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无法无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少泽为这一番话,认真看了季芯澄一眼,眼中不无赞赏。
  倒是季芯澄正对面的童念雅,十足地一脸不以为然。
  “念雅有什么话要说?”
  顾常的一句问话,叫众人将视线都投到了童念雅身上,她本来或许没打算开口,这时却也不得不开口了,只听她道:
  “演员这个工作,说是清者自清,但毕竟名声是大众口碑累积起来的,不光是芯澄你个人的名声,还有咱们整个家族的,大家说是不是?”
  顾少泽闻言,放下了筷子,望着他小姨的目光多少添了几分凌厉:
  “原来小姨还在乎别人的眼光吗?我今天才知道。”
  “少泽你别误会,小姨不是说芯澄不好的意思,只是有这个担忧而已,大家闲聊嘛,随便说说。你想啊,不说别的,将来孩子出生,总会接触互联网,那些个素质低的网友说的风凉话、难听的话,孩子总会看到的嘛……”
  “小姨到底想说什么?”
  顾少泽冷着声打断童念雅。
  对方却没有多少退让之意,继续道:
  “我只是感慨而已啦!大家就随意听听。想当初,你和梓倩都快成事了,我想像你们的孩子出生,不知多么开心,梓倩这个人,也许没有很强的能力,但对待长辈是真的没得说,她那种性情,将来养育下一代,也是极好的,我看她这个人就能看得出来。”
  原来是要捧许梓倩,季芯澄低头认真吃碗里的饭菜,没有什么反应。
  这时听顾少泽道:
  “小姨眼光这么好,是不是有可能的话,还想将当年的事情再做一遍?我不是姐姐,你可想好了。”
  “少泽你……”
  童念雅听到这话,当即急红了脸,哪里还有先时的优雅从容,转向顾少泽的父母大声道:
  “姐!姐夫!我看我还是早点搬离这个家算了,随便说什么话,少泽都能给我曲解成这个样子,还让不让人活了!”
  说着,她将膝上餐巾一甩,人就离开了座位,在季芯澄诧异目光中,离了餐厅。
  “你别理她,一个疯女人。”
  顾少泽低声对季芯澄这么说,一点也不在乎父母略带不满的眼光。
  但季芯澄还是看出来了,他父母眼中显然无奈大于不满,心下便暗暗疑虑,小姨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让顾少泽的无礼,连做父母的都不敢苛责。
  饭后他们家有饮茶的习惯,顾少泽与顾常提起要补办婚礼。
  顾常略沉吟,显然也是没有理由拒绝的,毕竟都已经领了证,还在媒体上都公开了。
  便道:“我尽快找亲家那边,谈谈这个事情。”
  顾少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像是一刻也不想多留,拉着季芯澄与父母告辞。
  童思雅亲自端了水果从厨房出来,见他二人要走,忙道:
  “晚上就住家里好了呀,房间都是每天收拾的。”
  “不了,我们还有事。”
  顾少泽头也不回,拿了季芯澄的包和他的外套,到玄关处,先给季芯澄递了拖鞋。
  两人回家路上,车子驶出老宅林子外的大门了,季芯澄才真正放松下来。
  “你跟你小姨,关系一直这么不好吗?”
  “她如果安分守己,我自然尊她是长辈。”
  顾少泽心平气和道。
  “她对姐姐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顾少泽于是对季芯澄提起当年的事情。
  “姐姐在出国前,有一个男朋友,他们感情稳定,不出意外的话,两家就准备谈婚论嫁了,但小姨突然出现,带着她亲戚家的一个女孩,因为那个女孩喜欢姐姐那个男朋友,小姨就设计让他们上了床,我姐男朋友被迫和小姨亲戚家的女孩订了婚,姐姐绝望之下才出的国。她因为这个事,得了严重抑郁症,几次自残幸好及时得到救援。而小姨还理直气壮说是为我姐好。”
  “小姨胆子这么大的吗?”
  顾少泽冷笑,“何止胆子大,简直是无法无天!当年这个事情,我姐男朋友报过警,但小姨明目张胆警告对方,她在局里有人,对方如果不答应订婚,她有的是法子让他倾家荡产。”
  季芯澄惊讶于小姨的放肆,很难想像这些行为会是出自一个打扮时尚谈吐文雅的豪门小姐身上。
  “你妈妈不管吗?”
  “呵,我妈?”
  顾少泽隐约叹了口气,“我妈不帮着她就已经很好了,她就这么一个妹妹,家里从小到大给她的教育就是,要护着这个妹妹,她疼她都来不及!”
  “可你们才是她的孩子。”
  对此,顾少泽紧抿着唇,长久没有说一句话。
  季芯澄有意转移话题,道:
  “看来你前女友在你们家,真的很受欢迎啊!你侄女喜欢她,你小姨也喜欢她,都要因此跟你成仇了。”
  她试探性地打量男人一眼,她的语气没有很显的吃味,但也不难听出来,然而男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兴许还停留在过去令他不愉快的回忆之中。
  “你不用担心,婷婷还小,许多事她还不懂,小姨那纯粹是谁跟她搞好关系她就捧谁,不值得在意。”
  季芯澄见顾少泽如此结语,也就没有再提许梓倩的事情。
  她其实很想知道,他和许梓倩在过去,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也许时机未到吧,她总会知道的,季芯澄这么想着,视线落向窗外。
  手机在随身包里响起,是季芯澄的父亲。
  “爸?”
  “芯澄啊,你最近会很忙吗?”
  季芯澄的父亲,绝不是那种会跟她闲话日常的父亲,听他这么问,季芯澄一时有些不知该作何反应,只道:
  “还好,是有什么事情吗?”
