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误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龙城,前往机场的路上。
  顾少泽坐在车后座,一边就着膝上的笔记本写邮件,一边看手表,很赶时间的模样。
  陈烽从后视镜里看到,就对自家老板说:
  “顾总,就目前的情况,可能需要迟到十分钟。”
  顾少泽头也没抬,只道,“迟到一分钟,扣一个月奖金,你自己看着办。”
  一分钟,他也不想迟到……
  “好的,顾总。”
  陈烽面上神色不变,心下早已哀鸿遍野。
  于是当顾少泽正聚精会神在邮件上迅速切换思路时,听他的助理忽然问他:
  “不知顾总今天要接的是什么人?”
  顾少泽被他打断,没有吱声。
  他的助理以为他需要解释,便又道,“我可以查下航班是不是有可能晚点……”
  顾少泽这才抬眼,看向他的助理。
  他的助理,近来似乎有什么地方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光是胆子就比以前大了很多。
  然而眼下的邮件于他实在太过重要,使得顾少泽暂没有心思去应对这个想法。
  只淡淡回道,“女人,不会晚点。”
  前面这才沉默下来,直到手机铃声响起,顾少泽才从邮件中抬起头来看向窗外。
  机场航站楼已经可以看得见,但正如看山跑死马,交错的高驾告诉他,这里过去至少还需要要三分钟,于是他一边准备接电话,一边对助理道,“不要出意外,你可以保住剩下八个月的奖金。”
  陈烽心中委屈极了,明明是他临时延长了会议,不然怎么会这么赶……
  但敢怒不敢言,他还是点点头,继续专心致志看着前方路况。
  顾少泽接起电话,开始没有出声,半晌后才与对方道:
  “两分钟,两件事。第一,我不把你被退学的事告诉家里。第二,我不把你偷偷回国的事告诉家里。就这样,在原地等着,我马上就到。”
  陈烽恍然,原来顾总这么赶时间,是为了不被对方以此拿来谈条件!
  虽然排除了顾总见对方心切的可能性,但到底对方还是个女人,且听起来还是个正在国外上学的年轻女孩,陈烽想到季芯澄,忽然就觉得自己莫名少了两个月的奖金,似乎也没有那么惨了……
  “可想死我了!”
  机场大厅,年轻女孩几乎将整个人挂在顾少泽脖子上,顾少泽没有推开她,而是在她身后背包上拍了拍,“注意形象!”
  女孩大眼睛,五官精秀伶俐,是沈燕那种青春朝气型的,陈烽推着行李车,走在紧紧挽着顾少泽手臂的女孩侧后方,不自觉又打量了一眼。
  陈烽听顾总喊她“婷婷”,年龄应该在二十岁上下。
  就在陈烽暗自替季芯澄感到神伤时,女孩忽然逮到顾少泽走开一步接电话的空档,盯住陈烽质问他道,“你真是顾总的助理?”
  陈烽点头。
  “那你怎么会不知道我?”
  “抱歉,我更多对接顾总工作上的事情。”
  婷婷点着头,将陈烽从头到脚明止张胆打量,“可我怎么总觉得你看我的眼神满是怨气,好像我抢了你什么东西似地!”
  陈烽还未及摇头,顾少这时已收起电话走过来,正好听见这一句,便将深沉视线往陈烽身上放了放。
  陈烽低低头,将行李在后备箱里码好,就替他二位开了车门。
  车后座上,婷婷靠在顾少泽臂弯里,顾少泽推不开她,索性任由她靠着……
  陈烽从后视镜里屡次对上顾少泽目光,后者终于凉凉朝他开口,“看什么?”
  陈烽忙慌着点头,再不敢将视线往身后移。
  季芯澄在工作的空档给顾少泽的助理打电话,听对方有些不自然的语气,她关切问道,“陈烽,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的季小姐,季小姐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指示吗?”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我打顾少泽手机他一直没接,想问问他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他……我们顾总正在,开会!”
  “好的,那没事了,我只是看到今天龙城一家商务酒店倒塌的新闻,刚好休息,就打电话来问问。”
  “好的,那家商务酒店跟我们集团没有业务往来,顾总没去过那里。”
  “我知道了,那先挂了。”
  季芯澄放下手机,手机界面重新跳回微博里一组不是很清晰的照片上。照片里,女孩挽着男人的胳膊进了酒店,男人摸女孩的头,女孩开心地笑着,好几个角度,都只有亲昵……
  季芯澄阻止自己去想更多细节,她劝自己,或许跟沈燕一样,他有足够理由跟自己解释的。
  然而这一天的戏,虽然导演喊过了,她内心里还是觉得很多不足,但即便重新再来,以她目前的状态,似乎也不能表现得筻好。
  这让她觉得很过意不去。
  回到没有顾少泽的家,在沙发上坐了很久,听到手机响,才走到桌边翻手机。
  “你看到酒店的新闻了?”
