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巧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唐棠接到电话时,季芯澄已经在欧阳导演的坚持下复工。
  想到许佟望着她那双精致的大眼睛,唐棠一时找不到理由来拒绝,便答应了。
  晚上季芯澄回到家,洗漱后两人窝在沙发上喝红酒刷电影。
  唐棠就对季芯澄说起许默的邀请,不料季芯澄想都没想就说不去。
  “你后天都是白天的戏啊,烟火大会是晚上,你为什么不去?”
  季芯澄睨唐棠一眼,笑道:
  “人家说邀请我,那不过是托词而已,是怕你不好意思,我不会不懂的,你自己去吧,啊?我可以帮你挑衣服。”
  “季芯澄,你能不能正常一点?真发现你自从跟顾少泽在一起之后,这脑回路都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啊!什么话到你这儿都有另一层意思,以前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对别人的感情问题还这么懂这么专业呢?”
  唐棠噼里啪啦数落完季芯澄,忽而刹住,有些不安地瞟了季芯澄一眼。
  “啊,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季芯澄看着电影,漫不经心应了一声,显然她的心思都在电影里,根本没听唐棠在说什么。
  不过唐棠还是在沙发另一头,用脚踢了踢季芯澄,问:
  “这几天,姓顾的,都没找你?”
  季芯澄回过头来,“没有,怎么了?”
  “……”
  “去游乐场那天,他还打电话来着,我关机了。这几天,电话也没再打,我想他估计真是想明白了吧,就这样算了。”
  “就这样算了?”
  听她云淡风轻的,像在说着别人的事情那般悠闲,唐棠不由坐直了身,正色道:
  “季芯澄,你严肃一点,这婚真打算离啊?”
  “难不成你以为我一直是在开玩笑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说的是气话。”
  “气话,也是心里话。”
  季芯澄的目光再次落到电影银幕上,也不正面回答她。
  “可我还是觉得,你俩没完!”
  唐棠望着季芯澄侧脸,这么道。
  “你看看,对别人的感情问题一副很懂的样子的,可不是只有我呀!”
  对季芯澄的插科打诨式对答,唐棠有些气馁,想她工作一整天也是累的,这事放一放再提也不急,便道:
  “我不管,反正我替你答应那许默了,你后天晚上必须跟我一起出席!”
  见季芯澄转过头来,不等她答话,唐棠又补充道:“你如果不去,那我也不去,你自己决定吧!”
  季芯澄好笑地看着唐棠,无奈道:
  “去去,我去总行了吧!”
  烟火大会在靠近市中心的一座农场里举行,寸土寸金的地段,居然藏着这样一处空旷幽静之所,令季芯澄与唐棠不由暗叹,这可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事情。
  看来,这许默的朋友很不一般。
  两人在农场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将车子停妥,才下车,就见许默带着儿子远远向她们走来。
  “季小姐,唐小姐,欢迎你们!”
  虽然主题是看烟火,但许默穿着正装,连他的儿子许佟也打着像模像样的领结。
  许佟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看到唐棠之后似乎更圆了,整个目光就定在唐棠脸上,一刻不愿错开。
  唐棠见他模样可爱,便伸手摸了摸他,顺道夸了一句:
  “小佟好乖呀!”
  对唐棠的动作,许默很是惊讶。
  “怎么了?是不是不可以摸他的头?”
  察觉到许默的注视下,唐棠连忙收回手。
  “没有。”
  许默定了定神,说:“小佟有轻微洁癖,不让人轻易碰他的头部,有时候甚至我也不行,看来他真的很喜欢唐小姐。”
  许默惊讶之余,眼中带着笑意。
  唐棠闻言,不自在地转向季芯澄,跟她顾左右而言他:
  “我们是不是穿得有点不够隆重?”
