “我是说,老公你可以先去忙了,唐棠一会儿要过来。”
  顾少泽不信,季芯澄拿起手机给他看。
  微信提示消息可以清楚看到文字内容,棠:我到医院了,告诉我几号房!
  “她怎么知道你在这?”顾少泽居然这么问。
  “之前好像说这几天在我这附近跟组,可能今天刚好去我们剧组了吧。”
  顾少泽点点头,人已进了洗手间,洗手,出来擦手,再也不看一眼他带来的两个特大号保温壶。
  于是季芯澄想让他把壶带走的话,到底没敢吐出来。
  “哇塞,这么大的壶,装的什么呀?”
  果然,片刻后唐棠一进病房,就怪叫。
  季芯澄也有些嫌弃,“汤还热着,你要不要来一碗?”
  “谁动作这么快!你不是才躺进来吗?这就把汤褒好了?”
  季芯澄被她奇怪的逻辑逗笑,“顾少泽褒的,你尝尝看?”
  唐棠吃了不小的一惊,但随后就明白了,也只有顾少泽这种人,才干得出这种事来,这个型号的保温壶,估计就酒店里商用才会买的吧……
  季芯澄在唐棠喝汤时,跟她把遇见商萱的事她原原本本说了。
  唐棠听完,就放下了碗,显然没了胃口。
  “她不会就是为了报复你,才进你们剧组的吧?”
  季芯澄想了想,道,“如果我过得不好,能让她心里舒服点,也没什么。”
  唐棠沉沉一声叹息,将碗放到一边,“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芯澄,我们要不找她当面谈谈?”
  “找她容易,怕是要谈,就没那么容易了。”
  季芯澄想到那天商萱推开自己时眼中的恨意,心底不觉就打了个寒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