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真心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芯澄抿唇,到底没能忍住笑。
  顾少泽心知肚明地睨了她一眼,在她额头上轻弹一记,就当她口是心非的惩罚了。
  “顾总来啦!哇,这是谁啊?”
  夜总会的豪华包厢里,顾少泽牵着季芯澄进门,就见众人蜂拥围了上来。
  顾婷婷从人群中跌跌撞撞挤出,手里还拿着迈,但看到季芯澄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不欢迎我来?”
  顾少泽先发制人,以眼神警告顾婷婷,同时平着声问道。
  顾婷婷哪会看不懂,不情不愿地,向他伸手:
  “我的礼物呢?”
  也不跟周遭好奇的大伙儿介绍季芯澄,明显是想让大家觉得这不过是顾少泽随意带着玩玩的小明星而已。
  众人仿佛也都心照不宣,落在季芯澄身上的目光转了转,然后就各玩各的去了。
  “没礼物?”顾婷婷瞪大了眼睛,一把拉过顾少泽:“那你给我唱首歌!”
  “哇!顾总要给我们唱歌喽!”
  “有耳福有耳福!”
  一群小年轻大约都是顾婷婷的朋友,精力旺盛,起哄起来颇有势不可挡的架势。
  顾少泽皱着眉,还没开腔,从他身后推门进来的许梓倩就接了话:
  “婷婷你可别为难你叔了,要他唱歌,可比让他不工作还要难!”
  许梓倩一身素白长裙,紧身的,在昏暗的光线里,愈发衬托她玲珑有致的曲线。
  她经过顾少泽与季芯澄身边时,对季芯澄温柔一笑,然后帮顾少泽从顾婷婷手中解放出他的胳膊,又将迈从顾婷婷手中拿走。
  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
  “我来替你叔给你唱一首!”
  “哇哦!梓倩姐姐要上场,我来点歌!”
  “我来伴舞!”
  众男生起哄。
  围堵的人群跟着许梓倩旋即散开,坐在角落里的安子墨才朝顾少泽招手。
  “过来坐!”
  顾少泽牵着季芯澄向安子墨那边走去,途中还用脚替她划拉开前面一只空易拉罐。
  “你倒是早。”
  顾少泽让季芯澄先坐到靠近安子墨的位置,给她留出足够的空间,才在她身边坐下。
  听顾少泽不无挖苦的打趣,安子墨也不介意,靠在沙发上有些疲态,面前桌子上已经歪了许多空酒瓶,看来喝了不少。
  “芯澄,你脚好些了吗?”
  季芯澄视线正落在被许多人围绕着,如众星拱月之中的许梓倩,她的声音很好听,便是不看人,也要被吸引的音色,一时有些出神,被安子墨一叫,忙回过头来。
  “好了,已经!”
  “那就好,有人为了这个一整天不去公司,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顾少泽不理他,已经在瓶瓶罐罐中找到一瓶最清爽的果汁,打开递给季芯澄。
  看着他修长手指在朦胧灯光里为她做这些,有不真实的虚幻之感。
  季芯澄很想知道许梓倩怎么知道顾少泽从不唱歌?
  没有让他给她唱过,怎么知道他不会唱呢?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他靠近她,稍低头,就将季芯澄整个罩在他的阴影之中,从旁人的角度看去,只道他二人躲在角落里亲热。
  季芯澄摇摇头,突然就蹦出一句,“你忙你的去吧!”
  顾少泽玩味凝视着她,不及出声,一旁安子墨已经看不下去了。
  玻璃酒瓶往桌面上一磕,组起局来:
  “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来来来,都过来!”
  没有唱歌跳舞的人,被安子墨这么一叫,都转到他们这桌来。
  在许梓倩独特的清扬歌声里,顾婷婷见座位都坐满了,故意挤到季芯澄与顾少泽中间去。
  “我要坐我叔身边!他每回玩这个都输,我得看着点!”
  “你少来,还不是怕自己输不起,拉着顾总给你撑腰吧!”
