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77*医冶秦可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霸的命令下达之后,王家的先天境武者异常兴奋。
  从栖凤山归来的武者不在花天酒地,惹事生非。也不在坊市中欺男霸女,全都进入家族的演武场,修炼室,拼命的提升修为。
  坊市中少了王家的先天境主力,一下安宁祥和起来。
  “家主真是英明。”王言说道,“今年的盛王之战必将是真正的血雨腥风,盛家,等着承受我王家的怒火吧。”
  “大长老,已经查明,小少爷的死与盛世有关。”王鹏说道,“有人密报曾见盛世与小少爷在一条偏僻的胡同内打斗。盛世扮猪吃虎,一招废掉小少爷丹田。不过,小少爷不是死在盛世手中,而是死在盛家坊市护卫队长盛勇手中。小少爷的灵戒就在他的手中。”
  王言啪的捏碎手中的茶杯,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这两个人都不得好死。”
  王鹏冷声说到,“大长老,这事我去办,先杀盛勇,再废了盛世。”
  王言说道,“不用你出手,此仇我要亲自报。杀我孙儿,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属下告退。”王鹏说到。
  “慢着,问仙宗回信没有?”王言问道。
  “没有。”王鹏说道,“属下觉得,问仙宗也许根本不在意我们的条件。”
  “你去吧。一有消息立马报告。”王言说道,“问仙宗一定会同意的。”
  “是。”王鹏退下。
  王言的眼中满是怨毒,“盛家,准备好承受灭顶之灾吧。秦城将是我王家的天下。”
  盛世三人醉意朦胧的从酒店出来。
  “少主,好久不见。”盛勇殷勤的赶上来扶住盛世。
  “什么鸟人。”上官明说道,“离我老大远点,小心我扁你。”
  “上官公子真会开玩笑。”盛勇笑道,“你们三人喝了不少酒,不如到我那里坐坐。我那里有上好的雨前茶。”
  “带路。”草芽儿说到,“盛队长可是大忙人,难得请兄弟喝茶,岂有不去之理,你们说是不是。”
  “走着。”盛勇搀扶着盛世向他的小院走去。
  “你的小院真素净。”盛世看着整洁利落的小院,三间正房,两间厢房,院中一张石桌,四个石凳,院墙处种着几支青竹。
  盛世坐在院中的石桌旁说道,“闹市中有此小院,你也是有福之人。”
  “多亏家族的照抚。”盛勇沏好茶,给三人倒上,脸上有几分难言之隐。
  “有话直说,都是自家人。”盛世说到。
  “少主,那件事败露了。”盛勇说到。
  “哪件事?”盛世略一反应,随即说道,“迟早的事。不是你小子嘴不严?”
  “动手的过程被一个惯偷撞见,也是我大意,当时没发现。”盛勇说到。
  盛世说道“人是我杀的与你无关。你别怕。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你别单独行动,小心落单被人暗算。”
  盛勇说道,“少主别误会。我有什么好怕的。我盛勇也不是贪生怕死之徒。男人做事,顶天立地。我只是提醒少主,小心些王言那老西。”
  “王言的孙子真是你干掉的?”草芽儿说到。
  “不就是杀了王家大长老的孙子,这有什么不敢认的。”盛世掏出两瓶丹药拍在桌上,“十颗补气丹,十颗爆元丹。给你压压惊。”
  “多谢少主。”盛勇抓起丹药塞入衣袖内,“这两日,王家的人突然老实了,从栖凤山回来的那帮小子也神秘消失。我怀疑他们有大阴谋。”
  “不奇怪。盛王之战的生死擂马上上演。王家又发布了悬赏令,杀死一个先天境,十块玉晶,十万金币。打残一个奖励减半。”上官明呷口茶,“我的消息是最灵通的,就凭此你们也得给点辛苦费吧。”
  “本就是决生死,这也不是秘密。盛家的奖励也不比王家少。”盛勇说到,“二十岁以下的先天境将会是家族的中坚力量,今年不知又要牺牲几个?”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草芽儿说道,“回去我就闭关,是时侯晋级先天境,我也不想错过热闹。”
  “可惜我不是盛家之人。不然这热闹能少得了我。”上官明说到,“我只能开个赌,挣点小钱喽。”
  “我也加入。”草芽儿说道。
  “草芽儿,你怎么钻到钱眼里了。”盛世嘲笑道。
  “开学之后处处用钱,我不挣点能行?”草芽儿说到。
  “队长,焙执事找少主有急事。”一个队员跑进小院。
  “少主,快跟我回家。”焙执事火急火了的说到。
  盛世说道,“焙大哥,什么事这么着急?”
  盛焙说道,“秦小姐的伤突然恶化,秦供奉也束手无策,急寻少主回去看一看。”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上官明起身,拉起盛世就走。
  “我早觉得你有问题。”盛世边走边说,“秦小姐的确是个美人,而且是冰山美人,要融化她可不简单。”
  “山人自有妙计。”上官明说到,“老大,你一定要把她得伤治好,而且千万不能毁容。我的幸福就握在你的手中,你可不能见死不救。你若治不好她,我与你绝交。”
  “这么严重?”盛世说到,“连三品丹师都束手无策,你觉得我有几分把握。”
  上官明说到,“这……你是我老大,你必须得救。”
  盏茶工夫,盛世三人便到达家族给秦供秦提供的豪宅之内。
  雕梁画栋,古色古香,奢侈却不奢华。
  秦供秦抓住盛世的手,激动的说,“小友,麻烦你请尊师帮帮忙,救冶我的徒儿。”
  盛世说道,“秦供奉放心,家师已将救治之法传授于我。只是我前段时间养伤,耽搁了。”
  盛世看着昏迷的秦可儿,她脸上的伤痕又恢复初见她的模样,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蜈蚣,触目惊心。
  黑绿色的血液,冒着寒气从伤口溢出。惨白的脸上结着一层薄霜。
  盛世捏碎一颗无痕丹洒在伤口处,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灵老,这是怎样回事?”
  “龙息压制不住,自然会爆发。”
  “如何根治?”
  “用龙涎果。”
  “那你怎么不早说?”
  “呃,老头想等你成年之后,看一场好戏的。嘿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