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长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芯澄将唐棠同意的消息告诉顾少泽,顾少泽当即就给许默回了电话。
  许默在那头道完谢,说: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找她?”
  顾少泽开着免提,季芯澄听到后不由吃惊:
  “这么急的吗?”
  “小佟已经将自己的行李收拾好了。”
  “哦,那你联系棠看看,她这会儿应该在家里,先跟她打声招呼。”
  “我会的。另外,那两块地……”
  许默话没完说,手机屏幕上的免提键就被顾少泽取消了,他拿过手机去,对许默道:
  “工作上的事,我们稍后再谈,你先带你儿子找唐棠去吧!”
  许默在那头笑,他分明是有意的。
  顾少泽结束了通话,才不动声色转头看季芯澄,后者早已狐疑地盯着他。
  “你干嘛突然不让我听了?是不是跟许默藏着什么猫腻呢?”
  “哪里有。”
  顾少泽不承认,顺手将季芯澄拉到自己腿上坐着,不露痕迹地讨好,“中午想吃什么?”
  季芯澄正要细究,顾少泽手机又响起,他本极随意瞥了一眼,见到是姐姐顾海棠的电话,便拿过手机来听。
  “姐。”
  “少泽,今天周末,你有没有时间,回家里吃个饭。”
  “你在家里吗?”
  “是的。”
  顾海棠回来也有一阵了,顾少泽一直想去看看她,不是这事就是那事,耽搁到现在,他想着,也是该回去一趟了。
  他看着季芯澄,回电话那头的人道:
  “好,我晚点就过去。”
  放下手机,男人有些歉意地对上季芯澄目光,季芯澄离他很近,刚电话里的话也都听清了,没什么所谓道:“你回去吧,我刚好想去唐棠那儿。”
  顾少泽想说点什么,比如问她要不要一起去,但总觉得虚伪极了,因为他知道在顾家人没有承认她之前,她是一定不会去的。
  “那好,我先送你去唐棠那里。”
  “又不顺路,我自己开车吧。”
  “又不远,走,去换衣服。”
  季芯澄只好点头,从他怀里起身。
  两人磨磨蹭蹭换了衣服,顾少泽又道:“我们吃完午饭我再过去,到那边吃个晚饭我就回来。”
  他像是在跟她说明,迫不及待的。
  “中饭我可以去跟唐棠他们一块吃,晚上你能回来就好。”
  这话脱口而出,季芯澄方觉得有些不对,看一眼顾少泽,果然他正似笑非笑看着她。
  半晌后,说:“好。”
  但在去唐棠家的路上,顾少泽还是将季芯澄拐进了一家酒店,这里有季芯澄爱吃的江南菜。
  “你问唐棠吃什么,给他们打包。”
  季芯澄打给唐棠,没想到许佟还没有到,就让她别准备午饭,这边给她打包。唐棠的口味跟季芯澄相当,听说是顾少泽请的,很不客气地点了好些。
  “她一个人怎么吃得完?”
  顾少泽喝着汤,听季芯澄跟服务员报了一堆菜名,随口问道。
  “不是还有许默跟他儿子嘛!”
  顾少泽恍然,“哦,他们这就一起吃饭了?”
  季芯澄待服务员都确认好离开了,才回顾少泽道:
  “你别多想,许默送他儿子过来,如果正好是饭点,不留个饭是不是有点儿不礼貌?”
  让他别多想,这话听着耳熟,像是许默也说过。
  顾少泽笑了笑,没再说话。
  两人吃过饭就直奔唐棠家,顾少泽提着好几袋打包的饭菜跟在季芯澄身后,远远地,就看见许默父子从另一辆车上下来。
  一大一小父子俩,拖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
  四个人在电梯里汇合。
  顾少泽正想问季芯澄唐棠住几楼,许默已经摁了楼层数。
  “来过啊?”
  顾少泽明显一脸揶揄。
  许默倒是坦坦荡荡,“来接过小佟。”
  季芯澄站在顾少泽身边,与许默微笑打过招呼之后,就时不时将父子俩打量。相比在农场那天见过的两人,可能因为今天都穿着休闲装,给人的感觉更亲切一些,便是邻里的那种实在的亲切,再将唐棠自从遇见父子俩后的行为举止细细琢磨了下,季芯澄再看许默,就觉得越来越顺眼了。
  “看什么呢?”
