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抢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梅花厅里已经乱成了一片,各张桌子上的人都围到主桌旁。
  人群中,商萱歪着身子倒在鲜红色地毯上,刘海滑向一边,露出额上那一处醒目的疤痕来。
  季芯澄目光落在商萱闭着眼睛没有血色的脸上,惊恐地站在人群外,不敢更进一步。
  只见司乾厉声喝退人群,好让空气流通,然后他小心翼翼抱起商萱,脸颊在她额头上轻触了下,似乎还在她唇上闻了闻,然后冷着声对助理喝道:
  “给我查!谁给她喝的白酒!”
  听到白酒两个字,助理当即吓得面无人色,慌着点头,一叠声的好。
  直到司乾抱着人就要消失在视野中时,季芯澄才回过神来,连忙追了出去。
  连小助理在身后喊,“芯澄姐,你的手机!”
  她都没有听到。
  司乾抱着商萱直接来到他的车子前,他要自己送她去医院,将人放到后座上,季芯澄已追到他身边,看了他们一眼,她道:
  “我来开车!”
  她不是问他,直接伸手向他拿钥匙。
  钥匙是方才助理塞到司乾手里的,季芯澄知道在哪只手上,下一刻就伸向他握着钥匙的手,转眼就将钥匙拿走了。
  季芯澄启动车子,司乾已将商萱放到后座上,但他人却下了车。
  拉开驾驶座的门,冷对季芯澄道:“下来!”
  季芯澄红着眼眶,很快将手从方向盘上收了回来。
  她怎么能忘,就是自己开车将商萱害成这样……
  几乎一下车,她的泪水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了下来,没有规律可寻的。
  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尖锐响起,司乾将车子急速驶离停车位,然后将车窗在季芯澄面前落了下来,也不看她,只是道:
  “你帮我扶着她!”
  季芯澄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应慢了半拍。
  司乾不耐烦:“不愿意吗?”
  季芯澄这才猛地点头,迅速上了车后座,将商萱扶起,靠在她怀里,车子便像离弦的箭一般驶了出去。
  一路上,只听司乾有条不紊拨出一个又一个电话。
  “抢救室准备,到C门等,我十多分钟到!”
  “请张主任过来,马上!”
  “喝了白酒,不知道喝了多少!是,我们很快就到!”
  司氏旗下私立医院VIP通道C门,司乾的车子刚停下,等在那里的医护人员就迎上前来,打开后座车门,动作专业而娴熟地,将商萱从季芯澄膝上移到了白色担架上。
  有花白头发的老人在众医护围绕下与司乾问话。
  听到司乾简单复述后,当即怒斥他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她这情况,白酒一滳都沾不得!”
  “您想想办法,不能让她有事!”
  “唉!我只能尽力!”
  老人紧皱眉头一声叹息,在众医护簇拥下跟着移动病床进了医院。
  季芯澄看见司乾眼角微红,目中似有泪意,他的无措在此时显而易见,霎时鼻间一酸,眼泪又出来了。
  为什么商萱不能碰一滴酒?
  她不敢问,怕问了会听到可怕的答案……
  紧紧抿着唇,好像只要她不知道,事实就不存在一般。
  但这种自欺欺人式的折磨叫季芯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她将自己逼到角落里,始终无法冷静。
  终于在抢救室门口焦急等待时,她对着司乾问出了声:
  “阿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她不能碰酒精?”
  司乾自站在那面窗前,就一直不曾移动过,他眼睛望着窗外,似乎没有焦距。
  这时听季芯澄与他说话,好一会儿才回过头来。
  目光中渐渐有了焦点,却是充满寒意落在季芯澄脸上。
  “……”
  将季芯澄这么打量着,司乾木然地,没有开口。
  “求你了,跟我说说,好吗?”
  季芯澄哽咽着,因持续的紧张和担忧,声音微微颤抖。
  她的表情那么痛苦,不像是装的,司乾心里有个声音道。
  然后他才开了口:
  “一次术后感染,她丧失了味觉和嗅觉,肝脏也严重受损,不能沾酒。”
  这简短道出的一句话,却有如千钧之重压在季芯澄心上,她张了张嘴,许久才能找回自己的声音: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司乾本来移开的视线又缓缓转了回来,落在季芯澄脸上,却又像在看着别的什么地方。
  “四年前。”
  四年前……
  季芯澄痛苦地闭了闭眼,果然是那场车祸后的事情……
  从前,季芯澄体会商萱的痛苦,不过是换位思考,理解对方在情感上以为受到的背叛,常常深夜里痛到哭着醒来,可她从没有想像过,除了情感上的背叛感,在身体上,商萱也承受着如此巨大的痛苦……
  季芯澄有些站立不住,靠着墙壁的身体渐渐无力滑落地上。
  她抚着胸口,忍痛想要呼吸,却叫难以抑制的悲痛淹没,再一急,人就失去了意识……
  司乾原以为季芯澄只是坐在地上,并没有想要理会她,当听到她脑袋砸到地面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时,才回过头来。
  有片刻,他就那么站着,一动不动。
  是季芯澄害商萱变成这样,理智上他这么告诉自己,不要管这个女人!
  可情感上,他分明能够感受到商萱即使遭受背叛,也依然把背叛过她的朋友放在心里很重要的位置。
  两个声音争斗着,司乾最终不甘地吐出一口长气,走开几步去叫人。
  将季芯澄安顿到病房里,医护人员给她输上液,司乾黑着脸拨通了顾少泽的电话。
  “你女人在医院,自己过来看着她!”
