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气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我这,她谁也不是!”
  似乎预感顾少泽要说什么,顾婷婷忿然道。
  而后被顾少泽一个冷硬的眼神拿住,更是无所顾忌起来:“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女人背地里有多虚伪!叔叔你迟早要后悔!许姐姐你也是,你就继续当你的烂好人吧!反正我不爱待见!你们爱谁谁!”
  扔下话,她甚至还瞪了顾少泽一眼,才从三人视线中心跑掉。
  小姑娘脾气差是差了点,但当下里,大家也都感觉到了她的气愤,她或许真有什么季芯澄的把柄在手里也未可知,至少有一瞬间,季芯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因为她看起来实在太恨季芯澄了,且还那么理直气壮的……
  “季小姐不好意思,婷婷这个性子……诶!”
  许梓倩无奈一声叹息,极真诚地,在替顾少泽的侄女给季芯澄致歉。
  季芯澄回以淡笑,嗓子有些干:“……没关系。”
  目光落在顾少泽脸上,他也正在看着季芯澄,两人几乎都没有什么表情。
  “阿泽,你要替婷婷好好给季小姐赔个不是,婷婷这脾气,真的要下决心给她改一改了。”
  她那么自然地,唠家常一般,唤他“阿泽”。
  季芯澄有些出神,原来自己过去叫他“阿泽”,他总有些特别的反应,现在才明白,或许是因为人家的前女友从前一直这么叫他……
  “你去哪?”
  出声的是顾少泽,他问这时转身离开的季芯澄。
  后者反应有些迟缓,神色倒看不出什么异常,她道:“哦,我看见一个朋友,过去打个招呼,你们先聊。”
  顾少泽似乎想追上去,但这时听他身边的许梓倩出声道:“阿泽,我是过来找你的,顾叔叔在二楼书房,让你去一下。”
  顾少泽眉头顿时皱起,不悦地:“他找我什么事?”
  “他没跟我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可以自己去问问看。”
  顾少泽默了会,而后点点头,又向季芯澄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往二楼去。
  留许梓倩在原地,她柔和的神情与如水的目光融合,令整个五官看起来有朦胧的虚幻之感,这种美会让人渴望再多看一眼。
  “许小姐,你好!”
  一见她落单就有人上前致意,许梓倩本想赶上季芯澄与她说说话的脚步,便不得不搁下了。
  另一边的季芯澄,离开那两人的视线后,就给自己寻了个无人的角落缓了缓,片刻后回过神来,发现面前是一堵墙。
  颇有点面壁思过的味道,便生生打断了胡思乱想,转而去找点事做,找找她想见的人吧。
  远远的,季芯澄隔着落地玻璃窗,看见舒颜站在窗外的天井里。
  她没有多想,就抬步走了过去。
  走近了才看清,舒颜不是一个人,她似乎在与什么人争执,那身影……不正是顾婷婷么!
  季芯澄加快脚步,才推开那扇门就听见顾婷婷尖着嗓子的问责:
  “你知道这裙子是哪儿来的吗?你就敢说赔我!怎么我今天这么倒霉,走哪儿都……!”她正拧着眉甩去裙摆上的果汁痕迹,不期然又见到季芯澄,真像见鬼了一样,声音戛然而止。
  “舒颜,怎么了?”
  季芯澄出声问舒颜,但看一眼顾婷婷的裙子,而后是舒颜手中的空饮料杯,心里大约也明白了。
  “我不小心洒了果汁到顾小姐裙子上。”
  季芯澄看一眼眉间有些焦急的舒颜,走到她身边去。
  顾婷婷直起身来,也不管裙子了,像季芯澄比她裙子上的污渍更令她难以忍受一样。
  专心瞪着季芯澄,看她究竟想干什么。
  只听季芯澄问舒颜:“你刚刚是不是在这坐了很久?我找你找了好半天。”
  “是啊,我本来也想去找你的,但……这鞋子不好走。”
  舒颜低了低声,看向脚下,很是无奈。
  季芯澄自然明白,心下也更加肯定了,直接问道:“所以,是她先撞到你的吧?”
  以舒颜目前的情况,走哪儿不得小心翼翼,何况还穿着高跟鞋,所以她走出的每一步势必都是仔细谨慎的,而顾婷婷则相反,走路风风火火,撞到人的可能性显然更大。
  果然,听季芯澄这么一问,舒颜当即睁大了双眼,目中写满了“你怎么知道?”
  季芯澄微微一笑,她猜对了。
  于是转向顾婷婷,季芯澄敛了笑意道:“顾婷婷,既然你先撞到人,没道理要赔一整件衣服,干洗费多少,我双倍付给你。”
  “干洗费?”
  顾婷婷听到钱,瞬间被惹恼,“季芯澄,你哪冒出来的,这里轮得到你指手画脚?你别以为我叔叔睡了你,你就可以跟他站在一个位置上跟我说话,告诉你,你还不配!”
  小姑娘目中的鄙夷,叫舒颜倒抽一口冷气。
  拉了拉季芯澄的手,舒颜小声道:“算了季小姐,你们不要因为我闹矛盾。”又转向顾婷婷再次道歉,“真的非常抱歉顾小姐,那您看怎么处理可以让您满意,我一定尽力。”
  “踩到狗屎算我倒霉,我难道还能让狗屎给我满意?”
  这一句,顾婷婷是用英文说的,但季芯澄和舒颜都听得清清楚楚。
  “顾婷婷,你别太过分了!”
  季芯澄正了色,这一刻她决定不再忍耐,对顾少泽这个被宠坏的侄女。
  “听得懂啊?”
  顾婷婷故作一脸惊讶,“那怎么还好意思待在我们家?狗屎哎!”
