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认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经此一事后,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顾少泽几乎每天都准点下班。
  有时季芯澄拍夜戏,他甚至还在家里褒了汤等她。她不让他到片场接人,他就下到停车库等。彼此忙碌工作,半天里总要电话联系好几次,仿佛怕隔多几个钟头,她就又要消失了一般。
  季芯澄的心不是铁打的,尽管不让他近身,到底态度还是缓和下来。
  这天正喝着汤,顾少泽隔桌在季芯澄对面坐下,问她:
  “那个新来的制片人,你们以前认不认识?”
  像是随口一问,但季芯澄怎么不知,他顾少泽向来就不是那么随便会提起一个人的人。
  放下汤碗,“不认识,她怎么了?”
  顾少泽直言,“是她给你加的吻戏?”
  他神色不似往日的强硬,隐约还带着些谨小慎微,为自己此前对她做过的蠢事。
  季芯澄倒显得平静,看了顾少泽一眼,继续喝汤,“她不过就是个制作人,事先也问过我意见。这事已经过去,就不要再提了。”
  顾少泽想到陈烽调查商萱的结果,皱了皱眉。
  “大约半年前成立的影视公司,除了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签什么艺人,但最近忽然大量招人……查她过往履历,一片空白……我试过几个途径想查查她都跟什么人有来往,也一无所获,看来她的身份没这么简单……”
  但季芯澄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顾少泽沉默着,终究没有再问。
  季芯澄女主角戏份的拍摄接近尾声,渐渐有更多的时间待在家里,有时是半日,有时是一整天,似乎为了配合她的作息,顾少泽几乎将办公室也移到了家里的书房。
  两人虽在一个屋檐下住着,互动却大不如从前,但好在季芯澄不再跟他分床睡,这已是很大的改善。
  相安无事,顾少泽已很知足,哪里还敢奢求更多。
  这天早晨,顾少泽要出门见客户,季芯澄有一天时间在家里,顾少泽也许为她难得的一整天假期却不能陪她感到抱歉,亲自为她进厨房准备早餐。
  季芯澄坐在阳台上喝着水翻杂志。
  顾少泽的手机在桌子上一直响个不停,是他的朋友安子墨。
  季芯澄远远看了眼男人在厨房中忙碌的背影,有不想打断这一幕的冲动,看了眼手机,见对方一通之后又打过来,像是有什么急事,便想接起跟他说一声。
  然而电话接通,不及季芯澄出声,安子墨已在那边急切道,“怎么才接电话!”
  “……”
  “梓倩要回来了,这回估计不会再走,你可想仔细了啊这回……”
  季芯澄的呼吸缓下来,她知道顾少泽有个前女友叫许梓倩。
  没有多想,当即挂断安子墨电话。
  她直觉不能再听,不知安子墨还会说出顾少泽跟别的女人什么事来。
  好在之后顾少泽的手机再没响过,季芯澄心不在焉吃着早餐。
  顾少泽看出她情绪不高,但到底没像从前那样将人搂到怀里哄着,问她是不是舍不得自己走。
  出门前,季芯澄忽然叫住了他,“顾少泽……”
  欲言又止。
  仅仅如此,也让顾少泽心情好了很久,柔声问道,“怎么了?”
  她摇摇头,神色依旧淡淡地,“没什么,你走吧。”
  顾少泽以为她是为独自在家待一天不痛快,便道,“我下午三点之前就能回来。”
  “不用,你忙你的。”
  季芯澄话着话,转过头去不看他,这让顾少泽多少有些受伤,但谁叫是自己做了错事在先,便只得咬咬牙忍耐下来。
  直到这天中午,安子墨左思右想觉得早上接电话的顾少泽有点不对,再给顾少泽打来电话确认时,顾少泽才明白,季芯澄不是无缘无故那样的。
  这个发现令顾少泽这段时间以来的隐忍有了些许寄托,至少她是在意自己的,他这么想。
  回家前,开车特地绕路到她喜欢的一家甜品店,买了她爱吃的蛋糕。
  没想到窝在沙发里看着旧电影的人见他回来,头也不抬,听他说蛋糕,也怏怏地,“我刚吃了东西,现在不饿。”
  “季芯澄,我们谈谈。”
  良久后,男人坐到另一侧沙发上,将电影按下暂停键。
  季芯澄不满地坐起身,瞪向他,“顾少泽,你干什么?!”
  终于,她开始像以前一样大声对他不客气地,跟他说话。
  顾少泽不自觉地,在心里舒了口气。
  看着她因忽然的情绪波动而些微涨红的脸,他轻声问:“你早上是不是替我接了安子墨的电话?”
  “我什么也没听到!”
