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方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岔路口没有磨蹭太久,两人很快回到车上。
  顾少泽问季芯澄饿不饿,“你晚上没吃多少。”
  季芯澄摇摇头,“新剧就要开拍,我还想少被教练折磨几个钟呢!”
  意思是,即便饿也不吃。
  两人聊到健身,顾少泽说等这次季芯澄体检报告出来,要让中医好好替她调理调理,每年一到天转凉,季芯澄那免疫力就下降得厉害,这是顾少泽很早之前就想为她做的事。
  季芯澄不能说没有感动,男人有时连自己穿什么号码的衣服都记不住,但他为她记着这样琐碎的细节:如她在一个月里感冒几次,因为什么原因,然后替她分析找应对方案……
  忽然想到什么,季芯澄让顾少泽送她去附近一家中药房。
  “你要买什么?”
  “我想起来有一个补身体的方子,很适合舒颜现在吃,之前怎么没想起来呢!”
  顾少泽略一顿,问季芯澄道:
  “你为什么对她那么好?难怪之前安子墨以为我骗他,说你和舒颜早就认识。”
  “是吗?他怎么不想想,因为他是你好兄弟,所以我才对舒颜格外好一点!”
  顾少泽闻言,笑了起来:
  “是吗?这么说来,顾太太是因为爱屋及乌,因为爱我,所以对我好兄弟的人也格外照顾?是不是这样?”
  季芯澄忍俊不禁:
  “顾少泽,你今晚没喝酒吧?还是你阅读理解是体育老师教的?就是因为他是你好兄弟,我才觉得安子墨也好不到哪儿去!所以更加对舒颜感同身受一些,这么解释,明白了吗?”
  男人闻言神色霎时一落,“季芯澄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车已停稳,季芯澄一边解安全带下车,一边抿着唇忍笑看了顾少泽一眼。
  “你就在车上等我!”
  然后“嘭”一声关上门,径自去了中药房,留顾少泽一人在车上郁闷不已。
  “嗯!你这个方子其实主要还是往食疗方向的进补,孕妇是可以吃的,不过就是其中几味药材价格都蛮高,你吃过的话,晓得的伐?”
  偌大药房里此时只有柜台里一个中年女性,截着副金边眼镜,自称店主,看药方时就问了季芯澄许多,最后告诉她价格高,确定要不要的。
  季芯澄点着头,“我知道的,您帮忙抓一下吧。”
  一共有十一味药,最贵的三味店主取了钥匙说在仓库里放着,平常很少人买,要进去拿,让季芯澄坐下来等。
  几分钟后,店主从仓库里走出来,她身后同时跟着一位年轻女子,那女子气质很好,向季芯澄微笑致意,而后向一排排放着中成药的货架走去。
  季芯澄被那身影吸引,觉得眼熟,但确实不认识。
  这时听柜台里的店主叫她,“小姑娘,你来看一看,没问题的话,我就替你包起来了。”
  季芯澄看着那些秤好的中药材,一样一样仔细核对,其中一样季芯澄捏起来看了看,说:
  “您这是苗不是根吧?我要的是根。”
  “都是一样的呀,一样的药效!”
  季芯澄怔了怔,有些不敢相信,“您确实是这里的店主么?”
  对方点头,带着被质疑的不悦,推了推眼镜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那您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苗和根的药效是完全不同的呢?价格也完全不一样,这您肯定是知道的吧?”
  “我怎么不知道的,你这小姑娘说话!你见过这种草药吗,都长在悬崖峭壁上的呀!采到叶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以为这根就那么容易采的呀?跟你说了药效都是一样的,你要是不信,到别家药房看看,看人家是不是一样给你苗来的?”
  季芯澄之所以记得这昧药苗和根的区别,是第一回买这个药时就被忽悠过,这昧药的苗可以说没什么药用价值,吃不坏人,但对整个方子的药效是有一定负面影响的,然而因为价格相差巨大,总有一些商家会鱼目混珠以次充好。
  季芯澄仔细看了一眼店主,还有她身后墙上挂着的各色营业证件,半晌后才冷然道:
  “您如果还是坚持这么卖的话,我会打消协电话举报你们。”
  那店主马上急了,一把将未包好的药材都揽了回去,斥道:
  “哪里来的小姑娘,成心捣乱的吧!不想买可以不买的呀,拿什么消协吓唬人!我欺你还是骗你了呀?上百岁老中医人家也都这么配来的呀,你小姑娘不懂别在这里充什么博学!”
  “如果您这里确实只有根没有苗,您跟我直说,那没有问题,我们可以想办法解决,但您不能不说明,反而还告诉我说是一样的药效,这就是欺骗,您开门做生意,是要负责任的!”
  季芯澄也不客气了,声音大了些,引来门外经过的人驻足。
  那中年女店主自知理亏,一时想不出话来反驳,急得憋红了脸。
  “我帮你重新抓吧?”
  季芯澄闻声看去,见是先时与店主一同从仓库方向走出来的气质女子,看她极有礼的客气模样,很有可能她才是这里的老板,眼下不想将事情闹大才出面解决。
  季芯澄认可对方知错就改的态度,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她也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不差再多等一会儿。
  那女子微微一笑,转而去柜台前向店主拿盛药材的竹盘子。
  那店主忿忿不平看着季芯澄,很是不甘的样子。
  季芯澄倒也不与她置气,能将问题解决好,她也不是那种咄咄逼人的人。
  只是临走前,还是对那位她以为是幕后老板的女子说道:“做生意还是要讲诚信的,不是客人不懂就可以说黑是白!”
