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23*觉醒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五长老重复道,“基础剑!好一个基础剑!”
  五长老闭上眼,沉入他自己的世界。
  三长老说道,“我看刺杀之人多半与王家有关。因为抢亲,王家惹怒了辰公子和雪舞小姐,林大师亲自给王老虎喂食了绝情丹,又与王家一众武者做了乐手,受尽嘲笑。王家主含辱收尸,又赔偿咱盛家大量金币,才保住今时的王家。他岂能善罢甘休,这摆明了是报复。”
  四长老说道,“直接杀上门去,向王霸那老东西要人。”
  大长老说道,“如此鲁莽,你想盛王两家开战吗?”
  四长老说道,“开战就开战,人死卵朝天,怕个鸟!秦城就该盛家一家独大。”
  “开战,开战!”下面的年轻武者热血沸腾的喊到。
  盛世笑道,“我就佩服四长老,这才是武者的气概。”
  四长老说道,“老子用不着你奉承,你这个废物少族长,什么时侯把废物二字去掉,老子跟你拜把子都行。你能斩杀后天六层的刺客,也不算太废物,倒没把盛家的脸丢光。不过,我表示怀疑,呆会我从那些小子中挑一个后天六层的,你若胜了,我便信了。”
  盛世说道,“谢四长老抬爱,若是比斗元力我直接认输,比剑还可以。”
  “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的。”四长老哈哈笑道。
  盛若离戏谑的说道,“你敢吗?”
  没有丝毫的掩饰,赤果果的威胁,众长老笑而不语,堂下的少年更是捏了一把汗。敢威胁家族长老,先是大长老,又是脾气最暴躁的四长老。饶是她天赋惊人,怕也不会有好下场。
  不敢。四长老直接回答。
  盛若离的能量超乎所有年轻人的期待。
  “我靠,霸气。”
  “有天赋才是王道,顶撞,威胁长老都不是事。”
  “我要努力了,我也想试试。”
  ……
  “咳咳,安静。”盛春秋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这妮子比我还袒护世儿,自愧不如啊。女大不由娘,呵呵。想到此,他莫名的想起失踪已久的女儿。不知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他甚至悲观的想,也许今生恐怕再难见到了吧。
  “从今日起,盛家年轻人不得随意外出,以防意外。”大长老说道。
  “不会吧,”年轻人嚷到。
  “你们是家族的未来,这么做也是保护你们。”大长老说道,“你看怎么样,族长。”
  盛春秋说道,“没必要禁足。武者天生就是要战斗的,若是因为别有用心的一次刺杀,整个家族的年轻人都不敢外出,岂不让人笑话我盛家。”
  “族长英明!”年轻人欢呼到。
  盛春秋说到,“丑话说到前面,你们外出安全将得不到保障,受伤,甚至死亡。我希望你们学会在战斗中生存,只有活下来,才佩做我盛家儿郎。”
  “盛家家族已有几千年历史,若不敢战斗,怕是早已灭亡。”
  “儿郎们,把对手当作你们的磨剑石,用热血涂染盛家的荣誉。”
  “自此日起,我将无条件的支持你们战斗。我这里有十颗二品元气丹,凡是即将突破先天境的可以得到一颗,当然,这要看你们的表现,只有忠于盛家的人才佩得到二品丹药。”
  “战斗!战斗!”年轻武者疯狂的叫嚷道,“族长圣明!”
  “族长!”众长老目光热切的盯着盛春秋手中的丹药,唯有五长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为所动。
  “你们都修炼去吧。若离与盛世留下。”盛春秋挥手遣散了年轻武者,转身对大长老说道,“大长老,我刚收了个义子,你帮着调教一下。”
  “不敢。”大长老心道,这眼看儿子不行,又要收义子,族长啊族长,你太能算计。
  盛春秋冷冷的盯着大长老说到,“盛草芽儿,出来给各位长老行礼。”
  大长老听到草芽儿三个字时,他隐隐的感觉不妙,下意识的握拳。
  草芽儿走到盛春秋身旁,朝着大长老施礼,“草芽儿拜见大长老。”
  “你!小人!”大长老气急败坏的骂到,“枉我养了你这么多年,还答应为你妹妹报仇。”
  草芽儿说道,“草芽儿对不起大长老,你让我刺杀盛世我做不到,我与他本是兄弟,在认识你之前。”
  盛春秋说道,“大长老,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唉。”大长老叹口气,“老夫失算,用了你。冷血无情,哈哈,果真无情。”
  盛世说道,“为什么?”
  大长老愤怒的说道,“你有脸问为什么,你这个废物。我就知道王家人靠不住,没想到,无情也靠不住。”
  “我为家族付出近两百年,流血流汗,费尽心机。没想到族长之位还是旁落他手,我不甘。”
  “一个废物,顶着少族长头衔,我不能让你毁了盛家的未来,我要杀了你,不择手断。”
  “神基只有短短几百年寿命,我要用余生培养一个真正的少族长,而不让你这个废物当道。”
  “我可以死,二长老,三长老他们都可以死,但盛家不能亡。这就是我的借口,杀你的理由。”
  “唉,”盛春秋轻叹一声,“你养那么多死士做甚?”
  “呵呵,族长何必多问。”大长老说道,“死士只忠于盛家,这么多年,你的人一直在,你可见我利用他们做过任何对不起盛家的事。”
  “我一直犹豫,我该早点动手,除掉盛世,逼你交出族长之位。盛家在老夫手里必能发扬光大。”
  “我原本想等到盛世成年礼,他达不到后天六层就会放弃少族长之位,去家族产业效力或离开盛家。但若离小姐的袒护让我担扰,试问,有若离小姐在,成年礼之后,在座的诸位谁敢拿走他的少族长之位,谁敢把他分到家族产业或驱离盛家?你们不敢!我敢,杀了盛世,一切问题迎刃而解。我只是做了你们想干却不敢干的事。”
  “可惜,天不开眼,老夫错失了良机。族长,你想怎么处置我,悉听尊便。”
  众长老默不做声,大长老做的没错,他是为了家族。
  盛春秋看看盛世,无奈的苦笑。
  大长老的确没有对不起家族的地方,他有野心,但无叛族之心。他借刀杀人,甚至动用死士刺杀,站在家族的利益着想,大长老没有做错!
  盛若离冷冷的说道,“我说过,想杀世哥哥之人,必死!也包括不出世的那位,何况区区一个家族长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