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只要他愿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离饭点还有些时间,老太太说要上楼,许梓倩便扶着她暂时离开了客厅。
  客厅里再次剩下来他三人,顾少泽几乎不把安子墨放在眼里,旁若无人盯着季芯澄看,季芯澄被他看得不自在起来,才出了声道:
  “我看园子里的花开得很好,出去走走吗?”
  季芯澄略扬了声,问安子墨。
  安子墨歪在沙发上翻手机,前面大家的谈话他就不是很在意,现在更是没兴趣,摆摆手,头也不抬道:“你俩去吧,让少泽带路,他很熟的。”
  季芯澄点点头,也不等顾少泽,起身就向着通往花园的玻璃门走去。
  安家的花园有专门的园丁负责管理,应季的花卉开得特别好,一些不常见的奇种也多,季芯澄看着数着,颇有些目不暇接。
  跟在她身边的顾少泽,五分钟后终于问人道:
  “季芯澄,你真是出来看花的?”
  两人正走到一大丛架起的粉蓝色藤花下,不知是什么花,季芯澄正琢磨着,听他这么问,回过头来,“对啊,不然呢?”
  “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
  “有啊。”
  顾少泽认真看着季芯澄,后者渐渐正了色,道,“当然有。”
  顾少泽等着她说下去。
  “但我估计你答不上来,为了你的自尊心,还是不问得好。”
  顾少泽蹙着眉,默了会儿后道:“说说看。”
  “这是什么花?”
  “……”
  “我就说了,你答不上来,还非要问。”
  季芯澄转身走开,顾少泽大步跟上,在一棵玉兰花树下,从背后将人拥入怀里,扳过她的脸来,低头就吻了上去。
  季芯澄身子向前,头却仰着向后,别扭的姿势导致她气息不稳,一急就咬到了顾少泽的舌头。
  没有很重,却引她笑了起来,这一笑一发不可收拾,最终以顾少泽欲求不满似地恼怒盯着她收场。
  行到途中的吻,男人让她转过身来,想继续,季芯澄倒不肯了,抬手以指抵在他唇上。
  夕阳温润的光透过树叶枝桠照在顾少泽眉眼上,季芯澄另一只手抬起,抚上他俊朗五官,想像着小时候的顾少泽,会是什么样子……
  男人的表情也早已柔和下来,两人距离靠得这样近,他说话时,气息都喷拂在她脸上。
  “许梓倩已经是过去式,季芯澄,我希望你时刻明白这一点。”
  又道:“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伪装,不开心就不开心,想生气就生气,知道了吗?”
  他声音低低的,带着些暗哑,是每次对着她动情时都会不由自主的模样,季芯澄渐渐红了脸。
  两人在满是玉兰花芳香的树底下相拥,她心里因许梓倩突然出现生出的隐隐不安,眼下已然在顾少泽的柔情中化去。
  有鸟儿停在林中,叽叽叫了几声又飞走了。
  季芯澄从顾少泽怀抱里退出来,两人牵着手,五指相互交缠着,往林中走。
  季芯澄问起顾少泽,怎么对安母那么敬重。
  顾少泽道:
  “顾家和安家是龙城百年大族,两家是世交,私交一直很好。我记事起,父母刚脱离家族出来创业,忙的时候根本顾不上我,看我跟子墨玩得很好,安伯母就时常收留我。渐渐地,我习惯了在安家的生活,甚至因为不回自己家而跟父母大吵。直到成年以后,学业重了,接着参加工作,才没有经常住在安家。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安伯母的陪伴始终多过母亲,对此我很感激她。”
  季芯澄心下暗暗惊讶,原来,顾少泽跟安子墨关系这么好的。
  “所以,将你介绍给母亲,是家族的事,我需要慎重准备,让她一次就接受你,不想承担风险,但安伯母不一样,把你介绍给她,是我自己的事,只要我开心,她一定也会为我高兴。”
  这番话,完全解释了季芯澄先时对顾少泽行为的不解。
  季芯澄不由感叹,“你是在我心里装了监测器吗?怎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她本意是来句玩笑话打趣他,没想到男人顺杆直上,暧昧笑道:
  “顾太太这是在向我表白吗?说我已经住在你心里?”
  季芯澄红了红脸,不理会他的步步紧逼,这时见不远处走过来佣人,像是向他们走来,便将顾少泽推开,迎上前去。
  “顾先生,季小姐,可以吃饭了。”
  果然,是来喊他们吃饭的。
  两人一前一后竟到餐厅,大家已经在等着了。
  安辉坐在主位上,左右是安子墨和安母,许梓倩坐在安母身边,顾少泽坐在安子墨身边,恰好与许梓倩面对面。
  “小墨没有提前招呼,晚餐就是平常的样子,季小姐别介意。”
  安辉隔着长桌上的众人,对坐在末尾的季芯澄郑重道。
  “安伯伯您太客气了,是我们叨扰了才是。”
  “说什么叨扰,你是少泽的女朋友,今后就是一家人了,有空常到家里来坐,你们年轻人都在的时候,这个家里就有生气,我们也都喜欢的!”
  听安母这么说,季芯澄由衷地对她一笑,想到舒颜和她的孩子,那这个家里最反对的大约是安伯伯了。
  佣人开始上菜,顾少泽目光始终落在季芯澄席上。
  又是替她拿水,又是替她递叉子,有些刻意地殷勤,他平常不这样的。
  季芯澄有些奇怪地看了眼顾少泽,目光不由一错,只见对面许梓倩正定定地盯着顾少泽的动作,神情有些黯然。
  难道他是做给前女友看的吗?
