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故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商萱在办公桌前坐下来,兀自拿起桌上的水杯喝水。
  季芯澄隔桌站在商萱对面,忍耐着:
  “敢做不敢认,就没意思了!就要开机的片子,临时来换制片人,你敢说不是有意针对唐棠?”
  “……就事论事而已,在我这,有能力什么人都可以上,能力不足也是一样的。”
  半晌,商萱放下水杯,抬起头来,泰然自若望进季芯澄眼中。
  季芯澄撑着桌沿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愤怒而失望:
  “出尔反尔,是你们一贯作风?阿萱,我不知道怎样做才能让你好受一点,但能不能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其他人?如果你觉得我用性命可以换来你的谅解,那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没别的事,请出去吧!我还很忙。”
  对季芯澄的恳求,商萱眼底波澜未起,依旧冷淡出声。
  季芯澄见此,只好转身离开了商萱的办公室。
  临别那一眼,有冷冽寒光透进商萱心里,使她一时有些缓不过神来,拿着水杯的手僵了许久,渐渐才落回办公桌上。
  拿手机拨通司乾的号码,对方迅速接起:
  “小萱,怎么了?”
  商萱顿了顿,问起制片人被换的事。
  “是不是你换了唐棠?”
  “这个事情,我晚点跟你解释。”
  “是你换的人吗?”商萱再次问。
  司乾在那头静了静,而后否认。
  “好。”
  不等司乾接话,商萱已收了线,转而拨给该项目最大投资方。
  “肖董您好!我是小商,……”
  对方听到商萱的声音,对她很是客气:
  “小商你好,你打给我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吧?直说无妨。”
  “关于我们那个新项目,听说就要开机了才换制片人,这恐怕对接下来的工作开展不利,毕竟之前的制片人,准备工作都是她在负责。”
  “啊这个事情我晓得,是这么个情况小商。原来那个制片人吧,我们考察过,是个小姑娘,毕竟年轻了点,怕后续赶进度吃不消,所以这边就换了一个我们合作过很多次的制片人,也是为大局考虑。”
  “肖董,能否请您给我个面子,不换人,如果您真的觉得她不能胜任的话,如今有很多片子双制片人合作也是OK的,您觉得呢?”
  “这个……”
  “没关系肖董,您考虑一下再决定,我等您消息。”
  商萱挂了电话,手机依旧拿在手里,她估摸着,这会儿那个肖旗已打电话给司乾在商量着了,这个事,不是司乾的意思,她不信。
  果然,十多分钟后,商萱接到肖旗回电:
  “小商,就按你说的办吧!司乾这孩子能有个你这么好的贤内助,真是让人羡慕的福气啊!”
  商萱紧绷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些。
  转念想到司乾,他既然已对唐棠下手,绝不是毫无准备,可即便准备了许久,因商萱坚持,他就又妥协了。
  这近乎无条件对自己的予取予求,令商萱又再次陷入了沉默……
  -
  唐棠重新以制片人身份回到剧组,是季芯澄意料之外的。
  她想到当时商萱的反应,如果真是商萱做的,只因为自己一番重话就放过唐棠吗?会不会真是自己误会商萱了?一开始商萱似乎不知道这个事情。
  可如果不是她,又会是谁有意针对唐棠?连唐棠自己都知道,这次投资方针对的不是制作人这个位置,而是这个位置上的唐棠本人。
  季芯澄没有理出头绪,也就不再多想,带了些零食去剧组探唐棠的班。
  唐棠见到季芯澄,笑着拥抱她,看到她给自己带了许多爱吃的零食,也只是说谢谢,跟从前捧着季芯澄叫最最亲爱的模样相去甚远。
  季芯澄直觉她心中有事。
  尽管唐棠神色看似一派轻松自然。
  便等她空下来时,拉到一边问道:
  “你没什么事吧?他们让你回剧组,为难你了吗?”
  “没有,我是那么轻易能叫人难住的么?”
  话是这么说,但唐棠神情间已有几分颓唐,兀自叹了口气,不过片刻,仿佛不再坚持伪装,主动对季芯澄和盘托出道:
  “公司虽然让我回来了,但那位新制人也还没走,让我们以双制片人的模式合作。”
  季芯澄只道她介意的是这个,便安慰道:
  “等这个项目结束,下一个我们可以跟公司谈好再接手。”
  “双制片人问题倒不大,关键是这个新制片人我认识,是之前学校里一位师兄。”
  “师兄?是熟人那不是更好吗?”季芯澄诧异道。
  “关系好的熟人当然好,这关系不好的,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你得罪过他?哪个师兄啊,我知道吗?”
  季芯澄这回是明白了,而后听唐棠皱着眉解释:
  “韩飞,你应该不记得了,当年毕业前,我有跟你提过一位师兄曾跟我借毕设影片,我没答应,就是他。后来才知道,韩飞当时的作品被竞争对手给毁了,临时跟我借是为应急,我问都没问就拒绝人家,他因此赔了一大笔违约金,这些都是几年来断断续续从同学校友那里听说的,自那之后我们就没再见过……”
  唐棠懊恼道:
  “我真是后悔呀,如果当初我多问两句就好了,以我当时的情况,帮帮他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我居然不闻不问,还讽刺他为了利益好争面子……想想都觉得自己真是可恶,现在被人针对,也是活该!”
