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修复的伤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游乐场里,许佟虽然一直不说话,但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是有想法的。
  唐棠便带着他一个项目一个项目玩过去,都是儿童的项目,季芯澄玩了几个下来,就晕得不行,唐棠便让她找个地方休息,喝杯茶等他们。
  唐棠在这件事上,俨然没有一点不耐烦。
  季芯澄想到过去,大约熟悉唐棠的人里,都会觉得她是最急性子的一个,没想到她还有这样一面。
  走过几家咖啡厅,季芯澄选了一家光线好些的走了进去。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商萱和司乾。
  见到季芯澄,商萱眼中有些微讶异,而后沉静下来,对她扬唇微微一笑。
  司乾则是一惯的冷淡中带着厌恶。
  “女士您好,请问您几位?”
  有服务员上前为季芯澄引路,季芯澄对坐在卡座上的两人微笑致意后,打算跟服务员走。
  这时听到商萱在身后道:
  “能聊聊吗?”
  季芯澄的脚步不由停下,回头一看,商萱确实是在跟她说话。
  不等她回答,坐在商萱对面的司乾已起身,柔声对商萱道:
  “我在车上等你。”
  而后他看了一眼季芯澄,才转身离开咖啡厅。
  “过来坐吧?”
  对仍旧站在原地的季芯澄,商萱再次微笑出声。
  在季芯澄走过去的空档,商萱已经让服务员撤去了司乾的咖啡杯,又问季芯澄:
  “你喝点什么?”
  “美式,谢谢。”
  季芯澄对服务员说完,在司乾坐过的位置上坐好,抬头朝商萱笑了笑。
  这是两人重逢后第一次心平气和面对面坐在一起。
  一时两人都没有急着开场,静默延续了好一会儿。
  最后还是季芯澄先打破沉寂的,她问:
  “你最近,身体还好吗?”
  季芯澄的视线落在商萱面前的牛奶杯子上,不敢长久看她的眼睛。
  “老样子。”
  商萱话说完,似乎觉得有点敷衍,便认真补充道:
  “我这身体,不到躺下动不了,就算是好的。眼下的日子是过一天赚一天,没有几年可以肖想。能像今天这样,出来走走,坐在这里跟你们说说话,我已经很知足。”
  季芯澄抬起头,眼中有泪意。
  商萱见她如此,反而笑道:
  “你是不是又想要跟我说对不起?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当年的事,不能怪你。你也不是故意的,不过是阴差阳错而已。我早就不恨你了,你不要再因此自责。”
  “这些年,我一直在留意你的消息,也曾请私家侦探查过,没有查出来。”
  季芯澄的声音有些暗哑,带着些蓦然回首人事已非的苍凉。
  商萱自然感同身受,手指在牛奶杯子边沿摸索着,她到底说出了实情:
  “这几年,我一直受司乾的保护,是我要他把我的消息隐藏起来的,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想要与过去断绝一切联系。是我不想让你们找到。”
  她语气平静,显然已从那段往事中走出来。
  “原来是这样。”
  季芯澄心下略感宽慰,不想让商萱总是看到她不开心的一面。
  遂振作起来,微笑着说起司乾:
  “司乾对你很好。”
  季芯澄说这话,也是想确认,司乾是不是真如外人看到的那样对商萱好。季芯澄在商萱脸上没有看到否定,而是一抹挥之不去的沉痛。
  “他就是太固执了。”
  提起司乾,商萱的目光有些迷离,隐约一声叹息,而后想到什么,对季芯澄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公司了,以后也不会再去,当初让你进公司有我的私心,你明明知道却还是答应了我,现在我走了,不如你也离开吧?以你现在的条件,要找一家更好的公司,并不难。”
  “没关系,我觉得待在这里挺好的。”
  “我不是说公司不好,而是司乾。”
  “他怎么了?”
  “他可能……会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唐棠已经离职就算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也早点离开。”
  商萱的担忧已经成为现实,正是季芯澄目前所经历的。
  便她没有想要说出来,她看得出商萱心里有司乾,如果真相会让商萱感到为难,那她自然会选择闭口不提。
  “我会注意的。”
  商萱握着杯子的手松开,犹豫着,还是从桌面滑过,握住季芯澄放在咖啡杯旁边的手。
  她的手很凉,叫季芯澄不自觉的,心下也跟着一凉。
  “离开吧,算是我最后的请求,你一定要答应我?”
