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破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14
  方文轩和林辉很快就找到了候昌平的那个女学生,如今她已经是这个医院的外科最年的主刀医生了,年龄才30岁,方文轩还从护士那里打听到了现在外科正在评选外科主任,而这个女学生的名字也在其中。
  咖啡厅里。
  “王小姐,候昌平他是你的老师对吗?”方文轩看着坐在对的女人问道。这个女人正是候昌平的学生,王思洁。
  “是的。但是我不明白,你们刑警找我能有什么事?”王思洁轻轻抿了一口咖啡道。
  “为了候昌平。”方文轩说道。
  “他怎么了?”王思洁问道。
  “他犯罪了,杀人,贩卖人体器官。”方文轩直言道。
  方文轩一说完,王思洁的手一抖,“拍”的一声,咖啡杯落在了桌子上,溅得满桌子的咖啡。
  方文轩衣服上也有咖啡,但是他先将纸巾递给了王思洁。“他是在被赶出医院,吊销医生执照之后就开始做这些事了,你知道吗自从你说他潜规则你后,他的妻子都因此都离开他了。”
  王思洁低着头,咬着唇,一言不发。
  “他,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做。”方文轩看着王思洁再次说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那件事,本来就是……本来就是他做的不对,他……”
  “你现在也在进选主任,你会做这种事吗?”方文轩打断了王思洁的话道。
  王思洁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方文轩。
  方文轩依然紧紧的盯着王思洁,“我竟然能够为了候昌平来找你,说明我有把握当年的事纯属捏造的。王思洁,你的老师,候昌平在当时他教了你不少的东西,而如今,他落成了这样,你忍心吗?”
  王思洁别过头去,似乎陷入了回忆,过了好一会儿才看着方文轩和林辉说道,“你们想要做什么?”
  “他想要他的清白。他想要他的妻子去看他,他的犯罪性质已经是必死无疑了,他只想生前得到一个公正,他妻子能够明白,他什么都没有做。”方文轩看着王思洁道。
  王思洁沉默了。
  方文轩和林辉看着王思洁,他们都明白,这个时候,王思洁若是承认了当年是属于污蔑候昌平的,那么王思洁今天别说进选外科主任了,就是能不能待在医院里都是一回事,还要面对候昌平妻子家人的谴责。
  “你还在考虑什么?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错的事付出代价。你这样的人配做医生?污蔑自己的老师,毁了一个人的一辈子,一个家庭,如果不是你污蔑他,让他不能做医生了,他又怎么会走上这条路,还有你为了你那个男朋友能够当上院长,出卖你的老师,最后呢,他不还是没有娶你?”林辉怒气的看着对面的王思洁说道。
  “……你们不要说了……这么多年,我也受良心谴责也受够了,我都认,我去找他的家人,找他的妻子,说明一切。”王思洁忽然站了起来,高声说道。
  很快,何小鹏通过户籍资料找到了在老家候昌平的妻子。
  候昌平妻子的老家在乡下,开车过去都要五个小时,林辉和方文轩立刻开车带着王思洁赶往乡下。
  “你需要休息一下吗?”车开了俩个小时后,方文轩看着开车的林辉问道。
  “我没问题,十多个小时都开过。”林辉依然精神抖擞的说道。
  方文轩便没有在说话,微微眯着眼睛,注视着前方。
  很快,三人就到了候昌平妻子的老家,三个人一起下了车,看着眼前的黄泥巴路,这是通往候昌平妻子家里唯一的路,这条路只有一米宽,车是绝对过不去的,必须下车步行。
  方文轩有些轻微洁癖,看着泥巴路,在看了看自己脚上的白鞋子,蹙眉着。
  “怎么怕弄脏你的鞋?”林辉有些轻蔑的看着方文轩道,他就看不惯这种人干刑警,他们刑警什么脏的,危险的都会遇见,“就这还怕,怎么干的好刑警?你不如回去坐办公室,去刑警公安公关部门。”
  方文轩看向了林辉,这个林辉逮着个机会就训人,他又不是克服不了。
  转身方文轩快速的在车里拿了四个方便袋,递给了一旁的王思洁俩个,自己低头快速的系在了脚上,然后牵着王思洁的手说道,“小心这地有些滑。”
  然后方文轩就没有理会林辉和王思洁牵着手就去向村子里面走去。
  林辉倒是不在意,直接提脚就前行,这一脚下来,脚上顿时都是黄泥巴了,还溅裤腿都是,林辉蹙眉,看着前面扎着袋子走干干净净的俩个人,林辉顿时觉得自己是傻逼,干嘛要嘲笑方文轩。
  一到了村子,方文轩就看到了一个挑着俩个篮子的妇人,方文轩连忙上面去问候昌平妻子住在哪户,妇人指了指远处的一户人家,说道。“那户就是。”
  方文轩道谢后就快速的向那户走了过去。
  看着眼前简陋的屋子,连个锁都没有,方文轩站在门口喊道,“请问有没有人?”