  “是应该这样。”
  女子有很好看的眉眼,温婉大方对季芯澄微微一笑,极诚恳表示受教的意思。
  季芯澄忍不住又多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才走两步,见顾少泽从门外进来,见到季芯澄,便走向她:“怎么这么久?”
  不及季芯澄答话,顾少泽不经意落在她身后的目光一亮,当即略过季芯澄,走到她身后去。
  季芯澄不明所以,只见顾少泽正对着方才给她重新抓药的女子,叫了声:“姐?”
  姐?!
  季芯澄缓缓回过身来,当她看到顾少泽与那女子站在一起,两人极相似的五官时,才恍然,确实是因为像顾少泽,她才觉得那女子好像在哪儿见过。
  “少泽?”
  女子也很惊喜,即便毫无准备,她的举止也依然是轻轻柔柔,从容而优雅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顾少泽问。
  “回来两天了,倒时差,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顾少泽似乎很开心,侧个身招呼季芯澄到他身边去,女子的目光便也顺着顾少泽落在她身上。
  季芯澄尴尬极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
  “这位是你朋友?”
  顾少泽的姐姐这么问他时,看着季芯澄的目光中含着温暖笑意。
  “女朋友。”
  顾少泽纠正,而后望着姐姐的眼中有得意的神采,连他唇边的笑容也因此而更加耀眼了。
  “很漂亮!”
  顾少泽的姐姐笑着对弟弟说,而后她向季芯澄伸出手来:
  “你好,我是顾海棠,少泽的姐姐。”
  季芯澄红着脸,看看顾少泽,然后也伸出手来,伏了伏身:
  “您好,我是季芯澄。”
  顾少泽跟姐姐说着话,季芯澄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站在一边,根本不知他姐弟俩都说了些什么。
  最后,顾少泽对顾海棠说:“我们先回家,等你休息好回家了打给我。”
  然后牵着浑浑噩噩的季芯澄出了药房。
  才出药房,顾少泽就将季芯澄拉到身前,奇怪地打量了季芯澄一阵:
  “你怎么了?怕我姐?”
  “……”
  季芯澄亦步亦趋跟在顾少泽身后上了车,原原本本将方才在店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走的时候还教训她来着,怎么办!姐姐是不是要以为我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啊?”
  见季芯澄难得也有眉头紧皱的时候,顾少泽心情很好地启动了车子。
  “你还说什么了?”
  “没有了!”
  她委屈巴巴回道,要是知道那是顾少泽姐姐,季芯澄怎么也不会那种态度跟人家说话啊!
  于是怪顾少泽道:“你刚才应该跟一起进去!”
  这样就不会有这场乌龙了。
  “不是你让我在车上等着吗?”
  顾少泽忍着笑,又看了看季芯澄放在车后座的一大袋子包好的中药,“你居然还会认药?”
  “这个方子我以前吃过……”
  话一出口,心下才知道警觉,瞥了眼顾少泽,季芯澄含含糊糊起来:“女孩子补身子的药嘛,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的。”
  “什么时候吃的?”
  顾少泽方才愉悦的情绪还留在脸上,这么问时,季芯澄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随口问问,还是带着探究这么问她。
  忐忑道:“忘记了,经常有吃的,这种药,不是什么特别的时候才要吃。”
  她尽量模棱两可,有意让顾少泽觉得那不过是女孩子之间跟月经一样寻常而又隐秘的事情。
  说完,偷偷打量顾少泽,见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心里暗暗放松下来。
  转移了话题道:
  “你姐姐怎么会在那里呢?她经营药店吗?”
  顾少泽深看季芯澄一眼,后者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这一刻,他已经意识到季芯澄有事瞒着他,目光从后视镜再次扫了眼后座上的药袋子。
  既然她不愿意再提,他便不再深究。
  “她刚从国外回来,那不是她的店,可能是她老师家里的。”
  “你姐姐学中医的吗?”
  “她学美术毕业的,中医是最近几年开始学的,跟我外公以前认识的一位老中医坐堂学习。”
  “你姐姐真好看啊,果然你们一家子基因都很好!”
  季芯澄很少这么直白地夸人,自己听着都有点不自在。
  果然顾少泽睨了她一眼,打趣道:“想说你老公帅,不用这么含蓄。”
  季芯澄瞪了他一眼,说才没有,顾少泽坏坏一笑,两人之间的气氛渐渐才恢复如常。
  “姐姐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对我印象不好可怎么办啊?”季芯澄真心担心。
  “姐姐是这个家里最不需要担心的,你尽管把心放下来。”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她脾气好吗?”
  “因为她对我最好,只要是我喜欢的,她也会喜欢的!”
  男人侧着头,目光别有深意盯在季芯澄脸上看了看,季芯澄在他注视下不由地笑了起来,“那就好。”
  转而又疑惑道:“以前从来没听你提过你还有一个姐姐,好像也没见你们打过电话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