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惩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再一次见到商萱,是在半个月后《故园》的杀青宴上。
  季芯澄的视线始终不离商萱,她知道商萱恨她,可她也知道即便在同一座城市里,今后只要商萱不想见她,剧组解散之后,或许她们就永远都见不到了……
  到底要不要上前道个别,季芯澄心下感伤万分,矛盾不已。
  于是当商萱主动过来与她交谈时,季芯澄再一次受宠若惊,郑重坐直了身。
  “离开经纪公司反而红起来的,如今娱乐圈除了你恐怕找不到第二个人。”
  “要感谢邱商的帮忙,没有他,凭我自己拿不下这个角色。”季芯澄如实说道。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商萱指的自然是经纪公司方面,季芯澄有些摸不准她是不是在关心自己,但也没打算保留,“还没想好,走一步看一步吧。”
  “签我们公司怎么样?”商萱忽然道。
  季芯澄闻言,掩饰不住心中的诧异,“你,你们公司想签我?”
  她握着酒杯的指节渐渐发白,商萱点了头,不是开玩笑。
  像是落水之人触及最后救命稻草,季芯澄甚至没有给自己哪怕多一个念头的时间,马上签应下来。
  “好啊!”
  她开心地笑着,试图从对方眼中看见同样的哪怕一丝丝回应,然而还是什么也没有。
  商萱公事公办的口吻,“那就这么定了。”
  甚至什么细节都没有谈,她就这样无条件将自己签给商萱的公司,只因对商萱觉得抱歉。
  当季芯澄将这个消息告知唐棠时,唐棠为此不安:“这样你们以后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多,她要是想报复你,简直轻而易举!”
  季芯澄站在阳台上望着楼宇下的万家灯火,又怎么会不知道,但她不允许自己在意:“至少还能再见面,总比从此不见好。”
  次日晚,季芯澄接到商萱来电,约她去见一位投资人。
  合同虽然还没走完流程,但季芯澄显然已自觉将自己归队到商萱那边,人一叫,立马收拾收拾就出了家门。
  顾少泽昨天回龙城去了,季芯澄可以没有顾忌,即使晚点回家也不要紧。
  这么想着,脚步轻快来到商萱告知的餐厅。
  季芯澄一进到包厢,就见到商萱与一位五十岁上下的男性正在交谈,对方看起来很有成功人士的风范,见到季芯澄,起身跟她打招呼。
  “季小姐果然比电视上还要好看!”
  男人也姓顾,相互介绍完之后,第一句话就以外貌恭维季芯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的胸和腿。
  季芯澄目光转向商萱,商萱粲然一笑,是季芯澄从没有见过的愉悦程度。
  只听商萱对那位顾先生道,“季芯澄刚刚跟我们公司签了约,应顾董事长您的要求,您在我们这儿投资的第一部片子,就让季芯澄来当女主演,这样您觉得合适吧?”
  “当然,当然合适,很合适!”
  季芯澄看着商萱,神色渐冷,但仍勉强挂着笑意在嘴边。
  直到片刻后商萱起身说要上洗手间,季芯澄立刻就意识到她要找借口将自己单独留在这儿。
  不假思索地唤住她,“商制片……”
  “怎么了,你想跟我一起吗?”
  商萱笑着,眼中的讽刺意味却如两支寒箭,恰恰从季芯澄胸口穿孔而过。
  季芯澄缓缓摇了摇头,说不用了,然后看着她转身离开了包厢。
  商萱一走,男人立即坐到季芯澄身边最近的位置上来,给她倒酒,“季小姐今年多大了?听他们说你在娱乐圈时间不短,看不出来啊!像季小姐这样好的演员坯子,怎么现在才被发现呢,真是不应该!来,顾某先干为敬!”
  “顾董,您客气了。”
  季芯澄说着,也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
  男人当即哈哈大笑,将椅子更拉近了些,手放在季芯澄椅背上,言谈之间时不时碰一碰季芯澄的肩膀,远看去,几乎已将她揽在怀中。
  季芯澄收回余光,令自己镇定,主动去敬男人酒,以此拖延。
  对方见她如此,愈发得寸进尺,手一放,就落在她贴身针织半裙的大腿上,见她面无表情,当是默许,笑眯眯地开始前后抚摸起来。
  “季小姐这么好的皮肤,平时一定很注重保养,酒多伤身,不要因为我坏了季小姐的饮食习惯,季小姐跟我不用客气,喝酒,意思意思就好了,季小姐觉得呢?”
  季芯澄紧咬牙关,才忍住不打开男人的脏手。
  将酒杯放到桌上,静了静,方道,“商制片用我,跟顾董谈了什么条件?”