  “哦,刚刚顾少泽的爸爸给我打来电话,说找时间碰面商量下你们的婚事,我就先来问问你,你和少泽,什么时候方便,回家里一趟吧?”
  季芯澄恍然,原来是这个事。
  明明半个小时前还听顾常说过会去找她的父亲,但季芯澄潜意识里并不觉得她结婚这事和父亲有关,于是这会儿父亲突然打来电话,她完全没有将两者结合到一起。
  而天底下,哪个子女结婚,跟父母会完全没有关系呢?
  季芯澄为自己的潜意识感到惭愧,加上季容此时极客气的询问,叫她心里更不是滋味。
  到底他还是她的父亲,生她养她的父亲。
  “喂?”
  久未得到答复的季容,以为信号中断,在那头确认了一声。
  季芯澄忙回神,“我知道了爸,我看看,有空了就回去。”
  “好,好的,那我等你们电话。”
  挂了电话,就听顾少泽问:“你爸让你回去?”
  季芯澄从沉思中抽离,点了点头,“说是伯父刚给他打过电话,谈结婚的事情。”
  “这回效率倒挺高。”
  顾少泽说顾常,隐约脸上有了丝笑意,对季芯澄道: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现在就过去?也没有什么真要自己准备,碰个面就是。”
  “这些……电话里也可以沟通的。”
  如今的婚礼,只需要联系确认好,其实自己并不需要做多少事情,季芯澄自认不比别家的女儿,跟父亲也没有那么亲近,并不需要婚前适应期什么的。
  “你不想回去?”
  顾少泽察觉到她的迟疑。
  “不是很想。”
  “我陪你,也不想吗?跟见我爸妈一样,我也总要以准女婿的身份见见你爸爸,不然多失礼。”
  季芯澄看他说得认真,他很少这么坚持去做一件收效不高的事情,但因为准女婿这个身份,他觉得应该……
  “好吧。”
  季芯澄在这一天里,第二次被顾少泽的耐心劝导改变了决定。
  两人来到季家,季父的态度与从前大不相同。
  更多是体现在对季芯澄的细枝末节上,好似他今天才知道季芯澄跟季欣然一样都是他的女儿。
  “婚礼打算定在什么时间?”
  “那会儿芯澄的工作忙不忙?如果好迁就,就将工作挪一挪,婚礼办了先。”
  “也不好太冷,天气凉新娘子穿婚纱会着凉。”
  诸如此类,都是季容在与顾少泽的谈话中,替季芯澄设身处地想到的。
  季芯澄不能说没有动容,她心中那个理想的父亲,大概也就是眼前这个模样了吧,疼她爱她,将她视作自己即将要远离的宝贝……
  可季芯澄动容这一切的同时,心里还是有个疙瘩,毕竟那是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对父亲的失望与疏离,那是数年的寒冰,不是一日里煽个风点点火就能融化的。
  她略有些不自地打断两个男人的谈话,问起季欣然。
  季容似乎这才想起当初为了她将季芯澄贬得一文不值的另一个女儿,脸上有愠色。
  “这些天一直待在医院里,我使尽了办法也没能让她听进去一个字,或者芯澄你能不能去劝劝她?她这个样子下去真的不行,一个女孩子家,跟人家半点关系都没有,这么亲力亲为去照顾人家,我这张脸,都让她给丢尽了……”
  “您都没有法子,我的话她更不会听。”
  季芯澄直接拒绝了父亲的请求。
  私心里,她真没想帮季欣然,但话说回来,季欣然眼下这个情况,她就是想帮也未必能帮得上。
  “也是,过去都是我不好,害得你们姐妹俩关系相处也不融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职。”
  不管是真心话,还是此时在未来女婿面前的客套话,季芯澄不想深究。
  只是劝自己,不要太过乐观,毕竟人都是有另一面的。
  也就没有将父亲的忏悔太当真。
  倒是有些不解季欣然为什么要这么做,季芯澄不由问:
  “欣然去医院之前,有没有跟您提过那个人?”
  “医院里躺着那小子吗?没有。”
  季容叹了叹气,道。
  之后三人的话题又回到了季芯澄和顾少泽的婚礼上,大概全程顾少泽只是出于尊重在应付,他几乎没有提过什么想法,都是季容在问,他们俩偶尔也许大约地答一句。
  过了九点,顾少泽就礼貌地起身,示意要回去了。
  季容忙起身相送,又是一番客套。
  季芯澄始终没有吱声,直到了车上,顾少泽问她,她才有些懒散道:
  “我本来就不想回来,是你非要过来的。”
  “倒怪起我来了?”
  顾少泽不急于启动车子,倾身上前吻了吻她的眼睛,才道:
  “你还在介意你爸爸从前冷落你?”
  他一语直击要害,令季芯澄不得不振作三分。
  拉起安全带系上,要推开他放在自己脸颊上的手,“我说我介意了吗?”
  男人讳莫如深道:
  “你嘴上没说,眼睛却对我说了。”
  他说着这话的同时,两边手大拇指,一个在她嘴上,一个在她眼睛上,轻轻抚摸着,无限温柔。
  “怎么你见我不开心,反倒心情挺好的样子?”
  “是吗?那么我假装一下不开心,让你开心一下怎么样?”
  他绕口令似地说出这句话,呼吸喷拂在她脸上,带着男性特有的气息。
  季芯澄脸红了红,要转过头去,他却不让,硬是扳正了她的脸,然后在她唇上咬了一下,才在她惊慌之中放开了她。
  “我爸还在看着呢!快开车!”
  她急得捂住眼睛,在他肩上猛拍。
  好似她看不见,别人就都看不见了一样。
  车子启动的声响里,隐约还有一声男人低沉的暗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