  今晚的唐棠一身浅黄色丝质连衣裤装,季芯澄则是平底鞋素白麻布长裙,两人都是偏休闲的打扮。
  季芯澄还没有答话,一旁许默就道:
  “不要紧,晚上没有邀请很多人,都是熟悉的朋友,你们可以随意,觉得自在就好。”
  说着,许默牵着儿子走在前,为她们引路,说要给她们介绍几个朋友。
  来到农场的中心,有一幢三层的木质小楼,一楼是打通的会客厅,设计既天然又考究,整体是田园式的素朴风,很温馨。
  几乎是一眼,唐棠和季芯澄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两人会心一望,眼中俱是暗叹。
  农场的主人是一对夫妻,都是许默的同学,在一楼没有找到人,许默就带她们俩上了二楼。
  小楼楼层高,二楼的视野已很开阔,在阳台上,主人公夫妇很热情地欢迎她们。
  “我来猜猜,这位是唐棠,这位是芯澄,对不对?”
  女主人个子娇小,在她丈夫高大身形的衬托下,愈发显得小鸟依人。她上来就握住唐棠和季芯澄的手,有些过分的亲昵。
  季芯澄与唐棠显然都有不适应,但还是碍于礼貌,笑着与对方打了招呼。
  男主人忙将妻子的手拉回去,说道:
  “抱歉啊,她就是这样自来熟的性子,主要也是听说两位的名字很久了。”
  听到她们名字很久了?
  毕竟季芯澄是明星,有听说也正常,可唐棠……
  唐棠目光一转,落在许默的方向,没想到对方也正在静静看着她,不由耳根一热,当即垂下眼去。
  主人公自我介绍,丈夫叫建冬,妻子叫阿雅。
  “你们的房子很漂亮!”
  季芯澄已经跟他们寒暄起来,只有这样,才不致唐棠愈发陷入尴尬。
  阿雅安排她们坐下来,给她们倒了水果茶,像是跟她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
  她眼中有幸福的神采,道:“我老公自己设计的。”
  建冬忙道:“思路是我一个朋友提供的,他不搞建筑,对这方面倒是挺有想法。”
  “对对,这位朋友今天也在这儿的。”
  阿雅附和,侧头问许默:“诶,他们人呢?”
  许默似乎也正在找着什么人,一边替儿子擦手,一边回道:
  “刚刚还在这,可能去那边准备了。”
  为一会儿要燃放的烟火,临河边的草场上,远远就看见一群人在那里忙碌。
  “建冬你也过去看看,要不要帮忙的。”
  阿雅对她丈夫说道。
  建冬闻言立即就起了身,招呼许默,“一起去?”
  许默看了眼儿子,显然他觉得建冬这是个不合理的提议。
  阿雅却道:“有唐棠在这里,我觉得你可以稍稍放松一下。”
  这话说的,唐棠正喝着茶,险些呛到,许默的注意力似乎不在唐棠身上,但他却是第一时间给她递去纸巾的。
  “小佟,你和唐棠姐姐在这里待一会儿,可以吗?爸爸去看看烟火的准备工作,给叔叔他们帮帮忙。”
  许默问许佟,许佟的眼睛盯在唐棠脸上,乖巧地点了点头。
  “你看吧,我就说你不用那么紧张的。”阿雅笑着说。
  许默转向唐棠,“唐小姐……”
  “你去吧,我帮你看着儿子!”
  唐棠几乎不敢看他的眼睛,打断她的道谢,让他尽快走的意思。
  “好的,如果有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
  “放心吧,我也在这儿呢!”
  阿雅朝许默眨了眨眼,让他安心。
  季芯澄捧着杯子喝热茶,看看对面的阿雅,又看看身边的唐棠和许默,忍着笑。
  她很少见到唐棠慌张的样子,心下已联想到很多。
  “晚上的烟火表演,是为建冬那个朋友的太太准备的。”
  建冬和许默下楼后,唐棠就坐到许默的位置去,尽管小家伙似乎没有需要人照顾的地方,但唐棠还是做好了随时待命的准备。
  阿雅笑看着唐棠,却对季芯澄那么说。
  季芯澄反应过来,女主人这是跟她闲聊,怕她觉得自己被冷落。
  便接过阿雅的话道:“看他们准备的场地,规模不小吧?”
  “是啊,专门请来了烟火设计团队,前一阵刚在日本拿过奖的,除了比赛,这是第一次首秀。”
  “那确实用心了。”
  阿雅与季芯澄一样,目光落在河边,叹道:“是啊,说是惹他太太生气了,不用点心怕是哄不回来。”
  季芯澄回头看了阿雅一眼,她能感觉到,阿雅很幸福。
  不由生出些许羡慕。
  “怎么了小佟?”