  顾少泽上来就问,但不知道他问的是倒塌出事故的酒店,还是他跟年轻女孩进的那个酒店。
  季芯澄没有吱声。
  顾少泽在那头叫了声“老婆”,季芯澄心不由地重重一跳,才开口问他,“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你收工了吗?”
  “嗯。”
  顾少泽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情绪不高,静了片刻,道,“为什么不直接问我要解释?”
  “那你现在跟我解释吧。”
  她淡淡地,实则是害怕进一步去设想。
  顾少泽闻言,似乎有些生气,电话里窸窸窣窣,接着换了个人,只听一道娇滴滴嗓音滑进耳里,“亲爱的,你在跟谁讲电话呢?”
  季芯澄咬着唇,几乎是颤着手摁了好几下,才将电话挂断。
  将手机扔在桌子上,滑出去老远,头也不回,快步上了楼。
  而另一头,顾少泽从顾婷婷手中抢回手机,厉声道,“闹够了没有?”
  顾婷婷嘴一撇,虽然害怕,却仍旧梗着脖子回道,“你让我叫阿姨我就叫吗?我凭什么要平白无故多一个阿姨?我才不要!”
  她将擦头发的毛巾一摔,将自己也摔坐在沙发上。
  顾少泽看着被挂断电话的手机,忍了忍,才走过去捡起毛巾递给她,“湿着头发别对着空调吹!”
  “你去安慰那个女人就好啦!管什么侄女死活!”
  她说着,眼睛就红了,别过头去,不让顾少泽看见。
  顾少泽皱了皱眉,坐到她对面去,缓和了语气道:“季芯澄跟其他人不一样,等你对她多一点了解就知道了,叔叔的眼光不至于那么差!”
  “那谁知道啊,放着许姐姐那么好的不要,要这么个十八线女星!都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
  “顾婷婷!”顾少泽冷了脸。
  “她就是为了你的钱!你要是不信,你就看着吧!”
  顾少泽忍耐着,很快放弃,起了身,对侄女落下冷话道:
  “乖乖待在这里,不然你就给我搬回家去。”
  然后,他拿了外套就离开顾婷婷的房间,不再管她在身后,是不是真的号啕大哭。
  -
  季芯澄在刺眼的阳光下醒来,一时分不清东西南北。
  良久,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躺在顾少泽家的大床上,但窗帘不知被谁拉开了,她记得昨天她都合上了的。
  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很快,男人穿着浴袍出现在床尾。
  “你干嘛把我窗帘拉开?”
  季芯澄带着惺忪睡眼,才八点。
  “你早上没戏吗?”
  “没有!”
  她起床气有点重,重新钻回被子里,把头也蒙上。
  顾少泽怔了怔,好心倒成了办坏事,她最近的时间表不都是全天的白天戏吗?
  立马俯身去安慰人,“对不起,我记错了,以为你早上要过去。”
  轻柔的语气叫季芯澄想到什么,扯开被子瞪他,“你还回来干什么?跟你那亲爱的住酒店去就好啦!”
  他望着她的眼睛,“我连夜开车从龙城过来的,老婆,原谅我好不好?”
  眼中分明没有悔意,一点都不真诚,季芯澄掀被坐起,“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顾少泽,你就是个骗子!”
  “我昨晚发给你的照片看到了吗?”
  “没有!”
  季芯澄抿了抿唇。
  顾少泽又问,“那为什么我手机上看到是已读?”
  季芯澄再次抿了抿唇,死不承认。
  男人的笑意已爬向眼角,“那是很多年前家里的一张合照,当时婷婷还是抱在手里的小婴儿……”
  “你就编吧顾少泽,我才不信!”
  她要推开他,手腕被他捉住,往怀中一带,就覆上她满是反话的小嘴。
  不让她继续说着违心的话。
  柔软唇瓣含在他口中,如绝世美味,反反复复研磨索取,不觉得够,若不是季芯澄还需要呼吸,根本别想让他停下来。
  推开他稍许,男人便循着耳根一跟往下。
  除了唇,他的手也不断在她身上四处点火。
  季芯澄情不自禁轻吟出声,在这个寂静的清晨里,落在男人耳中,是数倍的影响力。
  情迷中,仍然记得提醒他,“……我下午还有戏,别留痕迹。”
  他依她,却也不是轻易的法子,转而在别处愈发的猛烈探究。
  惹得季芯澄惊叫连连,欲拒却又还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