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求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家,洗过澡,时间还早。
  季芯澄给唐棠打电话,问起她在商萱公司的近况,唐棠只说忙,现在还在片场跑着,也没有多少时间闲聊,两人很快就收了线。
  听唐棠说话的样子,累是累点,倒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季芯澄的心稍安了些。
  手机才放下,顾少泽电话就进来了。
  “跟谁聊这么久?”
  听他那头很安静,话有不满,语气倒不是很重。
  季芯澄窝在阳台摇椅上敷着面膜,懒懒回他:“你怎么还没有回来?”
  “怎么了,我不在家睡不着?”
  他的声音隐约带着笑意,很是自得,季芯澄在这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谁说的,就要睡了,你打电话什么事吗?”
  早知道他不会跟她一起回的话,她该去看看舒颜,季芯澄带一丝怨气地想。
  “收拾一下下楼,小关在楼下等你。”
  “去哪儿?”
  “来就知道了。”
  季芯澄从沙发上坐起,有些疑惑看了眼手机,顾少泽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神神秘秘地,他很少会这样。
  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果然楼下草坪旁停着他那辆深蓝色的车子,司机小关站在车前,看见季芯澄,冲她招了招手。
  十分钟后,季芯澄一身休闲装戴着口罩上了车。
  问小关:“去哪儿你知道吗?”
  “福建路,离这儿不远。”
  去那里做什么?季芯澄想起来那边是休闲娱乐场所聚集地,有顾氏的产业在。
  季芯澄只道顾少泽或在哪家会所里,没想到,小关带着她进了一家电影院。
  “小心脚下。”
  在小关的带领下,七拐八弯走进很深处一间尾号是8的影厅,季芯澄才走进去,身后的门就关上了。
  举目望去,厅内空无一人,她叫了声:“顾少泽。”
  没有人回应。
  忽然灯光暗了下来,大屏幕亮起,熟悉的影音画面,瞬间转移了季芯澄的注意力。
  画面中全是季芯澄的身影,古装影视剧的、现代都市刷的、综艺的、广告的、专访的、路透的,连粉丝接机的都有……
  用心的剪辑,加上精准的配乐,有些画面季芯澄甚至没想起来是在什么时候被拍下来的。
  但无一不是切换的瞬间,也将她的感受切回到了那个情境里。
  那些逝去的,悲伤的、喜悦的、难忘的经历,雪片一样纷纷扬扬,悉数落在季芯澄敏感的心上。
  感动无以复加,使她愣愣地站在原地,以手掩唇,就那么看完三十分钟的片子。
  画面最后一帧停在了一张生活照上,季芯澄背对着镜头站在海边,晚霞是橘色的,将她的白色长裙染红。
  那张照片不是摄影师拍的,而是顾少泽。
  季芯澄记得很清楚,那是在加拿大的一座不知名小岛上,那是她第一次与顾少泽出门旅行,那天他们和当地土著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短片结束,影厅内的灯缓缓亮起。
  季芯澄回过神来,才惊觉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她来不及拭去这泪水,就看见顾少泽的身影正在向她靠近。
  眨着眼,视线清晰起来,季芯澄看到顾少泽手里拿着鲜花,大步走到她眼前,然后单膝跪地,以极虔诚的目光仰望着季芯澄的脸。
  深紫色的绒布盒子里,一只耀眼的钻戒下一刻在顾少泽指间出现,很是夺目。
  他拿着戒指对她道:“季芯澄,嫁给我,嗯?”
  男人低沉的嗓音有令人心颤的蛊惑,季芯澄紧咬着唇,久久无法出声。
  “听到了吗?季芯澄,嫁给我,好不好?”
  他再次温柔重复,眼中也是湿润的,季芯澄只觉得自己不能再多看一眼他这样的眼神,像沼泽,能叫她瞬间倾覆自己所有的理智。
  季芯澄尚能控制自己的目光,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只见她点了一下头,然后又点了一下,泪水如珠子般随着点头的动作滑下,落在顾少泽套在她左手无名指间的戒指上,转而被男人细心吻去。
  季芯澄有些不可置信地,从顾少泽的掌中抽出手来。
  拿近了细看那戒指,忽然抬起头来问他:“你准备了多久?”
  她将他拉起,下一秒就落入男人怀抱中,听她这么问,顾少泽想了想,道:
  “跟你说要结婚的第二天。”
  季芯澄心里默默算了下,那是好多天前的事情了。
  看来他当时不只是说说而已。
  但男人的冲动,有时候连他们自己都是不能合理解释的。
  也就是说,季芯澄潜意识里,仍不能够全然地信任顾少泽当下的这份心意。
  “怎么了?”
  男人见她半晌默然,低头问她。
  他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没有烟酒之气,季芯澄想到他的合作商,“你刚刚不是去处理合作商的事情了吗?”才会让她自己一个人回家。
  却见顾少泽微微一笑,“我当时正愁着怎么给你找理由,让你先回家等我。”
  季芯澄诧异地,在他怀中抬起头来,看着男人带着笑的眼睛。
  “难道刚才在放映室的人是你?”
