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他们是他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妹妹倒是挺痴情。”
  听说季欣然在医院里独自照顾昏迷不醒的宋杞,顾少泽带着些讶意,这么道。
  季芯澄想到季欣然与宋杞的过去,不禁也有些感慨。
  宋杞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尽管孤儿院在物质上没有很亏待他,但情感上,他到底是孤独的,缺少关爱的,于是在季欣然对他一见钟情,穷追猛打的情境下,宋杞很快败下阵来。
  季欣然对宋杞很好,宋杞对季欣然也是处处忍让。两人本决定毕业后就结婚,但不知道为什么宋杞毕业那年,季欣然忽然提出了分手,具体原因季芯澄问过宋杞,宋杞却不肯说。
  “那时候,宋杞已经跟我们玩得很好,他是这样的性格,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对方家里绝对不肯去。那次他和同学到我家讨论当时做的一个项目,季欣然见到宋杞,就追着我打听他的消息,宋杞跟季欣然在一起,大家都说他只是感动而已,他们之间没有爱情。可我倒不这么认为,以季欣然这样的性格,不是真心待她的人,怎么能做到无限包容呢,反正我是做不到。”
  听完季芯澄一番讲述,顾少泽没有对此发表什么看法,倒是问起姐妹俩之间的事。
  “你们俩关系怎么会这么差?”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恨我。因为妈妈生她时难产去世,我爸从小就特别偏爱她一点,我也没有印象小时候是不是有欺负她,但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季欣然与我的相处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不对付,每回见面都跟仇人似地。”
  “确实,不然怎么能对你的车子动手脚。”
  顾少泽随口附和,忽然道:
  “你说会不会因为宋杞喜欢的人是你,你妹妹才这么恨你?”
  “别瞎说!”
  对男人随意的猜测,季芯澄立刻表示否定。
  “宋杞不是那样的人,他既然跟季欣然在一起,一定是对她负责才这么做。倒是你,季欣然之前因为你,可跟我吵了好多次。”
  “那没办法,我只愿意当她姐夫!”
  季芯澄闻言抬眼看去,果见他眉目皆镀上暧昧神采,视线幽幽将她锁住。
  不经意被撩拨的心弦,那心动的声音就格外悦耳。
  季芯澄抿了抿唇,不理会顾少泽的翘首以盼,正要转移话题,见他的手机响起。
  是安子墨。
  顾少泽看一眼,便用车载蓝牙接起,安子墨的声音充斥在整个车厢里。
  “老安又给我找来一女的,后天订婚宴,你带你老婆过来吗?”
  安子墨的声音带着一丝压抑,但整体是事不关已的泰然洒脱,仿佛在说:兄弟,后天麻将,三缺一你来吗?
  季芯澄有些难以置信,听顾少泽道:
  “后天?这么急?”
  “早定下了,是我在想办法推,推不掉,这不只能认了嘛!”
  顾少泽顿了顿,而后答应:
  “知道了,地址发给我,后天我们准时到。”
  他分明已经看到了安子墨的狼狈,却故意装作没有察觉一般,神态自若就翻了篇去。
  季芯澄直到顾少泽挂了电话,还这么怔怔看着他。
  顾少泽有所感,侧过头看她一眼。
  “你是不是又在想舒颜?”
  季芯澄心下一声叹息,没有接话,见车子已稳稳停在别墅后门,便收拾收拾准备下车。
  才开了门,左侧胳膊就被顾少泽抓住了。
  季芯澄回过头来,疑惑望着他。
  “怎么了?”
  顾少泽稍用点力,就将季芯澄在座椅上转了个方向,变成面向着他。
  “我总觉得,舒颜和安子墨的事情,你太上心了些。”
  “比如?”
  顾少泽这时候的神色是认真的,斟酌着,后道:
  “如果安子墨最后真的放弃了舒颜,你是不是会觉得我也有可能那样对你?”
  “……”
  从见到舒颜的第一天起,季芯澄总时不时将自己代入她和安子墨的遭遇当中,没想到顾少泽从来不过问这些,却也能一语中的说出她的真正想法来。
  “怎么会,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
  但季芯澄却嘴硬道。
  “是吗?”
  顾少泽仔细看进她眼中,没有看出什么来,“你能这么想就好。”
  季芯澄在次日近午的时候,在阳台上给舒颜打了个电话。
  原本只是打听下她的近况,没想到她就快临产了因为胎位不正,有点严重,已经住院好几天。
  季芯澄问过医院,下午就到了舒颜的病房。
  舒颜比她上一次见到的要臃肿许多,神色也比之前虚弱疲倦,让人看着就不由怜惜。
  “医生有没有说什么办法可以解决?”
  季芯澄放下包,坐到床头一侧问舒颜道。
  “有专门做按摩调整的,但效果因人而异,也有一定风险,我这个情况,医生不建议那么做。”
  “那就干等着吗?”
  舒颜抚着圆鼓鼓的肚子,叹道:“只能持续观察吧。”
  “离预产期还有挺多天,接下来一直住这里吗?”
  “我一个人住,目前这个样子实在有点担心,就提前先住进来。”
  “有请护工吧?”
  “有的,表哥给我安排好了,不过芯澄,有个事情我想要麻烦你。”
  “你说。”
  “表哥最近一直很忙,有时候我打电话过去都时常联系不到,如果情况紧急,打他电话没有及时过来,你能不能作为第二紧急联系人,过来帮我签签文件什么的?我那姑妈年纪大了,有心脏病,不敢太惊扰她。”
  季芯澄望着舒颜,眼中酸涩,她心里一定害怕极了吧!