  出了电梯,许佟就率先去按门铃,许默怕他摔着,快步跟上。
  落在后头的季芯澄,听身边的男人这么问,语气略带一些不满。
  “我给棠看看,小佟爸爸的不同视角,怎么了?”
  听她这么说,顾少泽微不可见的缓和了神色,挑挑眉,温声道:
  “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来问我。”
  “你这么好心?”
  “你今天才知道?”
  季芯澄不理他,但许默跟顾少泽一定是提过唐棠的,不然以顾少泽的脾气,不会如此上心。
  从酒店里打包的饭菜都摆上桌了,唐棠依旧没有要留许默吃饭的意思。
  季芯澄催顾少泽先走,他却道:“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
  季芯澄双颊一热,好在客厅里的三人似也无暇顾及他俩,便在他唇上亲了亲,然后推着人往外走,“晚上见。”
  “我等等许默?”顾少泽笑道。
  “你下楼去等。”
  季芯澄只怕唐棠原还想留许默,但顾少泽在这里,她更不会开口了。
  她私心里,竟然希望唐棠跟许默有点什么,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她有些不安,还是让唐棠自己来决定就好。
  将顾少泽推出门外,门关上,季芯澄才回头,却见许默也已经到眼前了。
  “你要走了吗?”季芯澄问。
  “对,还有工作要忙,小佟在这里,就麻烦你们了。”
  许默恢复一惯的周到客气。
  “你放心吧。”
  季芯澄微微一笑,将人送出门外。
  重新回到客厅里,唐棠和许佟,已经面对面坐在餐桌前。
  季芯澄问:“你不留人家吃饭,点这么多能吃得完吗?”
  “吃不完家里有冰箱啊!季芯澄,其实我就是想宰你家男人一顿而已。”
  唐棠这么大咧咧说话时,许佟的目光始终胶着在她脸上,意识到用词似乎有些不当,她当即柔和下来,“姐姐的意思是说,芯澄阿姨的的老公特别大方,我们不用跟他客气,嗯?”
  许佟接过唐棠递去的汤勺,很乖巧的舀汤喝。
  季芯澄怪道:“我什么时候成阿姨了?怎么你还是姐姐?”
  “事实就是这样。”
  唐棠往口中塞着米饭,自己吃一口,又给许佟喂一口。
  那熟练的模样,叫季芯澄有些目瞪口呆,不知道的真该以为这一对就是亲母子呢。
  -
  车子穿过长长一片森林,又七拐八弯经过数道水桥和草地,在最中心的一座欧式建筑大门前停下,这是顾氏位于城北的老宅。
  老宅四面皆是无垠绿野,初入此境只觉身在丛林之中,浑不知此间还藏着偌大一幢建筑。
  是上世纪仿欧式的风格,墙体有时光斑驳的痕迹,然而自大门入内,却又别有洞天。
  假山流水,庭榭小院,俨然东方一座讲究的大宅门。
  顾少泽一路往里,途经的佣人皆西装革履,会让人轻易联想到这里可能供着一家高效的机构,而不是一个家族的私人领地。
  “我跟你说过的呀,你这般举止在这个家里是极不恰当的,哪怕没有客人在,都是自家人,也是不妥的,希望你尽快改将过来!”
  顾少泽还未至门厅里,小姨童念雅训斥下人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原是家里的佣人在老宅外的树林里与家人见面,尽管已事先得到管家的同意,偶然被小姨撞见,她仍旧不依不饶训斥起人来。
  “管家呢?”
  顾少泽一进屋,就扬了声道。
  候在角落里一身西装的老年男人走了出来,“少爷,我在。”
  “在这里工作的人,如有失职,向来是你在负责考勤吧?”
  “是的,少爷。”
  “那还愣着干什么,带下去。”
  他侧了侧头,指着小姨对面被训红了眼睛的小姑娘。
  等管家带着人出了客厅,童念雅的声音才响起:
  “少泽你回来啦?你没看到小姨正在……”
  “我看到了,小姨这是没事可做了吗?现在连管家的工作也要插一手。”
  他转过身去,面无表情注视童念雅的眼睛。
  对方被这话一噎,当即说不出话来,“你,你……”了半天,而后泄气一般转向角落里,哭诉道:“姐姐你看吧!你儿子就是帮着下人也不帮他小姨!”
