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诬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韩飞手里一定有那份合约,但是这件事情总感觉没那么简单。你暂时先不联系韩飞?”
  季芯澄坚持这事与韩飞有关,同时她也了解唐棠,唐棠不是没有怀疑韩飞,而是不愿相信而已,不愿相信的结果就是她很大概率会私下找韩飞当面确认,不管是不是对方,她都不会先声张,哪怕自己蒙受不白之冤。
  唐棠有些被季芯澄看透心事的不自在,半晌后才“嗯”了一声。
  顾少泽的电话不到二十分钟就回过来了。
  “你从F1门出去,那里我安排了车子,你们就坐那个车回公司,不要自己开车。”
  “你怎么做到的?”
  季芯澄有些不敢相信他效率这么高,原以为至少要等个把小时的。
  “你是第一天才认识你老公吗?”
  季芯澄在心里翻过无数个白眼,声调带着笑意,语气也不自觉柔软下来:“我们赶时间,先挂了。”
  “嗯,晚上早点回家。”男人在那头悠然回道。
  季芯澄结束通话仍有些恍惚,她似乎还真是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他,让他替她做这么一件事情,然后他确实也认认真真做好了给她答复,这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带给她的体验实在新鲜,一度让她觉得很不真实。
  与唐棠上了F1门前停着的一辆白色房车,没想到陈烽也在里头。
  季芯澄就问他:“你们怎么让那些记者走的啊?要知道今天这个话题堵上了,随便都是一条热门。”
  “顾总跟几家媒体公司的老总打了个电话。”
  “打了个电话?威胁人家吗?”
  陈烽镜片后头的眼睛里有了些许忍俊不禁,对季芯澄下意识就猜到顾少泽的恶意,不由暗叹,果然还是季小姐了解他们老板。
  “那不至于,合作共赢吧。”
  季芯澄嗤笑一声,怎么会不知道陈烽的蓄意粉饰。
  唐棠的事情暂时压下去了,但网上随之涌起的却是早上季芯澄维护唐棠的照片,一时大片网友又开始深扒季芯澄的料。
  先时对唐棠的辱骂,渐渐变了矛头指向或者带上季芯澄。
  “有内部人员亲眼所见,她当时上了自己的某位领导,不然以她那条件,明日之星怎么可能签她三年之久!”
  “是啊,后来又换人了,所以被前领导雪藏,在明日之星三年也红不了!”
  “看来她就喜欢挑上了年纪的,之前那些个导演不就是!”
  “还好我的邱商老公没有被她玷污!”
  “你们别那么武断,小心打脸,说不定人家也是被潜规则的呢!”
  “一个是被潜,几个就是她潜人家啦!……”
  唐棠在会议室里将ipad一扔,不再看那些让她恶心的网友评论。
  而季芯澄还什么都不知道,专注于与几个法务就唐棠的事情,正在讨论解决方案,但讨论来讨论去,也没有一个可行的方向,正一筹莫展,总经办助理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
  “澄姐,司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我?”
  季芯澄看了唐棠一眼,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先找唐棠么?
  但助理点头明确是她,季芯澄就起了身,跟着她出会议室。
  季芯澄不知道司总什么时候也搬到商萱的公司来办公了,本没打算多问,但见助理带她去的就是商萱原来的办公室,怎么现在就成司乾的了?
  到底没忍住,向助理打听起来:“商总是换办公室了吗?这里以前是她的吧?”
  对方礼貌地笑着,倒是没有什么不能问的意思,大方答道:“商总是我们司总的未婚妻,这个办公室最早是司总的,后来商总来了就是商总在用,最近商总因为身休不舒服,不再每天上班,日常的事务大多由司总出面处理,所以司总就搬回来了。他们两个,谁用这间办公室,都是一样的。”
  “商总生病了吗?”
  “不清楚,只听司总说她接下来不会每天来上班。”
  “那商总是住院了吗?”
  “应该没有吧,司总第天都有来公司,如果商总住院了,他是会将办公桌搬到医院去的。”
  助理不无艳羡地笑道,同时停下了脚步,示意目的地到了。
  “司总在里面,澄姐你自己进去吧?”
  季芯澄还想问什么,到这里了也只好点了点头。
  敲着门,听到里头说“进”,季芯澄才推开司乾办公室的门走进去。
  司乾坐在办公桌后面,双手正不停的在笔记本键盘上打着字,他身后的椅子似乎有点儿小,跟他的高个子比起来有点不协调,大概是之前商萱私人定制的椅子。
  “司总,您找我啊?”
  季芯澄轻声打了招呼,目光不由扫过办公室一圈,除了司乾的笔记本,这里几乎所有东西都还是商萱的,连桌子上的茶杯和午休用的软枕,都还放在茶几上。
  “管好你自己的私生活,不要什么破事都让公司给你兜底!”
  司乾说着重话,头依旧没有抬起来,自然一眼都没有看季芯澄。
  季芯澄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她那思绪还停留在商萱身体不舒服不能来上班这件事上,虽听得出他语气恶劣,季芯澄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快。
  只是道:“出什么事了吗?”
  季芯澄的反问叫司乾脸色一黑,一个ipad就被嫌恶地推到了她面前来。
  同时向她扔过来一个指令:“接下来你不用去剧组了,什么时候事情过去了再说!”
