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吃兄弟的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大清早,顾少泽就叫起了季芯澄。
  季芯澄困到不行,屡次都想钻回被窝里重新睡去,却叫顾少泽咬着耳朵疼醒。
  “我十点钟有重要会议,脱不开身,你这会儿不起来,晚一点我就没空陪你去医院了。”
  顾少泽一边换着衬衣,一边耐心提醒她。
  “你再让我睡十分钟。”
  “这话你二十分钟前就说过了。”
  “哎……”
  顾少泽笑着,宠溺地揉着她已经睡乱的头发,“你当干妈第一天,这么不积极吗?”
  想到那么小一个孩子,柔柔弱弱地,顺利就激起了季芯澄的保护欲。
  果见她很快就起身下地,进了洗手间。
  顾少泽下楼时,曾嫂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他给助理去了电话,把十点前的工作都往后安排,能在电话里确认的又都过了一遍,等到他忙完,季芯澄也已下楼。
  两人面对面吃早餐,季芯澄实在困,都没什么胃口,吃两勺粥就放下了。
  “你知道安子墨穿什么号码的衣服吗?”
  顾少泽闻言,抬起头看季芯澄,“你要给他买衣服?”
  语气虽然没有不满,但季芯澄还是听出了他的话外音:你都从来没给我买过衣服……
  “不是我,是你。”
  她正色道,“你兄弟在医院里,这会儿还穿着你的备用拖鞋呢?你忍心不管他啊?”
  听她这么说,男人脸色由阴转晴,提了条件:
  “那你把这碗粥吃完。”
  “不行,我现在不想吃,一会儿饿了,我自己会找吃的。”
  “你看着办。”顾少泽眼也未抬,“吃完就给安子墨买,你要是不吃,我就不管他了。”
  “顾少泽,你好幼稚啊!”
  季芯澄不由惊叹。
  “那你吃不吃?”
  季芯澄满脸无奈,最后只好重新拿起勺子。
  在餐厅窗子外头浇花的曾嫂,听到夫妻二人谈话,也不由笑了起来。
  顾少泽开车送季芯澄去医院的路上,两人经过市区男人装一条街,季芯澄以为他会找地方停车,却见他直直略过向医院方向驶去。
  “顾少泽,说好的买衣服!”
  “难道我还需要下车吗?已经让人送到医院了。”
  “不好吧?这样会不会让安子墨觉得难堪?”
  “季芯澄,你真是体贴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对我?”
  “这醋你都想吃!”
  季芯澄飞他一眼,两人很快拐进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不需要季芯澄四处找,在电梯间的门口,一位穿正装的年轻女孩戴着白手套,正拿着一套装好的高档男装等在那里,见到顾少泽眼睛一亮,马上迎了上来:
  “顾先生,这是您交代送过来的衣服。”
  顾少泽点点头,眼神示意身边的季芯澄:接。
  季芯澄见女孩笑容明媚,好看的眼睛始终盯在顾少泽脸上,就连顾少泽这么看自己时,女孩的视线也没有分一点到季芯澄身上。
  有些不情不愿接了过来。
  女孩拿了单子要顾少泽签名,顾少泽仍旧想当甩手掌柜。
  季芯澄无语地睨了他一眼,径自越过女孩身边,进了电梯间。
  顾少泽这才不得不自己签了名,然后大步追上季芯澄,却见季芯澄将衣服外袋都卸下来,塞进垃圾筒里,不由问:
  “怎么了?”
  “牌都没摘,你就这么给安子墨?”
  “这家的衣服都是洗好再送来的,我交代过,可以直接穿。”
  季芯澄看顾少泽一眼,没有理会他的粗枝大叶。
  两人进了电梯,季芯澄才道:“安子墨这时候的心态是最敏感的,你说他决定的事情不肯轻易让别人插手,可以看出他要强的个性,一会儿你如果想给他钱,也不好太直接,知道了吗?”
  顾不泽不由讶异,“你怎么知道我要给钱?”
  “不然他接下来就靠这一身衣服过?”
