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2*打脸之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啪!”又一巴掌。
  盛世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从容的回到父亲身边。
  风停,天地间一片寂静。
  唯有雪落的簌簌声。
  王老虎不敢置信的摸摸滚烫的脸,下一刻气急败坏的骂道,“你这个废物,你敢打我。”
  盛世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你让打的,我是废物,那你要求一个废物打脸,岂不是废物不如?”
  “哈哈,很好。我不介意杀掉你,让你死在我的剑下。”
  王老虎怒极反笑,他拔出剑,“受死吧,没人能污辱本公子之后还活着。”
  盛世从家族武者手中借过一把长剑,他从容的走到父亲身前,说道,“我虽修为低下,但气可吞山河。岂惧你的威胁。死在你的剑下不丢人,盛家几千年的荣誉岂容你践踏。”
  “公子好气魄,”盛焙眼放惊光,卡在无形中的屏障徒然破碎,他的气势直冲而起。他从未想过,先天二层的瓶颈会因为一个公认的废物公子的举动而破除。
  “恭喜焙执事晋入先天三层。”盛世回头抱拳说道。
  盛焙真诚的还礼道,“谢公子。”
  盛世说道,“一切都是焙执事的机缘,与他人无关。谢又何来。如此执着反而与道心不利。我虽修为不前,修道之心却不曾减弱。心即道。唯心坚,道才通。”
  盛焙说道,“谢公子教诲。日后公子修为定会一飞冲天。”
  药辰饶有兴趣的说道,“雪舞,你这弟弟真的很张狂,我喜欢。”
  雪舞说道,“我没想到他敢拿剑站在父亲面前。他倒是狡猾的很,知道今天不会有事。可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王老虎是先天六层,又是纨绔公子,哪受过这种羞辱,唉,还是年龄太小。”
  药辰说道,“后天二层对先天六层来说是蝼蚁般的存在,下场恐怕……”
  雪舞说道,“大不了我把他带在身边,我也不介意废了王老虎,只要他敢对我弟下手。”
  药辰道,“果真如此,何须舞妹动手。”
  王老虎说道,“不知死活的废物,今日送你归西。”
  盛春秋把盛世拉到身后,恼怒的说道,“够了,少丢人现眼。”
  神基期的威压像一张网,将王老虎与他的手下笼罩。
  王大一口鲜血喷出,气息委糜。
  汗,从王老虎的脸上流下。
  他仿彿陷身于泥沼之中,挣扎动弹不得。
  从王二到王十半跪在雪地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王老虎艰难的说道,“盛族长以大欺小,想杀人灭口不成!”
  盛春秋说道,“扰我女儿大喜,辱我盛家,灭了你有何不可。”
  王老虎说道,“你想挑起盛王两家的决战?我是王家少族长,杀了我,你盛家担的起吗?”
  盛春秋说道,“此处皆是我盛家之人,我灭了你,自然不会留下痕迹。至于你的随从,你觉得他们今天有人能活着离开吗?”
  药辰说道,“你爹做事还真狠辣,怪不得世弟有恃无恐。他早料到你爹会痛下杀手。”
  雪舞纠正道,“是咱爹。”
  药辰说道,“夫人说的对。咱爹还是很看重你这个女儿得。有些事你不该瞒着他。”
  雪舞道,“有些事还是瞒着好,你不也有秘密吗?你若公开,我何必瞒着,嫁的这么辛苦。”
  药辰说道,“夫人说的对。”
  王老虎无惧的说道,“我料想盛族长不会杀我,恐怕你也不敢杀我!”
  “没有我不敢杀的人,既便你老爹来此,我也要灭了你再说。”盛春秋杀意已决,他必须杀了这些人,不仅是为了盛家的声誉,为了女儿,为了儿子,他也必须动手,以绝后患。
  王老虎戏谑的笑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盛春秋,看看这是什么!你敢动我,我要你盛家鸡犬不宁。哈哈……我是林大师的弟子,今日我就抢亲了,你敢怎样?”
  盛春秋看见那块玉牌,他犹豫了。
  玉牌上的丹字散着柔和的绿光。
  林大师是秦城唯一的丹师,盛王两家武者的修炼丹药都是向他所在的丹会购买得。说白了,他就是丹会在秦城的代言人。秦城的丹药皆是由他手练制而出。得罪他无异于得罪丹会,只要他不高兴,你一颗丹药也别想弄到手。没有丹药,家族的发展将会举步唯艰。
  顾不了那么多了,盛春秋想,以雷霆手段杀了他们,日后来个死不认账,林大师也没有办法。至于王家,早晚会有一战,既然无可避免,先杀了他家的天才,省得日后遗患。
  他这样想,也这样做。下一刻,他出手了。
  “我说过,没有我不敢杀的人。”
  王老虎绝望了,他没想到盛春秋真敢痛下杀手。
  一股温热在两腿之间流出。
  死亡,在一瞬间笼罩。
  冰冷,阴寒,潮湿。
  “师父救我!”他不甘的喊道。
  杀人与被杀在片刻间反转。在绝对得实力碾压之下,他连挥剑的勇气都失掉。
  死,等死,不甘得等死,逃不掉的死亡。
  一只拳头带着风雪在他的眼眼里无限放大。
  “放肆,好大的胆子,敢杀我徒儿。”
  嘭,两只拳头相撞,地上的雪被震的飞舞而起,露出褐色的地面。
  林大师挡在了徒弟身前。他冷冷的望着退出几步的盛春秋,“盛族长好大的威风,你真不把老朽放在眼里,他已亮明了身份,你还敢痛下杀手。”
  王老虎扑嗵跪倒,声泪俱下的哭喊道,“师傅,徒儿差点就见不到你了,你一定要为徒儿报仇。”
  盛春秋拍拍身上的雪,强压下翻涌的气血,笑着说道,“林大师误会了,我只是吓唬一下他,并未真的下杀手。”
  林大师说道,“误会,怕是老夫晚到一步就要为徒儿收尸了吧。”
  盛世说道,“林大师,王老虎仗势欺人。我姐姐今日出阁大喜,他在此荒郊野外杀人抢亲,难道这也是您教的?”
  林大师皱眉,“这可是真的?”
  王老虎哭道,“师尊,他血口喷人,我是来送行的。”
  林大师盯着盛世说道,“你可听见了?黄口小儿,敢污蔑我徒,胆子不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