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做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十七岁出国留学,一直没回来过,跟家里几乎没有联系,我也是偶尔出差才过去看她,平时很少电话。”
  见季芯澄还有疑惑,顾少泽又道:
  “姐姐性格很好,不用担心跟她相处的问题,这次她回来暂时应该不会再走,等她空下来,我再带你去见她。”
  对男人的细致安抚,季芯澄由衷地感到欣慰。
  她知道,她其实更担心的还是顾少泽的父母,然而她也知道担心最是无用,走一步是一步吧,季芯澄心下这么想着。
  两人到家,各自洗漱,收拾停当已是深夜。
  这一天从早到晚好一顿奔波,季芯澄揉着小腿不由抱怨:“比拍戏还累呢!”
  顾少泽穿着浴袍,头发还湿漉漉的,将人拥到怀里,问她新戏什么时候开始拍摄。
  “还不清楚,不过明天有聚餐,司乾请的,要求尽量带家属,你要不要去?”
  季芯澄拿着手机看群消息,侧头有些漫不经心问身后的男人。
  “你想要我去吗?”
  他不怀好意沉吟出声,脸埋在她颈间,嗅着她长发里散发出的清新甜香,还有身上沐浴露留下来的淡雅木质香气。
  “还是算了,跟上回一样,那么幼稚的行为你俩再来一次,我可没脸再丢!”
  “季芯澄,你是在说你老公让你丢脸了?嗯?”
  他上扬的尾音带着浓浓鼻息,对季芯澄而言,是道不尽的蛊惑。
  她放下手机,摸到他还在滴水的头发,顺手拿过吹风机,起身替他吹了起来。
  顾少泽很满意她的主动,闭眼搂着季芯澄的腰,脸枕在她肚子上,一边手在她后腰上慢慢抚摸着。抚着抚着,季芯澄总以为他会有进一步动作的,但顾少泽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就没了兴致,将头上季芯澄替他吹发的手也拿了下来:
  “好了,去睡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不用等我。”
  说着,人已起身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季芯澄在原地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把吹风机关掉。
  低头时视线落在平坦小腹上,心下有些空落落的。
  想到顾少泽说不想要小孩时的理所当然,季芯澄忽然觉得有些冷,默了片刻,才关灯上床。
  夜里季芯澄做了个梦,梦见她跟顾少泽的孩子出生了,但顾少泽不喜欢,逼她将孩子送走,她难过恳求他,顾少泽一点情面都不讲,最后季芯澄带着孩子跳进了海里……
  被那噬心的疼痛惊醒,季芯澄觉得从背脊到脚尖都凉透了,隐约还有些瑟瑟发抖。
  窗外有晨光照进来,顾少泽躺在她身旁安静睡着。
  季芯澄平复着余悸,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碰到触控的床头灯,灯光亮起的瞬间,顾少泽敏感地醒了过来。
  时钟走到五点一刻。
  季芯澄忙关了灯,抱歉道:“吵醒你了?还早,接着睡吧。”
  顾少泽睁开的眼再次闭上,将人在怀里搂紧了些,问道:
  “做梦了?”
  季芯澄有些意外他这都能知道,想让他继续睡会儿,便没想跟他多说。
  只是闷闷应了声:“没有。”
  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就在季芯澄从顾少泽怀里小心翼翼退出,以为他重新睡去的时候,却见男人睁着眼睛,正默默看着她。
  这一惊,非同小可,季芯澄险些失声,口气带了不满:
  “你干嘛呢!”
  “……我听见你说梦话了,求我来着,是不是我在梦里欺负你了?”
