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再也不回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没有什么意思。”
  顾少泽迅速由晴转阴的神情,让季芯澄隐约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应过激了。
  打算把话收回来,略过他回房间去。
  但对方只须长臂稍稍一抻,就将她挡在了原地。
  “你一直在吃避孕药?”
  顾少泽冷着声问。
  如果先时顾少泽的脸色只是阴沉,这一刻,他眸中凝聚的冰冷已到了骇人的地步,季芯澄只消一眼就想要逃。
  她也真就决定钻他身边的空子逃走,但这个下意识的反应显然愈发惹怒了顾少泽。
  下一秒,季芯澄已被他眼明手快重重推到墙上。
  “我问你话!季芯澄,你是不是一直在吃避孕药?!”
  一直吃避孕药怎么了?
  难道不吃药,怀上了再去打掉吗?
  季芯澄只觉得背部被撞得生疼,眼中霎时有泪光浮起,忙低头生生忍下。
  待视野变得清明,她才抬起头来,正视男人眼中的盛怒,毫不胆怯给了肯定答复。
  “是啊,我一直在吃药,所以不会有孩子!”
  她明明想要对他怒吼回去。
  可发出的声音却艰涩到令她自己听着都如此没有底气。
  好在,倒也显得她还算镇定,不至于那么没出息地将对他此刻的恐惧都表现出来。
  “好!很好!……”
  顾少泽目光如森凉利刃,在季芯澄眼上、心上剜过无数刀,然后手一松,毫不怜惜地将她往墙跟一丢,下了楼去。
  嘭!
  一声巨响,那是顾少泽摔门离去的声音。
  整座房子似都在这震耳欲聋的声响里,轻轻发颤。紧接着是随风呼啸远去的汽车引擎声,周遭很快恢复一片宁静。
  季芯澄滑坐木地板上,头埋在曲起的双膝间,早已泣不成声。
  她是什么时候回到卧室的,已经不记得的了,只知道清晨醒来,她仍然蜷缩在沙发一角,什么也没有盖的身体一侧冰凉凉的,传来麻痹感。
  卧室门大开着。
  时钟显示五点一刻,周围安静极了,连往日常听见的鸟叫声,似乎都不见了踪迹。
  季芯澄在沙发上坐了片刻才起身,下楼经过书房时,见里头的灯还开着。
  是昨晚忘记关的。
  顾少泽穿着浴袍出门,一夜未归。
  她有些头晕,灌了杯温水,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当门口传来密码钥匙解锁的声音时,她不由自主地就起了身,向门口迎去。
  却是曾嫂。
  “太太?太太今天起得这么早?”
  曾嫂一脸诧异,她刚从老宅那边过来,手里提着装满新鲜蔬菜的菜篮子。
  自曾嫂第一天进这个门,顾少泽就对她说明了他们俩已经领证的事实,同时告诉曾嫂,在顾少泽没有向家里说清楚之前,请她不要向家里透露这个事情。
  是以曾嫂在私下都叫季芯澄“太太”,只有外人在场时,会叫她“季小姐”。
  “嗯,我下来找水喝。”
  曾嫂看她手中拿着水杯,身上的衣服却不是睡衣,虽然奇怪,还是“哦哦”地点着头。
  季芯澄转身将杯子放回餐厅,对站在冰箱前的曾嫂说不用给她准备早餐,然后就上楼了。
  她进浴室冲了个澡,待一切收拾停当却不知道她出了这个门,能去哪儿?
  她想到唐棠,唐棠在海南还没有回来。
  颓然坐在化妆桌前,又一点一点将妆容卸了,然后换上睡衣,躺到床上去,尽管没有睡意,仍强迫自己闭上眼睛,最后倒也熬着再一次睡着。
  醒来已是午后,季芯澄下楼吃了曾嫂温起来的午饭。
  房子里安安静静地,她以前从没有觉得这个房子这么大,楼上楼下,空旷地让人发慌,看到曾嫂在花园里忙碌,就换了鞋出去帮她。
  “太太晚上想吃什么?”
  曾嫂见季芯澄无事,便跟她商量起晚上的菜单。
  季芯澄想了想,报了几个菜名,曾嫂眯着眼笑道:“都是先生爱吃的!”
  “我来做,不会的曾嫂教我吧?”
  “好的呀!先生真是福气,能找到太太这么好的女孩子,早一点要孩子就更好啦!”
  心细的曾嫂见季芯澄唇边笑意有了勉强,当即就换了话题,跟季芯澄确认食材。
  确认好了之后曾嫂给司机老刘打电话,对方从老宅那边过来接曾嫂去菜市场,季芯澄在旁边听着,忽然道:“我开车送您去,反正我下午在家也没事儿。”
  季芯澄的一连串举动叫曾嫂终于有了疑问,问她:“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太太这么用心!”
  季芯澄正在择豆角,也没有想瞒着曾嫂,道:“我惹他生气了,今天就亲自准备一桌菜,跟他道歉。”
  “太太这么用心,先生哪里还舍得生气哟!”
  别说曾嫂,就是季芯澄自己,也是有足够信心的,她总觉得,眼下的顾少泽,至少对她这点容忍度还是有的。
  可两人忙碌一下午,直到晚上八点,还是没有顾少泽回家的消息。
  季芯澄黄昏时联系过陈烽,陈烽说他今天可以准点下班。
  那他准点下班之后,去哪儿了呢?
  “季小姐?”
  “陈烽,顾少泽在哪儿你知道吗?”
