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往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芯澄来找商萱,在唐棠入职商萱公司的第三天。
  “既然唐棠已经来了咱们公司,能不能将媒体黑她的报导撤掉?”
  季芯澄开门见山,唐棠出派出所后,打老人事件暂时平息,但‘威胁老人子孙让真相黑白颠倒’的话题又很快甚嚣尘上,有愈演愈烈之势。
  “报导是媒体发出去的,建议你找媒体比找我有用,或者,你怎么不找你家顾少泽呢?这点事由他出面替你摆平,应该绰绰有余。”
  商萱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低头正在窗边喂鱼,一个正眼都没给季芯澄。
  “阿萱……”
  对方冷冷打断她,“还是叫商制片吧!”
  季芯澄默了默,转而问她:“你也是为了报复我,才让唐棠来公司的吗?”
  对此,商萱不仅大方承认,还以公司领导的角色对季芯澄反问:“是啊,她有什么问题?”
  “能不能放过她?冲我一个人来。”
  尽管心中猜到八九不离十,但真正面对面听她亲口说出来,还是给了季芯澄重重一击。
  “那天的事情,跟唐棠没有关系……”
  季芯澄近乎恳求。
  但在商萱眼里,这样的季芯澄还不足以让她动容,只见她从鱼缸前直起身,缓步走到季芯澄跟前,盯着她泛红的眼角,久久后,一声冷笑。
  仿佛对方说的就是一个笑话。
  “季芯澄,你真的以为,就凭你,承担得了吗?”
  商萱说这句话时,已背过身去,季芯澄看不到她的表情。
  但她猜得到,商萱此刻的眼中一定是对自己不能原谅的恨意,季芯澄心下愧疚不已。
  “那你要我怎么做,我一定尽全力。”
  将盛鱼食的瓷盘往桌子上一放,商萱利落转过身来,“这可是你说的?”
  季芯澄点头。
  “好,现在跟我去个地方。”
  商萱说着,已拿过包和车钥匙,走在前面。
  季芯澄几乎立刻想到上回在餐厅包厢里的事情,下意识怯步。
  落在商萱眼中,自然又是一番嘲讽,“怎么,自己说过的话,转头就忘?”
  季芯澄心下一痛,霎时红了眼,拿起包快步跟上。
  商萱的质问,分明是对过去那件事情,季芯澄多想告诉她,她季芯澄说过的话绝不会忘,也从来没有忘记过……
  可商萱,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呢?
  季芯澄没有自己开车,上了商萱的车。
  副驾驶座上放着一堆文件,季芯澄于是跟商萱并肩坐在后排。
  两人全程无交流,司机在前头时不时看她们一眼,大约也觉得怪异,到底没敢问出声。
  这次商萱带季芯澄来的是一家高级酒店。
  酒店套房里,商萱打开一瓶饮料倒在杯子里,又从包里拿出一粒胶囊状的药丸打开,当着季芯澄的面,将白色粉末倒入饮料中。
  然后将杯子推到季芯澄面前。
  又冲她亮了亮全英文的药盒,“见过吗?”
  季芯澄目光略略一错,就看到最显眼的位置印着加粗的广告语:延长你的快乐!
  商萱若无其事收起药盒,往后靠在沙发上,看着对面面无血色的季芯澄,“喝了它。”
  “能不能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
  季芯澄咬着唇,在桌下交握的双手手背,已经叫五指的指甲掐出血痕来,以此让自己镇定。
  “……让我事后有个准备。”她坚持道。
  “准备?”
  商萱忽然大笑出声,“果然还是你更有经验啊季芯澄!放心吧,我只叫一个男人来陪你,至于照片会拍成什么样放到网上,全看你自己了!可别太入迷,免得你家顾少泽看到,会不开心。”
  她轻飘飘交代完,仍带着笑,甚至走过来拍了拍季芯澄的肩,给她打气。
  季芯澄几乎在唇上咬出血坑来,终于叫住快走远的商萱:
  “是不是我这么做了,你就会放过唐棠?”
  商萱脚步不停,只是稍缓,背着她懒懒应了声“是”,然后关门前扔进来最后一句:“你有三十分钟时间准备!”
  -三十分钟后。
  推开套房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商萱。
  她面无表情走到沙发旁,茶几上的玻璃杯已空,季芯澄侧着身坐在地毯上,趴在茶几上已睡得沉实,只见她脸颊上,几道泪痕清晰可见。
  商萱就那么站着,看着狼狈的季芯澄许久。
  想像季芯澄在这三十分钟里,怎样挣扎、怎样绝望,又是怎样在最终决定放弃自己……
  想着想着,竟不觉红了眼眶。
  抬起头,将泪意憋了别去,不过呼吸间,她已面色如常。
  将季芯澄弄到床上,剥干净衣服,用季芯澄的手机拍下她自己的裸照,通讯列表找到顾少泽,发送出去。
  又顺道翻起两人的聊天记录,除了几通语音电话,什么都没有。
  想来是有意删个干净的,当真是被男人包养的吗?商萱想着,又多拍了两张不同角度的发过去,然后将手机关机,扔到季芯澄脚边。
  人已走到门口,又折回来,将被子扔到她身上,这才转身彻底离开此地。
  深夜,季芯澄在混沌中醒来。
  她身上穿着睡裙,独自躺在家里的床上,房间里光线昏暗,床头灯都没开,但门大开着,有光线从走廊照进来,渐渐将季芯澄的视野照亮。
  也不是走廊外的灯光亮了,而是季芯澄越发清醒了。
  当意识回拢,只觉脑中轰然一声巨响。
  “啊!”
