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那是我弟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但就在季芯澄做好心理建设,大约预想好了要怎么跟顾少泽谈,下楼找他时,却被告知他接了一通电话之后就去了公司.
  似乎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之后连续两个晚上都没有回家。
  季芯澄想要沟通的心凉了半截,兴许唐棠和她,都有些盲目乐观了,她想。
  但就这么放弃,真的甘心吗?
  她在没有收到任何顾少泽消息的之后四十八小时里,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每一种可能性皆以她能不能离开他独自生活开始……
  “太太,大小姐回来了,她让我来问问,太太空闲的话,愿不愿到花房里坐坐?”
  季芯澄捧着剧本坐在顾少泽书房的窗台上,其实一个字也没有读进去,听到顾海棠回来了,毫不犹豫就将剧本往桌上一丢。
  老宅花园里有一座全玻璃花房,独立的圆柱造型,内有三层楼那么高,用旋转扶梯居中联结。
  各式各样需要在温室里养活的花朵,分布在一二两层,第三层花木相对稀疏,其主要目的是为了中间摆放的茶席空出更多位置。
  季芯澄抵达花房顶楼时,顾海棠已经泡好茶在等她。
  “姐姐。”
  “快坐,我新配的花草茶,你尝尝看,听说你最近胃口不是很好,这有助于开胃。”
  季芯澄笑着接过顾海棠递过来的一套玻璃茶杯杯垫套组,浅金色的茶汤在玻璃杯中曳着金芒,季芯澄小啜一口,酸酸甜甜,还有茉莉和梅子的清香,不由眯了眯眼。
  “很好喝,怎么做的?”
  “秘密。”
  顾海棠笑起来,很快道:“你要是喝得惯,我再配一些给你。”
  “好啊,谢谢姐姐!”
  “不客气。”
  季芯澄没有见过这样的顾海棠,带一些调皮,也显得更加生动,有些新鲜。
  “这间阳光房,你有常来吗?”顾海棠问。
  季芯澄喝好一杯茶,将杯子连同精致杯垫放回茶桌上,顾海棠自然就给她续了杯。
  “偶尔这里没人的时候,会过来。”
  “怎么要挑没人的时候来?这里你随时都可以来的。”
  “哦,我发现这里有茶桌,担心妈妈和小姨要用的话,会打扰到她们。”
  顾海棠笑道,“她们俩,才不会愿意坐在这里喝茶呢!”
  季芯澄想到上回,婆婆请朋友们来家里下午茶的时候,当时她还疑惑为什么不到花房来,这里多美啊。
  “为什么呢?”
  “睢不上这些花花草草。”
  顾海棠一挑眉,在装着花草茶的玻璃壶里又添了水,“这间花房,是少泽设计建起来的,当时他还在上学,和梓倩在一起。”
  季芯澄把玩着玻璃杯的手顿住了,抬眼看顾海棠,不明她何意。
  顾海棠似乎没有发觉季芯澄的不自在,继续道:
  “梓倩很喜欢花,和许多女孩子一样,少泽就以为,她也喜欢养花,特地为她建起这一座花房。当时他在家里可没有现在的地位,争取到这个事情,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我觉得完全不可能,但他实现了。背后付出哪些艰辛,我以前不知道,现在大约也能够猜得出来。”
  顾海棠目光环顾周遭,陷入回忆,“喜欢花和喜欢人一样,也分不同的方式,有人只喜欢赏花,也有人更喜欢养花,梓倩显然是前者。但她还是为少泽的用心买了单,努力让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因为她当时很爱少泽。”
  季芯澄放在茶杯上的手已经收了回去,放在膝上,顾海棠这时才将视线落在季芯澄身上。
  尽管心中滋味莫名,但季芯澄还是安安静静认真听着。
  “她从配土开始学养花,非常仔细,但最后,几乎都把花养死了,又不让家里的园丁插手,最后连她自己都开始厌倦起花来。直到有一天,梓倩在花房里因为全身过敏被送到医院,医院在花房里没有找到过敏源,但梓倩自那以后一进花房就全身过敏,严重的时候甚至引起休克。一连串的奇怪事件最后是心理医生给了我们答案,说她是心理上排斥这个环境,跟花房实际上无关,又有关。”
  季芯澄双手紧握,十指交缠,仿佛如此方能够维持一种她需要保持的不平稳状态。
  “姐姐……突然跟我说这些,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
  季芯澄心下颤抖着,难道连姐姐也想来告诉她,顾少泽心里只有许梓倩?