  季芯澄心里有气,拿回摇控器重新在沙发上躺下,电影继续播放。
  顾少泽见她这样,几乎肯定她是在为安子墨的话生他气。
  起身挤到她身边去,也不顾她的臭脸,径直道:“季芯澄,你有话为什么不直接来问我?”
  她恼他让沙发变窄了,索性侧了身子,把他坐的位置都让给他。
  眼里依旧只有电影,凉凉一句道,“我没有话要问你。”
  顾少泽点点头,好一会儿才开口,语气中隐隐有失落:“许梓倩回不回来跟我没关系,我之前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安子墨连他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跑到我这儿来随口说两句什么话,你就信了吗?”
  季芯澄想到为安子墨付出那么多却没有回报的舒颜,再想想自己。
  她已经跟顾少泽领了证,他们不论是法律上还是现实中,都已经是夫妻,虽然他脾气臭了点,但这段时间她能清楚感受到他的刻意迁就,这是以前的顾少泽,如何也不会为她做的。
  季芯澄,比起舒颜,你已经好太多了……
  这么想着,季芯澄缓缓自沙发上坐起,带一丝不情愿,懒懒道:
  “冰淇淋蛋糕放久了要融化的,拿过来吧。”
  顾少泽有些促不及防,但很快就起了身,用餐盘装了小块蛋糕,递到季芯澄手中。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勺一勺吃着蛋糕。
  她看电影,顾少泽看她。
  五分钟后,盘子里的蛋糕也吃完了,季芯澄转向男人:
  “她要是想跟你重新开始,你怎么办?”
  顾少泽不知正在想什么,被季芯澄跳跃的话语打断,想了想才明白她说的‘她’是指许梓倩。
  继而答道,“不会有这样的事。”
  季芯澄却当他是犹豫后才选择这么回答自己,默不作声站起来。
  端着盘子,自己送到厨房去。
  顿了顿,又站在水槽面前随手洗起盘子来,装蛋糕的盘子,当下好洗,放久了凝固之后洗起来就比较麻烦。
  季芯澄不由就想到自己和顾少泽的婚姻,来得这样轻易,是不是最后也可能会轻易就走散?
  她深吸了口长气,提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但说到底,自从这个许梓倩的名字出现以后,顾少泽在她心底的位置俨然已经有了隔阂。
  她也说不上来,是不是自己太过计较……
  擦干盘子,季芯澄擦着手从厨房出来,见顾少泽正结束一个电话从阳台进来。
  她站在餐桌边,远远看着他,莫名地就对他道:“顾少泽,你要是跟我离婚,我就分你一半财产!”
  这是她当下能想到,最狠的话了。
  顾少泽本来打算重新在沙发坐下,继续陪她看电影,但显然,季芯澄不是这么想。
  他转了个方向,向着她走去,目光幽深,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这是他们之间第二次提到离婚这两个字,上次是在民政局回家的车上,他告诉她他们不会离婚,所以结婚证拿来没有什么用,这次是从季芯澄的口中说出来的,带一丝狠厉。
  顾少泽停下脚步,黑色的瞳仁映着季芯澄的倒影。
  他的眼中全是她。
  心里又何尝不是,但要怎么样才能让她看到自己的心呢?
  顾少泽低低出了口长气,将季芯澄拥到怀里。
  紧紧抱着,同时在她耳边说道,“我们不会离婚。”
  像是承诺,可谁又觉得承诺可靠呢?
  季芯澄靠在他胸口,闭上眼提醒自己:做自己季芯澄,不论这段婚姻能走多远……
  她的沉默叫顾少泽不安,他想了想,补充道:“我名下的财务关系着顾氏与整个集团,就是我答应,顾家人和股东都不会答应的。”
  他本意是以此来佐证他们‘不会离婚’这个论点,但结果似乎不是他所想的。
  只见季芯澄猛地离开他的怀抱,“你什么意思顾少泽!即使要离,也不会让我带走一分钱的是吧?”
  顾少泽不由蹙眉,心下感叹或许男人跟女人的大脑构造,真的有所不同。
  看着她已然生怒的眼睛,索性不再在言语上纠缠。
  头一低,就吻上她的双唇。
  有多久不曾碰他,顾少泽都记不清了。他不敢过于急进,顿一顿反复观察她的反应,见她没有十分痛恨将他推开,才温柔地深入……
  良久后,见到季芯澄眼角有湿意,男人目光微滞,稍退了退。
  正色道,“季芯澄,以后不准再提‘离婚’二字,不然……”
  “不然怎样?”
  她在他胸口上重重一拳,推开了他,语带哽咽。
  顾少泽一个侧身,就将愤然离去的季芯澄拉了回来,“……就这样。”
  沉实的吻再次落在她唇上,这回不容她有半分退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