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7*暗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盛家后山的风光格外迷人。春天的山野,绿意盎然,野花芬芳。
  盛世和盛若离并排坐在山崖边一块光滑的岩石之上。
  午后,温暖的阳光惬意的倾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让人几欲沉睡。
  山风夹杂着醉人的花香扑面而来。
  蓝天白云,蜂浪蝶舞,鸟鸣雀飞。
  盛若离向盛世靠了靠,她喜欢他身上的味道,与他坐在一起,心能瞬间安静下来。
  “一年后,我陪你一起离开。”盛若离说道,“无论你去哪儿?”
  “谢谢。”
  “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没有。”
  “你没有疑问?”
  “有。”
  “那你不问?”
  “你不说,我自然不问。”
  “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
  “你的家族让你来盛家,自有他们的用意。我不便追问。你连圣武学院都不放在眼中,你的家族该是何等的恐怖。”
  “你只要记住,我对你是真心的,也不会害盛家。”盛若离说完这句话,脸上飞上朵朵红晕,娇艳的如同这季节的茶花。
  “嗯。”盛世应了一声。
  情窦初开的年纪,爱情模糊而又神秘。
  盛世渴望有一份情感寄托,谈不上爱情。自从姐姐雪舞离开之后,能陪他一起说话的只有若离。
  他不敢问她的身世,怕知道后无法应对,更怕再次失去她。
  “自从雪舞姐姐失踪后,你连家族都不出了。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坊市转转。”盛若离说道。
  “我不想惹麻烦,父亲也不让我外出。”盛世说道,“王家之人恨不得把我挫骨扬灰。”
  “你害怕了?”
  “我说我不想惹麻烦。至少在我成年之前,我不会主动惹麻烦。”
  “我可以帮你铲平王家。”
  “我自己的事,我想自己解决。”
  “你的修为……”盛若离欲言又止。
  “我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盛世自信的说道,“我已经感觉到,我的修为很快就会进入后天三层。”
  盛若离说道,“恭喜盛世哥哥。”
  ……
  盛若雨在大长老面前哭的梨花带雨。
  “爷爷,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恶气。”
  “我要盛若离死。”
  “我要盛世生不如死。”
  “他们抢了我的灵戒,还威胁要杀了我。”
  “盛若离大逆不道,她叛族。”
  ……
  ……
  大长老不耐烦的喝道,“住口,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盛若雨撒娇道,“爷爷,我不管。你不帮我,我就不去圣武学院。”
  大长老叹口气,“唉!盛若离的主意你千万别打。她说的是实话,她真杀了你,我也没办法。她叛族?盛家在她眼里真算不得什么,就算她放把火烧了盛家,连老祖都不敢责备她。你觉得你的分量有多重?我的分量又有多重?”
  盛若雨目瞪口呆的看着大长老,“她倒底是谁?有这么恐怖?”
  大长老心悸的说,“她是谁,来自何方,这只有老祖知道。当年老祖寿元将尽,她的族人送给老祖一颗丹药。老祖不仅延寿3百年,还突破近百年的桎梏,迈入新的境界。所以,千万别惹她,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我要盛世不得好死。”
  “这个可以考虑,但必须瞒过盛若离。我们不能亲自动手,王家比你更想盛世死无葬身之地。”
  “不解气。”
  “那你赶紧修炼,等你真正强大起来,你可以随心所欲。实力,是这个世界的最大话语权。”
  ……
  ……
  夕阳的余辉渲染西天的云彩。
  两人依偎着看鸟鹊归巢。
  “我想吃秦桥边的酿皮。”
  盛若离突然说道,“秦河边的夜市应该开场了吧。”
  盛世微微一笑,“我请你去吃。”
  盛若离欢快的说道,“好呀,我知道世哥哥不会让我失望的。”
  “下山。”
  “下山喽。”
  两人并肩向山下走去。
  “世哥哥,有我在,你放心。”
  “我只是怕麻烦,不是怕追杀。”
  “小小的王家,敢惹你,我灭了他。哪怕是神州帝国也不成。”
  “呵呵,小妮子哪来的这么大火气。”
  “我就是火属性的啊。”
  盛若离得意的弹出一缕紫金色的火焰。
  “真拿你没办法。”
  盛世无奈的摇摇头,他伸手碰碰那缕火焰,温暖的像是午后的太阳。
  那缕火焰在盛若离惊诧的目光中,顺着他得指尖钻入体内,没有任何征兆,他的气息瞬间进入后天三层。
  “你吞了我的火焰?”盛若离不敢置信的说道,“呀,你突破了!”
  “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盛世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虽然摸到了后天三层的门槛,但要突破最少需要十天半月的时间。莫名其妙的吞了你的火焰,又莫名其妙的突破了。”
  “·突破对你来说可是大喜事,我要吃酿皮,烤肉,喝最好的桃花酿。”盛若离兴奋的说道。她心想,世哥哥不会是上古神体吧,难道他需要吞食天材地宝才能进阶?我的紫金火焰可是神级的火焰,别人吞噬它,绝对会焚成飞灰。可他却进阶。看来,下次再见老头子的时候,一定要讨些天材地宝,越多越好……
  盛世说道,“只要你喜欢。”
  夜色犹如浸了墨的宣纸,突兀的笼罩了秦城。
  华灯初上,人流如织,莺歌燕舞,这就是秦城的夜生活。
  黑暗中总有些见不得光的人或事的存在。
  比如一身夜行衣,隐藏在角落里的那个人。戴着斗篷,握着未出鞘的剑。
  他跟着前面的一男一女,始终在黑暗中行走。
  盛世微微的心惊,那道黑暗中的气息一直跟随,却没有杀意。他看看身旁的若离,沉默下来。
  又比如隐藏在远处的十几个暗哨,飞也似的消失在王家的方向,杀气弥漫,恨意滔天。
  又比如盛家大长老安排的那个死士,静静的蜇伏在小院的角落里,等待着一击必杀,等待着事成之后的杀身成仁。
  秦桥边的酿皮晶莹如玉,大大的红油加香脆的黄瓜与炒熟的长果,总是能满足贪婪的口欲。
  秦桥边上伸进秦河的凉亭中,一张方桌,一份酿皮,大盘的烤肉,上等的桃花酿。
  一男一女,欣赏着夜景,听着秦河上游传来的情歌,品着秦城最繁华的美食街的美酒佳肴。
  一个着青衫的翩翩少年与一位绝色的紫裙少女在无数人羡慕的目光中,大快朵颐。
  各色的美食小吃源源不断的送来,若不是盛家的护卫阻拦,怕是早已无处摆放。
  盛家的产业,盛家的公子小姐来这里,自然要盛情款待。
  “全都送进来,今天少族长请客,本姑娘要大开吃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