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错得离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上十点。
  顾少泽出差一周后回到龙城,下飞机第一件事不是将手中行李递给陈烽,而是问他季芯澄有没有找自己。
  出差这些天,他的手机没有任何季芯澄的消息,好几次他都想打过去了,可最后一刻还是忍下来。
  他以为这次的事情,季芯澄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是不会原谅她的……
  “没有。”陈烽说。
  “她打给你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
  陈烽想了想,好像好多天前了,没想起来,就低头去翻手机里的通话记录。
  “你临时出差那天晚上,季小姐说你让他送什么东西过去,但没告诉她地址,所以打来问我。”
  顾少泽脚步顿住,“所以你告诉她我去了夜总会?”
  “是的……”
  陈烽也停下来,带着不解,难道不可以吗?
  顾少泽没有什么表情,看着助理片刻,而后颇有些无力道:
  “你回去吧,钥匙给我。”
  将车钥匙递给顾少泽,看他迈着长腿大步离去,陈烽仍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知道顾少泽此刻很不爽,但具体是什么原因,他的逻辑已经无法替他准确分析。
  顾少泽一路专心开车,以最快速度回到了家里。
  家里没人,除了感应灯,周遭安安静静的。
  他知道季芯澄因唐棠那件事牵连,至今还没有回到剧组。但打她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在空荡荡的房子里,顾少泽楼上楼下的,不知道多少趟了,最后对方索性关了机。
  不安情绪在酝酿,他放下手机,目光在卧室里环顾一圈。
  屋子曾嫂收拾过,已不是他出差时的模样,季芯澄的化妆台依旧琳琅满目,这多少让他的心安了安。
  她的衣服不少,但常穿的却不多,很快,顾少泽便在码放整齐的衣柜里,发现了季芯澄离开的痕迹:她把几件喜欢穿的睡衣都带走了。
  他让陈烽打电话联系季芯澄的经纪人和助理,得到的答复都是季芯澄在休假。
  而他自己,则一直在拨着唐棠的电话,对方正在通话中,等她结束通话了,却又是无人接听。
  “查一下唐棠的住址,查到马上发给我!”
  顾少泽这么安排助理时,唐棠忽然就接起了电话。
  通话是免提的,唐棠的声音高调而不满地传来:“谁啊?大半夜的!”
  他听得出来对方所处环境喧闹,像在马路边上。
  “我是顾少泽,芯澄在你那儿吗?”
  “哟!顾总?我没听错吧?您认识我吗?”
  顾少泽知道,唐棠是在介意那天在安子墨夜总会上发生的事情,默了默,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语气显得诚恳一些,才开口道:
  “那天晚上情况特殊,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顾总可神通啊!居然还知道我在想什么?”
  她似乎将手机换到另一边手上,继续道:“情况特殊?是什么特殊情况,需要顾总怀抱美女在夜总会里开怀畅饮呢?难道有人将刀子架到您脖子上,逼着顾总这么干?”
  唐棠冷笑一声,没好气总结:“抱着别的女人快活的时候,怎么不问你老婆在哪儿!现在着急,早干嘛去了?渣男!”
  说完,她毫不犹豫挂了电话。
  顾少泽看着桌面上的手机,半天才反应过来,唐棠那一句愤恨的“渣男”是在骂他。
  再次将电话拨了过去,顾少泽带着百折不挠的决心.
  等唐棠不耐烦接起,他的声调已完全冷静下来。
  他先发制人,不等唐棠挂断电话就道:“唐棠,你听我说完,再决定是否挂电话。
  “夜总会那个女孩是我侄女,顾婷婷,芯澄见过。婷婷当时被人下了药,跟一帮社会青年混在一起,对方背景不简单,而那个夜总会是我一个朋友的,芯澄也知道,我们不想将事情闹大,只好采取一些迂回的方式来处理当时的状况。
  “我说不认识你,是避免你跟那些人有所接触,不是有意针对。
  “我更没有做对不起我老婆的事情。那天之前我和她确实吵过架,我还很生气,所以当天晚上临时出差就没有跟她打招呼。这是我的解释。如果你需要确认,可以到夜总会找完整监控。
  “你是芯澄最重要的朋友,我不觉得对你隐瞒,对我而言会有什么帮助。”
  唐棠在听到顾少泽开声时,就已经将脚步停了下来,她下楼去买宵夜,这会刚到家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
  顾少泽是什么样的人,唐棠多少见识过几次,光就他这一番耐心的解释已叫唐棠意外不已。
  在唐棠印象中,顾少泽从不正眼瞧人,包括对季芯澄,更多也是盛气凌人的模样。除了他抱着季芯澄的时候,唐棠以为那是所有男人被欲望驱使的面具而已,不认为他真有多爱季芯澄。
  可这一刻的顾少泽,让唐棠觉得不一样,她想,大约是他最后一句话让她觉得很受用。
  城府多深的男人啊!
  季芯澄根本不是他对手!
  想到季芯澄为他做过的傻事,哪怕唐棠知道自己误会顾少泽了,也仍然没有好脸色。
  “那又怎么样?就是证明了你是被冤枉的,那又怎么样?随便吵个架就可以把人丢在家里自生自灭!顾少泽,你以为跟我扯几句有的没的,我就可以替你跟她那儿说好话吗?想都别想!”
  “这不是随意的争吵,唐棠,作为她的朋友,难道你觉得她的做法是对的吗?我们已经结婚了,可她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唐棠居然还从男人的话语中听出来一丝委屈,不由向着夜空翻了个白眼。
  “顾少泽!你就是个渣男!说了你还不承认,她为什么这么做,你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问题吗?不仅渣,还自私!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她是不喜欢小孩子的人吗?啊?你没有眼睛还是根本没有用过心?”
