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必须连根拔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12章
  何小鹏说完了还推了推一旁的林辉,示意林辉也劝一劝。
  “队长。还有上次去接触谢逸等人的事,这小交警笨的可以,竟然让谢逸他们发现了他。还是调走他吧,桥姗是因为家里出事才大意,这个人可不是。”林辉不但没有劝,反而又加了一把火。
  一旁的方文轩气的发抖,这个林辉肯定是报复,赤裸裸的报复,就因为他在做交警的时候没有单下留车,硬是给他开了罚单。
  “这事,我跟局长都会考虑考虑,你们都别说了。文轩你好好休息,现在谢逸可能知道候昌平杀害王敏敏和梅艳琴的凶器在哪里,但是他不说,他要见你才说。”程飞看着方文轩说道。
  “那队长,我现在就出院。我审讯他。”方文轩明白这是个好机会,立刻说道。
  “文轩,你的才醒过来,看站都站不稳。等你休息好了再去吧。”程飞说道。
  “队长,我这是饿的。我好像好久都没有好好吃饭了,真的,吃饱了我就有力气了。”方文轩微笑的说道,然后从病床上下来了。
  “文轩,你真的没问题吗?我看那个视频,你被……”郑桥姗担忧的看着方文轩问道。
  “我真的没事。”方文轩道。
  “那好,辉子,去办出院手续,文轩我们就带你去吃顿好的。”程飞说道。
  林辉瞪了一眼方文轩,然后还是去办手续去了。
  到了医院对面的餐厅,郑桥姗方文轩点了几个比较清淡的养生汤,方文轩真的是饿极了,饭菜一上桌就快速的吃了起来。
  “文轩,你这是多久都没有吃饭了啊。”何小鹏瞪大眼睛看着已经吃了三碗饭和俩碗汤的方文轩说道。
  “三顿。”方文轩擦了擦嘴巴道。
  林辉看着在那吃的欢的方文轩,还第一次看有人在这种情况下吃饭还吃的那么香的。就好像根本不担心会被调走的事儿。这是自信,还是神经粗?
  吃完了饭之后,一行人坐车回到了刑警大队。
  一回到了刑警大队,方文轩就开始看候昌平的审讯笔录。
  林辉就坐在方文轩的对面,他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坐在那里,一直盯着方文轩看。
  方文轩脸色并不太好,还是很苍白,不过方文轩故意装的精神抖擞。
  “还喝茶?”方文轩喝第三杯茶的时候,林辉看不下去,站了起来,走到了方文轩身边用手盖住了方文轩的杯子,“精神不好就回去,没人勉强你带病上班。”
  方文轩冷笑的抬起头,清冷的看着林辉,真是个俩面三刀的人,若不是他在队长面说说把他调走,他又何至于怕被调走,一刻都不敢耽搁得跑来上班,他坐在椅子上,伤口疼的他无法精神集中,只能不停喝茶醒神。
  打开林辉的手,方文轩直接把杯子扔在了垃圾桶,他有些轻微洁癖,不喜欢别人这么碰他用来喝水的东西,然后继续低头看审讯笔录。
  “你……”林辉看着方文轩竟然直接把杯子扔了,气恼不已,这是嫌弃他碰过吗?想说方文轩什么的时候,方文轩已经低头工作了,看着方文轩那墨色头发垂着,那认真样,林辉不好在打扰,回到了座位就依然看着方文轩。
  过了一会儿,方文轩看完了审讯笔录,就起身准备开始审讯谢逸。
  林辉也赶紧起身,拿着笔录本跟着进了审讯室。
  “你生病了?”方文轩一走进了审讯室,坐在椅子上带着手铐脚铐的谢逸就问道。
  “哟,这是医生的直觉吗?”方文轩坐了下来,微笑的看着对面的谢逸道。
  “一身的消毒水味,脸上毫无血色,还没好就出院了?”谢逸又看着方文轩说道。
  “谢逸啊,你要是真的关心我,我问什么你就快点回答成不?”方文轩淡笑的看着谢逸说道。
  谢逸沉默了一下说道,“你问吧。”
  “候昌平是用的什么杀害王敏敏和梅艳琴,贺北川他们的?”方文轩问道。
  “就是他自己用来做手术的刀,很锋利,在酒吧的时候,梅艳琴就喝醉了,贺北川带着梅艳琴回了公寓,王敏敏不知道是怎么知道了贺北川是人体器官贩卖团伙,就跟了上来找贺北川。
  在公寓的时候,候先生一直派人跟着贺北川,也知道了贺北川暴露了身份,就用他配的备用钥匙打开了贺北川的门,那个时候王敏敏正准备打电话,梅艳琴喝的烂醉,在浴室泡澡,候先生就直接用手术刀杀死了王敏敏,然后把刀交给了贺北川,说是只要贺北川解决了梅艳琴,那么就原谅他犯的错,可是小北似乎真的爱上了梅艳琴,他下不了手,最后,候先生他就用那把刀,挥向了小北,小北想不到候先生真的要他的命,根本没有防备,就……梅艳琴在浴室里醉的昏睡着,候先生用刀隔开了她的手腕,血流尽而死。”
  “你,当时在现场,对吗?”方文轩看着谢逸问道。
  “我不在,我在对面,用望远镜看着,本来是打算贺北川给梅艳琴打了麻醉剂,取梅艳琴的器官的。”谢逸道。
  “你为什么不阻止?”方文轩直直的看着谢逸道,“你不是只想取器官,彰显你的医术吗?看到有人死在你的面前,你为何不阻止?”
