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谁来救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季芯澄的软磨硬泡下,这天晚上,她就收拾了简单行李直奔唐棠家。
  次日醒来,当看到陌生的环境和床侧站着目不转睛看着她一动不动的许佟时,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季芯澄,你昨晚到底几点睡的?这到底是认床呢,还是认人啊?”
  唐棠找许佟找到季芯澄睡的次卧里,斜靠在门框上打趣她.
  她知道季芯澄昨晚辗转反侧,几乎是天亮了才睡下。
  季芯澄睡眼惺忪,很是迟钝,只是问:
  “很晚了吗?”
  “我们俩已经吃过午饭了,叫你叫不醒!”
  唐棠擦干手中带吸管的杯子,自然地招呼许佟:“来宝贝,你该喝水了。”
  许佟听话的走了过去,接过唐棠递来的杯子喝水,听唐棠说:
  “我们先去客厅等芯澄阿姨。”
  也很是乖巧跟上。
  一点儿都不像是个患有严重自闭症的孩子。
  季芯澄坐在床上看了好久他俩离开的地方,又清醒了一会儿,才起身进浴室。
  客厅里,唐棠等许佟喝完了水,已经接好游戏,递给他摇控,两人眼神一对,就很默契地玩了起来。
  季芯澄洗濑好来到客厅的时候,唐棠见到她如获救星。
  “快快亲爱的!替我接一手,我上个洗手间,肚子好疼!”
  “我不会啊!”
  季芯澄推辞道。
  “你过来我教你,你看啊,上下左右,这个是跳起来,这个是趴下,这俩分别是手里的武器,你看,就这样……”
  只是给季芯澄粗粗演示了一遍,唐棠就将摇控器往她怀里一塞,人跑没影了。
  季芯澄紧张地看了许佟一眼,讪笑道:
  “我真不会,如果输了,你可不许哭哦。”
  许佟没有回应,却是看了眼屏幕,季芯澄顺着他目光看过去,原来他已经暂停了。
  似在询问她准备好了没有,季芯澄有些汗颜地点了点头。
  “开始吧。”
  屏幕上暂停键取消,游戏音乐声响起,季芯澄懵懵懂懂被赶鸭子上架,好在游戏倒不难,一两分钟后她已大致熟悉了玩法,倒不是跟许佟组队,而是两个人互相为敌。
  “啊呀,又输了我!”
  季芯澄开始还以此夸许佟:“小佟真棒,芯澄阿姨实在是逊了点!”
  “哎哎,又死了!你怎么这么厉害!”
  “小佟小佟,你再这么赢下去,阿姨就不跟你玩了!”
  渐渐地,季芯澄开始进到游戏里,像个大小孩一样关注起输赢来,本来只是随口的抱怨,但她忽然发现,自从她把‘输了’和‘不玩’划上等号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输过了。
  再仔细观察许佟的动作,分明是他有意在让着季芯澄。
  这一发现,叫季芯澄呆了好半晌。
  也不顾屏幕上又一次惨死的游戏角色,扔开摇控器,季芯澄低头就对许佟道:
  “你在让着阿姨对不对?你不想让阿姨输了不开心?”
  季芯澄笑着,颇有些语无伦次的欣嘉。
  唐棠从洗手间出来,见她这样,有些莫名其妙。
  “你干嘛这么激动?他刚刚开口说话了?”
  “没有,但他是明白身边人的感受的!”
  季芯澄把刚刚的发现跟唐棠说了,唐棠也感到高兴,她有了解过自闭症儿童的症状,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不愿意也不能够积极的感知外界,如果许佟真像季芯澄说的能够在乎她的感受,至少说明他的症状在好转。
  唐棠压抑着兴奋,盘腿坐到许佟身边去,可这回任她二人说什么他又是一副呆滞的表情,自我关闭的模样。
  “小佟想要继续在家里玩游戏呢,还是我们一起出去玩一玩?”
  “小佟你喜欢爬山吗?还是更喜欢动物园?”
  “游戏里的多米和南希,你更喜欢哪一个呀?”
  “中午我们吃披萨好不好?”
  “冰淇淋?……”
  所有的问题,他一概不答,直到季芯澄忽然问,“你更喜欢芯澄阿姨还是唐棠阿姨呢?”
  他才动了动手指,指了唐棠,同时嘴里也低低地嗫嚅出声,道:
  “唐棠……”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收获,叫两人都惊讶地会心一笑。
  唐棠没有掩饰自己的喜悦,在小男孩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直到看见他脸红了,才稍松了松束缚他的胳膊:
  “我也更喜欢小佟!”
  看着两人之间温馨的互动,季芯澄不由地有些感慨,竟然觉得眼睛有些酸,忙起身向厨房走去,一面问唐棠:
  “还有什么吃的?”
  唐棠抱着许佟,一时不舍撒手,只是扬了声对厨房里的人道:
  “饺子在冰箱里,你拿出来热一热!”
  之后的一整个下午,季芯澄坐在唐棠家的客厅里,亲眼目睹唐棠变着法子给许佟找乐子,不再专注于游戏上,她说这样对孩子眼睛不好。
  她已经完全不是过去季芯澄认识的那个唐棠,高冷、傲娇、雷厉风行,转而是一个知性、温柔、母爱泛滥的生物,叫季芯澄看着,总有时过境迁的骇然感不时冒出。
  其间她接到一个顾少泽的电话,跟她交代接下来的行程。
  从这里到月底,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季芯澄想着,即便她现在住在家里,也几乎是天天见不到他的,倒不如住在唐棠这,至少还有他们俩作伴。
  她开始找事情做,主要就是刷电影,作为一个演员,她眼中的电影如一本本教材,不单单像普通观众那样看一个故事那么简单。
  当唐棠看到她一边看电影,一边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时,就有些头疼地的拉着许佟到阳台上给花草浇水去了。
  三人在一起度过的两周,原本十分惬意,如果不是经纪人打来这通电话的话。
  “网上关于我的新闻刚刚冷却下来,我这会儿就去首映礼,怕不太好吧?这部电影造势这么大,我怕又引起公众注意,连带给电影宣传带来不好的影响。”
  季芯澄对经纪人提出的参加首映礼一事,想着法子拒绝。
  “你放心,到时候我们会有安排的,你担心的事情当然也是主创团队在意的事情,我保证,到时候一定不会出乱子,可以吗?”