  唐棠续了口气,扬高了声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她是在我这儿,但她说了,不会再回去!就是我想劝也没有用,何况我怎么可能帮你,别再往我这里打电话!”
  她是不喜欢小孩子的人吗?
  顾少泽看着已经暗下来的手机屏幕,脑海当中仍然回响着唐棠这句话。
  与这句话同时出现在他脑海里的,还有舒颜问季芯澄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季芯澄说都喜欢的神情……
  他究竟在哪里疏忽了?
  他明明是担忧她不喜欢才会理所当然地说自己也不喜欢,可眼下看来,事实似乎不是这样。
  顾少泽阴沉着脸,离开了书房。
  放置家里医药箱的柜子里有个抽屉,专门放着病历和体检报告。
  顾少泽将季芯澄的过往病历都翻了出来,仔仔细细看过,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他心下一惊,他确实在想着,上次医院里那个女医生跟她说的话:季芯澄动过手术。
  季芯澄给自己的回答是阑尾炎,恐怕不是如此。
  “陈烽,你想办法把这家医院里,季芯澄的病历给我找出来,就现在!我要全部的!”
  他在季芯澄那些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的担忧是对的的病历底下,看到一张名片,是一家高档私立医院的妇科医生。
  “恐怕没那么快,顾总,这家医院安保系统是出了名的高端。”
  “我不管,你去想办法!费用不是问题!”
  ……
  唐棠将宵夜摆在季芯澄面前时,很欣慰地看到她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来。
  “确实很好吃啊!”
  季芯澄吃第一口就连赞道。
  “当然了,这家店不做外卖,我能住这里这么久,跟他们家有很大关系!”
  “问问他们有没有儿子。”
  “干什么?”
  “嫁到他们家里去啊!”
  说完,季芯澄自己先咯咯笑起来了。
  唐棠皱皱眉放下筷子,季芯澄只道是玩笑过了,忙忍下笑来:“开玩笑的,你什么时候这么爱较真了?”
  让唐棠皱眉头的倒不是这句玩笑,她盯着季芯澄的笑看了半晌,道:“你真的没事吗?如果想哭、想骂人,大可以冲我来的,我看你这样心慌得很。”
  季芯澄一怔,无辜道:“我怎样了?能吃能睡不好吗?你别瞎操心,我就是想着我现在连发个烧都能昏过去,还是健康最重要,不管遇到什么事,该吃能吃就得吃!”
  虽然她这么说很有道理,但唐棠还是看出了季芯澄眼底的忧郁,直觉季芯澄心里一定还是很难过的。
  便道:“明天咱们去游乐园吧?我看了天气,没晴没雨,正合适!”
  “好啊。”
  季芯澄爽快答应了。
  次日大早,在唐棠的积极下,两人很快就进了游乐园。天气确实如唐棠所说,不冷不热,风高气爽。
  季芯澄的手机一直振动个不停,不用看也知道是顾少泽。
  唐棠走在前面不远处,时不时停下来等季芯澄。
  便将手机关了扔回包里,然后快步向唐棠走去。
  再次听到关机提示音的顾少泽,终于将手机放了下来。
  他坐在书房办公桌前,一夜没睡,面前摆着的笔记本,正打开着一封邮件,邮件附件是一张高清扫描图,“人流免责书”几个字醒目地躺在第一行居中的位置。
  右下角签名处是季芯澄的手笔。
  原来她的手术真的不是阑尾炎,而是人流。
  手术对应的时间,顾少泽想起来正是季芯澄最初问他喜不喜欢孩子的时候,他当时给的是否定的回答。
  他琢磨自己当时怎么会那样回答,大约是没有想到她指的孩子也许是他们俩的孩子……
  靠在椅背上,顾少泽知道自己这回错得离谱。
  要道歉,得好好想个法子才行。
  ……
  游乐场里,唐棠和季芯澄来得早,两人在景区内的咖啡厅里吃了早餐,也不急着玩,到处走走逛逛,直到周边的人群渐渐密集起来,才想着该去凑热闹了。
  首当其冲自然是过山车,先时以为队伍人不多,近了才发现,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什么情况?现在才九点呀!”唐棠不敢相信地大叫。
  “大姐,你忘了今天是周末。”季芯澄善意提醒。
  两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决定排队吧。
  排在两人前后的都是情侣,卿卿我我的好不亲热,唐棠看着没什么,只怕季芯澄会不会不好受,就将她打发去买冰淇淋。
  “你不是吧,还吃得下?”
  唐棠今日的早餐几乎吃下了两人份。
  对季芯澄的担忧,唐棠理直气壮:“都失业的人了,多吃点甜品安慰下自己还不行吗?”
  季芯澄听不得她提起这一茬,顿时没有抵抗力,连忙问她要吃哪种口味。
  唐棠从海南回来那天,就收到公司已经替她办好离职手续的消息了,让她回去把自己的东西拿走。
  季芯澄跟随指示牌去找卖冰淇淋的店,近处的没有唐棠想要的,反正时间来得及,就走远了些。
  在一处儿童玩的旋转木马外侧栏杆下,坐着一个小男孩,吸引了季芯澄的注意。
  小男孩四五岁模样,苹果绿T恤、背带牛仔裤,微曲的短发,像玩偶一样的长睫毛大眼睛,皮肤白皙到仿佛带着光,让人移不开眼睛。
  只是那大大的眼睛中似乎有些什么东西,一下就击中了季芯澄的心脏,使她走不动路了。
  多看了小男孩几眼后的季芯澄发现,周遭似乎没有他的家长。
  便走上前去,柔声问他:“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你家里人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