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回忆与过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芯澄正专心吃着午餐,当手机上跳出宋杞的名字时,她蓦地就愣住了。
  “电话不接,傻看什么呢!”
  周妍刚好进到她房间,见她盯着手机来电直发呆,不解地探过头来问。
  季芯澄这才对她一笑,猛然接起电话。
  “宋杞?”
  “是我,芯澄。”
  他的手机号依然没换,这是季芯澄脑海当中第一个闪现的念头。
  他的声音隔着好几年的光阴传来,令人生出恍如隔世之感。
  放下筷子,季芯澄先喝了口水,而后清了清嗓子,才道:“你,你还好吗?宋杞,你在哪儿啊现在?”
  “我还在龙城,现在在我们学校任留校讲师。”
  像是早知道她会这么问,已经将答案准备好很久了似地,平平道出。
  季芯澄咬着唇,一时不知道要先说什么,有太多话想要说,全涌上来竟一个字也出不来了。
  静默中倒是宋杞先开了口道:“芯澄,你知道阿萱回来了吗?”
  “……我知道,她联系你了吗?”
  “嗯,约我晚点见面,说想了解当年的事情,芯澄,当年你们的事……”
  季芯澄神色微变,对宋杞道:“宋杞,如果阿萱问起当年的事情,你不要为我说话!”
  “为什么?她对你有什么误会吗?”
  “当年我和唐棠进了医院就躺了好几天,我不知道阿萱在事故现场等了我们多久……她恨我是应该的,宋杞,请你一定不要帮我说情。”
  宋杞心下有不好的预感,问道:“阿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
  季芯澄忍着心头巨痛,默了一会儿才对宋杞道:“改天我们见面细说吧,总之你一定不要帮我说话,就算帮我大忙了,行吗?”
  “芯澄,我总要知道原因。”
  也许是当了老师的缘故,他的语调听来比过去沉实了很多,让人不容忽视。
  “阿萱现在很恨我,这些年,她或许就是通过对我的仇恨在支撑着,如果突然之间让她不再有理由这么做,我不知道她接下来会怎么样,我不能冒这个险宋杞!她恨我,对我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我不妨就一直让她这么恨着,何况,当时确实是因为我才出了事故,让事情变得糟糕……”
  她以拳抵在唇上,在手指关节上咬出道道凹痕。
  宋杞在那头良久沉默,最后却仍然没有被季芯澄说服。
  “芯澄,我不会骗阿萱,我会照实说。”
  ……
  宋杞一身棉麻素色长裤和衬衫,银边眼镜,皮肤较寻常男生要白一些,使得他看起来更显年轻,说是大学生,也未必没有人信。
  商萱进了咖啡厅,第一眼就认出了宋杞,但她没有立即走过去,而是在他侧后方的位置,默默将他看了一阵。
  具体在看什么呢,她也说不上来,也许是他们的回忆,她想。
  “宋杞。”
  当商萱终于来到宋杞对面,向他打招呼时,原本望着窗外还很淡定的男人,蓦然回首,就像被定住了一样。
  “阿萱。”
  商萱一身浅色休闲套装,白色布鞋,头发在脑后束成低马尾,人比过去瘦了一些,仅仅只是一些,却给宋杞脱胎换骨之感,眼前的商萱,与她记忆中的人似乎不是同一个。
  他就那么定定将目光落在她脸上,却又仿佛看着自己因此沸腾的内心与过往。
  “两位喝点什么呢?”
  若不是服务员适时打断这一场对视,也许他们能够一直这么站下去。
  “坐吧。”
  商萱望了一眼服务员,显然,在两个人里她显得更镇定一些,也许是这些年来的经验使然,她确实比宋杞更善于伪装。
  宋杞在商萱的提醒下回了神,重新落座,听对面的商萱与服务员道:
  “我要一杯白水,他要一杯绿茶。”
  “好的,请稍等。”
  服务员退去,商萱才对宋杞道:“不好意思啊,附近没有找到茶馆,这间咖啡厅也卖茶,可能不比茶馆的好,你将就一下。”
  她说起话来,沉静从容,仿佛他们是从不曾断过联系的寻常好友。
  宋杞在内心提醒自己控制情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没关系,我都可以的。”
  两人都看到服务员远远走过来,目光便不约而同落在服务员身上,见她放下白水后离开,目光才又不自觉在半空中相会,片刻后又纷纷转开。
  “你当老师了?”
  商萱淡淡问道。
  “是啊,研究生毕业后也不知道适合做什么,就继续跟着导师留在学校里。”
  “你性格那么好,很适合当老师。”
  宋杞抬眼看商萱,商萱却又将看着他的目光垂下了,像在躲避什么。
  “阿萱,你的脸,怎么了?”
  他尽可能举重若轻的问出这个,他第一眼看到她就想问的问题。
  商萱有些意外,她今天出门刻意化过妆,已经极力较往日更加掩饰了,他还能看出。
  不自在地拂了拂那半边刘海,若无其事道:
  “一点小疤痕,没什么要紧。”
  宋杞目光却不放过她,紧着声问:“是不是跟当年那场事故有关?”