  “顾总他……”
  “他让我给他送东西过去,但地址没发给我,我打电话过去一直没有接听。”
  陈烽这才爽快地报了个地址过来,是上次季芯澄去过的,安子墨的夜总会。
  她刚才是给顾少泽打过电话,但他先是挂断,而后是挂断都懒得挂了,直接无视,怎么打都无人接听。
  季芯澄看着陈烽发来的地址,足足看了好几分钟,直到曾嫂觉得不对,赶过来问她时,她才淡淡收起手机,对曾嫂道:“他不回来了,把东西都收了吧。”
  “这……,那……”
  曾嫂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最后道:
  “先生没有回来的话,太太自己吃点吧?忙了一个下午了。”
  季芯澄只说没胃口,就上了楼去。
  夜里,她是被冷醒的,手往额头上摸,滚烫的,还全是汗。
  从早上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有些低烧,可能是昨夜窗户没关又没有盖被子睡的缘故,一个下午她基本就负责洗菜,一双手一直泡在水里。
  想到这里,季芯澄牙齿打着颤下床,给自己量了体温。
  39.3,果然烧起来了。
  却在医药箱里,怎么也没有找到退烧药。
  猛灌了两杯热水进去,十分钟后,季芯澄又颤巍巍地回到了床上。
  她想着撑一撑到天亮再去医院的,可这一睡去,再醒来她已经在医院里了。
  坐在她身边的是唐棠。
  见她睁开眼,劈头盖脸就骂起人来:
  “季芯澄,你想死也不要这么个死法好不好?有意思吗?为顾少泽那种渣男,你有必要这么牺牲自己吗?啊?!”
  唐棠眼圈红红的,季芯澄眼一错,就在病房一角看到一只行李箱。
  “怎么回事啊?你刚回来吗?”
  “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
  “哭什么哭啊,我又没死!”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别瞎说!”
  季芯澄被她搞得哭笑不得,“不是你自己先说的嘛,我就是发个烧而已,家里没退烧药了……怎么会是你在这儿呢?”
  “不是我在这儿还能是谁?顾少泽那渣男吗?昨天晚上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我知道啊。”
  季芯澄不动声色回道。
  “你知道?你可能耐了啊季芯澄!那你也知道他怀里这女的是谁?”
  唐棠愤慨地将手机解了锁,相册里翻出那几张照片来,扔到季芯澄面前。
  照片刚好就在季芯澄眼前,她不需要拿手机也看得很清楚。
  顾少泽在安子墨的夜总会里她知道,但她总还抱着一丝侥幸,毕竟那是他好兄弟安子墨的地盘,还真想不到他这么快就将她如此依赖的怀抱让给别的女人。
  “我昨晚刚下飞机,有点急事就赶那地儿会几个朋友,居然让我撞上顾少泽干这好事儿!你知道我找上他的时候他怎么说的吗?”
  “你还找他了?”
  “他说他不认识我!不认识我啊!”
  唐棠猛翻了个白眼,后道:“我完事了就到你们家去找你,后半夜,打你手机怎么都没人接,可你房间里灯还亮着,你也没有吃安眠药的习惯啊,不可能手机响成这样叫不醒,我当时就给顾少泽打电话,那混蛋助理接的,你知道他怎么编的?说他老板出差了!真要命,后半夜的,出他娘的差!没办法,我只好报警然后通过物业进了你们家门,你当时都已经昏死过去了你晓得吗季芯澄!我难以想像,我要是昨晚没有赶到你们家,你真的就……”
  唐棠咬牙切齿,终究没有说出令她感到后怕的可能性来。
  季芯澄听着她的复述,紧紧抿着唇没有出声。
  “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吵架了?”
  季芯澄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与唐棠多说,问她自己的肺炎严不严重。
  “医生说幸好送过来及时啊!晚一点可不知要出什么事儿!”
  “我知道了,对不起啦!把你吓到了,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季芯澄好一番讨饶又保证,才让唐棠不耐烦地催她消停。
  “行啦!想吃什么?我出去买!”
  唐棠出去后,季芯澄给家里打了电话,曾嫂接的。
  季芯澄就跟她说自己接下来都不会在家里,让她电话跟顾少泽确认出差几日,出差期间家里没人,曾嫂就可以不过来了。
  曾嫂那头连声应着,只道小夫妻吵架不爱搭理对方,便给顾少泽助理打了电话,确认对方真是出差后,她又将电话回给了季芯澄。
  “先生是真出差了,但具体几日,还不清楚。”
  季芯澄并没有让她跟自己汇报的意思,但既然曾嫂说了,她便只好说知道了,让她先回老宅,等顾少泽联系她再过来。
  放下手机,她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如果不是唐棠发现自己,以目前的情况,曾嫂在今天白天正常都不会上楼打扰她,至少得等到黄昏之后才会上楼看看她起床没有,如果真的到那时候自己才被发现,恐怕真的会是唐棠担心的那个样子吧?
  季芯澄的肺炎在医院里挂了四天水,第五天出院时,她直接跟唐棠回了她家。
  路上,与唐棠说了她和顾少泽之间关于孩子这个问题的分歧,还有这次的争吵,归根结底她觉得这个结婚证领得有些儿戏,他们确实还没有能力去面对一段正常的婚姻,既然如此,不如早一点结束,免得拖久了结果会越来越糟。
  说到离婚,唐棠倒是比她之前的激烈态度慎重了许多。
  有一会儿没说话,而后对季芯澄道:
  “你先在我这儿住下!等那顾渣渣回来了再说!”
  季芯澄却很坚决了,说:“我想去把我的行李拿过来。”
  唐棠怔道:“你是说,再也不回去啦?”
  季芯澄望着窗外来往车流,只是冷静地“嗯”了一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