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我爱我太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要像我,错过了才知道后悔。”
  顾海棠的话,以及她黯然离开的身影,显然在顾少泽原本就已说服自己的内心,更加了一层强有力的催化,他拿起脱下的外套,匆匆下了楼。
  几乎一路小跑着,回到三楼他们的卧室。
  卧室里没见到人,才又去了书房。
  季芯澄站在窗前,双手环胸,一只手里还拿着卷起的剧本,不知是在思考还是单纯看窗外景色,当她听到男人的脚步声,当即回过身来。
  两人寻找彼此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除了彼此,周身一切仿佛都变得虚幻了起来。
  直到晚六时的钟声敲响,两人才猛然回神。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两人同时出声,又同时惊异地看住彼此,目中都有一丝慌乱。
  “我有话对你说。”
  “我有话对你说!”
  太过巧合,叫人有些忍俊不禁,气氛倒因此活络了些。
  “你先说。”
  顾少泽向季芯澄走近,将手中西装扔在途经的沙发上。
  季芯澄拿着剧本的双手,放在身后,内心一番组织,抬起头却是简单又直接的一句:
  “你是不是还喜欢许梓倩?”
  喜欢?
  顾少泽轻蹙着眉,一边思考,一边迈着平稳的步伐,在距离季芯澄脚尖一米远的位置停下。
  “喜欢又怎样?”
  严格来讲,他分不清‘喜欢’具体是什么样一个概念,只知道,跟他对季芯澄的‘爱’绝对是不同的。
  但他不打算跟季芯澄解释这些。
  他想看看她的反应。
  显然季芯澄的反应有些过于平静,她看着顾少泽的视线,没有他以为的那种不悦。
  这一点让顾少泽眉头又蹙紧了一些。
  不想季芯澄接下来的话,却令他的情绪,从原本的只是不满迅速来到了发怒的边缘。
  她说:“那我会让位。”
  “让位?”
  顾少泽眉头反而松开了,那是男人发怒的前兆,是山雨欲来前的片刻宁静。
  抑或称之为死寂。
  他逼近她,两人距离不到半米,“你打算怎么让?”
  “……”
  “将我让给她?还是把你的位置让给她?”
  “都不是。”
  “……”这回轮到顾少泽沉默。
  他内心大约已经克制到极点,季芯澄视线落在男人紧抿的唇角线上,没有惧意。
  “我不会这么轻易将你让给许梓倩。顾少泽,我是你的妻子,你身边的位置也只能是我的。”
  她很平静,像背台词,又像郑重其事承诺天真誓言的孩子。
  前后似乎不搭的表述,令顾少泽眉头不觉又皱起,他眼中,不解占了上风。
  季芯澄望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接住了他的不解,道:
  “我以后会对你好,让你忘掉许梓倩,让你一心一意只爱我。如果我努力了还做不到,我会自己离开,到时候你想跟许梓倩怎么样,随便你。”
  “……”
  “顾少泽,你没听懂吗?”
  男人变幻莫测的眼神,叫季芯澄的呼吸缓了下来。
  难道她的表达,还不够清楚?
  “说完了吗?”
  被他不答反问一提醒,季芯澄倒真想起来了:
  “还有,如果我们最后真的走到了离婚那一步,你能不能将先提出的主动权让给我?”
  顾少泽垂了眸,掩去眸中汹涌的心酸与感动。
  原来,原来季芯澄不是不在乎自己,她已经在乎到,可以将自己所有的底牌都向他毫不吝啬得展示出来,将自己置于被动的位置,把决定两个人相处方向的主动权完全交给了他。
  他还能说什么呢?
  他果然什么也没有说。
  抬眼,就将她抓到胸前,深情地吻了下去。
  季芯澄穿着平底软脱鞋,以她矮顾少泽一个头的身量,原本都是踮着脚尖与他接吻。但今天,她的双脚,踏踏实实地平踩在地毯上。
  她知道,是顾少泽深低了头,才能轻易维持这个角度。
  季芯澄把心里的话都说明白了,那种淋漓的畅快感在此刻得到男人温柔地回应,早已湿了眼眶,一颗心,也早已落到了实处。
  往后,怎么爱这个男人,决定权在她自己。
  她不再在乎他还没有真正爱上自己,不再在乎他还不能做到心无旁骛,只要她在他身边,就是她想要的余生的日子。
  能够拥有多久,全在她努力。
  这是一件可控的事情,季芯澄向来对自己的努力很有信心。
  唇上传来刺痛,是男人有意惩戒她的不专心,季芯澄微扬唇角,用心回应了他……
  直到季芯澄喘不过气来,她也没想要离开他的意思,顾少泽第一次主动推开她,带着轻笑的呼吸拂在她耳畔,暧昧道:
  “顾太太,你突然这样,我有点不习惯!”
  季芯澄环住他的腰,将脑袋靠在他肩上,喘着粗气答道:
  “那就请你以后慢慢习惯!”
  顾少泽嘴角笑意加深,将人从怀中扶起,面对面看进她眼中,认真道:
  “你的话已经说完,接下来,该由你听我说了。”
  “嗯,你说吧!”
  季芯澄抿唇点了点头,故作轻松答道。
  “我,顾少泽,最后一次声明:我爱我太太,我心里只有我太太季芯澄一个人!”
  “最后一次?”
  他学着季芯澄卖起关子,讳莫如深笑着解释:
  “如果情况有变,我会提前通知。这样的声明,我想我这一生,只需要发这一次就够了。”
  季芯澄怔怔看着男人的笑脸,再能忍,也止不住渐渐上扬的嘴角。
  “哪部电影里的台词?你怎么这么能找?!”