  “芯澄,我想告诉你,少泽就像是这个花房,梓倩不适合这里,他们俩本质上就不是一类人,不会有你担心的事情发生。某种层面上,梓倩的过敏,对花房而言,实在有一点冤。”
  顾海棠带着深意,微微笑着,望进季芯澄眼中。
  季芯澄不自觉垂了垂眸,目中有湿意涌起。原来姐姐都知道,知道她这些天一直纠结着顾少泽和许梓倩的事情,“姐姐,……”
  听到自己声音有些哽咽,季芯澄一慌,没敢再出声。
  顾海棠起身,走到季芯澄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说:“姐姐都知道。”
  ”……“
  季芯澄抬眼,泪水已顺着双颊滑落,她以为是自己要求太高了,不甘又不得不勉强自己去妥协的滋味实在太难受,而顾海棠看到了。
  这时候,仅仅是被顾海棠看到,都莫名给了季芯澄无边的勇气。
  “姐姐为什么会说起他们,是少泽跟你说什么了吗?”
  顾海棠摇摇头,“我就是问他问不出什么来,才来找你。集团子公司前一阵出了个事故,善后工作没有到位,他这两天都在外地,我想找他正经聊聊还没来得及。我是看你们这些天相处有些不对劲,想想,大概也只会是这么个情况了。果然,我猜得没错。”
  原来,她全靠猜的?
  季芯澄对自己的反应过激有些赧然,赶紧擦去眼泪,难为情道:
  “让姐姐担心了。”
  “少泽这个人呢,我知道,他身上缺点多于优点,但我也知道,只有你能让他变得更好。”
  “姐姐,不用这么安慰我。”
  “我没有安慰你,你们在一起三年多了吧?这三年来,少泽的变化是显见的,特别近一两年,他的决策与行动力,都较以往更具包容性,我想,是他身边的人让他学会宽容的缘故,而他身边,据我所知,这几年只有你是他在认真交往的。”
  季芯澄心里很欣慰,隐隐还有些后怕,还好她没有甩手离开,还好她停下来有机会听到姐姐这一番话,她深知自己内心离不开顾少泽,却因为那该死的自尊与占有欲,让她矛盾不已。
  现在想想,退一万步讲,她还在他身边,她还是他明媒正娶以及法律意义上的妻子,她为什么不能去争取,争取让他真正爱上自己呢?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季芯澄整个人都觉得被治愈了。
  连日来的阴抑一扫而空,就连她看着顾海棠的眼睛里,似乎都有了星光……
  两个小时后,同样是花房的顶楼,顾海棠仍旧坐在茶桌主座上,而对面,刚才坐着季芯澄的位置,此刻坐着的却是刚回到家里外套都还没来得及脱下的顾少泽。
  “不能烧水吗?”
  顾少泽端坐檀木椅上,看着空荡荡的茶桌,扫了一眼安安静静的烧水壶。
  “你很渴吗?”
  顾海棠的手边放着一本书,显然她刚刚是一边看书,一边等顾少泽。
  “还行。”
  顾少泽见姐姐不怎么愿意泡茶的样子,便否认道。
  其实他一路赶回来,一口水都没顾上喝,怎么能不渴。但看看家姐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神情上看来也不怎么开心,顾少泽还是自觉地选择了闭嘴。
  “什么事,等我洗个脸再来都不能等?”
