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100*诡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盛达被抬下擂台,尽管浑身血色,灵力几近枯竭。但他却异常兴奋,没有一丝委靡之色。
  “族长,我还活着。”盛达说道,“我赌嬴了,有奖金没有?”
  “好好养伤。”盛春秋喂他一颗培元丹,说道,“一万金币,随时可以兑现。”
  “下一场,麻烦族长帮我押一万金币,赌盛冉胜。”盛达服下丹药,脸上恢复一丝血色,笑道,“希望他能嬴。”
  “抬下去。”盛春秋说道,“我帮你押盛冉赢。”
  “老大,你觉得谁会嬴。”上官明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只烤羊,他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烤羊肉,一边看着台上战在一起的盛冉与王军。
  “两人都是后天六层,平手的可能性很大。”盛世说道。
  “盛冉肯定嬴。”盛若离说到,“昨天,我见你和参赛的后天境武者秘聊,恐怕你送出不只是丹药这么简单吧。”
  “我只是送他们些保命的手段而已。”上官明说道,“他们都我的财神爷,我在他们身上压的可是真金白银,输了是小,本公子赔了钱可是会心碎的。呵呵,老大,你和王老虎之战,我该押谁嬴啊。”
  “押王老虎吧。”盛世盯着台上的战斗,总觉得有些古怪,他不轻声“咦”了一声。
  “小子,你也觉出不对。”灵老说到。
  “刚开始没注意,现在越来越担心。我总觉得王军身上有他的气息。”盛世说到,“虽然很淡,但肯定有。”
  “眼光不错。”灵老说到,“你说的那个王军肯定服用了某种丹药。血袍是曾经的魔帝,他的手段自然很多。既便我想帮你彻底除掉他,也不可能。混沌濎已认你为主,我虽然是器灵,但也只是名义上的,我已不能操控它的威能。你能用,却又修为极低,无法提供巨大的灵力。况且,我怀疑王老虎也不过是他的一个分身,他真正的本体极有可能存在某个隐秘的地方。等待时机,毁灭世界。”
  “他毁灭世界我不关心,那是那些大老爷们的事。我只关心我家族的安危。”盛世说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总有些刍狗不甘被揉蔺,自然要反抗天道。我要求长生,自然也是要被灭杀的刍狗,血袍也是。也许哪一天,我的手段比他还要残忍。但血袍敢危极我的家族朋友,我就得灭了他。这世界,谁也别提谁正义谁邪恶。一切都是力量至上。我曾说过,天若阻我,我便灭了这天。”
  “哈哈,这才是我的弟子。”灵老仰天大笑,“不过,盛冉输了,可能还会丢命。血袍给王军服的应该是以自身精血练制的血魔丹,一旦激发,瞬间可借用血袍的实力发出致命一击,后天六层,连蚂蚁都算上。”
  此刻,擂台上盛冉顾不得身上的伤痕,他从怀中摸出一颗爆灵丹塞入口中,说道,“王军,打了这么久,该结束了,受死吧!”
  “是吗?既然你急着找死,小爷送你一程。”王军诡异的一笑,一拳轰出。
  “不过如此。”盛冉灵力暴涨,灵力摧毁力堪比后天八层,达到惊人的六象之力,“开山拳。”
  盛冉的拳头带着足以当场碾死王军的气势冲出。
  “王军完了。”台下的众人惊呼,“爆灵丹果然妖孽。”
  王军的拳与盛冉的拳碰撞在一起,本该飞出残死的王军依然站在台上保持着出拳的姿势。
  盛冉直接被一拳轰飞,狠狠的撞在灵力护罩之上,护罩向外鼓出一个人形。出拳的右臂已经血肉模糊,胸口出现一个透明的血洞。
  “啪。”盛冉的尸体在众人的惊讶中落地。
  盛春秋心痛的挥挥手,盛家的子弟上台将盛冉抬走。
  “娘的。”四长老不甘的骂一声。
  “忍着。”盛春秋看一眼四长老,“杀了王家的人我们高兴,自家人也得做好被杀的准备。让后天境的娃们经历下生死也不是坏事,早晚他们都要面对。风雨飘摇中的盛家前途未卜,让他们适应一下吧。擂台至少是公平的,他们还有出手的机会。”
  四长老强压下怒火,点点头,不在吱声。
  接下来的两场比赛,大同小异,都以盛家的惨败告终。盛家又损失两名后天七层的武者。明明盛家的武者占尽先机,可一旦到分胜负的最后一击,没有例外,都是以盛家武者的惨死为代价,右臂报废,胸口一个血洞。
  “父亲,今日到此做罢。”盛世说道,“再战,盛家也沾不了便宜。”
  盛春秋为难的说道,“我也想停战。接连损失三位武者,而且死的如此惨烈,我的心很痛,但是,这关乎盛家的荣誉,不能停。既便接下来的都死掉,也不能向王家示弱。”
  上官明看着盛若离的怒容,心中惊惧不已,暗道,大爷的,王家之人都吃了壮阳丹不成,如此生猛。
  上官明冲秦可儿儿使个眼色。
  秦可儿会意,啪的一声晕倒。
  上官明杀猪般的叫道,“老丈人,不好了,可儿的伤复发了。”
  秦昊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慌乱冲到上官明处,一脚踢开上官明,将秦可儿抱在怀中。
  “比赛延后。”秦昊不容置疑的说完,抱着秦可儿消失。
  “我……”上官明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愤愤的说到,“那是我老婆……你是老丈人,也不能这么对我……”
  “哈哈……”人群暴发出雷鸣般的大笑。
  “大爷的。”上官明大骂一声,冲盛世眨下眼,向秦主府追去。
  盛春秋暗舒口气,带领家族武者撤走。
  “盛族长,明日再战!哈哈……”王霸得意的笑到,“盛家可比三年前差远了。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如此胡闹。”秦昊说道,“什么借口不好,非要说旧伤复发。”
  “别的借口恐怕不好用。”秦可儿笑着说道,“这也算还盛世一个人情。”
  秦昊看了看狠狈而来的上官明,冷哼道,“搞砸了吧。”
  “无论输赢,我稳赚不赔。”上官明讪笑道,“王家的水是有点深,嘿嘿,我照样平淌。”
  “好好照顾可儿,出了事拿你适问。”秦昊抚袖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