  过了一会儿,一个大约十岁的一个小男孩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方文轩又看了看林辉和王思洁道。“你们找谁?”
  “我们找蔡文丽(候昌平妻子),她住在这里吗?。”方文轩看着小男孩问道。
  “你们找我妈妈做什么?她在家做饭呢。”小男孩说道。
  “有点事,可以带我们去见她吗?”方文轩微笑的看着小男孩说道。
  小男孩打量了方文轩一下后就说道。“你们跟我来吧。”
  三个人一起跟着小男孩一起进了屋,一进屋,就看到了一个妇人坐在老旧了木椅子上择菜。
  那个妇人一看有人进来就起身,当看到王思洁后眼里充满了复杂。
  “师兄,我带这小男孩出去走走。”方文轩过来牵着那个小男孩的手说道。
  林辉明白方文轩是不想让这个小男孩牵扯到大人的恩怨里,了然的点了点头。
  方文轩和小男孩在外面正聊着天。
  忽然,方文轩听到里面一阵怒吼的声音,连忙跑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候昌平的妻子蔡文丽手里持着一根木棍,满面怒火的看着王思洁。“你为什么这样害我的老公。为什么?你毁了他,我要杀了你……”说着,蔡文丽就拿着大棍子向王思洁挥了过去。
  林辉反应迅速的将王思洁推到了一边,但是这一棍子却结结实实的打到了林辉的手臂上,而蔡文丽完全都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拿着棍子继续追打王思洁,王思洁吓得向方文轩跑去。
  方文轩快速跑去将蔡文丽的手腕一踹,棍子落地之后,迅速将蔡文丽反手牵制住,厉声吼道,“蔡文丽,事已至此,你还想你再出事,让你儿子连母亲也没有吗?你出事了,谁来照顾你儿子?”
  本来剧烈挣扎的蔡文丽听到方文轩说的话,没有在动了,默默地流泪着,最后是奔溃的撕吼。“啊……昌平……阿昌平,我误会你了……啊,呜呜呜呜……”
  “妈妈……”小男孩看到自己的妈妈哭了,连忙跑过去,将自己的妈妈抱住,怒吼的看着方文轩道。“你放开我的妈妈,你们是坏人。”
  方文轩放开了蔡文丽,退到了一边,三个人静静地看着蔡文丽撕心裂肺的哭。直到过了很久。蔡文丽没有自己平复了,擦了擦眼泪,来到了方文轩面前说道,“带我去见他吧,我要见他。”
  “你手疼么?”待安顿好了蔡文丽和他儿子还有王思洁上车后,方文轩看着林辉问道。
  “疼,怎么不疼,那一棍子可狠了,都肿了,靠,一个女人愤怒起来,力气还不小。”林辉挽起袖子看着自己有些肿的手臂道。
  方文轩看了一眼林辉肿了的手臂道,“活该。”然后就上了车。
  林辉看着方文轩上车的背影愣了,他还以为方文轩至少要帮他包扎了,他竟然说活该?!
  “我说你这小子刚才说什么了。好歹我们师兄弟一场,看我被打,你挺幸灾乐祸的?”一上车林辉看着驾驶座位上的方文轩说道。
  方文轩将医药箱拿了出来,拿出了里面的活血化瘀药,淡淡的看着林辉说道,“过来吧。”
  林辉还是将手伸到了方文轩的面前。
  方文轩将药先挤在了自己的手里,然后慢慢涂抹在林辉红肿的手臂上。
  当方文轩的手触摸到林辉的手臂那一刻,林辉忽然感觉手有种触电般的感觉。
  靠,这个方文轩手怎么那么暖,那么柔。低头直看到方文轩的头顶,他的他侧脸,他正非常认真的给他擦药。
  那种认真的神态,让林辉觉着方文轩并没有那么碍眼了。
  林辉和方文轩把蔡文丽和王思洁带到了候昌平面前后,王思洁向候昌平承认了当年的错误,而蔡文丽和候昌平已经解除误会。
  一天后,候昌平交代了所犯罪团伙的联系方式,具体活动位置。
  程飞带着刑警们一一将其抓获,并移交法院定罪。
  由一桩弃尸案件引出的重大的人体器官贩卖案件终于破了。局长大力表扬了整个刑警大队。尤其赞扬了方文轩审讯策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