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游乐园里的小插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男孩不理人,目光带着戒备落在季芯澄脸上。
  季芯澄不自觉往后退了退,也尽量不去碰他,再次问道:“或者你需要帮忙吗?你是不是迷路了?”
  小男孩这回不仅不理季芯澄,跳下石阶,转身就走了。
  被留在原地的季芯澄有些怅然,同时又有些安慰,这么好看的小男孩,真怕被拐走,可他似乎有自己的想法,看来她的担忧应该是多余的。
  见小男孩走远了,季芯澄接着找冰淇淋店。
  买到了唐棠想要的口味,太阳忽然就冒出来了。顶着烈日,季芯澄尽量靠着有阴影的墙根走,没想到才走几步,又碰到先前那个小男孩。
  这回他独自坐在一家饮品店的露天茶座里,小小的身影显得伶仃而孤单。
  季芯澄远远地观察了几分钟,确实周遭那些来往的家长都不是他的家人,才又走了过去。
  “小朋友,你是不是找不到你家人了?”
  季芯澄蹲在地上,微仰着头看小男孩的脸,小男孩这回不看她的眼睛,目光落在她手中的冰淇淋袋子上。
  他像是没有听见季芯澄的话。
  但在季芯澄问他“想吃吗”的时候,他的眼睫轻轻动了动,依旧盯着冰淇淋袋子。
  季芯澄便伸手从其中拿出一个递给他。
  小男孩不接,虽然他的目光从袋子移到季芯澄手中的冰淇淋上。
  “没关系,你如果想吃的话,可以吃的。当姐姐送给你。”
  他依然一动不动。
  季芯澄渐渐地,感觉到男孩的眼睛似乎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太过沉寂,明明看着某样东西,视线却像是没有焦距。
  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将冰淇淋重新放回袋子里。
  饮品店里唯一的店员站在柜台里,有些警惕地望着季芯澄。
  季芯澄回过神来,想到自己的行为,不知道的确实还以为她不怀好意呢。这孩子,不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是对的。
  “如果你真的不需要帮忙的话,那我就走啦?”
  她一边问着,一边打量小男孩的反应。
  他没有反应。
  季芯澄终于决定离开,游乐场管理完善,到处都有摄相头,她其实不需要太担心。
  但在转身时,季芯澄看到男孩穿着短裤的小小膝盖上,磕伤了好大一块,血迹中混着沙土,看着都疼,这大热天的,也怕感染。
  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再次上前去,问他疼不疼。
  “姐姐带你去处理一下好不好?”
  都这么久了也不见家长来,季芯澄几乎肯定小男孩是走丢了,打算将他带到游乐场管理处去。便伸手牵他:“你别怕,姐姐带着你把伤口处理一下,然后去找你家人,好不好?”
  小男孩还是没有反应,但季芯澄牵过他的手时,他没有推开她。
  季芯澄仿佛受到鼓励,就将他从座椅上牵了下来。
  “请问,你知不知道这边管理处有没有医务室?小朋友受伤了,我想带他过去看看。”
  季芯澄问饮品店的店员,男店员见到她放下口罩的面孔时,眼中哪里还有一丝警惕,慌忙着,给她详细地指了路。
  末了还不放心问道:“你记得住吗?要不要我送你们过去?这里走过去有一段路的。”
  季芯澄摇头,说可以拦个游览车过去。
  牵着小男孩正想走,斜后方突然快步走过来一个年轻男人,沉着脸,拦住他们去路。
  “请你放开我儿子!”
  男人身量中等,面孔十分俊秀,戴近视眼镜,看起来很斯文,可他的眼中有一丝狠厉,叫季芯澄不自觉握紧了小男孩的手。
  “你是小朋友的父亲?”
  男人不回答他,伸手就要从她手中把孩子带过去。
  季芯澄没有动,奇怪的是小男孩也没有动!
  电光火石间,她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连忙将男人的手一挡,把小男孩往身后一藏,然后转过身问小男孩道:
  “小朋友,他是你爸爸吗?”