  “你别这么说,毕设不是小事,当时如果弄不好,你的毕业就会受影响,那不是闹着玩的。你只是坚守自己的原则,没有错。”
  “但想到刚进学校那会儿,师兄一直没少帮我,就这点,特别过意不去。”
  两人正聊着,同事过来提醒唐棠,“唐姐,要开会了!”
  唐棠忙起身,一面叮嘱季芯澄,“你先别走,等我一起吃饭啊,这会很快就结束的!”
  将季芯澄留在休息室里,唐棠快步赶到会议室。
  电影制作会议,这个时间点,主要还是给新制片人一个跟大家碰面的机会,时间不会太长。
  几天前,唐棠在名单上看到韩飞的名字时,就已经开始做着见面时的心理准备,但当她真正在会议上被韩飞介绍给大家,说是自己师妹时,还是有些跟不上节奏地慢了半才拍给出反应。
  “唐棠?”
  唐棠回神,台上的男人在面向众人做完介绍后,将手伸给了坐在第一排的唐棠,与她道:
  “希望今后我们能跟过去一样,好好合作。”
  他话中有话,唐棠有些分神,脱口而出便是官方又客套的言辞:
  “韩师兄太客气了,有幸能跟师兄合作,是我运气好!还请您多多指教!”
  韩飞别有深意看了唐棠一眼,嘴角噙着笑。
  当唐棠眼角余光望进对方眼中时,当下便是一惊,那满满的恶意,恰好在她这个位置一览无余。
  “唐棠。”
  会议散场,唐棠在回往休息室途中被人叫住。
  回头只见韩飞只身一人,正向着她走来。
  韩飞个子高而瘦削,过去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眼镜,唐棠不记得那镜片后的眼睛具体是何模样,只记得那眼睛曾给她的感觉,是包容而温厚的。
  若说眼前的韩飞与过去最大的区别,那应该就是这双眼睛,他不再戴着边框眼睛,让人能一眼就看清其中或隐或现的情绪。
  孤清、冷傲,还有鄙夷和不屑,是唐棠此刻在那里看到的。
  “韩师兄。”
  “聊两句吧?”
  他出声询问,却没有想要听对方意见的意思,而是径自向走廊拐出去的户外坪地走去。
  唐棠犹豫了下,抬脚跟上。
  “知道他们让我进这个组,我提的条件是什么吗?”
  两人来到草地上一副白色藤编桌椅前,一桌两椅,韩飞坐其一,唐棠站在另一椅旁。
  听韩飞这么问,唐棠摇了摇头。
  对方自然也知道她不清楚,也没想瞒她:
  “我唯一的条件,就是把你换掉。”
  尽管唐棠心中有数,韩飞不会轻易原谅自己,但当对方时隔多年第一次见面,就这样面对面赤裸裸地将厌恶向她表达出来时,她还是愣住了。
  韩飞见她吃惊,嘲讽笑意浮上脸来。
  “只是我没想到,你本事这么大。”
  他顿了顿,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唐棠,我没有和人合作制作的习惯,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他说着,冷冷睨她一眼,如刀子一般,而后起身就要离去。
  “韩师兄!”
  唐棠将人叫住,走到他跟前,从来轻易不与人低头的高傲女子这时也没有了往日的神气,诚心与他致歉。
  “当年的事,我不知道原因,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
  男人眸光冷厉起来,“你知道原因就肯帮了吗?把可能带来的毕业风险担下来?你扪心自问唐棠,那是不可能的!我一点也不恨你不帮我,甚至落井下石,我只是恨,我当初视作最信得过的知己,在她没有毕业就给她把身边最适合的位置预留下来的知己,结果到头来,却是自己自作多情!我要恨,也只恨我自己!”
  唐棠大一的时候,韩飞已经大三,她进这所学校成绩一般,接触人才济济的大学生活就深切感受到了竞争的压力,一度想要放弃,是当时偶然间加入的一个社团的团长鼓励了她,那个人就是韩飞。
  被韩飞无条件鼓励和陪伴的唐棠进步神速,可说是突飞猛进,到了大二,唐棠的专业成绩已经是院内老师们谈话中的焦点,而那时韩飞面临毕业后选择创业还是继续研读,陷入迷茫。
  唐棠性子野,变着法子让他顺从内心的选择,最终韩飞选择了创业。
  创业第一年,如预期卓有成效,但韩飞到底年轻,专业能力再强,不懂得人情世故就会有麻烦,就在他第二年遇上事的时候,他想到了唐棠,是当时他唯一可以请求支援的人。
  当时的唐棠,忙着毕业设计影片的拍摄,那个片子她废寝忘食忙了整整半年。
  整个人晕头转向时,对外界的变化就不那么敏感,现在想想,若当时自己真问清楚了韩飞的情况,当真就肯冒着可能毕不了业的风险,去帮韩飞吗?
  眼下的这一问,问到唐棠痛外,她眼眶一热,就落下泪来。
  “……对不起!”
  能说的,似乎也只有这三个字了。
  然而韩飞不仅像是没有听到,更是加剧了眼中的厌恶,冷哼一声,大步离开,不再多看唐棠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