  季芯澄定定地看着男人的脸,他刚从沉睡中醒来,目光还没有很清明,带着朦胧之感将她笼罩,令季芯澄颇有些呼吸艰难的感觉。
  “我猜对了?”他慢悠悠下着结论。
  手抚上她发顶,目光带着怜惜,渐渐脸就靠近她的,温存呢喃道:“真是这样的话,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季芯澄因为这个梦本还飘扬不定的心思,被他这么一搅和,竟红了眼眶,要推推不开他,便在他裸露的胸前挥起有限的拳头来。
  “你乱猜什么啊?大早上的!现在想睡个回笼觉都被你搅和了!”
  “睡不着了?那正好,我们来做点别的……”
  男人稍侧了侧身,就将季芯澄团在臂弯里,不等她有所动作,已上下其手将她围困。
  两个小时后,日常闹钟响了又响,男人终于心满意足起身,洗漱后一派神清气爽,穿戴整齐来到床边,俯身笑对着季芯澄道:
  “这是说谎的代价,如果顾太太喜欢,我很乐意奉陪。”
  季芯澄将头埋在枕下,十足恼恨,却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眼睛干瞪着他。
  男人低低声笑着,在季芯澄眼睫上落下一吻,才起身离开房间。
  “我今天要去一趟隔壁市,如果晚的话可能明天回来。”
  他这是在跟她交代行程么?季芯澄有些失神地想着,很快,她又沉入了梦乡,好在这回没有再做奇怪的梦。
  醒来已是黄昏,季芯澄听见肚子传来声响,才知是被饿醒的。
  厨房里转了一圈,可以吃的东西很多,但最后也只喝了一杯牛奶,然后去洗漱。
  因时间充裕,季芯澄提早到了聚餐的饭店,有三两工作人员带着家属已经在席上入座。
  季芯澄在喝完一杯菊花茶后,助理才匆匆赶至。
  “姐,你今天倒是早啊!”
  想来在他们印象中,季芯澄总是常迟到的。
  与助理前后脚到的,还有经纪人周妍和她爱人,大家介绍寒暄后,周围的人声也渐渐喧闹起来。
  听周妍解释,原来在司乾的公司里,凡是他投资或制作的片子,开拍前都会有这样一场聚餐,不只是工作伙伴之间相互打个招呼,还有各自的家人,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很多年,是司乾的独到处,因此获得许多员工家属的一致好评。
  “来了来了,司总和他未婚妻!”
  有同事的声音带着些兴奋,略抬高了提醒大家。
  季芯澄视线随着人潮投向大堂入口处,今天的商萱一身藏青色紧身针织裙,一字肩领口上有同色面料编织的一组荷叶边点缀,简约中见大气,很是引人注目。
  司乾本就生得俊朗,便是寻常服饰穿在他身上,也显得不凡,何况今晚的他一身剪裁精细的格子西装,在他惯于肃然的眉眼中添了几分轻快。
  与商萱的衣裙同色,两人并肩走进大厅,像是理应如此联结在一处的一个整体,不由令人感叹,真真天造地设。
  “哇!司总果然还是穿花西装更帅!”
  “好羡慕他的未婚妻,我要是能在司总旁边这么站一站,死也无憾了……”
  “你们快看,司总看我们商总那眼神,简直了!”
  “你们商总好幸福……”
  距离季芯澄较近的一张桌子上,果然都坐着公司年轻的小姑娘,大约都是单身,女孩子们凑在一起交头接耳,话语间,无不是对商萱的艳羡。
  季芯澄不知不觉扬起嘴角,仿佛别人夸商萱,她也有些自豪。
  晚上的商萱,斜刘海有烫了下,将疤痕掩盖的同时,令整个面部轮廓也明媚了许多,如果没有那道疤痕,商萱把她整张脸都露出来,那一定会更好看的。
  想到这里,季芯澄有些黯然。
  经纪总监让季芯澄坐到主桌去,季芯澄才看了眼主桌方向,那边是正副导演、制片、男女主角,还在组里一些演其他角色的前辈演员,加上公司高层,也差不多坐满了。
  便对总监道:“我就坐这儿,跟我们小组的同事在一块儿,正好有些事情我们还要沟通呢!”