  小男孩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看着季芯澄牵着他的手,不知道在看什么。
  季芯澄站起身,在店员无声的支持中大着胆子问对面的男人:
  “你说你是小朋友的父亲,可是他好像并不认识你,能请你出示一下关系证明吗?”
  男人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将季芯澄望住:
  “这位小姐,这是你们最新的路数吗?用这种方式明目张胆带走别人的孩子?关系证明?你觉得我带儿子出门,应该随身带户口薄是吗?”
  他的眼神咄咄逼人,他把季芯澄当作人贩子。
  季芯澄不为所动,因为她相信小朋友不会说谎,如果对方真是他的爸爸,小朋友不应该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低头看了看小男孩,确实不像是装的。
  再抬起头便严肃道:“我倒觉得你更像人贩子!这样吧,不如我们带着孩子去管理处,那里有警务人员,如果确认你是小朋友的爸爸,我当然不能拦着你。”
  “你在开玩笑吗?”
  男人目光冷冽如冰,叫季芯澄不自觉咽了咽唾沫。
  “你是不敢去吧?”
  尽管忐忑,季芯澄也没打算松口。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久等不到季芯澄的唐棠找了过来,瞥了一眼季芯澄对面犹带着怒容的男人,问季芯澄:
  “出什么事了?”
  季芯澄正想回答,忽然身边小男孩甩开她的手,几步就扑到了唐棠身上去。
  小男孩紧紧抱住唐棠小腿不放的动作,叫在场众人都吃了一惊。
  “这,这……谁的孩子啊?”
  唐棠疑惑望向季芯澄,见季芯澄一脸茫然,继而便转移到一旁显然更加不解的男人脸上。
  男人镜片后头有一双极好看的眼睛,带着不可置信将唐棠盯住。
  片刻后,男人才回过神来,先是对季芯澄道歉。
  “不好意思,我刚才找不到儿子,有点着急,所以想岔了……”
  他似乎有些激动,抬手抹了把脸,待镇定下来,才继续道:“不该把你当作人贩子,我正式向你道歉!我叫许默,这是我儿子许佟,因为更小的时候出过一点事情,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不爱跟人交流,所以你刚刚问他,他是不会有反应的。”
  他抱着歉意道歉时,时而看季芯澄,时而看唐棠,态度倒是极为坦诚。
  “人贩子?你说她?”唐棠笑起来,“她自已不给人卖了倒好!”
  许默解释会这么误会的原因,“我早上就是去给他买瓶水,回头就找不到人了,在监控里看到这位小姐先后两次找我儿子说话,所以才会认为是……那么回事,真的非常对不起!”
  “没关系的,要是我,我也会那么想。我是看他一个人坐在那儿,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担心他是不是走丢了。”
  季芯澄也笑起来,转而又心疼地看了许佟一眼,对许默道:“他估计是摔跤了,膝盖磕破了一大块,你先带他去包扎一下吧。”
  许默连连点头,再看儿子,却依旧抱着唐棠不放。
  “小朋友,你……认识我吗?”
  唐棠这时已蹲了下来,她扶着小男孩的手臂,想让他松手,以免被自己蹲下的动作夹到。
  小男孩的手确也松开了,但下一刻,他就猛地扑到唐棠怀里去,紧紧搂住了她的脖子。
  唐棠被他突然的动作一带,险些往后摔倒,一旁看着的许默迅速上前,将她后背稳稳扶住。
  “谢,谢谢啊!”
  唐棠跟男人道谢,要起身起不来,看小男孩可爱,小小的身子,索性就将他抱了起来。
  许佟将脑袋紧紧抵在她颈间,让唐棠既尴尬又好笑,见他不回答,便转向他父亲:
  “他这是……?”
  许默似乎也答不上来,尝试上手接儿子过去。
  “小佟,到爸爸这儿来。”
  但男孩越发搂紧了唐棠的脖子,不理他的父亲,这动作让唐棠呼吸困难地咳了起来。
  许默无奈,只好对唐棠和季芯澄道:
  “能不能麻烦两位,跟我一起送他去趟医务室?”