  拿起ipad,季芯澄才知道网上现在对自己的辱骂正盛,但骂的内容无非是些陈词滥调和无中生有罢了。
  事情起因是唐棠那件事,季芯澄以为眼下的状况应该是先处理好唐棠的事更要紧。
  遂放下ipad,也不替自己争辩,对司乾道:“司总,法务商量了一上午也没有决定,唐棠的事情是不是应该优先处理一下?”
  “她的事不用处理。”
  “为什么?”
  “公司已经将她开除了。”
  司乾在这时才抬起头冷冷看了季芯澄一眼,在她吃惊尚未反应过来时,从她手中抽回ipad,对她下了逐客令。
  “你可以出去了。”
  仿佛她在这个空间里多待上一刻,都让他觉得不适。
  但季芯澄仍站着没有动,她不可置信盯住司乾。
  “不是,司总!您为什么要开除唐棠?她是无辜的!”
  “是不是无辜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让公司损失惨重,已造成她承担不了的严重后果!”
  他很快又埋下头去,在笔记本键盘上敲着,仿佛轻易抛弃唐棠是一件不需要费吹灰之力的事情,不值得再多说一个字。
  季芯澄忍了忍,到底还是没有任着脾气来。
  她降低了声调,带着恳求问他:
  “能不能不开除唐棠?我可以不去剧组,甚至一直不去都没关系!”
  但司乾不为所动。
  季芯澄以为他在思考,便安静地等着。
  半晌之后却听他道:“如果不是欧阳导演替你说话,公司的立场,本就应该立刻让你滚蛋!你怎么会觉得还可以拿这个来当筹码?季芯澄,顾少泽身边待久了,是不是也学会自以为是了?”
  司乾的连名带姓,带着季芯澄对商萱的愧疚的重量,将她最后一丝希望压垮。
  她不甘心地,还想开口说什么,被推门而入的人打断。
  是韩飞。
  季芯澄眯了眯眼,对方在看到她在办公室里时,也是一怔。
  显然他跟司乾关系极近,不但不需要通知秘书台,连敲门都不用,就可以直接进他办公室。
  “进来吧。”
  司乾抬头看了韩飞一眼,对方扶着门框的手才松开,门在他身后很快合上。
  韩飞径直走到司乾办公桌的另一侧,三人的位置正形成一个三角。
  韩飞递给司乾一个文件夹,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司乾说,但因为季芯澄在场,他有些吞吞吐吐,甚至有时还带一丝慌张,对季芯澄直勾勾盯着他的打量。
  在这里见到季芯澄,韩飞有些促不及防。
  正常人,他需要什么防备呢?
  季芯澄在心里想着,大致已肯定唐棠今天的事就是韩飞做的,而他的幕后……她目光缓慢地,重新落到司乾身上。
  此时的司乾正专注看着手中的文件夹,韩飞站在一边小声汇报工作,竟然是一些行程的确认。
  一个剧组的制片人,向公司老板汇报自己接下来的行程,目的又不是请假,确实让人有些啼笑皆非。
  季芯澄知道他们在掩饰,也没有揭穿。
  而是静静看着韩飞说完这些不相干的话之后,出了司乾的办公室,她才重新开口道:“唐棠的事情,是你指使韩飞诬陷她?”
  她的语气明显地冷了下来,也不再用‘您’这个尊称。
  司乾手中动作停下,默了会儿,然后合上笔记本,站起了身。
  隔着宽大办公室,他居高临下望住季芯澄视线,仿佛对她反应这么快还有些赞赏。
  然那眸中却是冰冷而不屑的:“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别人怎么也诬陷不了她!”
  他盯着季芯澄的眼睛,俨然意有所指,指季芯澄对商萱的背叛,嘲讽季芯澄始终装得自己很无辜,指责她的装腔作势。
  季芯澄忍着心头闷闷的沉痛,对司乾道:“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唐棠负责的项目即便有韩飞在,原先的事情都是她在负责,交不交接都将影响那部片子的拍摄进度,时间一到,给平台交不了片,那就是公司一个重大危机,到时候就不是仅仅炒了个制片人这么简单的!”
  季芯澄深出口气,再问:“你这么做,商萱知道吗?”
  果然,司乾一听到商萱的名字,眸色就变了变,只是季芯澄尚没有猜到那是一种什么情绪。
  “公司面临什么样的危机,这是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怎么做!”
  司乾急了,季芯澄决定不放过这微小的机会,钻对方空子的机会。
  “商萱为什么不来公司了?”
  “怎么,难道你觉得她在这里,结果就会不一样吗?”
  季芯澄心下确实这么想,不管是不是她太过乐观,从与商萱重逢的那一天起,商萱眼中对自己的恶意是真的,但她每回到最后都放过自己,也是真的。
  商萱的复仇,有她们昔日的姐妹情分在,如果是商萱,大概不会假手于韩飞给唐棠难堪。
  “结果会不会一样,我不知道,但我肯定商萱不会希望她从零开始策划的那部片子,因为进度赶不上,在平台播不了!”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就在刚刚,我才发现,上回把唐棠换掉的人不是商萱,而是你!这个韩飞也是你找来对付唐棠的,而商萱明明知道,却没有否认,甚至还替你认了下来!”
  在司乾几不可见的错愕中,季芯澄继续道:
  “而最后,商萱还是把唐棠留下来了,什么原因,你难道不比我清楚吗?我不知道商萱为什么不来公司了,但她如果在,绝对以那部片子为先,而不是为了报复什么都可以牺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