  季芯澄紧抿着的唇线在微微颤抖,她侧头望向窗外的天空,以此掩饰就要落下来的泪水。
  半晌才回过来,勉力扯出一丝笑意:
  “我答应你,但是能不能不要说最后这样的话?像是在道别,我总觉得我们才重逢,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她说着,就哽咽起来,再说不下去。
  相较季芯澄的情绪起伏,商萱始终面容沉静。
  大约是曾经经历过太多,商萱觉得自己的许多感观都已经麻木了。
  包括痛感。
  握紧季芯澄的手,见她也用力回握,两人相视而笑。
  “你不用担心,虽然我的身体现在很差,但我并不厌世,如果能够选择,我都会坚持多活一日,哪怕这一日是无尽的痛苦。”
  季芯澄点头笑着,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掉落在桌面上。
  一滴一滴,沉重得很。
  商萱递给她纸巾,松了手道:
  “好了,别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欺负你。”
  商萱的眼中,有难得的轻快神色。
  季芯澄低头拭泪,深吸了口气,才令自己平复下来。
  “抱歉,我最近真的是……”
  商萱笑望着她,并不着急,等她平静许多。
  才道:“我看到你和顾少泽的新闻了,我之前对你生气,倒不是因为只是恨你过去的事情,而是以为你甘愿让他包养,如此不争气。才会说那样的重话。”
  季芯澄倒不知还有这一茬,但听到解释,还是舒心地笑了起来。
  “看来他很爱你,这个时候肯站出来替你澄清。”
  “我也不确定,总是觉得还不能够完全信任他。”
  “有所保留是对的,人的心思最难猜测,有时连自己都拿不准自己这颗心呢。”
  季芯澄想到宋杞,商萱说:“我去看过他了。”
  商萱此刻的神情,是无尽的慨叹,她道:
  “过去我们那么亲近,如今也只能替他支付医药费,其他事情竟然都帮不上忙。”
  这回是季芯澄拉住商萱的手,安慰她:“宋杞会好起来的。”
  商萱想起来在医院见到季芯澄的妹妹季欣然,“没想到她照顾人还挺仔细,护士说一点不输护工。”
  “是吗?从前确实没有见她做过这些事情。”
  想到过去,商萱陷入回忆,“我们刚进大学那会儿,欣然还很小。”
  季芯澄没想要再谈季欣然,思绪回到她与商萱初遇时的情景,巧的是,商萱也自然就想到了那时候,还是商萱先开的口:
  “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当然记得!”
  季芯澄有些许激动,“你当时可是吓死我了,为了救一只猫,不管不顾的,就那么往车前冲。我心里还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竟还叫我给遇上了!”
  “但你后来还是帮了我。”
  “我是气不过那车主,盛气凌人的,你都那么道歉了,他还不肯罢休,非要把你骂哭似地,我那时候脾气也差得很。”
  想到当时季芯澄跟那车主对骂的样子,商萱到现在还觉得记忆犹新。
  “你那时候脾气是急了点,但总是讲道理的,你不知道我心里可佩服了,觉得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女同学,骂起人来不带脏字,还句句直击要害。”
  两人相视一笑,再没有之前的谨慎小心。
  季芯澄不客气道:
  “那是因为你胆子太小了,或者应该说,你对人都太温柔。那时候估计全世界在你眼中,全都是好人吧?”
  “也不至于,主要看对什么人。”
  “我只记得,当时不管我提了多无礼的要求,你都会答应我。”
  季芯澄想到那次事故,皆是因她任性而起,商萱其实有提醒过天气不好,但季芯澄从来不把她的担忧当一回事,这才酿下大祸。
  脸上笑意敛去,季芯澄道:
  “你总是这样,给我建议,我任性的话,就陪我一起,然后负责兜底。那次的事情,如果我听你的话就好了。”
  “你别这么想,你那不叫任性,是有勇气,不像我,永远只敢想不敢行动。大学能认识你和唐棠,还跟你们成为好朋友,是我那时候感到最开心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觉得跟你们出去疯玩出了事情有什么不好,我能想到的是,只有我一个人,是断不敢尝试的,可以说,你们俩替我打开了另一扇大门,那个门里,也许有危险,却更多是我期望的五彩缤纷。即便如今回想起来,我也不觉得后悔,反而还会感激你们,真的。”
  商萱一席话,叫季芯澄再次红了眼眶。
  但这回,季芯澄更多是感到喜悦,而不是难过。
  这种被理解、有回应的友情,缺失的时候你也许觉得没有什么,可一旦失而复得,心底里那份满足,是很难用言语来描述的。
  她们相视而笑,久久无言。
  唐棠在这时候打来电话,问季芯澄在哪里,准备带许佟过来跟她汇合,听到她跟商萱在一块儿,唐棠有些不确定,问季芯澄:“那是你过来,还是我们过去?”
  季芯澄想了想,说:“你过来吧,在西门正对面那家咖啡厅里。”
  放下手机,季芯澄问商萱:“要不要我们一起吃个午饭?”
  商萱显然已经准备离开,将手机放到包里,说:
  “下次吧,司乾等很久了。”
  季芯澄点点头,反正她们后面有的是时间,便对她道:
  “我还没有正式祝福你跟司乾呢。”
  商萱原来已准备起身,听她这么说,又在座位上坐好。
  “这事情我一直没有跟别人说,我跟司乾,其实是协议订婚的。”
  在季芯澄的讶异中,商萱带着失落道:“我们是不可能结婚的。”
  “可我看得出来,他心里有你!”
  “不是他的原因,是我。”
  商萱道:“我这身体状况,不能再拖累他了。这几年,他一直舍弃全部在照顾我,这一生,有他这几年,我已经足够了。”
  季芯澄忍着心头又要涌起的泪意,离了座,起身去拥抱商萱。
  时隔多年的拥抱,因为沉甸甸的心事,变得不那么轻松。
  商萱拍拍季芯澄的背,反而安慰起她的不舍:
  “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吃饭吧,帮我跟唐棠问个好。”
  “好的,如果你无聊的时候,可以来找我。”
  “我知道了。”
  目送商萱背影远去,季芯澄心里空落落的,并不见误会解除之后如释重负的喜悦。
  时光是奇妙的,有时破坏,有时修复,哪怕她们都不再纠结那被修复的伤痕,但它总归在那里,永远不会消失地,在那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