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提前结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芯澄看到舒颜疼到发白的脸色,当即松了手跑过去。
  “你们快住手,舒颜出血了!”
  季芯澄尽全力吼出了声,两个男人这才觉醒一般,狠狠推开对方。
  司乾率先走到舒颜身边蹲下,舒颜这时已倒在季芯澄怀里,颤着唇,闭眼直喊疼,而她身下,一边小腿上红色血液直往下滴落。
  “舒颜?你怎么样?”
  司乾伸出手,却没敢碰她,神色焦急而心疼。
  季芯澄空不出手来,看了他一眼:
  “快叫救护车!”
  司乾如梦初醒,连忙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却很快又反应过来,让自家医院立刻派车和人过来。
  司乾的脸被安子墨打伤了,混乱中显得有些狼狈,再看安子墨的,也没好到哪去。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站在舒颜面前,室内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人们开始接二连三向他们聚拢而来,安保也到了,一边疏散人群,一边联系最近的医护人员。
  安子墨站在司乾身后三步开外的位置,冷眼旁观:“司总也真是能干啊,跟未婚妻还没结婚吧,这就让别的女人先怀上了!”
  “你说什么呢,安子墨!”
  司乾猛地起身,冲到安子墨跟前,咬牙压低了声量怒道。
  反观安子墨,神色淡然,不嫌事大一般,斜着眉眼:“怎么,司总做都做了,却怕人说啊?”
  安子墨深灰色的西装外套,在与司乾扭打时已脱去,这时剩下一半的那条领带,也被他扯下来,泄着愤扔垃圾一样丢开。
  将衬衣袖子也捋了起来,不管不顾的,仿佛如果现在司乾再动手,他愿奉陪到底一样。
  却不想,司乾根本没想动手。
  而是更压低了声,在他耳旁道:
  “姓安的!如果不是看在你是舒颜孩子父亲的份上,我早就不会让你好过,你以为你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跟我扯嘴皮子吗?现在!”
  安子墨捋着袖子的动作猛地停下,忽地拽住司乾的衣领,盯住司乾的眸中有错愕和愤怒纠缠。
  “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
  “舒颜跟孩子这回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绝不会放过你安子墨!”
  司乾斜睨着安子墨,并不理会他的质问,在对方愣神时,狠狠将他推开。
  安子墨由此后退好几步,堪堪扶住手边藤桌,才不至于踉跄摔倒。
  他这时才意识到,舒颜腹中的孩子是自己的……
  季芯澄顾不得两个男人之间的暗暗较量,握住舒颜的手不断安慰她:
  “舒颜别怕,坚持一下,医生很快就来了!”
  顾少泽在这时赶到,他身后跟着顾家的家庭医生和管家,但司乾那边的医护后脚也来了,顾少泽听完对方介绍说有跟过舒颜的主治医生在内,便让对方来负责把舒颜接到车上。
  众人有序忙碌时,顾少泽的目光才扫了一眼安子墨和司乾脸上的伤,而后将管家叫到一边说话。
  舒颜紧紧握着季芯澄的手不愿松开,使得医护人员在抬走舒颜时,季芯澄原本跪在石子地面上的赤裸双膝也跟着被拖了好长一段距离。
  她自己由于紧张没有察觉到,不远处的顾少泽却一眼就叫住了医护,皱眉走上前去,从舒颜手中将季芯澄的手抽了出来,对另一侧不知在想什么的男人扬了声道:
  “安子墨!还愣着干什么?”
  安子墨闻言,睨了一眼同时抬脚的司乾,两人都不让对方,最后一左一右跟在抬担架的医护身边走出天井。
  顾少泽眼中有不悦,将季芯澄从地上扶起。
  这时才感觉到双膝上的麻与痛,季芯澄有些站立不住,挨着顾少泽放在她腰上的手站起,几乎半个身子都靠在他身上。
  “好疼啊,破皮了好像。”季芯澄低头去看,嘴里嘀咕着。
  “知道疼了?你怎么又跟他们搅和到一起了!”
