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不是意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少泽赶到医院时,已近凌晨,周妍不认得他,还道是硬闯。
  正准备叫安保,听顾少泽道:
  “我是她老公!”
  周妍被惊到,一时不知所措,结巴起来:
  “你,你,她……芯澄结婚啦?!”
  说完,忙又捂住自己的嘴,惊恐地怕消息从她这里泄露出去不敢再多吐一个字。
  顾少泽没有耐心等她继续消化,问周妍:
  “她怎么样?”
  “她,刚刚吃了镇定睡下,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醒!”
  “谢谢!你可以走了!”
  就这样,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男人反客为主,不容置疑地将周妍赶到了门外,待她反应过来,唯有目瞪口呆。
  拿起手机要拨电话,看时间太晚了,事实上这个事她也不知道还可以找谁问,大领导司乾还在照顾着小领导商萱呢,除了季芯澄自己。
  周妍哀哀叹息一声,决定等季芯澄好起来,一定要找她把这个事情问个清楚……
  顾少泽拉过椅子在病床旁坐下来,看着季芯澄熟睡的眉眼,冷峻的神情终于有所缓和。
  早在陈烽安排的人来了解过之后,已跟他汇报了大致情况,季芯澄只是悲伤过度,一时情绪过于激动导致的短暂性昏厥,但顾少泽还是得亲眼见到人无事才算真正放心。
  悲伤过度?
  大抵跟那个司乾的未婚妻商萱有关吧?
  顾少泽于是也让陈烽打听了对方的消息。
  眼下商萱已脱离危险,但睡梦中的季芯澄显然还担着心,那蹙起的眉峰令顾少泽看着十分碍眼,伸手就用了点力气想要抚平它。
  突然的触碰让季芯澄更加不安,眉峰更紧了,顾少泽不自觉松了松手,转而大掌落在她头顶上方轻轻揉了揉,极随意的动作,倒叫季芯澄舒展了眉目,放松下来。
  她甚至下意识地将脸往他手掌的方向靠了靠,虽然动作幅度小,几不可察,但顾少泽还是敏锐地发现了,然后那只手掌就再也没从季芯澄头顶拿开过。
  清晨,季芯澄是在沉重的‘压力’下醒来的。
  只觉得脑袋沉沉,被什么东西压着难受得很,待睁眼看到顾少泽趴在床沿睡得正沉,而一只手长长伸出,正横在她头顶上方时,顿时就被气笑了。
  “顾少泽!”
  季芯澄一边去推他的手,一边扬了声把男人叫醒。
  顾少泽显然没睡好,或者因为没睡够,那睡眼使劲睁了好半天才睁开,然后坐在那里甩了甩头,才意识到自己是什么地方似地。
  目光朦朦胧胧落在季芯澄脸上。
  “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季芯澄因睁开眼第一个看到这样的顾少泽而感到轻松的心情,这时因他这一问顿时回想起昨日种种,脸上笑意转瞬不见了踪迹。
  顾少泽担心地起了身,上前探她额温,然后两只手就贴在她脑袋上,舍不得拿下来。
  “怎么了?”
  他轻而柔的语调,叫季芯澄心头的悲伤情绪霎时就化作了委屈的泪水,汹涌而出。
  顾少泽极少见到季芯澄哭,哪怕是昨夜里听到陈烽说她因悲伤过度昏厥,他也想像不到那是什么样一个季芯澄,但眼下在他面前落泪的季芯澄让他真切感受到了。
  如果能为她做点什么,不论是什么,也宁愿这女人不要在他面前流一颗眼泪。
  他这么想的同时,已紧了声问她:
  “告诉我,是不是司乾和他未婚妻对你做了什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没有,他们没有欺负我,是我自己……我自己很难过……”
  她哽咽着,将昨日知道的事情跟顾少泽说了一遍。
  顾少泽在听到商萱失去味觉和嗅觉时,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但在心里,倒是高看了司乾一眼,看来他是真喜欢那个女人,才能心甘情愿为她做到这一步。
  季芯澄说着说着,又痛哭起来,伏在顾少泽怀中不得自己。
  顾少泽真怕她又昏厥,连声提醒:
  “季芯澄,你冷静一点,这只是意外,不是你的错!”
  “那不是意外!”
  良久,季芯澄平复下来,对顾少泽来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
  “当时我在医院里躺了三天,醒来后说要报警,医院帮我联系了公安局,但警察跟我说,我家人已经联系过警方,他们认为这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车子也已经被我家人取回处理了。其实当时我想要报警,是想找商萱,而不是查什么事故原因,可经他们这一提,反倒让我担心起来,或许这不是一起单纯的交通事故……”
  顾少泽点点头,表示他在听,让季芯澄继续说下去:
  “虽然有怀疑,但我什么都确认不了,也曾旁敲侧击跟我爸打听,他只说那是保险公司的职责范围,他也不好拦着不让人家碰这个车子……我知道,即便真有问题,我爸爸一定首先维护季欣然……”
  “季欣然?”
  顾少泽突然听到季欣然的名字,惊讶着打断她。
  “是,就是季欣然,开始我也只是猜测,因为我借我爸车的前一天,她也借过这个车子。后来证实了我的猜测的,是我爸保险箱里柜的一份鉴定报告,关于车祸调查结果,那辆车子出了事故确实不是因为打滑,而是刹车失灵!”
  “季欣然动了手脚?”