  有顾婷婷的好友及时拆台,笑语声融成一片。
  “松手。”
  顾少泽目中无人地提醒,顾婷婷随即松开紧紧抱着他的胳膊,但人还是不走。
  安子墨遂往外挪了挪,让季芯澄往他的方向,坐得宽敞些。
  真心话大冒险,安子墨显然是老手,把把都能那么恰到好处,将瓶口对准顾少泽,问: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瞧他不怀好意的笑脸,顾少泽平静道:
  “真心话。”
  “你真心爱的女人,在不在这里?”
  没想到安子墨开场就这么八卦。
  有人将目光落在不远处依旧沉浸在音乐里的许梓倩身上,也有人偷偷瞥了眼季芯澄,再回到顾少泽身上的目光,多少都有些幸灾乐祸。
  这正是安子墨想要的。
  顾婷婷见顾少泽半晌没有吱声,催他道:
  “又没问你是哪个,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她放肆地笑着,犹添油加醋。
  “在。”
  顾少泽在众人期待中给出了回答,而视线,悠悠然落在季芯澄身上。
  毫不避讳的。
  季芯澄口中含着的果汁,好半天才咽下,只当没有听懂他说的话。
  顾少泽将瓶口转到顾婷婷那里,后者选择大冒险。
  “换个位置。跟她换,还是跟我换?”
  顾少泽说的‘她’,自然指的是季芯澄。
  顾婷婷不满叫道:“这哪叫大冒险!不算,再来一个!”
  “怎么不算,你是输方,必须答应胜方完成这个任务。”
  顾少泽心平气和,据理力争。
  安子墨有些诧异望着眼前的男人,果然波及到季芯澄,他什么原则风度可都没有了。
  “算的算的,婷婷你跟顾总换,来我这边!”
  坐在顾少泽身边的男生连忙招呼道。
  “谁要坐你那边!”
  顾婷只觉得着了道,气嘟嘟地起身说要跟季芯澄换,坐到安子墨身边去。
  季芯澄才在顾少泽身边坐下,他的腿就挨上她的腿,然后右手揽过她的腰,渐渐收紧。
  季芯澄有些别扭地,想要去把他的手推开,右手拿着果汁,伸过去的左手却被他的大掌抓住,握在了手里。
  任她怎么使劲,也抽不出来。
  季芯澄只好装作左手始终环在肚子上,不动声色继续参与到游戏当中。
  这些小动作,别人或许没看清,却逃不过对面安子墨的眼睛,只见他很快又将瓶口对准了顾少泽,不客气道:
  “追女孩子最惯用的什么招数啊?给小朋友们指导指导!”
  安子墨吊儿郎当的,语落,一杯洋酒入腹。
  顾少泽没有什么表情看了安子墨一眼,而后答道:
  “用心就可以,用真心,而不是虚情假意。”
  他说这话时,侧头凝望季芯澄也正看着她的眼,继续道:“真心不需要招数,没有技巧可言,等你们真正遇上就知道了。”
  顾少泽深情的眉眼,让几个大男生都大叫吃不消。
  “我艹,这狗粮撒的!”
  “绝对服!”
  “不愧是少泽哥!”
  顾婷婷听那男生直呼顾少泽作‘哥’,手中几粒无花果还没有剥完都扔他头上去了,“哥是你叫的吗?叫叔!”
  另一男生附和道:“对啊对啊,你要叫顾总哥的话,婷婷岂不是也要叫你叔了吗?你小子想平白占一侄女儿?!”
  “郑思宇,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众位男生爆出不厚道的大笑声来。
  季芯澄这时才发现,顾婷婷今晚请来的朋友,都是男生,没有一个女孩,除了许梓倩。
  没有女性朋友是她性格使然吗?
  季芯澄不由陷入沉思。
  就连许梓倩何时走到这边来的,也没有留意到,等她察觉,顾婷婷已经将位子让给许梓倩坐下了。
  “你们玩什么呢,这么开心!”
  许梓倩笑问,她就坐在季芯澄右手边,有清新的香水味飘过来。
  “真心话大冒险,梓倩姐一起来?”