  “临场跟工作人员学的。”
  季芯澄忍不住看了眼影厅背面的小窗口,又看了看顾少泽,泪水又止不住留了下来。
  “别哭了,不吉利。”
  被男人这么一本正经地安慰,季芯澄破涕为笑。
  顾少泽拉着季芯澄在椅子上坐好,回头给放映室的人手势,眼前的大屏幕再次重播起季芯澄的短片。
  “我们再看一遍。”顾少泽对她说。
  季芯澄把泪水擦干,靠在男人肩上,听着与自己有过关系的那些声音,默默看着男人侧脸。
  “看我做什么?看屏幕。”
  顾少泽温柔地点醒她,不想季芯澄也学他这般性感口吻回道:
  “看屏幕做什么,我就要看着你。”
  男人唇边扬起笑意,下一刻,那笑就与季芯澄的贴在了一起。
  两人都闭着眼,感受这一刻,彼此以唇带给对方无止境的悸动。
  吻着吻着,季芯澄忽然想到什么,推开顾少泽,坐起身。
  “帮我把链子取下来。”
  她将长发捋到一侧,把另一侧白皙脖颈亮在顾少泽眼前。
  顾少泽照做,替她解下链子来递给她。
  只见季芯澄迅速地褪下戒指,将戒指穿到项链上,再次转交顾少泽,“帮我载上。”
  顾少对这回却没有立即行动,而是拿在手里。
  “被人看到也没关系,我们迟早要对外公布。”
  从前,是他谨慎小心不让外界知晓他包养了季芯澄,如今他只是不理解当时自已为什么要那么做,为此,顾少泽微微蹙着眉,眼中是对眼前人的疼惜。
  季芯澄看得出来,男人此刻心里有她。
  便她想得更远,在情动的当下,男人或许把她放在心上最重要的位置,但人有时候并不能完全了解自己,至少在季芯澄没有完全将自己内心交付顾少泽时,她总还是会为自己备一条后路的。
  于是她握了握男人的手,轻声道:
  “是我还想多拍几年戏。你知道的,如今这个圈子,仅仅是结个婚,能接的戏路就大不一样,你也愿意看我再多工作两年的,对吧?”
  她眨眨眼,将纤细手掌抚上他侧脸,男人轻咳一声,别过眼去,替她将项链戴了起来。
  “好了,谢谢老公!”
  将戒指藏到衣服里,季芯澄重新靠回男人肩上,轻快语气和称呼让男人一时情动。
  吻落在季芯澄额上,季芯澄侧一侧头避过,与他解说起大屏幕上的画面:
  “拍这部片子的时候,你别看穿得那么厚,是大夏天39度的高温,想起来就热……这场戏是临时起意,当时有好看的彩虹,导演利用得很巧妙……结婚戏呢,我拍过好几场,这场最特别,是完全一比一复制少数民族的婚礼习俗来的,当时跟指导老师学这个动作还学了好久……”
  说到婚礼,男人在她腰腹上环着的手紧了紧,附在她耳边道:
  “我会尽快把婚礼安排上,如果你有想法,可以给我建议,嗯?”
  季芯澄心下砰砰跳得迅速,面上没有什么反应,看着男人半晌,直到他皱起眉头来,才忙着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从影院回去的车上,夜风灌进车里,令人清醒。
  但季芯澄靠着车窗,人仍呆呆地,不住地往顾少泽的方向看。
  顾少泽开着车,被她看得心里发毛,开口便道:
  “季芯澄,你是在想怎么吃了我吗?”
  被脑海当中不由自主联想到的画面惊到,季芯澄红了红脸,别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
  两人一前一后竟了家门,季芯澄手中刚取下的口罩和帽子被男人从身后拿走,放到柜台上,然后就势将她捞到怀里,开始吻她。
  徐徐图之,循序而渐进,带着来日方长的笃定……
  季芯澄想起与顾少泽的亲密时刻,似乎像眼前这般光景的很少。
  原来的顾少泽,不论何时何地,总是欲望走在前头,但今晚的顾少泽,冷静如厮,偏偏这种冷静愈发挑起季芯澄心头上的火苗,不过片刻,便已成燎原之势。
  她后来想,或许今晚的两人都与平日不一样,才会感觉这场定我也如此特别。
  他们此刻不仅是当下的自己,还与过去上千个日夜的彼此共存。
  因为那三十分钟的短片,让两人仿佛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又迅速重温了一番,不论喜怒哀乐。
  “顾少泽,你这么有经验,是不是有好多前任啊?”
  欢愉之后,季芯澄伏在男人胸口,这么问他。
  但男人显然误会她所说的经验一词,不安分的手又在她身上点起火来,“我的经验,不都是从你身上得来的吗?”
  “啪”一声,季芯澄重重拍开男人的手。
  “我说的是电影院放的片子,你那么懂得浪漫,是不是用这个办法追过很多女生?”
  顾少泽怔了怔,倒是真诚答道:“没有!”
  又道,“就你知道的那一个而已。”
  “真的?”季芯澄半信半疑。
  但顾少泽这时的表情认真极了,要么就是真的,要么就是他演技太好。
  季芯澄愿意相信是前者,于是男人肯定之后,夸了他一句:“这么纯情!”
  男人低笑,也问她,“那你呢?”
  “我的初恋是……”
  她故作欲言又止,男人等着她说下去的过程中,嘴角笑意已不自觉收敛。
  季芯澄在身体十分疲倦的情况下,笑声倒是轻松许多,“我的初恋,就是我现在的老公啊。”
  顾少泽原本就要恶化的情绪,这时忽又有了云住雨收的明朗。
  外人也许看不出什么,但这细枝末节,没能逃过季芯澄的眼睛。
  她笑得开怀,得逞地在男人胸口拍了拍,“顾少泽,你好幼稚,如果不是你,你是不是现在就要跟我生气了?”
  顾少泽就这么看着她笑,等她笑够了,才重新将吻落在她唇上。
  不紧不慢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