  “我不知道,我没有证据!车子虽然前一天她也用过,但她并不知道我们第二天要上山玩的计划,借那辆车子也是我临时的想法……”
  说到这里,季芯澄情绪又有些激动。顾少泽无言地,伸手在她背上轻拍了拍。
  “车子也不会无缘无故失灵,那是我爸的新车,他对车子安全向来很重视,自然损坏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不管怎么样,季欣然一定是冲着我来的,如果不是她那么恨我,商萱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有时候想到这里,我就很受不了,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妹妹!”
  “四年前,季欣然正处于叛逆的青春期。”
  顾少泽这么说倒不是为了替季欣然开脱,只是想让季芯澄能够理性一点冷静分析,不要一股脑把事情全部归因于某一个点上,比如季欣然对她的恨意。
  但季芯澄显然没有意会到顾少泽的提醒,自顾自道:
  “所以我总觉得商萱是在替我受这个罪,我不敢问司乾她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之前商萱或有意报复我,我还觉得有些委屈,现在想起来,真是……”
  “她报复你?”
  “就是酒店那件事。”
  季芯澄简略道:“其实她那天只是给我吃了安眠药,吓唬我而已。我还在心里想着,要是受点委屈能让她觉得舒坦一些,也没什么。现在想想,还是我太自私了,我那些所谓的委屈跟她的经历相比起来,哪里值得一提呢……”
  “别这么想季芯澄,即便有人为的因素,你也没有办法选择三个人谁来受最重的伤。”
  这个早晨,季芯澄在顾少泽的安抚下,将心里一直没敢说的话,对着不是当事人的顾少泽狠狠地倾吐了一番,她总觉得,要是继续这么憋下去,她要崩溃。
  两人就这么坐在病床上,说了许久,并不曾注意到病房门被轻轻推开,不久又轻轻合上。
  唐棠提着水果和花束,来到前台,护士认出她就是刚刚询问房间号的人,笑着道:
  “她还没有醒吗?”
  唐棠微笑着点头,“是的,麻烦你一会儿替我转交一下可以吗?我还有急事,要先走。”
  护士说没问题,而后目送唐棠身影离开护士站。
  站在电梯里,唐棠依旧在回想着季芯澄的话,原来是季欣然……
  将车子驶出医院停车库,唐棠给经常购买的花店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包一束花送到商萱病房。
  收到唐棠转送的花之前,季芯澄手机上已先一步收到唐棠的信息:
  “来早了,你家男人还睡在你床上,就不打扰了!”
  顾少泽凑过来看她的信息,季芯澄侧了侧没让他看。
  暗恼唐棠这话有歧义,然后在护士替他们放水插花时,看了眼正为她准备水果的男人,忽然就有一种别样的情绪涌上心头。
  他顾少泽,竟然有一天为了她,趴着睡在医院的病房里……
  “想什么呢?”
  护士已经离开,病房里又剩下两人,顾少泽端着已经剥好的橙子过来,递一片到她嘴里。
  “不知道阿萱现在在做什么?”
  季芯澄转了个念,就把想到的说了出来。
  顾少泽思量了下,才将她说的‘阿萱’和司乾那未婚妻对上号。
  想到之前让陈烽去查过商萱,结果显示商萱过去的履历都被抹掉了,所以他那时才没有查出商萱和季芯澄之间发生的事情,这时想起来,就拿来问道:
  “当年商萱失踪,她家里人都没有去找过她吗?”
  “阿萱是孤儿。”
  季芯澄忽然觉得这橙子没那么甜了,咀嚼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商萱把她的户口从孤儿院迁到学校里了,孤儿院远在乡下,也没有能力帮商萱做什么,学校是联系过公安局,但实际上也没有什么用处,只是备了个案而已,之后就一直让等。”
  看来,是司乾将商萱的档案移走了,陈烽当时在季芯澄的学校里并没有找到商萱的相关信息。
  “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突然想到而已。”
  顾少泽说着,又往她口中递了一片橙子。
  “不吃了。”
  在同一楼层不同单元的另一间病房里,司乾同样在给病人喂食。
  只不过他们坐在沙发上,商萱靠在枕上翻书,司乾捧着碗,一勺一勺给她喂家里带过来精心熬煮过的营养粥。
  “最后一口?”
  商萱无柰看了男人一眼,才勉强张了口。
  司乾当即露出满意笑容,往她嘴里送完满满一勺后,才将粥碗搁到桌上。
  这是奶奶交给他的任务,也唯有以奶奶做借口,他才能有机会喂她喝上这一碗粥。
  “看我干什么?你快跟奶奶说,免得她一会儿又视频追过来问。跟她说,我都吃完了。”
  司乾依言拿起手机,这时敲门声响起,见护士捧着一束鲜花进来,便问是谁送的。
  “唐小姐,她早上很早就来了的,你们都还在睡,她就没进来打扰。”
  “唐小姐?”
  显然,病房中两人都想不到是谁。
  “她还给季小姐的病房送了花,不是你们的朋友吗?”
  护士见二人表情,有些警惕起来,花就拿在手里,犹豫要不要送进来。
  听她这么说,商萱与司乾对视一眼,想来都是猜到是唐棠了。
  司乾正想着要怎么答这护士,商萱已起了身,从护士手中亲自接过话来。
  “给我吧,谢谢!”
  然后在司乾斟酌的目光里,找了个花瓶仔仔细细将花插了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