  他指的大概是舒颜和安子墨,季芯澄想到上次安子墨宴会上的事情,呶了呶嘴,没有回答。
  顾少泽眉头一皱,见她走一步都难的样子,弯腰就将她横着抱了起来。
  “啊!”
  季芯澄一声低呼,她的裙子不及膝,这样被顾少泽一抱,很容易走光,她也顾不得裙子上还有舒颜的血迹,将裙摆一揽,抓在手里。
  折腾间,血迹就沾到顾少泽白色衬衣上了。
  “对不起!”
  顾少泽也看到了,不甚在意。
  他抱着她经过大厅,直向二楼而去,脚步轻快,好像他手里抱着的不是个人,而是什么玩具布偶一样。
  季芯澄听到大厅里有人在跟宾客解释,为宴会突然的提前结束。
  问顾少泽:“那是你妈妈?”
  顾少泽从鼻腔里淡淡“嗯”了一声。
  来到二楼的起居室,将人放在床尾的长凳上,顾少泽很快找来医药箱,一边给季芯澄处理磨破皮的双膝,一边问她:
  “他们俩是怎么打起来的?”
  季芯澄想到顾婷婷,但归根结底,他们俩的问题还在于舒颜。
  想到安子墨对舒颜前后矛盾的样子,季芯澄有些为这两人发愁。
  便对顾少泽道:“舒颜真的太可怜了,你说我们有没有办法,可以帮帮他们?”
  “她跟安子墨?”
  “是啊。”
  顾少泽给季芯澄破皮处上了药,将箱子推到一边,拿湿巾擦起手,半晌后才抬眼对她道:
  “你自己的事情弄清楚了吗?就想着帮别人。”
  这话中有话,季芯澄怔了下,道:
  “我?我什么事情啊?”
  男人将擦手的毛巾往垃圾桶里一扔,坐到季芯澄身边来,靠近她扶起她的下巴,让他能看进她的眼睛里。
  “告诉我,你刚刚面对许梓倩是什么心情?”
  季芯澄经舒颜一事后,倒是早将许梓倩放到一边去了,连同她的突然出现带给季芯澄的混乱。
  但此时,又被顾少泽这样堂而皇之拿出来讲起,她一时有些促不及防。
  “看着我季芯澄,不要躲。”
  顾少泽语调低低的,却有明显的警告意味。
  季芯澄躲不开,只好认真想了想,而后道:“她很漂亮!比我想像的还要漂亮!”
  顾少泽神色没有什么变化,继续盯着她:“还有呢?”
  “她身材很好!比我想像的还要好!”
  顾少泽看着季芯澄,即刻松开了抬起她下巴的五指,知道她这是想敷衍了事。
  深眸中,有什么在酝酿。
  “不生气?”
  “我……生什么气呀!她那么温柔,脾气又那么好,还那么……”
  她侧着头想措词,一时确实有些词穷,不是词汇量不够,而是脑容量不够。
  她现在满脑子又是许梓倩叫顾少泽‘阿泽’的温柔神情,忽然烦躁得很。
  而一边的顾少泽,这时正松着领扣,目光落在别处,已有不耐的征兆。
  季芯澄索性闭了嘴,也带了丝情绪,略抬了声量道:
  “她确实很优秀,这是事实,但她是你前女友,这也是事实,我为什么要生气啊?我生气难道就能改变这些已经发生过的事实的存在吗?既然不能,我为什么要生气?”
  她明明说着自己不生气,可话说着说着,眼睛里分明是被气着了的。
  顾少泽回过头来,看着季芯澄这般神情,手还放在领子的衣扣上,像是忘记了自己的手还在那里,忘记了下一个动作要做什么。
  半晌,他才问了重点,“你听到她怎么叫我的,也不生气?”
  季芯澄从顾少泽回暖的目光中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言行不一,听顾少泽还这么追着问,顿时有些恼了:
  “顾少泽,你以后别想让我再那么叫你!”
  想到每回情到浓时,她这么一叫他,他全身都不对劲似地对她越发狂烈,季芯澄心里复杂极了,哪里还坐得住。
  起身要走,但脚下地毯太厚太软,她穿着高跟鞋的脚一时没找到平衡,眼看就要跌倒。
  最后自然倒在了顾少泽的怀中。
  男人顺势一带,就将季芯澄推到了床上,他撑着手压在她上方,将她细微的小表情悉数收入眼底。
  “恼什么?”
