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跟季芯澄有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在顾氏夫妇因商萱而起争执的早些时候,商萱坐在司乾的车里,气氛同样有些僵。
  因商萱始终面冷如霜,不发一语。
  平日里的商萱,虽多半以冷淡示人,但司乾总能在她漠然的神情下,多少有所察觉。
  然而这个晚餐之后的商萱,陷入长久的沉默。
  这沉默令司乾不解,更隐隐的不安。
  他想起顾少泽介绍说是妻子的那个女人,季芯澄。
  司乾知道她刚拍完的那部电影,与一线流量男演员邱商合作,电影尚未上映,但她在圈内的地位如今已然今非昔比。
  早在商萱主动要签她,而季芯澄在完全可以提条件却没有提的时候,司乾就已记住这个人。
  她是商萱自成立公司以来主动要签的,唯一一个女艺人。
  他想,商萱今晚的反应,大概跟季芯澄有关。
  “是不是季芯澄说了什么,让你不开心?”
  司乾是司家商团掌舵人,工作上雷厉风行,唯独到商萱这里,永远一副仔细小心的模样。
  “没有。”
  “她没有跟你说什么,还是你没有不开心?”
  一直看着窗外风景的人这时回过头来,将司乾认真看了看,确定他没有在开玩笑。
  “你想说什么?”
  “看来确实是她,影响了你今晚原本还不错的心情。”
  车子在红灯前停下,司乾深出一口气,侧过身郑重对身边的女人道:
  “小萱,我可以找人教训她一下,如果你想的话。”
  他说这话时,微蓝的双眸很亮,依然没有玩笑的意思。
  商萱微蹙眉,倒也没有当即否认男人的猜测和提议。
  而是提醒他:“别得罪顾少泽,他不好惹。”
  “我接触顾少泽时间不短,他不会因为女人跟合作商撕破脸的。”
  绿灯,车子重新启动,左转并入另一道车流。
  “你看今晚他说季芯澄是他太太这事,他顾少泽可不是普通人,如果真结婚了怎么业内会没有消息?要么他只是随口说说,要么就是不敢向公众公开。以顾氏如今的位置,不可能会让一个小名星来做顾少泽的妻子,何况顾氏的董事长,如今还是顾少泽的父亲。”
  司乾十分肯定地分析。
  商萱安安静静听着,如意料之中没有接话。
  司乾这时想到什么,斟酌了下,问她:“你脸上的伤,是不是也跟季芯澄有关?”
  商萱依旧没有说话,但她明显地,在这里多了个吞咽的动作。
  于是司乾就很确定了,果然是这个季芯澄!
  这个久等来的答案,令司乾感到非常生气。
  回想他心爱的女人这些年所经历的痛苦,而她季芯澄,却无忧无虑过着舒坦的生活。
  司乾脸色沉了下来,他原有一双好看的蓝眼睛,因盛怒,变成了几近墨色的深邃。
  商萱看着别处,丝毫没有察觉到司乾的情绪变化。
  直到车速突然加快,她才回过头来。
  意识到司乾已超速,想提醒他时,发现已来不及,只见前方一辆电动车突然从斜刺里冲出来,眼看他们的车头就要撞到电动车上的两人,“司乾——!”
  尖锐刺耳的的摩擦声伴随商萱的惊叫声,同时响起。
  下一刻,他们的车子在司乾匆忙的急刹下,冲进了绿化带,而那辆电动车已安然走远。
  万幸!
  司乾率先回过神来,见身边的商萱已吓得脸色惨白。
  “对不起!对不起……小萱,对不起!是我不好!”
  他又是后怕又是自责将人拥到怀里,不停道歉,商萱死咬着下唇,泪水已在眼眶中打转。
  “你有没有受伤?”
  她抬起头,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语带哽咽。
  商萱,经历当年的事故后,这些年对所有人事几乎都提不起兴趣,连死都没曾怕过,却在这一刻,跟身边的男人坐在一起,真正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时,她怕了,怕他受伤,怕他离开……
  眼前的男人迟迟没有回答商萱,因他也在认真替她检查是否有受伤,带着余悸。
  商萱鼻间酸涩,阻止他在她身上乱摸的手,抬首就吻住了男人的唇。
  这时的司乾,在连续的意外下更加混乱,几乎是顺着身体的本能,热烈地回应起她来。
  很快,男人轻托起女人后脑勺,变客为主。
  他小心翼翼,如呵护珍宝一般将她捧在手心里。
  然而情到浓时,商萱却突然推开司乾,理智回归,眸光瞬间冷却。
  “不能这样,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她退回位置上,像是说给他听,又何尝不是说给自己听?
  “小萱……”
  司乾不舍,话未出口,已见商萱拿了包准备下车。
  “交警来了,你处理完就直接回去吧,我先走了。”
  她头也不回地下车,司乾跟着打开驾驶座的车门,但前方两名交警已经向他走来。他只好停下脚步,失落地目送她离开。
  配合交警的询问才开始,天空忽然闷雷辊辊,转瞬下起瓢泼大雨。
  司乾想到商萱没带伞,就要去追,被交警截住,喝道:“你干什么去?”
  以为他要逃跑。
  “抱歉,我未婚妻忘记拿伞……”
  “就几分钟,让她等等!”
