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电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少泽闻言,将人从怀里扶起,看进她眼中,诚恳说了声“抱歉”。
  他解释:“婷婷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在家里大家难免宠了些,她的脾气变成这样,我们有责任,但这孩子心地善良,等时间久了你就会知道。一样的,她现在也是对你还不够了解,有一些误会,才会这么说话。你是婶婶,以后就是她的长辈,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让着她点?”
  这一番话,在季芯澄心里引起不小的波澜。
  她从没见过顾少泽这样的一面,温厚,宽和,像一位尽责的好父亲。
  当季芯澄将‘好父亲’这个词与顾少泽联系在一起,有不可抑制的激动情绪涌上心头。
  她早已不跟顾婷婷计较了,她望着眼前的男人,好一会儿移不开目光。
  开口却叹了口气,故作消沉道:“连你们家最小的都不欢迎我,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顾少泽略一顿,而后道:“季芯澄,娶你的人是我,明白吗?”
  “如果你的家人,最后都不接受我,你怎么办啊?”
  男人目光灼灼,几乎要将她就地融化。
  “我顾少泽想要的人,谁都不能阻止。”他以低沉而有力的语气强调,“只要我们认定彼此,别人的想法你不需要在意。”
  “包括你的家人?”
  “当然。”
  “……”
  季芯澄克制着心下汹涌的情感,一时说不出话来。
  顾少泽只道她还有不安,有承诺之意:“家里过几天的生日宴,你跟我一起回去,我将你正式介绍给他们,嗯?”
  他指的‘他们’自然是顾家人,包括他的父母在内。
  季芯澄有些不敢相信,“你的生日宴?”
  “嗯,上回的事情我妈还介意,这次生日宴我不能不露面。”
  季芯澄想到上回顾家给顾少泽举办的名媛晚会,他当时没有去,而是来找自己……心里暖暖的,有笑意直达眼底。
  她终于松了声应道:“好啊!”
  顾少泽的生日很快就到,生日宴前一晚,季芯澄在家里接到父亲的电话。
  “芯澄,明晚顾家的宴会,怎么我们都没有收到消息,难道他们没有邀请我们吗?”
  季芯澄没想到父亲会这么理所当然,已将顾家与季家放到一起相提并论。
  虽然自己跟顾少泽领了证,但那不过是将两个人的名字写到一张纸上而已,在家族面前,季芯澄始终还是觉得顾家是顾家,她是她。
  “爸,那是顾少泽的生日宴,可能他家里只是内部小范围的庆祝吧。”
  季芯澄其实也不太确定,她不曾问过顾少泽这些。
  “没有对外,怎么连你曾叔叔那样的人都有邀请函?他跟顾家可是借你那点资源去攀得交情,反而我们作为顾家的亲家,竟然一点消息没有!这说出去让人怎么笑话我们?”
  “爸,就是个生日宴而已,没什么要紧的,没邀请我们就不去呗!”
  “你说得轻巧!我的女儿白跟他顾少泽的吗?这丢的不仅仅是我的脸,还有整个季氏的!”
  “那您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你都已经是顾家的人了,娘家人要两张邀请函还拿不到吗?”
  “邀请函我手上没有,我也做不了这个主。”
  季芯澄眸色渐冷。
  季父听出来了,当即厉声道:“季芯澄,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妹妹会给你丢脸,即便有邀请函,你也根本没想让我们去?”
  “爸!”
  季芯澄忍耐着,“您不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打入上流圈子吗?好给季欣然钓个金龟婿!何必又是您又是季氏的,给我施加压力?我什么时候变得对您和家族这么重要了!”
  “季芯澄你!……你还有没有良心,为了你妹妹难道就不该吗?靠上顾家就开始瞧不上季家了是吧?”
  季芯澄闭了闭眼,连续两个深呼吸。
  “随便您怎么说吧,反正在您心里,需要操心需要不顾一切为她付出的,永远只有季欣然那么一个女儿!您的偏心,真的自己一点都察觉不到吗?!”
  季父在那头没有再开口,有极重的出气声自音筒里传来,显然是被气到了。
  季芯澄不再理会他,直接挂断电话。
  跟顾少泽领证,他甚至没有自觉地作为一个家长替她尝试争取任何,仿佛季芯澄嫁给顾少泽,如果能为季氏争取到更多利益和好处,这个女儿在顾家有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能不能过得开心幸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有时候她也很难理解,明明是同一个父母所出,她季芯澄自认从小到大,没有差劲到会令家族和父亲蒙羞的地步,她只是在靠自己的努力争取独立,怎么就那么让他看不上呢?
  想到母亲,如果她还在,自己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
  季屈涌上心头,季芯澄扔开手机,在窗前站了好久,才没有落下泪来。
  顾少泽在书房里,见季芯澄接个电话许久没有回来,就到阳台上来找。
  察觉到她的闷闷不乐,自身后拥人入怀里。
  问道:“谁的电话?”
  “……我爸。”
  季芯澄没想瞒他,但也无意多说,为转移他注意力,她道:
  “你忙好了?晚上想吃什么?”
  “说得好像我想吃什么,顾太太都可以为我做一样。”
  季芯澄也笑了起来,“我可以负责帮顾先生点。”
  顾少泽看着她唇角笑意,半晌,忽道:
  “明天,我们对外公开恋情吧?”