  总监见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笑着点了点头,没再坚持。
  开席前,司乾做了简单的发言,主要还是跟大家通知了下,片子开拍的时间、地点,一是让工作人员心里有数,二也是让家属放心,仿佛像是交代。
  季芯澄观察着,大抵司乾接手家族事业后,员工凝聚力很强的原因,正在这里。
  席上的菜式很用心,除了开始的时候,周妍拉着季芯澄去敬了一圈酒,之后她便坐在位置上,很认真吃了起来,一天没有进食,这会儿胃口自然不差。
  “我的澄啊,你当真就是过来吃饭的吗?”
  周妍看着这样的季芯澄,笑叹。
  她给季芯澄使眼色,“那位是编剧,你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刚才不是敬过酒了?”季芯澄不想多事。
  “剧本虽敲定了,也保不准哪天就做调整的,跟编剧打好关系,对你没坏处。”
  季芯澄争不过周妍,但想对方也是为自己好,便推说要上洗手间,回来再说。
  离开公司包下来的梅花厅,没有直接进洗手间,而是在洗手间旁的休息区坐了下来。
  休息区有面墙是全玻璃的,隔着饭店门前的大草坪,能看见不过处车流不息的马路,这里通风设备完善,更多是为吸烟的男士服务的。
  此刻这里没什么人,距离季芯澄不远处的长沙发上有两个女生在拍照。
  她给唐棠发了条消息,唐棠很快回复,两人随意聊着在做的事情,季芯澄借此打发时间。
  偶尔听到隔壁两个女孩似乎提到商萱,季芯澄便竖起了耳朵听:
  “……你没看到那疤吗?整容失败的吧……”
  “我原先就说她那么丑,怎么配得上我们司总,大家看吧,分开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据说他们订婚家里都是不同意的,也不知道这婚结不结得了!”
  “说不定人家家里条件好而已,逼迫司总……反正我觉得司总不是真心的,不是被逼的怎么可能会娶那么丑的女人!整天板着一张脸,跟谁都欠她似地……”
  “你们说谁呢?”
  季芯澄的突然加入,让两个女孩都惊了一跳。
  其中一个认出季芯澄,脸色变了变,“季老师,我们也都是听别人这么一说而已!”
  “没记错的话,你是法务部的吧?捏造散布虚构事实,贬损他人名誉的,是可以告你诽谤的,是不是这样?”
  被问话的女孩面色白了白,低下头去,另一个显然不是他们公司的,当即拉了那女孩就走,回头还鄙夷地瞥了季芯澄一眼:“说得好像自己多清白一样!”
  季芯澄气结,但也只是看着她们快步离去。
  “这里没有其他人,你不需要做戏给谁看!”
  一道男声凉凉传进耳里,季芯澄回头,见司乾双手插兜,面色森然站在阴影里,想来方才那一幕,他都看到了。
  季芯澄无心争辩,看他一眼,转身要走。
  司乾却横跨一步,将她拦下。
  “不妨说说,当年那场事故,是怎么回事?”
  他对着季芯澄说话,目光却带着嘲讽落在别处。
  季芯澄知道他很瞧不上自己,静了静,道:
  “她跟你是怎么说的?”
  “她说是你害了她!”
  司乾面无表情抬起头,目光如剑刺向季芯澄眼中。
  有那么一刻,季芯澄以为自己听不见周遭任何声音,但很快听觉似又恢复了,她苦笑一下,迎上司乾的视线,淡淡一眼,而后略过他,离开了休息区。
  她没想要解释,除非解释能让心下自责少一些……
  已经离司乾有一段距离了,忽然从长廓那里跑来一张熟悉的面孔,慌慌张张对司乾道:
  “司总,商总突然晕倒,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您快过去看看!”
  那是司乾的助理,季芯澄心下一沉,没有多想,跟着司乾的脚步,向梅花厅跑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