  他的声音里已然带着笑意。
  季芯澄别过脸去,不看他。
  男人头低下来,如蜻蜓点水的吻落在她侧颈上,季芯澄抬手要推开他,手被顾少泽拿走,握在了掌中,动弹不得。
  “不管别人怎么叫,我只听顾太太的。”
  “……顾少泽,原来你这么会说情话!是个高手啊?”
  “是吗?那我以后情话少点,行动多点?”
  他说话时,目光始终停驻在她脸上,拇指在她握拳的五指关节上来回摩挲,让人直痒到心底。
  起居室的门大开着,季芯澄担心有人上来会看到。
  顾不得沉溺在他少有的温柔目光里,将男人一推,直坐起身。
  “你不是准备换衣服吗?还不快换!”
  转念想到自己的,“这里有我可以穿的衣服吗?我想去医院看看舒颜。”
  季芯澄想到她身边现在只两个男人在,想到那两个人男人,季芯澄有些头疼。
  “有她表哥在,你就不用去了,明天再说。”
  顾少泽已进到衣帽间,季芯澄惊讶地起身,跟了过去,“她表哥?也在这儿吗?”
  季芯澄看到顾少泽投过来疑惑的一眼,好像季芯澄不应该不知道一样。
  忽然灵光一闪,季芯澄讶异道:
  “司乾是舒颜表哥?”
  “你之前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
  “那他跟舒颜在一起,你不替你那个叫商萱的好姐妹着急吗?”
  “虽然之前不知道,但我看得出来,司乾看舒颜的目光跟他看商萱的不一样。”
  “是吗?你还有这本事。”
  男人挑好一件衬衫拿在手里,却不穿,定我着上身将季芯澄拦在衣柜前,懒散地说着话。
  季芯澄后知后觉,脸一红,瞪了他一眼,将他推开。
  “我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
  他看她往衣柜里找,笑着说道:“要是有,季芯澄你就肯穿吗?”
  季芯澄不理会他,在他数不过来的白衬衫里挑了件光滑面料的。
  顾少泽看她一眼,以为她准备穿自己的衬衣下楼,挑眉提醒:“你公公婆婆都在楼下,你要是不介意第一次见面,就给他们留下很有想像空间的印象,就穿吧。”
  季芯澄将衬衣拿在手里,仍然不理会顾少泽。
  只是摆弄了几下,衬衣袖子就不见了,再摆弄一下,领子也看不出来,然后她将衣服对折,绑在了腰上,又用几根小皮筋左右扎了扎,整一整,哪里看还看出来是一件衬衫。
  顾少泽亲眼看着她做这一切,目中有惊艳。
  当季芯澄焕然一新站在他面前,问他怎么样时。
  男人却皱起眉头来,为自己的幸灾乐祸没能得逞,勉强道:“还行吧。”
  季芯澄看出他的别扭,也没有挑破,只是捡起先时舒颜和安子墨的话题,继续问他。
  对他两人的事情,顾少泽比季芯澄理智,道:
  “这件事情,还是得看安子墨最后怎么决定,只有他下了决心,我们才好知道怎么帮。”
  两人一起下楼,经过茶室时,顾母叫住了顾少泽:
  “少泽,我听管家说婷婷是哭着跑回家的,出什么事了吗?”
  “妈,没什么事,你不用管她。”
  顾母听顾少泽语气,显然猜到是顾婷婷惹他生气了,也没说什么,目光一错,落在他身后季芯澄身上。
  季芯澄微微一笑,顾母也是微微一笑,然而笑意似乎并不达眼底。
  顾少泽看了眼母亲,没打算为她们介绍。
  顾母很明白,转身便回到茶室去。
  季芯澄正问顾少泽顾婷婷的事,顾少泽还没说什么,远远过来一位合作商说在等顾少泽,顾少泽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让司机送季芯澄先回家。
  季芯澄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心里略有些失望,但到底没表现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