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76*丹坊的梦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盛世看着满脸无辜的两人,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看来冤枉你俩了?”盛世说到,“我向二位赔个不是。”
  “这多见外。算了,下不为例。”上官明厚颜无耻的说到,“明天赶紧再炼十几颗无痕丹,三天后要交货的,你可不能失信哟。”
  草芽儿听的一愣一愣的,他站起身对着上官明一揖到底,“我服了,服的五体投地。”
  “小意思。”上官明冲着包厢外喊到,“老板,赶紧上菜,招牌菜全部上齐。这是什么酒,马尿一样,换千年沉的桃花酿,没看见我英明神武,风度翩翩,武功盖世的老大来了吗,快点,小心小爷拆了你的酒楼。”
  “来了,来了”店小二一路小跑的上菜,换酒。
  “怠慢了,老大,你慢用。”上官明边说边向草芽儿使眼色,同时向门口退去,随时准备开溜。
  “想跑?”盛世突然出现在门口,笑着说道,“酒未酣,菜未动,你想去哪?”
  “那个,老大,我想去厨房看看,”上官明讪笑说,“既然你不高兴,我不去就是。说到跑,我什么时侯跑过。当日在栖凤山下,面对强敌的威逼利诱,我都坚决的拔剑死抗,那一战,简直天昏地暗,九死一生,我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我也是力战到底的哟。”草芽儿说到。
  “接着装!”盛世自斟自饮,“酒不错。”
  “大爷的,装什么装。不就是卖几颗丹药换壶酒钱,至于这么步步紧逼。”上官明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说到,丹药小爷卖了,爱咋咋地。
  “我去,我没急,你倒急了。”盛世说到,“我有说过要难问你们吗,我就想讨口酒喝,有这么难吗?”
  “你大爷的,早说啊,害得本少爷提心吊胆的·”上官明拍拍心脏,“差点心脏病犯了。”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盛世说到,“不过,卖丹药的确是赚钱的好办法。”
  “老大想开个丹坊?这方面我在行,你只管炼丹,其余的交给我,不出一年,我让坊市的所有丹坊关门大吉。”上官明兴奋的说道,“不过,亲兄弟明算账,咱们得五五开。”
  盛世说到,“有这个想法,我再考虑考虑。”
  上官明刚沸腾起来的热血仿佛被一盆冷水浇灭,“什么意思·?四六开,你六我四。”
  盛世笑而不语。
  “你七我三?”上官明看着盛世,一咬牙,一跺脚,“你八我二,不能再少了,否则连兄弟也做不成。”
  “谁说你是纨绔子弟,你小子修为不差,做生意也是一把好手。”盛世说道,“成交。不过丹坊不是开在秦城,而是等我规划好之后再定夺。”
  “老大就是老大。小小的秦城自然入不了你的法眼。”上官明说道,“有我在,我一定会让你的丹药卖遍每一个角落。”
  “我呢?”草芽儿说到,“我也喜欢金币。”
  “有我的,自然少不了你的。”上官明说到,“以后跟我混,保证金币大大的。”
  “一言为定。”草芽儿说到,“等我从圣武学院毕业,我们一起合作。”
  “你要去圣武学院?开什么玩笑。”上官明不敢置信的说到,“圣武学院从来没在秦城招过学生,你怎么去?”
  “我有一张推荐信。若离小姐给的。”草芽儿说到。
  “我早看出若离小姐不是一般人。”上官明说到,“恐怕若离小姐也不是盛家之人,只是暂时的寄居而已。能弄到圣武学院的推荐信,只证明一点,若离小姐身后的家族很不简单。我要去圣武学院也得经过各种考验,推荐信却是直达票,不论修为高低,哪怕你只是一个凡人,只要怀揣推荐信,你就可以直接入学。根本不会有人,也没有任何人敢难为你。”
  “这么牛!”草芽儿惊讶到。
  “牛,我才刚说了些皮毛,好处还在后面。”上官明如数家珍的说到,“凭推荐信学费全免,而且还有补助。更诱人的是,它会让你的老师对你加倍重视,而且极有可能被某位长老相中,直接收为入室弟子。傻草芽儿,你说牛不牛?”
  “无限期待中。”草芽儿兴奋的说到。
  “还有更兴奋的,”上官明清清嗓子说到,“那就是本少爷也即将进入圣武学院。”
  “盛世,不然你也来圣武学院。”草芽儿说道,“我们三个在一起,多拉风。”
  “我早说过,我要随师父去修炼。三年后我还有场生死之战呢。”盛世说到。
  “你师父肯定是位大能,如此倒比去学院或宗门更加有前途。”上官明说到,“你见了你师父问一声,如果他同意,你最好来圣武学院。想必你要去圣武学院更简单。”
  “以后自说·”盛世举杯,“当务之急,喝酒吃肉,尽情的造。”
  “耶,干杯”
  ……
  王老虎自从发射求救信号后就神秘失踪。
  王家派出一批又一批的人搜寻,可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禀家主,派出搜救的人都回来了,还是没有少主的踪迹。”王鹏说到,“少主是在断崖附近消失的,那些曾发生过一场大战。根据战场遗留下的痕迹看,少主应该是生还者。”
  “那为什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王霸咆啸到,“一群废物!滚,都给我滚!”
  “是。”王鹏应声退出。
  “家主息怒。”大长老王言说到,“我也去过现场。有两种可能,第一少主没死,应该是发射求救信号后,在我们的人到达之前被人救走。这种可能性极大。第二种就是少主被杀。从现场的战斗痕迹来看,少主是嬴家,只是不知少主惹到的是谁?如果是大家族的人,少主极可能被掳走,或被杀人灭口。”
  “无论如何都要查出个结果。”王霸说道,“不仅因为他是我儿子,而是他的丹师身份。这是王家崛起的契机。”
  “我明白。”王言说道,“盛王之战就要开启,寻找少主之事还是先缓一缓,全力备战才是。”
  “只能如此。”王霸说道,“传令下去,杀一盛家先天境奖十块玉晶,金币十万。打残一个奖五块玉晶,金币五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