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74*王老虎之死(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犀利的剑切割着单薄的空间,霸王三剑终被压缩融和成一剑。
  汹涌的死亡气息犹如一朵盛开的白莲,洁白的花瓣在风中摇曳,牵引着无数令人朝拜的目光。
  圣洁的一剑,仿若从天际袭来的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炫丽的尾巴,令人不自禁的赞叹。又仿若夜空中的那抹光亮,照映着回家的路。
  死亡即是回归,骑鹤抑或不骑,都是无法回避的。
  莲花的圣洁忽然带着一丝妖艳,燃烧……
  王老虎兴奋,狂躁,终是没有一丝害怕。他迎着那一剑而去,他明白,生或死,皆于一剑。
  他施展了自己最为得意的一剑――灭世。
  雷电与火灵力暴怒着揉合,疯狂的人总是喜欢疯狂的事。
  他怕死,却也不惧死。
  他是高傲的,像他的对手一样高傲。
  丹师,武者,他也是凭着自身的努力与拼命才有今天。
  他与盛世之间是世仇,家族累积的仇恨。
  他嘲笑过盛世,哪怕是现在最搏命的时侯,他依然看不起盛世。一个善于隐忍的人活得太累。
  他自信自己能活下来,但他却也不己的回想过去。
  天才的光环一直罩在他的头顶,这让他无限的自大,他看不起任何人,包括他的父亲。
  他一向随性而活,他喜欢盛雪舞,曾经爱的无可自拔,他知道两家之间不可调和的世仇,他索性在她出嫁时抢亲。虽然事与愿违,但他没有遗憾。
  实力至尊,在他被所讳的师父强喂下绝情丹时,他就已彻底的明白。他隐忍,自残,但他明白他想要什么!
  决生死之际,他突然明白,自己想这么多是一种忌讳。
  风如刀剑般凌厉的吹来,雷电降下,没有雨来,火突然间燃起,疯狂的吞噬着有机的生命。
  焦黑的土地上已没有什么再能燃烧,只剩空气。
  热浪夹杂着彻骨的森寒弥漫,一朵菊花被卷上空中,片片细碎的花瓣凌乱。
  两种或是更多种力量终是相遇,交汇,缠绕。
  巨响,也或是无声无息。
  五彩的光华散开,焦黑的土地再次被掀开,裸露出新鲜的泥土气息。
  两片飘萍在灵力的海洋中飞舞,鲜艳的如桃花般的雨点散开,只是眨瞬间就已燃尽,干枯,充满了刺人味蕾的腥气。
  两柄剑交叉着刺入地中,阳光下泛着寒光。
  只是少了灵气,在风中失声悲咽。
  噬血鸟落下,它小心的抖动着血色的羽翼,试探着向前迈开脚步。强者的血液最是美味,它抵不住诱惑,它已在空中盘旋了许久,再不来,就会错过最后的晚餐。
  “咳咳……”王老虎干咳着醒来,他皱着眉,虽然意识清醒,身体却是不能动弹。
  “扑愣……”胆子谨慎的噬血鸟腾空而起,不甘的在空中盘旋。
  “我知道我能活下来,但我没想到你险些要了我的命。”王老虎挣扎着想爬起来,终是无奈的放弃。
  时间,他最需要的是时间,用不多久,只要恢复一些灵力,他就能站起来。
  盛世躺在地上,身上的护体灵甲四分五裂,胸口的伤痕更是触目惊心。
  这一战他耗尽所有得手段,可惜,王老虎还活着。
  夜是最漫长的。
  两个人都已恢复些灵力,勉强的能坐起来。
  “王老虎,没杀了我是不是很意外?”盛世向未燃尽的枯木旁靠了靠,痛苦的笑了笑,“你是个好对手。”
  “你也不错。”王老虎强忍着痛苦说道,“能把我重伤,我不得不佩服你。你若不是有宝甲护体,你已经是个死人。”
  “呵呵,可惜我有。”盛世说到,“有你这种对手我才能不断的成长,下次再交手,我能杀了你,而且不会伤成这样,你信不信?”
  “比我低两个小阶,却能与我战成这样,这个结局是我未想到的。”王老虎叹口气,“可惜前几次未能杀了你,真是遗憾。抛开我们两家的世仇不说,你的确让我令眼相看。可惜我们成不了朋友。”
  “呵呵……”盛世笑到,“你我只分生死。”
  “哈哈……咳咳……明日再战,不死不休,痛快!可惜,你注定活不了。”王老虎大笑着把一颗信号弹拉响。
  盛世望着信号弹在空中炸响,突然冷笑着说道,“既然要分生死,何必等到明天。”
  “什么意思?”王老虎不解的问,“你现在想杀我?痴人说梦。”
  “他说的没错,想杀你何必等到明天。”盛若离突然出现,“感谢你的信号弹,不然我也没这么快找到你们。”
  “你……”王老虎火急攻心,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盛若离望着伤重的盛世,眼泪不由自主的在眼眶里打转。
  “能不能走?”
  “不能。”
  “丹药吃了没?”
  “能说话就不错,还没来的及。”
  “我带你回家。”
  “好。”
  盛若离把无痕丹捏碎,小心的洒在伤口上。
  “这么拼命,当真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盛世说到,“修道就是如此。”
  盛若离气呼呼的走到王老虎身边,冷声道,“你想怎么死?”
  “无所谓。”王老虎说道,“难道我还有的选?”
  盛若离说道,“也许我会成全你呢!”
  “哈哈……”王老虎笑道·“那我临死前想亲你一口,然后再上了你。做个风流鬼……”
  “找死!”盛若离脸暮的涨得通红,她一脚将其踹飞。
  “啊……”王老虎凌空飞起,久久没有落地。夜空中只剩下他的惨叫。
  “人呢,逃了?”盛若离不解的说到。
  “你踹飞王老虎的方向是悬崖,你以为他能插翅飞了?”盛世说到,“死的太可惜了……”
  “摔死正好,登徒浪子死不足惜。”盛若离找些木材,把火烧的更旺。
  “幸许下面还真有奇遇。”盛世向悬崖的方向望了望。
  “我也送你下去看看?”盛若离盯着盛世说道,“如何?”
  “免谈!”盛世后背一阵冰意。
  盛世服了丹药,打坐疗伤,一夜的时间过去,皮外伤已无大碍。只是断骨需要些时日修养。
  “回家休养几日,家族大比就要开始。这是你一举成名的最佳时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