  “那个时候,我……震惊了,没有想到还有人刀法比我更好的人,看着他杀人的时候,每刀恰到好处,不伤害任何器官,我真的很佩服他,其实那次的取器官,是他亲自操刀,我在望远镜里头看着他的刀法,他的速度,那么的精髓,那么的熟练,那么的快,我原本自信满满的医术,跟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不足一提,我真的很敬佩他。可是……”
  “可是,你比他有良知,你看到了贺北川的器官也被取走,甚至碎尸的时候,你还是很难过,平时贺北川经常叫你哥,给你带家乡土特产是不是?”方文轩严肃的看着谢逸道。
  “他说过,会和我在一起的……是他先背叛我的……”谢逸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想在说什么了。
  方文轩看着似乎有些了然,“那把手术刀在哪里?”
  “在候先生住的地方,他的手术刀,他是不会丢的。你们去他住的地方,应该可以找到。”谢逸说道。
  “是别墅吗?”方文轩问道。
  “不是,是医院职工楼。”谢逸道。
  “带下去吧。”审讯差不多结束了,方文轩看着一旁的狱警说道。
  狱警上前带着谢逸离开了审讯室。
  而方文轩因为还有些头晕,就半天都没有动,靠坐在椅子上,不想让林辉发现,免得又要去队长那里打报告说他体质不行,不适合干刑警,劝队长把他调走。
  “走啊,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林辉拿着笔录本站起来,看着方文轩还没有动便说道。
  方文轩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有些眩晕,身子一歪,林辉赶紧扶住了方文轩。“喂,你怎么了?”
  方文轩怕被林辉发现他身体不舒服,连忙推开了林辉,振作了一下精神,走了出去。
  林辉看着方文轩的背影,若有所思,也走了出去。
  “文轩,我们去医院职工楼找谢逸说的凶器。你才出院,好好休息一下。”一出来,队长就看着脸色苍白的方文轩说道。
  方文轩点头,“谢谢队长。”
  “做什么都要人照顾。”林辉看着方文轩离开的背影,小声嘀咕着。
  但是方文轩耳力好,还是听到了,但也懒得理会林辉,坐在了位置上,让他说去,一招错了,被犯罪分子打成这样,也是自己笨,没经验。
  “辉子,文轩可是带着病就来上班了,你可别在对人家有意见了。”程飞看着林辉说道。
  “队长,我没有。”林辉立刻道。
  “那你说说,你和他是一个组的,他重返案发现场去取证,怎么都没有叫上你呢?你作为刑警队的老组员,要带着新人一点,辉子,我一直都没有说你,不管你对文轩有没有什么私人恩怨,既然你们是一个组的了,在一个刑警大厅工作,就要讲究团队精神,队友要互相帮助。”程飞略微严肃的看着林辉说道。
  “队长,我明白,我这样,有我的想法,你们给他太多照顾的话,他的机会得来的太容易,会不珍惜的。”林辉说道。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放心了,可是不能太过了啊。”程飞道。“我们去医院职工楼收集证据吧。”
  程飞和林辉一起去了医院的职工楼,找到候昌平原来住的宿舍,候昌平住过的这个地方倒是没被其他人住过,很快,程飞和林辉在柜子里面找到了谢逸所说的手术刀。
  回到了刑警大队,林辉立刻将手术刀送到了法医部给秦莲检验上面的血迹DNA。
  此时,已经晚上七点了,报告需要几个小时后才能出来,案件到此,已经接近尾声了,所以只留下林辉和程飞在队里等着,其他人都下班了。
  “你怎么还没有走?”林辉看到方文轩竟然没有走便走过来问道。
  “我想等报告,反正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方文轩淡淡说道,然后不在理会林辉,闭上眼睛,脑中却没有闲着,在想些结果,如果刀上血迹是三个被害人的,那么该怎么让候昌平认罪,并且说出人体器官贩卖团伙逃走的其他成员所在位置,这种恶劣组织,必须连根拔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