  季芯澄一怔,这可跟之前说得不一样,之前只说将她介绍给家里。
  如果对外公布,季芯澄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从公布的那一刻起,她的身后,就是整个顾氏家族,而不仅仅是他顾少泽。
  季芯澄有些迟疑,她不确定他是不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这么说的。
  而对她的怔忡,男人仿佛一眼看穿。
  在她眼角印下一吻,然后愉快道:“就这么定了。”
  顾少泽结束会议回到办公室,看了眼时间,来不及去接季芯澄,就给安子墨打电话:
  “你到哪了?帮我就近接一下季芯澄,我现在出发,从公司直接过去。”
  “哟!你顾大少什么时候这么懂礼节了!尽管迟到啊,怕什么!”
  电话那头的安子墨吊儿郎当的,揶揄顾少泽。
  “废话少说,你去不去?”
  “去去去,保准给你准时送到!”
  顾少泽给安子墨发去季芯澄工作地点的位置,放下手机去休息室换衣服,其实他现在过去接季芯澄再往山庄走也来得及,但他希望在重要的事情宣布前,他可以亲自提前到场做些准备。
  临走前,从抽屉里拿出季芯澄前两天送给他的袖扣,仔仔细细戴上。
  为这对袖扣,母亲顾左右而言他,旁敲侧击了他整整十分钟。
  “你以前不爱戴这些,是哪个女孩子送的吗?”
  最后结论才直抒胸臆,顾少泽后知后觉,有些忍俊不禁。
  坦然与母亲道:“女朋友。”
  顾母挑眉,惊讶到合不拢嘴,一脸不可置信地望住儿子,眼中满是笑意:“真的?”
  “没有必要骗您。”
  “那她今晚会来吗?”
  顾少泽还来不及回答,入口处有招呼声响起,顾母忙让儿子先去迎接宾客。
  还眉开眼笑道,“不急,妈妈等你!”
  化妆师帮季芯澄卸完广告的妆,又按她的要求给她化了个精致淡雅的妆容,为今晚的宴会。
  小助理拿着手机跑进来,对季芯澄说:“姐,顾先生那边来接你的人到了,在西二门。”
  将季芯澄的手机递来,她淡淡“哦”了一声接过。
  点开顾少泽的微信,果然他一个小时前有留言:“会议还没结束,我找个人过去接你。”
  季芯澄怎么也没想到,顾少泽说的这个人会是安子墨。
  二十分钟后,季芯澄从园区西二门出,上了安子墨的车,对方见到她,当即咧开嘴现出灿烂笑容。
  “又见面了,季小姐!”
  与季芯澄上一次在酒吧里见到的安子墨完全不同,他似乎已恢复到没有发生舒颜的事之前那个安子墨,阳光、开朗,朝气蓬勃。
  “你好,安总!”
  “别这么客气,跟少泽一样叫我子墨吧!”
  季芯澄微微一笑,没有拒绝或同意,明显地跟他保持着客套的距离。
  车里很安静,安子墨时不时轻咳一声,仿佛以此测验自己的听力没有问题。
  他向来不是一个内敛的人,看季芯澄如此,更觉有必要为上次的事情道个歉,但从哪里开口,还真是没少让他皱眉头。
  良久,当安子墨终于出了声:“上次那个……”
  却在这时,季芯澄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工作上的事,季芯澄很快结束通话,当她回过头来问安子墨:“安总刚刚是想跟我说什么?”
  对方却摇摇头,“没,没事儿!就是这两天有点小感冒,嗓子不舒服,季小姐别介意哈!”
  季芯澄看着熟练打着方向盘的安子墨,点了点头。
  “没关系。”
  见到安子墨,季芯澄自然而然想到舒颜,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而事情也真有那么巧,就在安子墨的车子抵达顾家举办宴会的天湖山庄,停车场刚走出来,迎面就见到同样刚下车的舒颜。
  舒颜身穿一袭高腰长礼裙,脚踩高跟,身材纤细,丝毫看不出怀孕的样子。
  舒颜没有看到季芯澄和安子墨。
  但安子墨显然看到舒颜了,在季芯澄也因舒颜而放慢脚步的同时,安子墨忽然就转身与近处的人纷纷打起招呼。
  “安,安总?真的是您!幸会幸会!……我是佳佳臣的林森啊!……”
  被安子墨主动打招呼的对方都有些受宠若惊,显然安子墨此前从没跟他们打过招呼。
  季芯澄有些后知后觉,安子墨他其实不是不愿意面对舒颜,而是不敢?
  正若有所思,舒颜向季芯澄的方向看过来,认出她,远远对她微微一笑。
  季芯澄打量了眼身边‘看起来很忙’的安子墨,决定上前去跟舒颜打个招呼,却在这时,看到跟舒颜同一车下来的男人,刹了步子。
  男人走到舒颜身边,很自然地牵起舒颜的手……
  男人身材高挑,偏白的肤色,确是商萱的未婚夫,司乾。
  季芯澄有些懵,司乾也看到她了,所以很快带着舒颜从她的视线里远去。
  “……季小姐?”
  季芯澄回过神来,安子墨已经不再‘忙碌’,这时站在她身边,问她:
  “那男的你认识?”
  他指的是司乾。
  季芯澄恢复如常的镇定,“朋友那里见过。”
  安子墨点着头,目光落在别处,明显不是滋味的样子。
  “你看到舒颜了吗?”
  季芯澄明知故问。
  安子墨闻言,落在别处的目光也收了回来,落在脚下。
  只听他隐约伤感地叹了一声:“看见了又怎么样呢?”
  季芯澄心下微动,忽然觉得,或许眼前的安子墨才是真正的安子墨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