  商萱原来还想过渡下再问起那件事,没想到他倒先提起来了,便也放松下来,问宋杞道:
  “那场事故,你还记得吗?”
  “怎么不记得!”
  他忽然激动起来,令商萱有些诧异。
  但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在宋杞面前放下一杯茶,他本应在此道谢的人,因霎时转不过来的情绪,便别过头去,看向窗外。
  商萱替他与服务员道了声谢,间隙里打量他坚毅侧脸。
  宋杞瘦了,更显得沉稳,与过去的青春朝气相比,如今的宋杞大约是会让人更觉安心的。
  “宋杞,我听说你去医院找过我?”
  他回过头来,目中翻涌的思绪似乎平复下来,看着商萱,点了点头。
  “能给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在你了解这些之前,我能不能先知道你去了哪里?”
  他目中的沉痛,怕是极力掩饰也掩饰不掉的,商萱有些不忍,低头喝了口水。
  “我在事故第二天,被路过的一位好心人救了,之后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疗养院,再之后,意外有了心仪的工作,就没有再回学校。”
  她云淡风轻的提起那煎熬的几年,谁也没能从她脸上看到痛苦的表情。
  宋杞盯着她看了半晌,才问道:“真是这样?”
  “当然。”
  商萱很少化妆的脸上,添了少许腮红,就令气色好看了很多,连那略显得冷清的微笑也温暖了起来。
  宋杞有些移不开眼,听她认真道:“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坐在你面前吗?”
  他很难想像季芯澄说的那些话,说商萱以对季芯澄的仇恨支撑到现在,眼前的商萱看起来,不像是以仇恨度日的人。
  不论如何,宋杞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至少眼下的商萱是安然无恙的,只要她活得好,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他这么想。
  “你们三个开车出去玩那天,我在实验室,到傍晚才知道龙城下了几十年一遇的大暴雨,新闻里已经陆续有山洪预警的消息播出,我很担心,但是打你们手机,都没有接听。
  “我知道芯澄和唐棠或许不会,但你如果看到我的未接,不管在哪里,第二天一定会回电给我,我就等到第二天中午,依然没有消息,再打你们手机,就是关机和无法接通了。
  “我去找季欣然,她也不知道你们去了哪儿,只说借走了家里的车子,我请她帮忙确认下你们的位置,……她不肯,只说你们或许在哪儿玩得太开心了而已。
  “可我知道不是那样,你是三个人中最冷静的,如果真的去了什么地方要过夜不回,你一定会提前跟我说,但是你那次没有。所以我在那天下午两点多就去了公安局报警,然而警方以我不是亲属为由,告知无法立案。
  “没办法,我只好去找了一位在局里工作的熟人,留下照片请他帮我留意。”
  宋杞其实没有说完,但商萱在这时不由地脱口而出打断了他道:“你说的局里的熟人,是吴鸣吗?”
  宋杞有一个轻微的吞咽动作,如果是过去,他会惧怕商萱此刻这样的眼睛,可如今已经好多年过去,他早已不再是那个无力保护她的少年,便也没有什么好再怕的。
  点头道,“我当时能想到的,只有他。”
  “你疯了!”
  这声斥责,是当年的商萱欠当年的宋杞的,可当年的宋杞怎么也没有等到,时隔多年,宋杞想起来,只感到时过境迁的悲凉。
  “阿萱,我没有办法。”
  ——我找不到你的时候,就已经疯了!
  “你没有办法也不能去找他,你忘了?是他将你全家害成……”
  理智让她及时地止了话,抿着唇,将头转到一边去,却不难看出她的气愤,这么多年了,她生气的时候依然是手里有什么便死死抓住什么。
  望着透明水杯上商萱紧紧捏到指节发白的十指,宋杞只觉如鲠在喉。
  他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状态,结婚了?还是有男朋友了?他不敢问,似乎只要不知道就可以当作不存在一般。
  “我没忘,阿萱,只是当时情况特殊,其他事情我可以先放一放。”
  听他语气已是潮落,商萱自觉有些过于激动了,喝了口水,才缓和了神色。
  “你找他他就答应了吗?没给你提条件?”
  “条件自然是有的,当年他一直就要我替他当线人,因为着急,我都答应着,但后来好像我并没有帮他做那些事情,因为我之后就离开了龙城,他找不到我。”
  他说到这里,一直以来的悲戚神色似乎有了不一样,那是人在足够强大之后对过去弱小的自己生出的怜悯与慨叹,当初的痛苦经历如今看来大约也是珍贵的历练。
  商萱在看宋杞的这一眼中,才真正意识到了,这个男人不再是过去与自己并肩而逃的无力少年,他已经成长成自己想要的模样,心里多少有些欣慰。
  “我后来看到新闻了,你家人的案情得到平反,但我还是觉得给吴鸣那种人的惩罚太轻了。”
  “不论怎样惩罚他们,我的家人都不会回来,所以当媒体问我是不是还要追究的时候,我说我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至于他们,那是法律的事情。”
  宋杞很平淡谈起这件事情,大约在他心里是真正过去了。
  “何况,当年你的事情上,他确实也帮了我。”
  “他帮你查到了我们的位置?”
  “嗯,季芯澄他们住院后,医院联系不到她们家人,向警方报了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