  男人稍一顿,见季芯澄开门见山,只道她本性就是如此,大大方方也好,反而收回手正色道,“让季小姐陪顾某一夜,商制片那里,要什么条件都好谈!”
  “……”
  “季小姐不用一副被商制片卖掉的样子,在这个圈子里,你能混到现在这个身价,今天这样的事情怕已不是一回两回,咱们各取所需,互惠共利,怎么不好?”
  男人说着,淫邪目光在季芯澄胸口刻意流连,又道:“季小姐放心,季小姐在顾某心目中跟其他女演员还是有所不同的,只要季小姐配合,不只商制片,顾某手上的资源,通通都会向季小姐这边倾斜……”
  “如果我不答应你,商制片会怎样?”
  男人被她冷冷地打断,已然不悦,不再端着虚情假意的笑脸,面色一黑,起身就将毫无防备的季芯澄拉起,扔到一旁长沙发上。
  季芯澄身材瘦削,与男人力量悬殊,几无反抗余地,被他居高临下制在沙发里。
  “既已进了这个房间,就没有不答应的说法!”
  男人压住季芯澄双腿,反手一扯,就将她衬衣衣扣扯飞了出去,季芯澄陷在柔软沙发里,急红眼也无济于事。
  就在她眼睁睁看着绝望边缘降临,包厢门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有人破门而入……
  男人身形一顿,动作停下,季芯澄抓住机会狠狠推开他的手,滚下沙发,当起身看清眼前的人时,季芯澄率先怔住了。
  竟是商萱。
  “商制片这又是什么路数?”
  男人冷着脸,睇了眼小臂上被季芯澄慌乱中抓出的血痕,射向商萱的两道眸光,像要杀人。
  而商萱却视若无睹,绕过他,将惊愕中的季芯澄拉了就往门外走,途中还记得将季芯澄放在椅子上的包也顺上。
  季芯澄双手捂在胸前以防走光,以为商萱要带她直接下一楼,想阻止,但商萱一个侧身,将她拉到了隔壁包厢里。
  门重重合上。
  这是个空房间。
  季芯澄回神,从商萱手中拿回包,包里有一条宽大的丝巾,是她平日塞在包里备用的,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就在季芯澄面无表情整理自己的过程当中,商萱始终冷眼旁观。
  “为什么还回来?”
  许久后,季芯澄出声问商萱,她的嗓音是情绪巨大起伏后的艰涩暗哑,像赶了很长的路。
  商萱没有当即回答她,而是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与季芯澄拉开较长的距离。
  已然懒得避讳,冷冷道:
  “只是被一个男人上,这惩罚对你显然太轻了。”
  不带丝毫感情的恶毒话语,季芯澄很难想像会出自昔日的好姐妹口中,即使她知道商萱恨自己,一时也难以接受……
  红着眼忍下泪意,季芯澄才抬起头。
  “只要我接受比这更难堪的折磨,你就会原谅我吗?”
  “怎么可能呢,季芯澄,看来你的想法还是跟原来一样,那么天真!”
  商萱冷笑着,一字一句道,“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原谅你,季芯澄!除非我死!”
  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走出那间包厢的,最后是她先走的还是商萱先走的,都不记得了,季芯澄只记得,商萱说最后那句话时的眼神,令她霎时如坠深渊,从此万劫不复。
  回到家,再无力气上楼,直挺挺躺在沙发上,直到夜深。
  当顾少泽半夜回到家,看到这样一个季芯澄,足足愣神许久。
  生活作息上,季芯澄向来自律,从来不会带着妆睡,外头穿过的衣服也很少不第一时间换下来,何况眼下她身上分明还带有一股烟味……
  顾少泽蹙眉,带着不满打开客厅大灯,觉得自己才离开一天她就出状况,不客气地催她起身。
  季芯澄睡眼惺忪着坐起,见到顾少泽第一反应也有些慌。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两三天?”
  她慌的是自己又喝多了,之前答应他要自制的。
  但落在顾少泽眼中,似乎不只这么简单。
  男人蹙着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在沙发前的茶几边缘坐下,与她面对面,沉声道:“上哪儿去了?这一身烟味。”
  季芯澄清醒过来,想到先时跟商萱的往来,很是难过,不得顾少对安慰也就罢了,反而被他这么煞有介事盘问起来。
  像被刺痛了一般,登时跳起,“上哪儿去你猜不到吗?配睡换资源啊!”
  “季芯澄,你再说一遍!”
  季芯澄离开的手被抓住,硬是扳回来面对顾少泽。
  男人已沉下脸来,当真了一般。
  季芯澄冷冷甩给他一记白眼,同时手也甩开他的,一个字也懒得解释,在男人盛怒的目光中,失望着上了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