  顾少泽这才看到,他母亲童思雅正坐在窗边,悠然喝茶。
  听到妹妹的话,童思雅柔和目光转向儿子,“少泽你这么久才回来一趟,不要惹你小姨不开心。”
  顾少泽冷笑,没有接话。
  童思雅起了身,加重了语气道:“小姨是长辈,维护一点难道不应该吗?”
  “她可算不上什么长辈。”
  顾少泽此话一出,童思雅和一旁的童念雅皆是神色一怔。
  紧接着,童念雅当真委屈哭出了声,“都是我的错,现在这个家是不欢迎我了,下人一句不能说,连自己亲外甥都不认我了!”
  “行了,别每次都来这一套,你自己难道没有错吗?”
  童思雅抬了抬声,那做妹妹的,当即落下气势来。
  顾少泽懒得看她姐妹二人一唱一和,转身进了电梯。
  三楼,顾海棠的书房,顾少泽敲了敲门,推门而入时,顾海棠正坐在沙发上翻一本旧书。
  见是顾少泽,便将书做好标记,仔细放到了书桌上。
  引顾少泽到茶桌前坐下。
  姐弟俩自上次在药店里见过一回,之后就没再见过,但到底不是时隔多年第一次见,两人脸上都有熟悉的温暖笑意。
  “怎么,没带你女朋友回来?”
  顾少泽摇摇头,没有想要这时候提起季芯澄的意思。
  顾海棠不明原因,也没有多问,给他倒了杯茶,问:
  “刚才楼下是你跟小姨在吵?”
  顾少泽低头喝茶,评价道:“这茶不错。”
  “少泽,你还在记恨过去的事吗?”
  顾海棠声音淡淡的,像她整个人如今给人的存在感,似乎风稍大点,就能刮得一干二净。
  顾少泽饮完杯中茶,没有说话,而是将杯子放到了杯垫上。
  “姐,你这些年在国外,过得好不好?”
  他显然一个字都不想再提童念雅。
  顾海棠在茶桌主座上入座,重新烧水,给弟弟添茶。
  “挺好的,你看我都回来了,不好的话,我也回不来。”
  她一边在茶叶罐中往茶荷上舀茶叶,一边不紧不慢道。
  也是,如果顾海棠没有放下过去,估计到今天也不会回来,但若说起她在国外这些年,过得好顾少泽自然是不信的,好在不管过程如何艰难,他的姐姐,到底回来了。
  万幸。
  沉默中,顾海棠再次提起季芯澄,大约也想让气氛轻松一些。
  “我最近正在用她代言的一款化妆品,倒是挺好用的。”
  顾少泽想到季芯澄,眼中戾气不自觉皆散去,顾海棠看在眼里,嘴角笑意也加深了。
  “姐,我和季芯澄,已经领证了。”
  “你们结婚了?”
  顾海棠惊讶道。
  虽在意料之外,倒也情理之中。
  得到顾少泽肯定,顾海棠叹道:“我原先还在想着,这姑娘看着挺好的,你要是能认真相处下来,长久在一起也是不错的,看来你已经替我提早圆了这个愿望。”
  顾少泽笑一笑,似乎又有些担忧。
  “爸妈还不知道这个事,你暂时别跟他们说,我担心他们会私下找她。”
  “好,我知道的。”
  又一盏茶后,顾少泽问姐姐:“你会介意她的身份吗?”
  顾海棠抬眼看着自己的弟弟,明白他的意思。
  “少泽,婚姻的根本是两个人的事情,别人的介意无关紧要,只要你不介意就好。”
  顾少泽在这一刻,忽然有被点醒的恍然。
  他一直担心顾家人会不愿意接受季芯澄,从来没有想过,家人对季芯澄的不接受,难道对他们真的有很大的影响吗?
  他在此刻,细细思量之后,倒真觉得未必。
  两人在书房里聊着,一坐就是半天,顾海棠已换过好几盏茶,顾少泽忽然想给季芯澄打个电话,在顾海棠下楼拿茶点时,他也真就打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