  “季芯澄。”
  男人眯了眯眼,他一喊她全名,准没好话。
  季芯澄也不甘示弱,睨他道:“怎么?”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对别人的事,都那么上心,对我的怎么没见你这样?”
  顾少泽的表情里,隐约带一丝沮丧。
  有如孩子般的生动气息,在其中闪现。
  季芯澄不由一乐,电梯也到了舒颜所在病房的楼层,便不吝啬夸了一句道:
  “那是因为我家老公优秀啊!优秀才不用我操心。”
  两人走出电梯,有准备进电梯的护士站在一侧,将这话是听得很清楚了,望着夫妻二人背影的目光都带了欣羡。
  顾少泽闻言,唇角微微上扬,明知这话未必真诚,却也为她的不假思索感到开心。
  季芯澄轻敲舒颜的病房门,安子墨来开的门。
  他轻手轻脚的,对二人道:“她还在睡。”
  “你一晚上没睡吗?”
  季芯澄打量了眼安子墨,他黑眼圈很重,头发也乱糟糟的,穿着旧衬衣和拖鞋,整个人显得比昨儿夜里还要狼狈。
  “眯了一会儿。”
  安子墨苍白地笑了笑,将他们让进房间里。
  大概是安子墨想让舒颜休息得更好一点,将舒颜的床周布帘都拉上了,房间很大,三人坐到沙发边,倒不怕吵到舒颜睡觉。
  “给你带了套衣服,不知道好不好穿,你先将就换换。”
  季芯澄递给安子墨衣服,安子墨道谢。
  “宝宝怎么样?”
  “有护士看着,这会儿还在睡。”
  “你还没吃早餐吧?这是家里带过来的粥,你先吃一点。”
  季芯澄打开保温盒,却听安子墨道:“我不饿,留给舒颜吧。”
  “有的,我带了两份。”
  “这会儿不想吃。”
  季芯澄见安子墨这样,求助似地,目光转向顾少泽。
  只见顾少泽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卡,放在安子墨面前的桌子上。
  “密码是你生日,你先拿着用。”
  安子墨瞥了卡一眼,目中有沉痛之色,果然听到他拒绝:“不用,你拿回去。”
  “不是白给的,借给你,两倍还。”
  安子墨黯然的深眸里才有了丝光亮,半晌后冲顾少泽点了点头。
  “好,我晚点发借条给你。”
  顾少泽没有理他,道:“想不想去公司上班?”
  “你的公司?不去。”
  安子墨想也不想,就回绝。
  “不是我的,一个正在创业的朋友那里,急需人手。”
  “哪个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认识的,废话少说,去的话,赶紧把衣服换上,我直接送你过去。”
  “你开的后门啊?”
  “没说我们俩关系,就是给他推荐,成不成看你自己。”
  安子墨这才点了点头,拿了衣服进了洗手间。
  安子墨离开后,沙发上剩顾少泽与季芯澄夫妻两个,大眼看小眼。
  季芯澄到底没忍住,“你什么时候给卡改的密码?还给他问好了工作?我怎么不知道?”
  “你睡懒觉的时候。”
  季芯澄有些不怀好意,道:“密码是你的生日,先拿着用。真酷啊!还以为这话绝对是男主角对女主角说的,没想到却是男主角对他兄弟说的,今天真是大开眼界。”
  他们压低了声说话,顾少泽想像着,要是无所顾忌,季芯澄似乎就要对他张牙舞爪。
  眉眼间,不觉就添了笑意。
  “你现在终于知道,你关心别人的时候,你老公的心理感受了吧?”
  “那怎么会一样?完全不同级别!”
  “怎么个不同级别法,说说看。”
  男人欺身上前,不待露出暧昧神色,安子墨就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季芯澄背对着安子墨,看到顾少泽瞬间收敛神色的表情,不禁有些好笑。
  但看到安子墨回来,夫妻两个也就止了话。
  “现在就要走吗?”
  季芯澄问顾少泽,顾少泽点头道:“现在下楼,还有十五分钟让他洗个头。”
  安子墨也点头,表示赞同。
  又对季芯澄嘱咐:“能不能麻烦你,舒颜醒来的时候,不要告诉她我来过?”