  听唐棠这么问许佟,阿雅与季芯澄都朝他们看去,只见许佟小小的手掌正放在唐棠的手腕上轻轻摇着,像是有需要,可他没有张口,谁也不能明白。
  “饼干你还要吗?”
  阿雅看到他面前的盘子是空的,这么问。
  “是不是要擦手?”
  季芯澄想到许默说他儿子有轻微洁癖,给唐棠递了纸巾过去。
  但显然都不是,许佟依旧那么摇着唐棠的手。
  “你想上洗手间吗?”
  听唐棠这么问,许佟才点了头。
  可唐棠却为难了,她真的要送第二次见面的小男孩上洗手间吗?求助目光望向阿雅。
  阿雅笑道:“洗手间在三楼,我带你们去。”
  唐棠有些被赶鸭子上架的模样,被阿雅鼓励着,带着小男孩往三楼走去。
  独剩下季芯澄一人的阳台上,一下子安静下来,隐约能听见远处草场上人们说话的声音,带着兴奋,偶尔开怀大笑。
  临桌的墙面上,有许多照片,是主人公乐于向客人展示的。
  季芯涖起身,走近了去看那些照片,大部分是建冬和阿雅的合照,还有他们举办一些活动的照片,潜水、书法、国画、马拉松,然后在五彩缤纷的面孔中,她忽然看到顾少泽的脸。
  没错,真是他!
  他与建冬的合影,两人并肩站在农场刚建好的三层小楼前,照片下方有时间和备注:设计师和灵感的主人。
  季芯澄怔在那,忽然这之前的所有疑惑都在脑海中自己捋通了。
  阿雅说的惹太太生气的朋友,就是顾少泽吧!
  她不自觉间已沉下脸来,拿了手机和包,也不等唐棠她们下楼,直接就想离开此地。
  然而才到二楼的楼梯口,就被楼梯下方上来的顾少泽给拦住了。
  他像是从哪里跑过来,还有些微喘着气,看到季芯澄手里的包,下一秒就伸手拿了过去。
  季芯澄不让他拿走,要拽回来,人就被她拉到了怀里。
  “对不起!”
  男人紧紧搂住她,有失而复得的焦急,附耳对她道。
  季芯澄只觉得恼,怎么有这么巧合的事情,看来许默邀请她们就是受顾少泽的指使,她想到唐棠,就死命去推顾少泽。
  “是你让许默故意接近我们的?”
  顾少泽的手落了落,移到她腰上,紧紧将她压在自己怀中,低头道:
  “我要有那样的本事,还能这么多天见不到我老婆?”
  他带着别后重逢的欣喜,不管不顾地,任她在他胸前怎么施暴,都不愿意松开一丝一毫。
  “你敢说是巧合?”
  “许默见到你们,真的是巧合。”
  顾少泽紧锁着她犹带着怒火的视线,不敢有怠慢,“那天许默来找我,让我帮他查一个人,我看到名字都吓一跳,居然是唐棠。问他为什么要查,他说他儿子的病,好像有救了,而对方就是唐棠。我才知道,你们在游乐场里见过的事。”
  “小佟病了?什么病?”
  “自闭症,两年前许默的妻子出车祸去世,当时许佟只有四岁不到,在场亲眼目睹了他妈妈的去世过程,之后就不愿开口说话了。许默说,许佟可能将唐棠当作他妈妈,心理医生说这是个好事情……”
  顾少泽认真讲这个过程时,手上力道稍松,季芯澄狠一推,就离开了他的怀抱。
  “所以你就利用许默,把我们骗到这里来?”
  季芯澄退到阳台上,隔着桌子不让顾少泽靠近。
  “这怎么能叫利用,他儿子本来就要过来看烟火的,他也准备要请唐棠出来,只是这之前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他竟然还笑?他怎么能笑得出来!
  季芯澄瞪着那张笑脸,觉得碍眼极了,一秒都不想要多看,可她怎么就移不开眼睛呢?
  “你让开,我要离开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