  季芯澄觉得顾少泽有些幼稚,决定不再理他,要什么都自己动手,看准了不给他机会表现。
  “芯澄性格这么好,小泽他没有欺负你吧?”
  安母的询问,打断了季芯澄的思绪。
  她忙抬起头,回予一笑,咬唇道:
  “其实,我的脾气也不是很好。”
  “是啊,是她欺负我的多。”
  顾少泽接过话,真像是父母面前告状的孩子,那模样叫季芯澄心下一紧,怔在那。
  安母闻言,笑了起来,嗔他道:
  “我才不信,你小子打小就主意多,意见还大,哪个能欺负了你去!”
  顾少泽听她这么说,竟笑了起来,那笑容极明朗,季芯澄想着他什么情形下对自己这么笑过,似乎没有……
  安母又对季芯澄道:“芯澄,小泽要是欺负了你,你来找安伯母给你作主!”
  季芯澄笑着,见对面许梓倩低着头专心用餐,脸色不是很好看,也就没有再接安母的话。
  安母只道季芯澄内向,话题便渐渐转到顾少泽工作上,很自然地,安父也加了进来,一顿晚餐因有安母的指引,很是融洽而温馨。
  季芯澄有一刻竟生出错觉,要是未来的公公婆婆也能这么相处,就好了。
  晚餐是西式菜,饭后甜点上来时,安父是不吃甜点的,准备离开前,他对安子墨道:“你吃完了到我书房一趟。”
  安子墨不知是惧怕还是厌恶,头也不抬,回道:
  “我一会儿还有事要出门,有什么事您就在这里说吧!”
  季芯澄想到先前安父对安子墨砸古董书的情形,大约安子墨是怕父亲的。
  安父俨然生气,但还是坐了回来,将擦手的毛巾递给身后的佣人,然后道:
  “我们已经给你谈好了婚事,三个月后就订婚,在这期间,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我能拒绝吗?”
  “你觉得呢?”
  “……好,我知道了。”
  安子墨低着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过。
  安父瞪着儿子,有些恨铁不成钢,余光看到顾少泽,似乎更加生气了,叹道:
  “你要是有小泽一半让我省心就好了!”
  “您口口声声要我跟少泽一样,他能娶自己喜欢的女人,我能吗?从小到大,我只能听你的,除了这个,我还能干什么?什么都不能!”
  安子墨忽然站起身,冷硬的腔调令准备要走的安父停下了脚步,然后在众人屏息注视下,安子墨将餐巾狠狠一摔,愤怒地离开了餐厅。
  安父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以手扶额,身子猛烈一晃,被身后佣人手快扶住:“先生小心!”
  顾少泽望了眼安子墨离去的方向,皱了皱眉,起身去帮忙扶着安父回房。
  季芯澄直目送顾少泽的身影离开餐厅,才回过头来,见许梓倩怔怔盯着她看,似乎不再避讳,直问季芯澄道:“季小姐准备要和阿泽结婚了吗?”
  看来是安子墨的话,让她这么问的。
  季芯澄一时没有措好词,没很快答上来。
  许梓倩目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但神色如常,转而笑对安母道:“伯母,我吃好了,您呢?”
  “我也好了,我们上楼吧,我真是有点累了。”
  安伯母似乎还沉浸在儿子对他父亲的那句质问声里,带着忧伤,由许梓倩扶着上了楼。
  餐厅里,这时只剩下季芯澄一人,她缓缓放下刀叉,慢慢擦着手,好一会儿了没见楼梯上有人下来的动静,便也不等了,拿了手机去找安子墨。
  花园里有照明灯,季芯澄在一排石墩上找到安子墨,他躺在那里看着漆黑夜空,不理人。
  “你真的就这么妥协了吗?”
  良久,季芯澄对着空气问道。
  “……你也看到了,我没有办法的。”
  他拖着长长的尾音,一句话像是从胸腔里被别人硬挤出来的,那样无力。
  季芯澄静默片刻,忽然道:
  “安子墨,你记得你是怎么跟舒颜在一起的吗?”
  季芯澄没有等到安子墨的回答,却见他将手抬起来,用小臂挡在眼上方,便知道这已经是他的回答。
  安子墨在哭。
  没有声音,却令季芯澄背脊一僵,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狠心,偏要揭他痛处?
  可一想到舒颜和他未来的孩子,明明两个人相爱,最后却要看着对方成为别人的伴侣,这种感觉太可怕,她只要一代入到自己身上,就痛到无法忍受,她想他们大概也一样的吧。
  “你从小就在这个环境里长大,不是第一天才知道自己的婚姻是要被安排的,既然你当初有勇气迈出那一步和舒颜在一起,现在为什么不拿出这种勇气尝试去争取呢?
  “我和顾少泽,大约不比你们俩好多少,他家里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相信,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跟他家人争取到。
  “你也一样安子墨,你有办法,只是你不敢去做而已!”
  季芯澄一席话说完,安子墨依旧一动不动,但她知道他听进去了。
  离开安子墨,没走两步,撞见顾少泽,他来接她。
  目中炯炯有光,似乎听见了她刚刚的话。
  “安伯伯还好吗?”
  “老毛病,现在好多了。”
  顾少泽牵起季芯澄的手,两人不再有话,并肩走出了躺着安子墨心事的花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