  季芯澄有些讶异,想问为什么,又有些不忍。
  “她一直没醒过吗?不知道你在这儿?”
  “估计没有认出来,她昏睡了很久。”
  季芯澄答应,安子墨又道:“还有,也不要跟她说起我和家里断绝关系的事,我不想她之后因为这个可怜我,而做一些违心的决定。”
  季芯澄也应下来。
  两人走后,季芯澄在沙发上翻了很久手机,舒颜醒来时,时间已过十点。
  “芯澄?你一直在这儿吗?”
  舒颜很虚弱,但一睁眼,就问她孩子在哪儿。
  “十多分钟前我问过护士,说还在睡,我现在再问问看。你放心,他好着呢!”
  “男孩还是女孩?”舒颜问。
  连男孩女孩都不知道,看来确实是昏睡严重。
  季芯澄心疼道:“男孩,他生出来的时候,你没有抱抱他吗?”
  “有的,只是当时实在太累了,没有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季芯澄握住舒颜的手,“很疼吧?”
  肯定是疼的,但舒颜摇了摇头,“不要紧,都过去了。”
  听见呼叫铃敲门进来的护士打断了二人,听舒颜说要见孩子,护士说不知道醒了没有,要过去看看。
  季芯澄见舒颜着急,便跟着护士一起去。
  将小宝宝放在医院准备的提篮里送到舒颜身边,她抱起儿子的一瞬间,泪水就落了下来。
  护士劝:“孩子很健康,完全没有早产儿可能出现的状况,你放心好了。不能这样哭,对身体恢复不好的。”
  毕竟是司乾特别交代的,护士照顾产妇婴儿都很用心。
  季芯澄便与舒颜说起司乾替她做的事,好叫她转移一些注意力。
  但舒颜显然神色淡淡的,看着儿子的眉眼,小心翼翼的描摹,却又不敢真碰到他娇嫩的皮肤。
  像是对着儿子的脸,想像着另一个人。
  季芯澄自然而然想到安子墨。
  护士走后,就与舒颜说了实情,“安子墨有来过,刚刚才离开。”
  舒颜闻言,惊而抬首,含泪道:“真的吗?”
  她又道:“昨天不是他的订婚典礼吗?”
  原来舒颜都知道。
  季芯澄点头,没想瞒她,却也没有多解释,这些还是等着安子墨自己对舒颜讲吧。
  舒颜只道安子墨是偷偷来看她的,便问:
  “他见到孩子了吗?”
  “……还没来得及。”
  如果说安子墨见过,却离开了,大概舒颜会更难过吧。
  对安子墨接下来的状况,季芯澄也没有把握,他如果真的跟家里断绝了关系,未来他有能力做到自立门户吗?自小娇生惯养的大少爷,自理能力有时甚至不比普通青年。
  如果他不能自立,又怎么照顾舒颜母子?
  而季芯澄最担忧的,还是安子墨家里,万一他最后还是跟家里妥协,舒颜又该怎么办?
  倒不如,一切都等安子墨稍有打算了,再由他自己跟舒颜说明吧。
  这么想着,季芯澄觉得自己真是憋得难受,也不敢太过提起安子墨,又希望能安慰到舒颜,真是左右为难。
  好在小宝宝很快醒来,舒颜注意力便全都被他占了去。
  之后数个钟头里,大人们就为了孩子的吃喝拉撒留意着,时间倒也很快过去。
  傍晚,给顾少泽发了信息,问安子墨的情况,没收到回复。
  季芯澄便发给安子墨,问:“怎么样?”
  对方很快回消息过来:“很好,感谢你老公!”
  “那你怎么还没有回来?”
  “直接上岗。”
  季芯澄望着这四个字,愣了好一会儿,也安了安心。
  “医院一切都好,放心。”
  看到安子墨发了个感谢的表情过来,季芯澄才放下手机。
  “芯澄,你都在这儿待了一天了,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我也没什么事。”
  才这么说完,顾少泽电话就打过来。
  问她在哪儿,听到她还在医院,就问了问舒颜的状况,然后让她到楼下等他,他马上就到。
  季芯澄放下电话,只好与护士叮嘱了一番,然后离开医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