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我要回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接到顾少泽电话时,季芯澄正陪着许佟在客厅里拼乐高。
  唐棠在厨房里准备晚餐。
  顾少泽问:“你在干嘛呢?”
  唠家常的语气,季芯澄不由看了眼窗外似乎要下雨的天色,觉得有些特别。
  就问:“怎么了,你在那边很无聊吗?”
  顾少泽靠在椅背上笑,“无聊是一回事,主要是想你了,我之前说过,你不信。”
  “现在我也不信啊,我们俩才分开多久。”
  “你不知道,即便是你天天躺在我怀里,我也会想你的吗?”
  “哪部电影里的台词呢?顾少泽,台词功底不错哦。”
  季芯澄咬唇忍着笑。
  “我们俩的电影,顾氏夫妇领衔主演,导演是——老天爷?”
  天空忽然滚过一道闷雷,季芯澄扑哧笑出了声。
  “顾少泽,话不可以乱说!”
  “你吃饭了没有?”
  他亦笑了会儿,然后柔声问道。
  “唐棠在做。”
  “你陪许默儿子?”
  “对啊。”
  季芯澄说着,见许佟乐高拼得很好,不由夸了一句,就听顾少对在那头道:
  “那么喜欢?我们也早点生一个吧。”
  这话他最近已不是第一次讲了,季芯澄也不再跟他较真儿,只是随口道:
  “这是你想早就能早的吗?”
  “那我再努力点?”
  男人暧昧语气中满是纵容与宠溺,季芯澄自然不会一听就全当回事。
  “你们吃饭了吗?见到你姐姐了吧?”
  “嗯,……”
  顾少泽应着,还想说什么,那边似乎有人敲门,而后请他:“少爷,可以下楼吃饭了。”
  两人这才挂了电话。
  晚餐的桌子上,童念雅有些刻意地讨好顾少泽,但屡次都不得要领,她心念一转,忽而提起相亲的事来:
  “少泽,上回那个赖市长家的姑娘不怎么样,主要也是我们没有仔细考察清楚,害你耽误了时间。这回这个我和你妈妈呀,都是很深入地了解过了的,对方家里不从政,这一点你可以放心,重要是性格好,介绍来,你们认识认识怎么样?”
  果然,顾少泽有了反应,他抬头看一眼坐在母亲童思雅身边的小姨,目光同时也看到母亲的神情,两人都满怀期待等着他的回答。
  看来是母亲的意思,无疑。
  “我有女朋友了。”
  众人皆是一静,纷纷向他投来疑问视线。
  “就是你上回生日宴上跟我说的吗?”母亲童思雅问道。
  顾少泽还没有回答,一旁顾父的询问目光叫童思雅率先开了口,“当时没跟你讲,是我以为这孩子不过是说说而已。”
  “是哪家的姑娘?”顾常问顾少泽,“不是拿来搪塞我们的吧?”
  顾少泽嚼着嘴中的食物,没有马上开口。
  一旁顾婷婷抢道:“爷爷我知道,他俩已经在一起好久了!就是……”
  收到顾少泽一记眼神警告,顾婷婷没敢把人供出来,改了口:
  “反正就是你们想像不到的一个人!”
  “你见过?”童思雅问。
  “当然了!奶奶,我估计你不会喜欢的,跟梓倩姐没法比!”
  童思雅奇怪地看了一眼顾少泽,他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又怕孙女惹他不高兴,便出言道:
  “女朋友而已,怎么就喜欢不喜欢了,婷婷你别瞎搅和你叔叔的事情!”
  顾婷婷呶了呶嘴,没有吱声。
  顾常在这时道:“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就好好交往,别再三心二意的,合适了就带到家里来,跟我们见一面。”
  这话不知道哪儿惹到顾少泽了,只见他拿温毛巾擦了手,就说吃饱了,然后在众人看他没吃几口的诧异目光下,离了桌。
  电闪雷鸣,大暴雨。
  一家人坐在客厅里,喝茶聊天,这是老宅每天晚餐后例行的小聚,说说各自的近况,有需要家人协调的事情,相当于公司里日常会议。
  顾少泽跟姐姐单独坐在一边,两人都在看书,仿佛与对面另几位喝茶聊天的不是一起的。
  “晚上这雨一时半刻停不了,少泽就留在家里过一夜吧?”
  母亲童思雅的询问,打断顾少泽的阅读。
  他抬眼,看了看窗外,其实隔着夜幕,什么也看不清,只知道雨很大。
  “不了,我要回去。”
  他淡淡应道,倒是没有赌气的意思。
  顾海棠这时从窗边接了电话走回来,对顾少泽道:“我店里地势低,都有水漫进来了,这么晚开车回去不安全,不如住一晚明天白天再走?”
  从老宅回城里,要经过城北一处港口附近,那里地势低,常有大暴雨时车辆被淹的新闻传出。
  “晚点看看。”
  他虽然这么说,给季芯澄打电话时,却对她道:“我晚一点回去。”
  季芯澄看时间已不早,就让他不用来接自己,顾少泽没有答应,让季芯澄保证会在唐棠家等他,才收了线。
  唐棠酷爱游戏,这一点大概最得许佟欢欣。
  与唐棠一起打游戏的许佟,尽管一字不出,但那眼睛里似乎有了光亮,叫季芯澄看着也觉得心里全是阳光。
  “宝贝,你加把劲,不然咱们队要输了!”
  “快快快!跳、躲!诶,对了!”
  唐棠夸张地沉迷于游戏里的输赢,许佟倒是听她的话,亦步亦趋的。
  季芯澄坐在沙发上,抱膝看着配合默契的两人,嘴角始终噙着笑意,若有所思。
  “这么大雨,今晚你就别回去了!”