  她加重语气,把最后一个单词咬得咯咯响。
  季芯澄面无表情看着顾婷婷,半晌后冷冷道“你怎么对我出言不逊,看在你叔叔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请你尊重家里的客人,跟舒小姐道歉。”
  “哈!”顾婷婷夸张地笑出了声:“道歉?你开玩笑吗季芯澄!你们当自己是谁,耍了什么手段挤到这个圈子里来,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还客人!想太多了吧……”
  “第一次见识到顾家的家庭教育,原来这么让人大开眼界!”
  顾婷婷话没说完,有高挑身影从小石子路上走到灯光下来,冷着声将她打断。
  季芯澄抬眼看去,竟是司乾。
  司乾抬脚走到舒颜身边,与舒颜并肩站在一起。
  他睨着因他的出现而止了声的顾婷婷,片刻后道:
  “没想到顾家的孙女,私下里竟跟酒吧里的啤酒妹一样伶牙俐齿,没有父母教育,难道家中其他长辈也都不管的吗?”
  顾婷婷被戳到痛处,霎时小脸一白,没了声响。
  而司乾的目光,不只落在顾婷婷身上,转而也针对季芯澄,没有好脸色。
  季芯澄后知后觉,对方这是将自己放到顾少泽妻子的位置上去了,一句话,同时打击了两个人,看来这才是司乾的用意。
  季芯澄明白后,也没打算作声,她觉得有必要让顾婷婷长长教训,何况,她即便有立场也没想要跟司乾辩解,有些事不关已的模样。
  “不过是女孩子之间争执的两句气话而已,司总不至于上升到对家族长辈的人身攻击吧?”
  正在众人默然之际,安子墨不知何时站在另一处阴影外,这时带着话走了过来。
  他气定神闲地站到顾婷婷身后,明显地与司乾和舒颜的位置相对,两个阵营相互对峙一般。
  “气话就可以侮辱人吗?还是你们这样的人,都觉得自己天生有这种特权?”
  司乾加重了语气,自安子墨出现,他的眉头就紧紧的蹙在了一起。
  “我们这样的人?”安子墨咬文嚼字起来,漠然的嘴角浮起冷笑。
  舒颜在这时轻轻拉了拉司乾衣角,小声劝他:“别说了,是我的问题。”
  安子墨因为这句话,终于将正眼放在舒颜身上,却以别有深意的口吻道:
  “虽然不知道司总在心里给‘我们这样的人’扣了多大一顶帽子!但我们这样的人,至少不会像某些人,永远一副被欺负惨的样子,人前卖惨人后又是另一套,装模作样!”
  舒颜闻言,低下头去,垂放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紧握成拳,骨节泛白。
  而司乾自然也听出了安子墨骂的人正是舒颜,当即沉下脸来:
  “安子墨,请你跟舒颜道歉!”
  被这样要求的安子墨却置若罔闻,反而嗤笑出声:“司总可真会说笑话,我无缘无故的,要跟谁道什么歉?婷婷,你说是不?”
  安子墨身边的顾婷婷,早在安子墨出声那一刻,就恢复了先时的目中无人。
  这时立即附和安子墨,“可不是嘛,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随便说句什么话,人家都觉得你是冒犯他,我们有这么闲吗?”
  安子墨有模有样点起头来。
  对他二人的双簧,对面低头的舒颜将头低得更低,盛怒中的司乾则愈加深了他的黑脸。
  季芯澄到底有些看不下去,提醒安子墨,“安总。”
  她微皱的眉头,更多是担忧,而不是愤怒或不满,她知道真正的安子墨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笑得出来。
  安子墨闻声向站在居中位置的季芯澄望过来。
  “我也提醒一下季小姐,可要注意,别被人利用了,还当人家是为你好呢!”
  安子墨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稍一挑,眸光就如利剑出鞘一样利落地在舒颜身上划过。
  司乾看了眼舒颜的忍气吞声,终于无法再忍。
  上前一步喝道:“安子墨!你再说一遍!”
  “我再说十遍都没问题的司总,可惜咱俩没业务上的往来,我没有理由配合你这么做!也幸好没有合作,不然恐怕就咱俩这么大的品味差距,我都不要的女人司总还能吃得下,光凭这一点,即便有合作那一定也会有很大分歧的……”
  安子墨不管不顾就是一大堆嘲讽,被司乾猛地一拳打散了话尾。
  “啊——!”
  尖叫声来自顾婷婷,她被安子墨反应快速地推到了一边,摔倒在地,然后安子墨一个回身用力,也以拳头还击在了司乾脸上。
  两个男人就这么扭打在了一起。
  “安总!”
  “司乾!”
  季芯澄和舒颜的声音同时响起。
  但男人都在气头上,两个高大的身影在略显昏黄的灯光下,几乎分不清谁是谁的。
  季芯澄想上前劝阻,根本无从下手。
  “别打了……安子墨!”
  舒颜带着哭腔的呼喊两个男人都听不见,最后她那一声惊呼却是为处于弱势的安子墨。
  季芯澄见这情形,忙给顾少泽打电话,但对方久久不曾接听。
  她想到屋里叫人来帮忙,又不放心舒颜。
  焦急万分时,余光扫到顾婷婷,只见她幸灾乐祸地站在一旁,好整以暇袖手旁观。
  季芯澄走向顾婷婷,真诚喊她帮忙,“麻烦你叫一下安保。”
  “我不!”顾婷婷双手环胸,如无事人一般。
  季芯澄无奈,只好自己离开天井,到前厅去叫人。
  可她才打开天井通往室内的玻璃门,就听见身后传来舒颜的惊叫声,回头,已见舒颜倒在互相扭打的两人身侧一处花坛下,手捂在腹部,五官因痛苦而扭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