  如果今天自己不过来,舒颜大概还不会向季芯澄开口,不由就默了好半晌。
  而舒颜只道季芯澄感到为难,忙道:
  “其实也说不定,可能不会有那种情况,医院就是打过表哥几次电话没打通,才这么要求……”
  “舒颜。”
  季芯澄握住她的手,轻声打断她:“这一点都不麻烦,我最近有的是时间,如果你信任我,当我是第一紧急联系人,都可以的。”
  舒颜闻言,微笑着,却红了眼眶。
  “芯澄,你真好!”
  “但我有一个条件可以吗?”
  舒颜只顾点头,听季芯澄道:“等孩子出生以后,让我做他的干妈。”
  舒颜真正笑了起来。
  “当然好呀,我们求之不得!”
  “那你接下来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一定要跟我说,不能让我做一个失职的干妈,好不好?”
  “好,一定!”
  两人相视而笑,舒颜是真正安下心来,问起季芯澄和顾少泽。
  “顾先生能站出来承认这一切,看来他是真心爱你的。”
  “这个事情,怎么说呢,他们家知道之后,现在已经跟我爸联系说办婚礼的事了。”
  “这是好消息啊!婚期定下来没有?”
  “还没,昨天刚提的。”
  “那我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参加你的婚礼!”
  舒颜眼中有羡慕和憧憬,季芯澄也只是微微笑着。
  “一定可以的,你都快要生产了,我们再快也不会赶这个把月。”
  舒颜捏了捏季芯澄的手,打趣道:“都要结婚了,你怎么看起来没有很开心?”
  季芯澄望着舒颜,克制自己不要再去想安子墨明天订婚的事情,最后只是与舒颜叮嘱了好些,才离开医院。
  从这家医院顺道又去了另一家医院,看宋杞。
  季欣然坐在靠窗边的沙发上看书,房间里加湿器开着,空调与空气净化器、各色医疗器械发出的不同频率声响混在一起,令周遭显得愈发安静。
  看到推门而入的是季芯澄,季欣然没有上一次的激烈反应,只是淡淡一眼,重又将目光落回手中书籍上。
  与从前的季欣然比起来,今天的她真可称得上是素面朝天。
  这大概是季芯澄看着觉得顺眼很多的主要原因。
  “他怎么样?有起色吗?”
  季芯澄看着宋杞平和地像在睡一个安稳觉的面容,空气里,有淡淡的药味,很洁净,可以想见季欣然的照顾是仔细周到的。
  埋头书籍中的人起初像是没听见一般,直到季芯澄上前,坐到她对面去。
  她才略显不耐地抬起头,眼却未抬,“老样子。”
  季芯澄默了默,“你最近是不是都住在这里,没有回家?”
  “是老爸让你来当说客的?”
  季欣然眼中有冷意,甚至带一些怨气。
  季芯澄没有直接回答,问道:“你和宋杞,究竟是怎么回事?”
  “跟你没关系。”
  季欣然翻了一页书,目光在书本上移动,却不看季芯澄,“如果你是来当说客的,请你走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回家的时候我自然会回去的,他如果觉得我丢了他的人,那我一直不回家,也不是不可以。”
  季芯澄没有对付过这样的季欣然,一时没有动作。
  从前的季芯澄,吵吵闹闹,蛮不讲理,她急,你跟她发个狠就好了。
  可眼下的季欣然,总像隔了层纱缦给人的感觉,没有落到实处,季芯澄有些茫然,该怎么应对她才好?
  不等季芯澄出声,季欣然又道:
  “如果不是当说客的,你单纯来看宋杞,那你看完就可以走了,没事不要再来。这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支付的费用,等他醒了,人也是我的,你知道我什么个性,没让你来就别来!”
  她语带嫌恶,像赶一只苍蝇。
  季芯澄倒没因此动气,理性出声:
  “不管怎么样,宋杞也是我的朋友,如果……”
  “你的朋友?什么朋友?”
  季欣然厉色地打断季芯澄,这个神情令季芯澄有些不明所以。
  她不知道季欣然是何意,总觉得她话中有话,但即便她此刻问了,季欣然也一定不会开口。
  算了。
  季芯澄没有理会,继续她没有说完的话,道:
  “如果他需要什么帮助,我能做到的,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不必。”
  季欣然垂眸,语气冰冷至极,“没有那样的可能。”
  季芯澄见她不再搭理自己,在位置上坐了片刻,便起身到宋杞床边。
  “宋杞,我是季芯澄,你要尽快醒过来,不能这么一直躺着。你还有好多课没上呢,学校、学生都还在等着你。商萱也来看过你……”
  兴许是季芯澄不把季欣然的冷淡当作一回事,正在季芯澄与宋杞说话的时候,季欣然怒起,书籍在原木茶几上一摔,声响极大。
  季芯澄不由就止了话。
  只见季欣然双手环胸上前,瞪着季芯澄道:“你有完没完?顾少泽是你的了,现在连宋杞,你还想要从我这里抢走吗?”
  季芯澄看着满脸怒意的季欣然,久久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她转身离开了宋杞的房间。
  医院的走廊上人来人往,愈发显得季芯澄离开的那间病房,因为太大太空旷,而显得更加冷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