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二十岁的小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芯澄很少独自去逛商场。
  这天在家里想到顾少泽生日快要到了,要给他买个礼物,网上挑许久没有钟意的,于是戴上口罩去了就近的商场。
  一家专门卖男士配饰的店铺吸引了她的注意。
  领带他有很多,且都是跟西装配套的订制款……
  皮带又没有很特别的……
  季芯澄走过一排又一排的精致货架,最后在展示袖扣的位置停了下来。
  “女士您眼光真好,这是我们今秋的最新款哦。”
  季芯澄流连许久,刚伸手拿起一对铂金材质的袖扣,店员就走过来对她说道。
  “很简约的设计。”
  季芯澄点头赞同,思忖着,适合搭配什么样的场景。
  店员见她有兴趣,走近了些指给她看:“简约而不简单。您看这里,侧个角度可以看到有复古花鸟图案在中间,是我们品牌联合著名国画大师钱牧木老先生的设计,您看,这样又没有了。”
  还真是如此,季芯澄眼中有惊艳闪过,立刻就决定要这款了。
  “就要这个,麻烦你帮我……”
  季芯澄将袖扣递给店员,却见一只白皙秀瘦的手从侧方伸来,直接拿走了季芯澄手中这对袖扣。
  “这对儿好看,我要了!”
  季芯澄和店员同时抬首看去,见是一个好年轻的小姑娘。
  小姑娘大约十八九岁,高马尾编成小双辫,白色POLO连衣裙,青春靓丽感扑面而来。
  就是那对眼睛妆浓了些,在小巧的五官上显得有些突兀。
  “女士您好,这对袖扣是这位女士先挑选的,您看……”
  店员温和出声,指着身边的季芯澄,提醒对方。
  “她挑的怎么了?不还没下单么!”
  小姑娘打断店员,不拿正眼看人,随意地睨了季芯澄一眼,挑衅意味十足。
  季芯澄看出来了,转头问店员:
  “这款还有库存吗?”
  “很抱歉女士,最新款只剩下这一件了。”
  听店员这么说的同时,小姑娘拿着袖扣已准备要离开。
  但季芯澄速度更快,上前一步就拦住她去路:
  “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将这个款式让给我?”
  “不能!”
  小姑娘将袖扣往身后一藏,不肯。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在这里挑一款其他的,我送给你。”
  小姑娘闻言,一声冷哼:“有钱很了不起吗?你谁啊!我要你送?我就要这对儿!你能拿我怎么着?”
  如果小姑娘先时的挑衅只是目中无人,那眼下死盯着季芯澄的嫌恶眼神似乎有了针对性。
  季芯澄倒也不急,寻思着,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她,没回想起来。
  难道是黑粉?
  扶了扶墨镜和口罩,季芯澄转身去了收银台。
  在小姑娘还未反应过来时,直接将那对袖扣付了款。
  当另一名店员从小姑娘手中接过袖扣,小姑娘只道她是替自己服务的,却没想,人家转头就将袖扣包起递给了季芯澄。
  小姑娘顿时气极,质问店员道:“你什么意思啊?明抢啊?!”
  又怒瞪季芯澄:“你还给我!”
  然而季芯澄只是向她晃了晃手中已经付了款的单据。
  没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了这家精品店。
  “别再让我碰到你!”
  并不理会小姑娘在身后的叫嚣。
  以为这不过是今日商场中一个小插曲,季芯澄转眼就将这事忘了。
  约唐棠下午茶,唐棠却忙得很,才坐下茶都没上就又要走人。
  “亲爱的真的对不起!这事儿我必须得赶过去现场看看什么情况,才好决定怎么处理!茶咱们下次接着喝哈!”临走前她朝季芯澄身后呶了呶嘴,“你小粉丝啊?我看她跟你一路了,是要签名的吧!你差不多了就赶紧回家啊……”
  季芯澄这时才留意到,隔几桌外那个鸭舌帽压得低低的身影。
  白色POLO连衣裙……是跟她抢袖扣的小姑娘?
  她想干什么呢?
  从袖扣店到这里,跟了自己三个小时?
  季芯澄目光落在银灰色商品纸袋上,即使再来一次,她也还是不想让,这款袖扣她实在喜欢觉得当下没有比它更适合当作生日礼物送给顾少泽的了。
  何况,这小姑娘脾气实在差了点,就冲这点,季芯澄也觉得没必要太过意不去。
  这么想着,在餐厅里又安心坐了四十分钟,直到将茶喝凉了,才起身回家。
  然而令季芯澄想不到的是,小姑娘竟然一路跟着她跟到了小区里!
  这个小区里都是独幢别墅,安保向来严格,陌生车辆轻易进不来。
  季芯澄放慢车速,远远看着,看到不仅没人拦她,轻松就让她进了大门。
  难道,她也住在这里?
  季芯澄直到此时,才提高了警惕,拐个弯从另一条路绕道,将车子停在自家房子后门,没见小姑娘的车跟上来,才下车绕过竹林回到家里。
  顾少泽似乎也才到家不久,衣服还未换下,他站在酒柜前,手中拿着瓶酒在看。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见她进门,有些急喘的样子,顾少泽看了她一眼,问道。
  季芯澄舒了口长气,将手中几个袋子和车钥匙一起放到斗柜上,一边换鞋一边答他:
  “好像有人跟踪我。”
  见男人当即将酒放回格子里,回头来正色看她。
  季芯澄忙补充道:“是个小姑娘,她在商场里就跟了我一路,起初我没太在意,但她一直跟着我回到这儿,小区安保竟然也没拦她,你说她会不会就住这,是我想太多了?”
  季芯澄说得漫不经心,顾少泽闻言却蹙起眉头。
  “是粉丝吗?”
