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62*击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速度这么快,不会追丢了吧。”盛世故意的减慢速度,等到身后出现一双双鬼火似的绿眼睛时,再次加速。
  “嗨,废物们,小爷又来了。”盛世嚣张的喊道,不等他们反应过手,随手把两只啸月狼幼崽抛向王老虎等人,“受死,看小爷的独门暗器。”
  王老虎迅速出剑,两只幼崽被分为四半,掉落他脚下,“雕虫小技,从哪里弄来两只幼兽当暗器,当真是不知死活,真以为你跑得快,本少爷就奈何不了你?”
  “正是雕虫小技,两只幼崽也不错。睁开你的狗眼仔细瞧瞧,它们可是我刚从啸月狼窝里弄来的灵兽崽。”盛世感知到身后的狼群越来越近,他拔腿就跑,“王老虎,想杀我,你有命活下来,咱们再聊。”
  “不好,真是啸月狼崽,快逃。”王不才话未说完,十几头啸月狼已将他们四人包围。
  “嗷――”母狼盯着地上的幼崽尸首,愤怒的嚎叫起来。
  “嗷――”整个狼群愤怒的嚎叫,他们弓下身,前爪深深的抓入泥土之中。
  “误会,误会。”王强颤抖着说,“少主,怎么办?”
  “拼命,不然怎么办,你能跑的掉。”王老虎见逃跑无望,他端起剑舔一口沾着的兽血,异常亢奋的说到,“盛世,本少爷要感谢你的馈赠,兄弟们,杀了这些啸月狼,尸首和内核归你们。”
  “杀!”四人学着狼的样,愤怒的冲杀。
  “嗷――”一声凄厉的狼鸣响起。
  “不过而而。”王老虎嫌弃的踢脚地上的狼尸,喊到,“拼命搏杀,只有舍命,才能活下去。”
  王不才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当他拼尽全力击杀一头啸月狼时,另一狼咬住他的大腿,狠狠的撕扯下一大块血肉。
  “啊!”
  王强与王阮皆被啸月狼咬中,惨痛的叫喊声与啸月狼死时凄厉长呜揉和在一起,人血与兽血互相渗透。
  盛世躲在远处的大树津津有味的观看着。
  “王老虎真不是盖的,他的攻击力真强。”盛世说道,“一阶灵兽的战斗力相当于人类的先天境,啸月狼的战力加上速度怎么也相当先天三层到五层之间,而他却能毫发不伤,真是牛逼。一看就是久经杀场的人。怪不得家族先天境的武者都要到这山中历练。”
  “看到好处了吧。”灵老说到,“你缺的就是这种气质。”
  “啸月狼快撑不住了,”盛世说到。
  “那三个人不是也快油尽灯枯了吗?”灵老说到,“王老虎也已力竭,我断定他很快就会抛下同伴独自逃生。”
  “不能吧,那可是三位先天境武者,放在哪都是要极力培养的。又不是后天境的炮灰,说扔就扔。”盛世说到,“王老虎跑了,王家又轻饶他?”
  “呵呵,打赌?”灵老说到。
  “打赌,你赢了,任你处置。”盛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好。一言为定。”灵老得逞的笑道,“可不要后悔哟,师父给你备了一份大礼。”
  ……
  王老虎又斩杀一头啸月狼后,说到,“我把它们引开,你们三人相机而动。”
  “少主是要抛弃我们?”王强说到。
  “少主,你快走。”王阮喝到,“少主身份尊贵,王强,你怕什么,死便死,再敢罗嗦,老子先杀了你。”
  “保重。”王老虎扔下两个字,狼狈的逃走。
  “嗷呜――”母狼退出战圈,一声长鸣,向王老虎追去。
  剩下的三头狼抛开王阮三人,追踪而去。
  王阮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身上十余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冒着鲜血。
  “王强,你看看王不才死了没?”
  “还活着,重伤。”王强挣扎着坐起身,“死不了,但他的腿指定废了。”
  “活着就好。”王阮说道,“盛世,太可怕了。以后有机会,一定要除掉他。否则他将是我们王家最大的敌人。”
  “现在就有机会。何必等到以后。”盛世笑吟吟的站在王阮面前,说到,“我给你们备了这么大一份礼,现在是我收利息的时侯了。”
  “盛世,你就是卑鄙小人,有本事面对面,正大光明的打一场,偷灵兽幼崽,嫁祸我们,算什么本事。”王不才从昏迷中醒来,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又重重的摔在地上,他怨恨的骂道,“浑蛋,浑蛋,浑蛋!”
  “哈哈,”盛世笑道,“一个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废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我卑鄙?你先天二层,我后天八层,你跟我谈公平?呵呵,只能你杀我,我就不能杀你?”
  “有种你杀了老子,不然小爷弄死你全家!小爷不怕死,但死在――”王不才话未说完,他猛然觉得心口一凉,一柄精钢利剑已然穿透胸膛。
  “想死,小爷肯定成全你。”盛世看着就要断绝生机的王不才说道,“战力全失,还敢危胁小爷,莫说是你,若不是王老虎跑的快,我也送他上西天。”
  “你――敢――杀――我……”王不才不甘心的瞪大眼睛,心脏破碎,生机全无。
  “虽然啰嗦,但也算是个男人。放心,我会埋了你。但埋你之前,收点利息。”盛世抽出长剑,把王不才手上的灵戒取下,灵戒无主,禁识消失,“还是个穷鬼,只有三颗止血丹和两颗补气丹,金币才l千枚。唉,真穷……”
  “盛少爷,求你不要杀我,我的灵戒也给你。”王强主动脱下灵戒,说道,“我这里有一本黄品中阶武技,还有五万金币,丹药也有十几颗,全部给你。求求你,别杀我。我给你磕头了。”
  王强说罢,磕头如捣蒜。
  “王强,你他妈停下。男子汉顶天立地,死有何俱。”王阮挣扎着拉住他。
  “你想死便死,我不想死。”王强痛哭流涕的说道,“盛世少爷,求您高抬贵手,饶了我这条狗命吧,只要不杀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
  “唉,何苦呢?”盛世从他手中接过灵戒,“算了,我不杀你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