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冲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17
  方文轩虽然不满林辉的训斥,但是也没有反驳什么,至少某些方方文轩觉得林辉说的是没有错的,那种情况下,他竟然害怕脏臭。
  俩人买回来了晚餐分配下去后,就各自坐在自己办公桌的位置吃了起来,方文轩边吃,边看着盛茂机械厂的所有资料。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了,法医部和鉴证部的结果该出来了,所有人都准时的来到了会议室准备开会。
  “秦莲,你先说一下俩个死者的死因。”程飞坐在主位,看着对面的秦莲说道。
  “盛明伊的死因是钢钉直插心脏致死的,然后才被人用钢钉插入一双眼睛,死亡时间应该是上午十点钟。旧学校厕所的尸体是个女孩,看骨骼的发育应该还是二十岁左右。身体上没有任何的伤害,也许时间太久了,有些肉体上的伤害查不出来了,所以我正在化验骨骼,我想也可许可能是中毒而死。这就是我这边的报告了。”秦莲看着自己的报告说道。
  程飞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郑桥姗问道,“桥姗,你那边有什么发现。”
  郑桥姗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并没有听到程飞在叫她,在那里眼睛看着报告,一动不动的。
  “桥姗!”程飞再次叫道。
  可是,郑桥姗依然一动不动的盯着报告看着,眼里还呈现一种不可置信的恐惧。
  “怎么了桥姗姐?”方文轩坐在郑桥姗的旁边发现不对劲,问道。
  郑桥姗拿着报告看着,还是不说话。
  方文轩伸手去拿过了郑桥姗手中的报告,顿时瞪大了双眼,“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了?你们倒是说话啊!?”林辉着急的走过去,拿过了方文轩手中的报告。
  “辉子,把报告拿过来给我看看。”程飞看林辉在看到报告后也是一副震惊的脸,立刻说道。
  林辉将报告递给了程飞,看向了郑桥姗问道,“桥姗?你确定,你没有检验错误?!”
  郑桥姗直摇头,“没,就是因为结果是这样的,我就做了三次检验,绝对不会错的。”
  “为什么我们在盛明伊案发现场发现的一根头发会根旧学校厕所的女尸的DNA是一模一样的?这……难道死了很多年的尸体还会起来杀人?”方文轩不可置信的看着程飞问道。
  程飞看了报告后也是一脸震惊,严厉的看向了郑桥姗问道,“桥姗,你确定你的检验报告没有错?这怎么可能?”
  “队长,一开始我也不相信,我将盛明伊案发现场发现的头发做了DNA检验后,然后检验旧学校女尸的DNA,因为我检验太多DNA,一看盛明伊案发现场发现的头发DNA图形数据,和旧学校女尸DNA图形数据惊人的相似,于是我就做了DNA比对,结果却是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盛明伊看着程飞说道。
  “这也太离奇了吧。那个女尸至少死了几年吧。这会不会是她的血缘亲人做的案?”何小鹏说道。
  “不,不可能。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一定是本人。一般父母,兄弟姐妹只有百分之九十五多相似DNA。”郑桥姗说道。
  “还有这种可能。旧学校死者生前卖过头发给理发店,如今理发店都流行接头发。然后正好有人去接发了,那个接发的人就是杀害盛明伊的嫌疑人。”方文轩想了想说道。
  “是的,文轩说的没错,大家别自己吓唬自己的。我们都是刑警,要大胆的想很多种可能,别乱想。”程飞看着众人说道。
  “好了,这个辉子和文轩明天负责查大规模的各大可以接头发的理发店。小鹏,你说说你那边的结果。”程飞看着何小鹏说道。
  “队长,盛明伊走廊外面的监控我是恢复了,可是刚刚恢复就又立刻自动销毁了,我算是遇到了高手,还没有碰到过我何小鹏恢复不了的数据,但是盛明伊电脑的我倒是恢复了。你们猜,我在盛明伊的电脑里发现了什么?”何小鹏看着众人说道。
  “别卖关子了,快说,严肃点。”程飞严厉的看着何小鹏说道。