  粉丝肯定不是了,有没有可能是黑粉,但很快季芯澄就否定了:
  “不像,她没有拍照,也没有同伴。”
  这么说着,季芯澄却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如果小姑娘是故意要跟自己抢袖扣,好跟她发生冲突,然后由另外的人来负责拍摄呢?
  虽然没有想明白这么做的目的,但似乎也有这样的可能性。
  季芯澄由此认真起来的神情,叫顾少泽也重视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给安保打电话,一面叮嘱季芯澄:
  “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
  门铃声在这时响起。
  “叮咚——!”
  两人对视一眼,季芯澄反应过来,大步走到对讲机前,打开显示屏。
  小姑娘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屏幕里——
  季芯澄着实被惊到,这小姑娘胆子也太大了吧!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怎么敢找上门来?
  身后的顾少泽这时也走过来看着显示屏,然后他又看了眼季芯澄,将讲到一半的电话挂断。
  “你干什么?”
  季芯澄被他这一眼看得有些莫名,但还是追上顾少泽,不让他随便开门。
  “要不,我们还是先问问安保?”
  然而顾少泽却像没听见一样,不顾季芯澄阻挠,手一伸就将门拉开了。
  小姑娘见到顾少泽的那一刻,眼睛亮亮的,像要扑上去的似地。
  但当她看到顾少泽身后的季芯澄时,当即又黯淡下来,行动也缓了缓。
  咬牙切齿:“果然是你!十八线小女星!”
  “顾婷婷,你说什么?”
  顾少泽皱着眉,好像没听清,可连季芯澄都听清了,他怎么会没听清。
  但季芯澄显然不在意这个,她更在意的是:顾少泽居然认识这小姑娘?
  然而不只这样,下一秒,令季芯澄惊到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小姑娘眉一挑,不顾顾少泽面无表情的冰块脸,双臂一抬,就搂上他脖颈,很是欢喜地喊了声“叔叔”!
  顾婷婷?叔叔?
  季芯澄合上因惊讶而微张的嘴,退后两步,看着几乎整个人都挂在顾少泽身上的小姑娘。
  从不轻易皱的秀眉,这时不自觉就皱起来了……
  “顾婷婷,你下来!”
  男人嘴上厉声,将她胳膊拉下来时,却怕她摔着,看她站稳了才松手。
  季芯澄从鞋柜里拿了拖鞋,扔在顾婷婷脚边,淡淡地:
  “换鞋。”
  顾婷婷看一眼拖鞋,又看一眼季芯澄,直接跨过鞋子要进屋。
  却被顾少泽长臂一带,警告她:“不换你试试?”
  果然,小姑娘还是会怕顾少泽,不情不愿,最终也不敢不依。
  季芯澄不等他二人,走回茶几边给手中空了的杯子续水。
  远远看着顾少泽和他侄女,还真是一家人啊,好看是都好看,脾气也真是一模一样的臭!
  正喝着水,顾婷婷已站到季芯澄面前,伸手:“把东西还我!”
  “什么东西?”
  问这话的不是季芯澄,而是顾少泽,他紧跟顾婷婷身后。
  两手叉在腰上,一副家长的模样。
  “你问她喽!”
  顾少泽看向季芯澄,季芯澄将玻璃杯往茶几上一放,坐到沙发上去。
  “我都不认识她,我这里怎么会有她的东西?”
  “你抢了我的袖扣!敢说没有?”
  “顾婷婷,你知道中文有个词叫‘先来后到’吗?”
  “别喊我名字,你不配!”
  “顾婷婷!”
  顾少泽一声喝斥打断两人的较量,沉声问顾婷婷:“你下午为什么跟踪季芯澄?”
  “我在店里看上一对袖扣,本来想买给你当生日礼物的,结果这个女人给我抢了!我看她眼熟,想着估计就是你那个相好的十八线女演员,就跟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呢!”
  顾少泽听到侄女说给自己买生日礼物,当即神色就柔和下来。
  但不过眨眼的功夫,这孩子又让他皱了眉:“顾婷婷,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叔叔!”
  顾婷婷一跺脚,下一秒跟男人撒起娇来,“你让她还给我嘛!我为了找一款配得上你的袖扣,哪哪儿都翻遍了!你看我的脚,后跟都磨破皮了!”
  她钻到顾少泽怀里,抬起脚后跟给他看。
  “看到吗?这里!”
  顾少泽忍耐着,推开侄女像章鱼一样缠上来的双臂,目光投向季芯澄。
  季芯澄早看烦了顾婷婷黏在顾少泽身上的样子,当即别过头去:“我自己付钱买的,不给。”
  顾婷婷看一眼她亲叔,果然没有一丝要责怪女人的意思!
  当即就怒了,指着季芯澄鼻子开始骂:“季芯澄,是吧?你还要脸吗?你的钱?你不过是我叔叔包养的一个十八线小演员而已!十几万的袖扣说买就买!你这钱哪儿来的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当我瞎?!”
  “顾婷婷,给我滚出去!”
  顾少泽忍无可忍,语气已冷到不能再冷。
  他侄女却仍理直气壮:“我哪说错了?叔叔我真是不懂你,许姐姐那么好的人……你别拉我!我自己会走!只要她在你这儿一天,你这里以后请我我都不会再来!……哎你别拉我!”
  门“嘭”一声重重关上,将顾婷婷的叫骂声生生切断。
  季芯澄从沙发上起身,准备上楼,被男人轻柔地拦下,不由分说拥到怀里。
  “小孩子的话,别跟她一般计较,嗯?”
  “二十岁的小孩子啊?原来你们顾家的成年标准跟我们普通人的,差别这么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