  “真的一定要去吗?”
  “必须去!你这次的角色一开始接的时候公司就不是很赞成的,角色人设有品德问题,这类角色一旦火了之后很容易让观众迁怒于明星本人,所以你才更要在公众视野里露露脸,让大家把角色跟明星本人分开来看。”
  “好吧,我知道了。”
  “嗯,到时候我让人过去接你,你安心在家休息就好,把状态调整好一点。”
  与周妍结束通话,季芯澄有些有气无力地软在沙发上。
  唐棠让许佟给季芯澄送水果,季芯澄没有马上接,就听许佟开声说了一个字:
  “吃。”
  季芯澄立即来了精神,忙受宠若惊般接过他捧着的一小盘水果。
  “谢谢小佟!”
  季芯澄找机会悄悄问唐棠,“许默有没有找过你?”
  唐棠明知季芯澄话中有话,却装不懂,“每天都有跟他儿子视频。”
  “他儿子都不说话,他视频里难道自说自话啊?你们没有认真聊一下?”
  “季芯澄,我不知道原来你还这么八卦!”
  唐棠虽这么说,还是道:“怎么没有认真聊,聊他儿子的事,我一向很负责地!”
  季芯澄有些无趣地睨着唐棠,“现在问你你不说,我就等着你将来找我吧!”
  唐棠推着她去继续未完的电影:“你要是不用电视,就让给我们玩游戏!”
  “你不是说,玩游戏对小佟眼睛不好吗?跟当妈的一样细心,我就怎么也想不到这点!”
  “就你废话多!”
  两人笑闹着,门铃响起。
  又是许默每天准时让人送来当天需要的新鲜水果和蔬菜,都是高标准的有机食品,在季芯澄的取笑声中,唐棠红了脸去接。
  月底很快到来。
  首映礼当天,周妍亲自跟车来接季芯澄,见她有些见胖,督促她要减肥。
  “最近住在姐妹那里,吃得好了点,我接下来一定注意!”
  周妍笑笑,没说什么。
  一路无事,在举办首映礼的商业园里,正门早已有记者在那儿蹲点,周妍让司机绕道,从后门走。
  这个会场季芯澄来过,正门位置宽敞,但是阶梯形设计,如果有记者堵人,只需要少数的安保就可以摆平。
  如果公司真有事先安排,应该从正门大大方方进去也不怕的。
  相反那个后门,位置较偏,都是宽敞的大厅,一旦被围住,想躲真的很难。
  带着这样的疑虑,季芯澄尚不及与周妍确认,她就说肚子不舒服要去趟洗手间,中途下车了。
  在后门下车,周边空无一人。
  季芯澄不由舒了口气,手机上小助理的信息再次响起。
  “姐,我在H排3号的位置,等你哦!”
  她深吸一口气,挺胸往前走,心下也想着,大概是误会周妍了。
  但很快,季芯澄堪堪收起疑虑还没有走几步,就被蜂拥而上的记者围起来了。
  大约有二三十人,像是躲在角落里,只等一声令下,那样整齐划一。
  季芯澄闭了闭眼,知道是中了计。
  强装镇定地掩饰好了下意识的慌乱,她维持着恰当的面部表情,无力躲避,索性大方让大家拍。
  五花十色的话筒伸到眼前来,犀利的问题如海潮席卷,将她瞬间淹没。
  “芯澄,请问半个月前网上热传的你的新恋情,属实吗?”
  “你真的跟顾氏集团总裁在一起吗?”
  “请问你们是正式在交往,还是发展着地下情人的关系?”
  “顾氏家族里为顾总裁挑选的都是顶级名媛,如果顾家长辈知道顾总裁交往的是个女明星,他们会介意吗?”
  “芯澄,你之前所在的‘明日之星’就是顾氏旗下产业,你是因为跟顾总这层关系才离开那里的吗?”
  “你是因为被潜规则才跟了顾总裁的吗?”
  “之前传闻你在‘明日之星’跟了领导,是不是其中就有顾总裁?”
  “芯澄,你本身演技风评不错,为什么不好好发展,非要去攀高枝呢?对网友这样的质疑,你有什么想要对大家解释的吗?”
  “……”
  季芯澄孤身一人,这么被围堵,确还是生平头一遭。
  她始终保持着微笑,哪怕对方问出的问题,失实到令她在脑海里都不想再过一遍,也不曾发作。
  “各位媒体朋友,我今天是来参加新电影首映礼的,活动就要开始,能不能请各位先让我进场?等活动结束,我再一一回答大家的问题?”
  对此,没有人买账,甚至愈发放肆起来:
  “芯澄,怎么你身边一个助理都没有?参加活动还要走后门,是不是现在的公司公关针对你?因为你的不正当恋情给公司带来了负评?”
  “或许是芯澄你想让顾总裁出面,才故意泄露的两人合照吗?他到现在也没有公开表态,是不是表明他已经将你抛弃了?”
  “……”
  季芯澄面上看不出来什么,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双手早已紧握成拳。
  唯有指甲深陷肌肤里的痛楚,知她此刻的忍耐。
  谁来救救她……
  此刻谁能来救救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