  “我在盛明伊的电脑里发现她今天上午九点五十的时候销毁了一些照片,但是在九点四十五的时候,这批照片也就被传到了另外一台电脑,暂时我还查不到传到了那台电脑,对方隐蔽了自己。”何小鹏边说,边打开了自己的手提电脑,将恢复的照片给众人看。
  “这是……苏祁行在浴室洗澡的照片?”方文轩几乎一就看出来了,因为照片十分的清晰,看位置,应该是手机在门口偷拍的。
  “拍照片时间有吗?”程飞看着何小鹏问道。
  “只能查到照片是三天前传到盛明伊电脑保存的,拍摄时间估计只有查拍摄设备。”何小鹏说道。
  “这个苏祁行嫌疑很大啊,盛明伊本来就和他不合,还捏着他的这些照片,而且整个盛茂机械厂里苏祁行有任何的资格去任何的地方。”林辉看着电脑里的照片说道。
  “的确,看来明天可以正式传唤苏祁行了。”程飞点头道。
  “我觉得不可能,他有不在场的证人,盛明伊被害的时间是十点整,那个时间苏祁行正在和四个班长一起等盛明伊开会呢。”方文轩说道。
  “小交警,你懂什么?时间都是可以调整的,他既然可以破坏监控视频,改变当时所有人看到的时间不是轻而易举吗?”林辉认真看着方文轩说道,“作为刑警,我们要相信自己查到的,所掌握的证据,不能只听嫌疑人的一面之词。”
  方文轩没有在说话,认真的思考着。
  “辉子,文轩,你们有查到什么资料没有?”程飞看着方文轩和林辉问道。
  “我查了盛明伊和苏祁行这几年的事。”林辉说道。
  方文轩看了一眼林辉,林辉竟然也查了这个?
  “辉子,那你说说。”程飞说道。
  “先说说死者盛明伊吧,盛明伊23岁,工程学院毕业,根据调查,因为家里有钱有势,特别刁蛮任性,花钱大手大脚,家里曾经花一千万给她开了一个美容馆,可惜被她给败了,还赔了不少钱,其父亲盛茂机械总公司董事长,盛天明一怒之下将其送到了分厂交给苏祁行管,也就是学习。
  好,这就来说说苏祁行这个男人,三十岁,机械工程学院毕业的尖子生,曾经多处兼职,六年前到了盛茂机械厂一开始只是个车间班长,干了俩年就升了车间主任,据说盛茂总公司董事长盛天明特别看重他,有一次去车间看苏祁行管理后,立刻回去把自己的女儿盛明伊交给苏祁行带,打算将来让盛明伊来做这个分厂的总经理。所以我说苏祁行有重大嫌疑啊,这个总经理的位置,如果盛明伊不去的话,绝对是苏祁行的,别无人选。”林辉将自己查出来的报告都一一的报告完了。
  “这样来看,这个苏祁行的确是有重大的嫌疑,他有把柄在死者盛明伊的手里,而且死者还是阻碍他升职的关键,有足够的杀人动机和时间。”程飞听完了林辉的报告说道。
  “喂,小交警,你查了三个小时,你查到了什么没有!?”林辉看着拿着报告看着的方文轩问道。
  方文轩抬起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队长,我也查了苏祁行和盛明伊,既然林辉说了,我就不用说了……”
  “喂,小交警,你没查到就没有查到,扯什么理由跟我查的一样?”林辉瞪着眼睛看着方文轩道。
  “我……”方文轩看着林辉,无法向林辉解释。
  林辉拿过方文轩的报告看着,上面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林辉冷冷一笑,“这个报告上可是什么都没有,你也好意思说和我查的一样?”
  方文轩没有看林辉,因为他如果跟林辉说,他的记忆能力非常好,报告不需要打,只需要查出来,看一遍就可以熟读出来,所以没有打报告,他这么说,林辉绝对不会信的,林辉是那么的看不起他,处处瞧不上他。
  想到林辉看不上这点,方文轩心里有丝难受,他一向挺自信的,还没有被人这么看不起过。
  “你什么你……现在俩起命案,你竟然浪费了三个小时,你说你这三个小时干什么去了?”林辉脸色越来越愤怒的看着方文轩,他可以接受适应能力慢的队友,但是不能接受懒,浪费时间的队友。
  林辉的声音很大,导致所有同事都同时看向了林辉和方文轩。
  方文轩坐在那里,感觉所有同事都看向了他,议论纷纷的,顿时让他十分的难堪。
  “辉子,好了,大家都是同事,有话好好说。”何小鹏见场面尴尬,扯了扯林辉小声说道。
  “队长,你还是考虑考虑下这个人他适合不适合干刑警吧。”林辉没有在训斥方文轩,但是却看向了程飞说道。
  心头有股无名的火烧着,又有些难受,但是却无法辩解,方文轩手紧紧握着拳头,忍着,一言不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