  唐棠到底还记得季芯澄在她屋里。
  “不了,我要回去。”
  唐棠瞪她一眼,“就你有老公吗?分开一夜都不行?”
  季芯澄对此笑而不语,在玄关找了一圈,最后问唐棠:“你车钥匙呢?”
  “你真要走啊?”
  唐棠见季芯澄坚持,才和许佟暂停了游戏,在茶几上给她找来车钥匙。
  “我这车有一阵儿没开了,你行不行?”
  “怎么不行,我的车技,你还能不放心?”
  “是是是,都可以开赛车的人,我自然不担心了!”看了眼身边的许佟,唐棠道,“我没法下楼送你了,找得到吧?我的车位。”
  “行了,你好好带娃,我空了再过来找你们玩。”
  又蹲下来对许佟道:“再见小宝贝,晚上要跟你唐棠阿姨睡了,是不是很开心?”
  “季芯澄,你别太过分了啊!”
  季芯澄才不理会唐棠的咬牙切齿,临出门前还打趣她:
  “你就要让他习惯叫阿姨,迟早的事啊!”
  不等唐棠追上来,她已轻巧地关上了房门。
  在车库里找到唐棠的车,季芯澄呆了一呆,这哪是一阵儿没开过的,落的灰都够称斤来算了。
  摇摇头,她开了锁,拂去门把手上的灰尘,小心翼翼上了车。
  雨势小了一些,好在市区里的路面倒没有什么积水,季芯澄很专心地观察前方路况,有点堵车,季芯澄几乎是挪着离开了排成长龙的车流队伍。
  她知道从学校旁边这条路绕过去,可以避开一段抄个捷径。
  不想油门一踩,车子陷到一处泥地里。
  以为不过是个小凹地,季芯澄又加了一脚油门,好了,车子明显地越陷越深。
  她这回不敢动了。
  车里也没有雨伞,只好冒雨下车查看,用树枝探泥地深浅,绝望地将树枝扔到一边。
  重新回到车上,季芯澄一面用纸巾擦着湿发,一面给顾少泽打电话。
  却久久无人接听。
  想给唐棠打吧,这会儿,只会让她更着急。
  季芯澄唯有叫了救援,然后坐在车里打开了双闪,继续给顾少泽打电话。
  顾少泽的手机在沙发上振动个不停,而他人还在洗手间里,毫不知情。
  就在十分钟前,顾婷婷听顾少泽坚持不留老宅过夜,体恤爷爷奶奶一片苦心的她就动了歪心思,好巧不巧在顾少泽衣服上泼了一大片巧克力酱,使得她叔不得不脱了衣服去洗澡。
  她为计谋的得逞正得意,季芯澄给顾少泽打来电话,她很顺手的就将顾少泽的手机关了静音。
  直到十五分钟后顾少泽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季芯澄十多个来电,又惊又气:
  “顾婷婷,你给我滚上来!”
  楼下,却哪里还有顾婷婷的身影。
  顾少泽紧抿着唇,目中是盛怒,忙给季芯澄回拨过去。
  可这次却轮到对方没有接听了。
  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她不会这样不间断地给他打电话。
  顾少泽打给唐棠,唐棠讶道:“她开我的车回去了,这会儿该到家了呀!出什么事了吗?她电话没接?噢我想起来,中午小佟在睡觉,我们都把手机调了静音,她要是没到家,这会儿也有可能堵在路上了,晚上大雨到处都堵,你再等等看?”
  顾少泽却没有唐棠这么乐观,往家里打了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顾少泽管不了那么多,从衣柜里翻出一些好多年前的旧衣服穿上,然后就拿了钥匙离开了老宅。
  就在顾少泽启动车子的时候,季芯澄坐在好心人的车子里,对方也在同一时间启动了车子。
  “真的太麻烦您了,请问您怎么称呼呀?”
  在季芯澄又冷又急的时候,一位年轻男人把车停在路边,走了过来,询问她是不是需要帮忙。
  季芯澄把自己的状况说了之后,男人冒雨从他的后备箱里拿出绳子木棍之类的工具,替季芯澄绑在车后轮上,然后让她倒车。
  他说这种方法他试过,有一回在山里车也陷到泥潭里,就是这么倒出来的。
  但今天依样照做,却似乎不行,季芯澄下车,让男人上车去试,也是不行。
  不好意思让对方这么陪着她淋雨,季芯澄主动开口放弃,并请他帮忙捎她一段,对方很爽快地答应了,还在她的车后挪来个三角架,以防后面也想抄小路的车没看清撞上来。
  “我姓陈,您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是明星季芯澄吧?我太太很喜欢你演的戏。”
  季芯澄湿着发,神情有些狼狈,口罩早已摘了下来,妆大概也花了,这时候被人认出,多少有些尴尬。
  不想对方倒是细致入微,见她有些不自在,忙道:
  “您别介意,今晚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谢谢你啊,陈先生!”
  “不客气,如果可以的话,一会儿能不能跟您要个签名?”
  “当然可以。”
  季芯澄让好心人陈先生送她到前面认识的一家酒店,陈先生道:
  “像您这样的大明星,平时是不是都常住在酒店里?”
  季芯澄只是怕到了顾少泽家,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便道:
  “也是有活动时才不得不住在外面,休息的时候,也是回家的。”
  “哦,那您最近这部戏是拍完了吗?还是正在拍摄呢?”
  季芯澄不由警惕看了眼陈先生,如果仅仅是他太太关注自己,他怎么会清楚自己最近的新戏情况呢?
  但听陈先生道:“我之前看过您那场直播,您的粉丝可太有钱了!”
  原来如此,季芯澄想到那场直播,顾少泽花了那么多冤枉钱,不由微微一笑。
  说道:“新戏已经拍完了,正在进行后期剪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