  “好啊。”许梓倩爽快地答应。
  重新开局,胜输皆是顾婷婷和她的朋友们,季芯澄见安子墨独自喝酒,红的洋的一起来的样子,有些担忧地问顾少泽:
  “安子墨怎么了?感觉他不开心。”
  顾少泽也早就注意到了,所以先时才那么让着他。
  垂眼对季芯澄道:“舒颜和婷婷的生日是同一天。”
  啊,原来如此。
  季芯澄再看安子墨的目光,就带了些怜悯。
  就问顾少泽:“去年这时候,他是不是也给舒颜办了生日宴?”
  “你怎么知道?”
  顾少顾一点也不掩饰眼中讶异。
  “猜的啊,不是同样的生日宴,大概没这么容易触景伤情吧。”
  季芯澄说着,在顾少泽耳侧的发间看到一小块亮闪闪的纸片,没多想就伸手替他拿了下来,动作亲呢而自然。
  “什么东西?”
  “应该是彩炮放出的纸屑。”
  季芯澄说着,眼神一错就看到许梓倩目光幽幽,正看着他们俩。
  季芯澄不自觉地,就与顾少泽拉开了些许距离。
  正在这时,桌面上瓶口对准了许梓倩。
  胜方是顾婷婷,她大笑道:“梓倩姐,可让我逮到你了,说!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许梓倩大方接招,想了想,道:
  “大冒险吧,让我看看,你们有多会玩儿!”
  “这可是你说的啊!”
  顾婷婷意味深的目光在顾少泽和季芯澄身上扫过,然后指了顾少泽对许梓倩道:
  “好,那就请你亲我叔一口!”
  此话一出,众人的表情各有各的精彩,男生们早已看清了局面,劝顾婷婷:
  “别起哄婷婷,你叔是有女朋友的人,怎么能随便让梓倩姐姐亲他呢?”
  “你懂什么,这才叫大冒险!”
  顾婷婷喝对方道。
  再看许梓倩的神色,倒依旧是大大方方,仿佛真要她亲,也不是不行,不过她显然更善解人意,这么做之前还是先征求了对方的意见,比男人还要绅士。
  问顾少泽:“阿泽同意,我自然没问题。”
  “叔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再怎么说都是他占梓倩姐姐便宜了呀!”
  顾婷婷煞有介事道。
  见她两人一唱一和,顾少泽眉目渐渐冷下来,他看一眼季芯澄,却见她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不由心念一转,就默下不作声了。
  “我叔没有说不,那就是同意了!梓倩姐,上!”
  显然大家都没有料到他会同意,人群爆出各种意思的笑声来。
  “亲!亲!——”
  男生们开始起哄。
  许梓倩在微微讶异后,莞尔一笑,利落地起了身,“阿泽,这可是你同意的,如果你女朋友吃醋了,可不能怪我哦!”
  顾少泽余光落在季芯澄那里,就看她要怎么办。
  眼看人就要略过她到顾少泽身边去,季芯澄松开暗暗紧握的拳头,终于咬牙起身,将许梓倩去路拦下。
  “等等!”
  许梓倩与季芯澄身量相当,但今天许梓倩穿着高跟鞋,季芯澄穿着平底鞋,两个人站在一处,身高上就有了些悬殊。
  何况许梓倩始终一副坦荡的模样,倒衬得季芯澄多少有些小家子气。
  “怎么啦,季小姐?”
  “我来代替他!”
  季芯涖硬着头皮补充道:“他不是输方,是可以找人代替的。”
  规则虽然是这样,但看大家纷纷安静下来的反应,显然都不乐见季芯澄挡了许梓倩。
  正僵持。
  忽见一旁已有些醉意的安子墨大舌头道:
  “替就替呗!难道梓倩你不敢亲季芯澄吗?”
  “有什么不敢。”
  许梓倩脸上的神情似乎从没有变过,稍低头,唇就轻轻在季芯澄脸颊上印了印。
  而就在她离开前,季芯澄分明听到她低了低声,说了句只有她俩能听清的话:
  “季小姐,你放心,我总有办法让阿泽回到我身边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