  下一秒,她已不能自己地惊叫出声。
  顾少泽闻声而至,将人紧紧抱在怀里安抚着,“别怕,没事了,我在这儿……”
  季芯澄看清他眉眼,便开始哭。
  她想起自己喝过那杯饮料之后,很快就失去了意识,而她在酒店里穿的显然不是身上这套内衣,看来自己真如商萱所安排的,喝了药之后就跟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她哭得伤心欲绝。
  对不堪遭遇的痛恨,对眼前男人的愧疚,以及重见商萱以来,内心无处可伸张的委屈,通通都在这一刻爆发。
  “好了,别哭了,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季芯澄哭了足足二十分钟,男人也跪坐在床上紧紧抱了她二十分钟。
  此刻她已渐渐平复下来,但一碰到身上的衣服,又忍不住开始落泪。
  “我怎么回来的?”
  “有人用你的手机给我发了你的裸照,我几乎翻遍全城的酒店,才把你找出来,当时只有你自己躺在床上,衣服全都不见了。”
  季芯澄听到这里眼一闭,又大哭起来,声音都哑了。
  “顾少泽,你别碰我,我身上好脏,呜呜——”
  男人没有松开她,反而将她拥得更紧了,“没有人碰过你,相信我。”
  季芯澄闻言,停止了哭泣,抬头问他,“你确定吗?”
  “确定。”
  “你怎么确定的?”
  顾少泽后知后觉,“所以顾太太刚才哭得那么伤心,是以为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吗?”
  季芯澄被他猜到心事,索性也不躲,她更在乎的是他的确定,不是仅仅安慰自己而已。
  顾少泽埋首于她颈间,深吸了口气,才低低对她说,“我闻得出来。”
  季芯澄显然不信,但见顾少泽这副模样也不由地就信了,当真她要是跟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轮不到她自惭,顾少泽怕早将她扔到床下去了吧!
  思及此,心稍定了定。
  顾少泽皱着眉,问她道,“是谁给你吃的安眠药?”
  “安眠药?”
  “你不知道吗?”
  季芯澄当然知道,但她记得的是,商萱对她说是催情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有可能商萱只是吓吓她而已?
  “我手机呢?”
  季芯澄拿过手机,翻看发送给顾少泽的照片,时间是她喝下饮料后恰好三十分钟的时候,虽然这不能说明什么,便至少让季芯澄感觉到商萱不是有意侮辱她,否则她不会只将照片发给顾少泽一个人。
  想到照片,又去翻微博。
  搜她的名字,酒店的名字,都没有相关的新闻出来。
  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商萱没有赶尽杀绝,是不是因为不忍心呢?
  季芯澄依然流着泪,心里却已是一片豁然。
  “你为什么会在酒店里?”顾少泽见季芯澄冷静下来,正色问道。
  季芯澄对眼下的状况心存感激,庆幸自己没有错过眼前这个男人。
  抬手抚在他脸上,目中满是柔情。
  但在顾少泽看来,季芯澄无非又是想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
  捉下她在他脸上乱摸的手,认真道,“不要骗我季芯澄,如果我想查,都能查出来。”
  季芯澄盯着顾少泽看了半晌,“你真的想听?”
  “废话。”
  季芯澄深吸了口长气,钻到顾少泽怀中,借此给自己壮胆一般。
  “四年前,我曾经出过一次车祸,去山上玩的时候遇上大暴雨,车子打滑翻下山崖。我开的车,当时车上还坐着我的好姐妹唐棠和商萱,我伤得最轻,唐棠伤得最重,而当时我只能带一个人走……”
  说到这里,陷入回忆的季芯澄早已泣不成声。
  “雨很大,我带唐棠先走,我跟商萱说会找人回来救她,让她等我……但我,我在路上没有看见一个人,我背着唐棠走了好长的路都没有看到一个人,之后我们俩不知道倒在什么地方被人送去了医院,醒来已是三天后的事了……等我们再让人上山找商萱,她已经不见了。”
  想到商萱脸上的伤疤,想到她独自一人在那里不知道等了多久,季芯澄心痛到喘不上气来。
  顾少泽拍着她的背,“这个商萱,就是你前一部片子的制片人?”
  季芯澄点点头,“这些年她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许多人一点消息都没有。直到前段时间她成为我们新的制片人,我才知道她还活着。她因为那场车祸,在脸上留下很严重的伤疤,也落下怕水的后遗症……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所以她故意刁难你,让你加吻戏,让你去陪客户,你都不拒绝?”
  “是我对不起她……”
  “季芯澄,你看着我。”
  顾少泽将人扳正了,望进她因往事而混乱的内心,“那是意外,不是你的错!即便你觉得对不起她,想要补偿,你也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我会帮忙补偿她!不要再让自己独自受伤!嗯?”
  季芯澄咬着唇点头,重又靠上他胸口,“今天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不用再说了,不要再有下一次。”
  “顾少泽,那你要答应我,不要刻意针对她。”
  顾少泽没有吱声,直到怀中的人不满他的拥抱要逃开,才不情不愿“嗯”了一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