  顾少泽大笑着接住季芯澄打在他胸膛上的拳头,将人拥到怀里,如实道:
  “我不记得了,但一定是跟你一起看过的电影。”
  他的唇,紧紧贴在她额际,自胸腔里发出的笑声,令季芯澄耳根发烫。
  “这是我的心里话,请你把这份声明收好!”
  顾少泽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里头有浓重笑意,就问她:“你不信?”
  好半晌,季芯澄才摇摇头:
  “不,我信!”
  看他这么一本正经说着情话,却像在做一件极其严肃的陈述,季芯澄总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梦幻感。
  “那天打疼你了吗?”
  她伸手,抚上顾少泽被她打过的半边脸颊,问道。
  顾少泽的大手顺势就按在季芯澄手背上,而后渐渐收拢,裹着她纤细手指,抵在唇上。
  “你手打疼了吧?”
  确实,当时那一巴掌,把她四根手指都震到发麻,但此刻想来,只有对他更深的歉意。
  “对不起!我当时真的不应该那样对你,我从没有打过人。”
  “哦?看来我应该感到荣幸,成为顾太太又一个第一次。”
  他的吻,落在她指尖,季芯澄不自觉握紧了手指,掌心里是顾少泽的大拇指。
  两人相视而笑,彼此眼中都有闪耀星辰密布。
  “可我还有一点很生气。”
  “什么?”她温柔回应着他沉吟般的抱怨。
  “在你心里,我是不是都没有你的朋友重要?”
  季芯澄怔住,难道他这些天来气自己,就是因为这点,而不是因她打了他,抑或她撕了婚纱?她有些不确定地再次睨了男人一眼,心下滋味百般,好半晌才开口道:
  “你知道我爸一直很偏心,大约从我懂得人情冷暖开始,我就发现欣然不喜欢我,我爸因为她,从来只会让我迁就,在那个家里,我经常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如果没有唐棠和商萱,我不知道是否能够安然度过青春期。她们俩,不单单是朋友,于我而言与家人没有分别。你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难道你一定要让我,在你和娘家人之间做选择吗?”
  “如果我一定要呢?”
  “我打个比方,你来听听。”
  季芯澄思忖着,轻声道:“假设她们遇到危险,需要我以生命作为代价来交换,我多半不会拒绝,哪怕我很想活下去。但如果是你出了事情,我不会想要独自活着,哪怕我还有很健康的身体、很长的寿命。这样比喻,你有没有多理解一点?”
  “没有。两个对比基础条件不同,这个比较本身就不对等。”
  他虽然这么说,望住季芯澄的双眸却愈见深邃。
  季芯澄只是将心里想到的话说出来,这番话她事先没有特意组织过,也没想要太过刻意修饰,但她知道,顾少泽听懂了。
  她踮起脚尖,攀上男人脖颈,撒娇道:
  “我不管,反正接下来,我是赖定你了!你想推也推不掉,你再生气也赶不走我!”
  “你讲不讲道理?每次离家出走的,都是你。”
  顾少泽佯怒,在她腰上掐了一把,季芯澄想躲,却被男人搂得更紧。
  失而复得的喜悦将两人淹没,静默中紧紧相拥着,仿佛只要这么听着彼此的心跳声,就已足够。
  良久后,顾少泽才在她耳边道:
  “你怎么不问我跟许梓倩的事?”
  “你俩有事吗?”
  季芯澄从他怀里抬起头,仰脸看着他,表情没有丝毫介意,眼中有灵动的狡黠。
  实际上,她自从做好自己的心理建设之后,就没打算再纠缠婚纱那件事,即便真是小姨说的那样,毕竟是他上一段恋情,也无可厚非,重要的是,他现在娶的人,是自己。
  她的心路历程,顾少泽一无所知,只是觉得眼下她这般大方,他看来很不顺眼。
  “你是太信任我,还是根本不在乎?”
  季芯澄半眯起眼打量男人的神情,又有点要变脸的味道,忙敛了笑,端正了态度:
  “那都是你的过去,我不想计较,我想计较的,是我们的将来。”
  男人闻言,脸色霎时缓和下来。
  季芯澄已先他一步笑出了声,“满意了吗?”
  顾少泽被撞破心思,微恼,就要对她动手,身后有敲门声响起,是管家提醒他们可以下楼用晚饭了。
  季芯澄忙推开他,脚边踢到不知何时扔在地上的剧本,她捡起来的同时,不禁有些汗颜。面对顾少泽,她总以为自己游刃有余,却时常总有这样魂不守舍的时候。
  两人并肩下楼,途中,顾少泽忽然就对季芯澄说起许梓倩:
  “那时我外公外婆都还在,他们很喜欢许梓倩,就有意撮合我们在一起,梓倩是个各方面都很出色的女孩子,我没有什么理由反对。但我对她的感觉,或许谈不上是爱情,我跟她在一起,从没有想过要跟她上床……”
  老宅的楼梯并不陡,但季芯澄忽然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顾少泽走在她身边,时刻看着她的动向,自然反应迅速,将她扶住。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
  季芯澄站稳后,表情有些怪异。
  顾少泽只道她是不相信,索性停下脚步进一步解释:
  “我甚至有试过,但还是做不到。我以为是我的问题,直到我遇见你,季芯澄,我才知道原来只是因为人不对,我不知道为什么,轻易对你就能……”
  “别说了!”
  季芯澄红着脸,好在周遭无人,连忙制止顾少泽。
  但后者显然不觉得这有什么,仍然继续:
  “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我跟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有的或许仅仅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关系。”为了表示他的真诚,那目光也极诚恳将她望着。
  季芯澄的脚步已来到餐厅门口,不得不面带微笑,对身边的人道:
  “好的,我知道了。”
  顾少泽望着那如花笑颜,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扶着她的腰,把她送入他身边的座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