  顾少泽平声问着,开始松领扣、袖口,让自己坐得舒服些。
  他刚从一个严肃的记者招待会上下来,关于集团旗下一名员工因过劳自杀的事件,子公司没有将赔偿工作做到位,令死者妻子想不开,社交账号上留遗书,带着刚满刚岁的儿子投河。事件在网络上发酵引起全民关注,警方随后大力介入,子公司摆不平才将此事捅到顾少泽面前。顾少泽亲自带着人马赶到现场,两天两夜,不遗余力,才挽回了母子俩的生命,这个过程令顾少泽很有感触,也令他身心俱疲。
  他独自开车回龙城,第一念头只想见到季芯澄。
  至于生气,照样生的,只是看她一眼,哪怕她依然不拿正眼看他,都好。
  就这么急匆匆往回赶,结果才到家就被家姐叫到了花房里喝茶。
  说是喝茶,又一口茶也不给,顾少泽颇有些不解。
  姐姐以前,似乎从来不这样,她自己有不开心的事情,从来不会主动告诉他,不想让他担心。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顾少泽这么猜测着,见姐姐开口:
  “你跟芯澄好好道个歉。”
  顾少泽闻言,实实在在地一愣,姐姐是为了他和季芯澄的事?
  “她找过你?”
  “我找得她。”
  “她怎么跟你说的?”
  “你觉得她会怎么说?”
  姐姐的语气、微表情,无一不在告诉顾少泽,她为季芯澄抱不平。
  顾少泽默了片刻,再出声竟已见情绪不稳,似乎不满姐姐的不辩是非,道:
  “你知不知道她在婚礼上怎么对我的?”
  “怎么对你?难道还打了你不成?”
  “就是!”
  顾少泽瞪大了眼睛,顾海棠被他这神情与回答一噎,当即噤了声。
  顾少泽道:“那天在休息室里,她为了她那两个闺蜜,不仅给我了一巴掌,还当着我的面,给我撕了婚纱,分明就是跟我挑衅!你还让我跟她道歉?”
  顾海棠柔和的视线落在弟弟微侧的左脸上,有些狐疑地盯着那里看了一眼。
  季芯澄竟然会动手打人,被打的还是她这个弟弟?
  顾海棠内心有些被颠覆认知,半晌没有动作。
  再看弟弟这神情,显然委屈大于愤怒,想来,她真是低估了弟弟和弟妹的感情……
  这个发现令顾海棠有些开心,至少证明这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
  于是顾海棠脸色一沉,言语更加犀利:
  “所以你觉得很受伤,认为在她心里,连她的闺蜜都比上,之后小姨说你那件婚纱是当年给梓倩设计的,你也不解释,故意让她误会!是不是这样?”
  顾少泽那些心思,丝毫不差被家姐剖在眼前,赤裸裸的,叫人难免难堪。
  他清了清嗓子,视线落在顾海棠变得强势的肢体语言上:
  “姐,你怎么帮着季芯澄说话呢?”
  “那是我弟妹!”
  “……”
  “我告诉你,顾少泽!我要不是你亲姐,早就让芯澄离你远远的!她这样的女孩子,哪个遇到了不喜欢?喜欢的还不都好好宠着,就你!才办了婚礼就让人家伤心,你觉得这样做对吗?她为什么嫁给你不嫁给她闺蜜,你是不会看还是看不见?我告诉你,你现在回去,马上给我跟她仔细道歉!”
  “……”
  “还不去?”
  “姐,你今天怎么了?”
  顾少泽在姐姐一声声的指控里,早就在心里道了无数声抱歉,可他同时也觉察出姐姐的不对劲,姐姐那么温柔的一个人,原来也会这么冲着人大吼大叫,急红了脸发脾气……
  顾少泽有些拿不准,姐姐是不是遭遇了什么,而他刚好错过了?
  这么想着,他即便原来很想奔去找季芯澄的脚步,也生生停下。
  “姐?”
  顾少泽的再一声提醒,叫顾海棠稍回了神,方才那一通数落,说她的弟弟,又何尝不是说给她自己?
  顾海棠深出一口气,语调也冷静下来:
  “抱歉,我有一些激动。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珍惜芯澄,不要像我,错过了才知道后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