  彼时,顾少泽正在出发回龙城的路上,合作商安排好了,请他住一晚明天再走,他非坚持开夜车回家,想的就是早点见到季芯澄。
  这时候接到说她在医院里的电话,又是司乾打来的,几乎不难想像顾少泽的脑回路。
  他脱口而出就质问对方:“司乾,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司乾回到抢救室门外等商萱,里边还是没有动静,正烦恶,被顾少泽这么一问,没好气道:
  “你来就知道了,还没死!”
  而后不再理对方,将电话挂断。
  被突然挂电话的顾少泽猛砸了一下方向盘,喇叭声急急响起,他还没出市区,引得前方车辆往旁边让了让,他也就顺势大踩油门超了过去。
  忍耐着,再次拨通司乾电话,但对方总在响过一两声之后立即挂断。
  顾少泽打给唐棠,唐棠不在龙城,只好让还出着差的陈烽安排个人过去看看。
  交代妥当,他继续打给司乾,这时司乾倒是接起来了。
  那头安静了会,才对他道:“她没事,只是昏倒了,她助理经纪人都在。”
  顾少泽只觉莫名其妙,正想骂人,听那头隐约有声音传来:“……司总,商小姐醒了!”
  便生生将话头收了回来,然后他看着手机屏幕,果然司乾下一秒就挂了电话。
  司乾之所以愿意这么好心告诉顾少泽,正是抢救室里出来对他说人抢救过来的时候,悬着的一颗心落到实处,就不想跟他计较了,不管怎么样,他跟顾少泽,还牵扯着诸多合作关系。
  在抢救室中待了四十分钟的商萱,此刻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还勉强对司乾挤出一丝微笑来。
  “让你担心了……”
  司乾后怕着,抚在她脸上的手都在隐约颤抖,低下身,将额头抵在她额上,痛苦地道了声:
  “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
  商萱抬手,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
  此刻的她,虽虚弱,却很清醒。
  “我不该大意!”男人仍在自责。
  商萱推开他一些,好让呼吸顺畅一点,“不怪你,我能重新睁开眼睛见到你,已经很开心……”
  司乾目中有震动,商萱后知后觉这样的话,似乎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便转移了话题道:“我有点饿了,想喝粥。”
  男人目光胶着在她刻意掩饰着什么的眉眼之间,严肃道:
  “小萱,我们结婚吧?”
  商萱原本还算明亮的大眼中,顷刻有什么东西黯了下来,让人不忍细看。
  司乾终于不敢再进一步,起身离开前说道:
  “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好吃的粥店,你等我。”
  目送男人背影消失在门外,床上的人才红了眼眶,泪水顺着眼角滑到枕上,一颗连着一颗……
  两个护士一前一后竟病房,看到这样的商萱时,都有些错愕,连连安抚她:
  “不用怕,你已经出了抢救室,只要接下来不要再不小心喝到酒,就不会有事的,放心啊!”
  “是啊,开心一点,你男朋友那么帅!要是我,跟他在一起的每一秒指定都要乐疯了!”
  商萱见说话这位护士憨态可掬,倒真止了悲伤,抿了抿唇微微一笑。
  对方觉得受到鼓励,进一步夸起司乾和商萱来,说商萱这名字好听。
  “原来,真的有‘商’这个姓啊!”
  “是啊,我们之前也不知道,听到这个姓氏还是好久之前,有两个小姑娘出车祸被送到我们院,整整昏迷三天,三天里她就一直在那喊着救什么人,整个科室都没听出来,猜来猜去的,结果等她醒来一问才知道,她喊的是救救一个姓‘商’的姑娘……”
  “你们说的那两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记得吗?”
  商萱忽然插话问道。
  “这个就不记得了,不过我想起来其中一个好像是姓季,四年前夏天的事情了。”
  正说着,只见商萱从病床上勉力坐起,面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
  “四年前的夏天,你没记错吗?”
  两个护士面面相觑,原来只是随口说来想让病人改善下心情的闲话,没想到对方认真起来。
  “不会错的,当时龙城刚下过一场大暴雨,我从学校毕业不久,所以记得比较清楚……”
  见病床上的人脸色霎时大变,那护士的声音不由地就刹住了。
  “商小姐,您怎么了?”
  商萱抚着胸口低下头,表情很痛苦的样子。
  两名护士当即要去叫医生,商萱阻止了她们,“我没事,你们可以帮我找找看,当时那两个小姑娘的相关情况吗?”
  护士被她这么一问,难住了。
  倒是另一个机灵点,对商萱道:
  “您别着急,因为时间隔得太久,找档案也不好找,不过我们当时的主治医师应该还是在的,我可以把主治医师找出来,您跟他问问看,怎么样?”
  “这样最好,麻烦你了!”
  “不麻烦,就是不知道商小姐您突然问这个事是?”
  “那可能是我的两位朋友,我想核实一些事情。”
  护士点点头,又安抚了商萱一阵,才离开病房,不久,其中一个送进来一张便签,上头是手写的一个手机手机号码。
  “这是我们卓主任的电话,他这会儿在手术室,您晚点打给他看看。”
  谢过护士,见司乾正拿着粥进门,商萱不等他发问,先发制人:
  “她们是不是知道这是你们家医院啊?对我这么照顾。”
  司乾关上门,知道她指的是护士,微微一笑,将粥放到桌子上打开。
  “怎么个照顾法?”
  “有求必应。”
  商萱坐起来,不夸张地对司乾道。
  司乾笑着,说:“大约是猜出来了,这大晚上的,把张主任都找来了!”
  “张老师?你又麻烦他老人家了!”
  “没办法,我当时也乱了分寸……”
  这么说着,将粥已分到小碗上给商萱端去,司乾装作随口说起这样的话来一般,很快略了过去,“来吧,尝尝看。”
  商萱看着男人眉眼,终究也装作什么都没听懂一般,端起粥来喝。
  他们之间,终究有些话,是不必要都让对方懂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