  司乾拿着伞站在雨中,任雨水在他脸上刷过。
  他想起与商萱的初见,也是在这样的雨天——
  四年前
  那个夏天,龙城降雨量出奇得少,于是一场盼了很久的暴雨降临后,整座城市得以焕然一新。
  司乾在暴雨第三天后上山写生,路上经过一段有断痕的山路时,许多人都放缓车速靠着里侧经过,但户外经验丰富的司乾,一眼就判断出这里曾有事故发生。
  有事故发生的位置,一个显眼的标志都没有,这很危险。
  他就那么一想,人已下了车,然后循着轨迹发现侧翻在断崖半道上的车子,还有商萱。
  当时的商萱,已陷入半昏迷状态,口中念念有词。
  说她朋友会来找她,她不能先走……
  根据她身上的伤口和现场痕迹判断,她应该在雨中躺了很久,而最近的一场雨是三天前的。
  司乾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着高烧的女孩,是怎样的意志,让她在没有补给还受着重伤的情况下,撑过至少四十个小时的?
  司乾将商萱带回了家,收治在家族名下的疗养院里。
  第一年,司乾奔波于国内外各顶级医疗中心,只为保住女孩因感染引发诸多并发症要被截肢的双腿。
  第二年,女孩凭着坚强意志,把几无可能的腰椎康复训练顺利完成,靠自己的双腿重新站起。
  第三年,司乾的日日陪伴,让女孩终于开口说话,原来她没有失语,她补办了她的身份证,司乾得知她是个孤儿,她叫商萱。
  商萱因为脸上的伤,与过去断绝,他便从此不再提起她的过去。
  而司乾,原本只需要做他的天才画家,悠闲度日即可,但家族不愿继续收容商萱,为了话语权,他才一步步成为了今天的司乾。
  他们彼此改变,也彼此成就,就这样走过四年。
  司乾认定了商萱,数次跟她求婚,得到的都是商萱逃离的结果。
  司乾从此不敢再提。
  后来,也就是半年多前,商萱忽然对影视行业有了兴趣,研究起制片人的工作范围。她学东西很快,司乾不过带她行业是走了一遭,她上手就有模有样,几乎没有破绽。
  商萱跟司乾借资金,以投资的方式合作。
  司乾没有答应,而是提出让商萱跟他订婚,他可以提供全部的资金和人员支持。
  他给商萱的理由很充分而合理:“我没时间应付家里安排的相亲。”
  也只有这么说,她才不忍心再拒绝他……
  “……先生?这位司先生?”
  司乾回过神来,见面前的交警正睨着他,递来一张超速罚单。
  司乾点点头接过,向他们道谢。
  见他态度端正,还开着虽然不认识但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豪车,交警缓和了语气叮嘱:
  “下回可千万千万要注意了啊,市区里可不敢再超速!”
  司乾应着,钻进车里,又独自坐了片刻,才重新启动车子离开。
  -另一头,商萱由随手招来的一辆出租车,已到自家楼下。
  她从包里拿出雨伞,咬牙再三给自己鼓劲,才有勇气走进雨中。
  仅仅这么一小段路,她停了又停,不断深呼吸,经历两次胃痉挛后抵达。
  大厅里她将伞收起,四肢已经僵硬,缓了好一会儿后竟了电梯。
  上楼,开门,换鞋,猛灌下一杯清水,才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
  那里恰好能看到小区大门前的马路。
  每一次他送她回家,都会在那里停好久,直到她卧室灯亮起,其他灯都关了,他才会离去。
  商萱想到今天车上发生的事情,手不自觉抚在唇上,此刻想起来,心仍在发颤。
  “司乾为了你独自挑起家族重任,为了你他必须与家族里的子弟明争暗斗,他要成为最强才不致被淘汰,而你,如果作为妻子,你觉得自己能帮上他什么,资金?人脉?还是家世背景?这几年,我儿子为了你,变得我都快不认得了,求求你小萱,你如果真的爱他,就请你放过他……”
  “是药都有副作用,商小姐要有个心理准备。这么吃下去,我最担心的,是对生育的影响。”
  “你可别自作多情,我表哥不过就是被你的坚强感动而已,就像我们资助灾区的孩子们一样,他们本身条件差,若肯积极向上,我们出钱出力都很应该,还会尽全力去为他们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也许是关爱的一种,但绝不是爱情,你要搞明白!”
  “她也太丑了吧,怎么配不得上他!……”
  有太多声音在脑海中交错回响,商萱闭上眼深呼吸。
  再次睁开时,神色已恢复平常的冷静自制,耳边的声音也都通通不见了。
  也是在这时,她看见小区大门对面的马路上,那辆熟悉的车子如约而至。
  商萱默默看了会儿,尽管距离太远,并不能看清车里的人。
  然后转身拉上窗帘,打开卧室的灯,将其他房间的灯都关了之后,才进了室内浴室。
  司乾接完公司的来电,仰头看到她卧室的灯亮起。
  神色一松,仿佛心上压着的大石落地。
  握在手中的手机翻来覆去看了半晌,终究没有动作。
  而一天里,只有在这时,司乾会将车窗打开,把烟和火机拿出来。他以前手上离不开烟,但自从商萱来了以后,就很少碰过了,眼下这一包,还是上个月买的。
  看来,这个月他等在她家楼下的次数变少了……
  商萱这个月许多天都待在季芯澄的剧组里,季芯澄,司乾想到这个名字,想到这个女人,大力抽了一口,然后长长吐出一串白色烟雾。
  他想,他总是要做点什么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