  季芯澄看唐棠一眼,被孩子这样黏着,脸上还是笑的,想到平日里唐棠太多没耐心的时刻,心里颇觉得有些神奇。
  这孩子实在太好看了,季芯澄就替唐棠回道:“可以的,我们一起过去吧。”
  因为距离有点远,他们拦了游乐场内的观光车过去。
  唐棠将许佟放到腿上,跟他说话。
  “你为什么一看到姐姐,就抱着姐姐不放呀?是不是你也觉得姐姐特别好看?”
  “……”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你这小鬼才多大,就知道好看不好看的?是你妈妈教你的吗?”
  许佟依旧没开口,原本仔仔细细盯着唐棠脸上看的动作一收,转而又搂紧了她的脖子。
  生怕她突然就消失了一样。
  坐在唐棠对面的季芯澄不由看向一旁始终视线也在唐棠身上的许默。
  对方察觉到,回予季芯澄不自然的一笑:
  “我太太已经去世了,她有一张照片,穿的也是这位小姐今天这个颜色的衣服,可能……我儿子是将她当作妈妈了。”
  许默尽量语气轻松地解释,但他眼底略过的伤感,还是不由地叫人动容。
  唐棠没想到自己随口就揭了父子俩的伤心事,吐了吐舌头,在许佟背上轻轻拍了拍安抚他。
  “我是季芯澄,她是唐棠,你可以直接称呼我们的名字。”
  许默听到季芯澄的名字,有些讶异,季芯澄问他缘故,他只道:“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明星。”
  给许佟包扎好伤口后,许佟依旧拉着唐棠的手不放。
  愣是许默给他承诺了好些愿望,孩子也一点都不见动心的。
  唐棠有些不自在,向季芯澄使眼色求救。
  季芯澄想了想,就上前去对许佟说:“你还想见到唐棠姐姐吗?”
  许佟不作声,但目光动了动,拉着唐棠的手明显紧了紧。
  季芯澄便笑道。“那我们以后经常一起玩,好不好?”
  许佟这回点了头,虽然轻微,却叫许默感激地隐隐湿了眼眶。
  “那这样,今天你受伤了,先跟爸爸回家,等你脚上的伤好了,我们再一起玩,你觉得怎么样?”
  许佟没有作声,季芯澄看向唐棠,唐棠当即明白了季芯澄的意思,忙蹲下来对许佟道:
  “我保证,只要你乖乖把伤养好了,我们一定找机会带你出去玩。好吗?”
  许佟这回不仅点了头,还将手也松开了,带着依依不舍的乖巧。
  季芯澄于是很顺利地,让唐棠给许默加了微信,她说:“这么小的孩子,答应他的事也要尽力做到,等他的伤好了,你可以联系唐棠,她会很乐意帮忙的!”
  许默谢过季芯澄,又再次跟唐棠道了谢,才带着儿子离开。
  父子俩一走,唐棠就摆起脸色来:
  “季芯澄,你什么意思?你这回可真当起人贩子了啊,这就打算将我卖了是不是?”
  “你看这孩子,再多看一眼我的心都要化了!你不觉得是赚到了吗?”
  “什么赚到!季芯澄你自己感情问题都没解决好,给别人瞎操什么心呢?啊?这么直接,就怕人家不知道你姐们我嫁不出去是不是?”
  “你没看到,那许默的眼睛,都要盯你身上去了!”
  “人家在看他儿子,季芯澄你这眼神,被顾少泽带偏了吧!”
  “下回见到小佟,要让他改口叫阿姨,不能乱了辈分……”
  “季芯澄,你有完没完!”
  两人笑闹着,在游乐场里,在阳光下。
  她们也以为这或许就是个插曲而已,人生总有许许多多这样那样的小插曲,当时或身在其中,但也很轻易就会不小心忘记。
  一周后,就在唐棠以为对方早已经将这个事忘记时,许默打来了电话。
  “唐小姐你好,我是许默!”
  得到唐棠“嗯”了一声的回应后,他在那头道:“后天我们这里有个烟火晚会,小佟很喜欢烟火,我想邀请唐小姐和季小姐一周参加,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