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112,不辞而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色将尽,东方的天空排列着一层层的灰青色鱼鳞云,远方的群山之中偶尔会传出几声低沉的兽吼,寒江水雾气蒸腾,周围的红色血景已不复存在,甚至连残雪都寻不见,裸露的土地上残留着大战之后的痕迹,焦土,沟壑……
  寒江桥上酒坛横陈,篝火依旧旺盛。
  “痛快,人生就当如此,美酒知己相伴,快意恩仇。”风行客饮尽杯中酒,豁然起身,对着东方说到,“朝日既将升起,我们都是既将升起的太阳,必将光芒万丈,让所有人抬头仰望。”
  “我要的是自由自在,家人平安。”盛世说到。
  “没想到盛公子的愿望如此简单。”林安说到。
  “简单吗?”盛世有些疑惑,自由自在,家人平安,对他来说是何等的艰难,眼下的盛家杀机四伏,几近动荡。
  “盛公子是胸怀大志之人。”孟凡说到,“自由自在,天下之人,有几个是超凡脱俗的自在人,保家人平安,也非易事。这两者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如何能做到。怕是只有到了传说中的仙圣伋别,也不敢说两者兼得吧。”
  孟凡心中震动,此子的心性如此宽广,若与他交好,日后他的少主必定能成大事,追求自由自在的人生,对世俗权力必视若尘土,将来,少主只要能保盛家安然,自然会得到他的友谊。眼下,盛家也不安定,他自然会帮盛家渡过难关,让他与少主的友谊健康发展。
  “盛兄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保你盛家安然渡过危机。”风行客信誓旦旦的说到,“我风行客认定的朋友,我必帮他血战到底。”
  “多谢风兄。”盛兄抱拳行礼,“有风兄这番话,你这个朋友我盛世交了。”
  “哈哈……”孟凡大笑到,“盛公子,既然你与我家少主成了朋友,你是不是要尽下地主之谊,我们在这桥上谈了一夜,你不邀我们去家里坐坐?”
  “孟老教训的是,小子失礼了。请!”盛世引着众人回归盛家。
  寒江桥一战,谁胜谁负已不重要,这是他四人的秘密,但林平林安兄弟看盛世的眼神却多出更重的敬佩。栖凤山中兄弟两人对盛世只有出手相助的感激以及对丹师的敬意,他们二人对风行客的倾力相交,甚至想屈身结为兄弟的做法,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中的颇有微词,但经昨夜一战,二人却是心服口服,对于强者,他们敬重有加。
  盛家议事厅内,盛春秋及各位长老正在商量今天的对战。
  “少族长。”大长老起身,余下的几位长老纷纷起身。
  “各位长老请坐。你们是长辈,哪有长辈对晚辈起身相迎的道理。”盛春秋虽然心中乐滋滋的,面上却摆出不悦的神情,儿子得到族人的认可,他这个做父亲的自然欣慰。
  “父亲,各位长老,世儿给你们请安了。”盛世深施一礼。
  “好好,坐吧。”各位长老笑道。
  盛世说到,“我有几位朋友到访,前些时日在栖凤山所识。昨晚更是救了我的性命。”
  盛春秋说到,“还愣着干什么?快请,对待朋友,盛家可不能失了礼数。”
  风行客等人进了会客厅,早有侍女端上茶水,盛世一一介绍,众人难免寒暄一番。
  盛春秋说到,“风公子,有些话我觉得还是明说比较好。若是平常年月,我也不会多说。当今的盛家举步维艰,甚至有可能大难临头,我劝诸位,不要在盛家耽搁太久,以免连累诸位。”
  风行客笑道,“伯父此言差矣,为朋友两肋插刀是我辈江湖人的信条。既然我与盛兄相见恨晚,成为朋友。那做为朋友,绝不会眼见朋友有难而袖手旁观。据晚辈所知,盛家也是这秦城传承千年以上的家族,盛王之战也是三年一次,死伤在所难免,伯父说有灭族之危,这话从何说起?”
  盛春秋说道,“风公子有所不知,盛王之战,虽说各有胜负,家族子弟伤亡也是正常,但我辈修行之人,为了家族延续不衰,何惧之有。可是不知我盛家得罪了何方神圣,接连两位神基六层的长老不幸遇难,而且却是一击毙命,连出手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盛家的产业有近七成是与林城相关的,可如今,盛家如同笼中困兽,只能龟缩在秦城。虽说暂时无虞,可那位神秘人一旦出手袭击盛家,怕是盛家没有几人能活下来。”
  孟凡哈哈一笑,“盛家主的担心多余了。从今天起,盛家的生易照做,你所说的那位神秘人已经离去。”
  盛春秋拱手说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只是不知那位神秘人是何来历?”
  孟凡说到,“此事连老夫在内只有五人知道,盛家主还是莫问的好。一旦知道原委,不仅对你盛家没有好处,只怕徒添烦扰。人多嘴杂,万一走露风声,恐怕盛家真有灭族之危。”
  “恕在下莽撞了。”盛春秋心中一凛,也猜出几分原委,什么叫已经离去,只怕是死了。能一招击杀神基六层的神秘人,他的修为至少要在神基九层,而神秘人却又死在孟老手中。
  这位孟老高深莫测,虽然明面上只有神基九层的修为,可他却像一团谜雾,让人琢磨不透,他显然是刻意的隐藏了修为。
  上天对他盛春秋真是不错,女儿嫁给了手持药王令的药师药辰,被全城人认为是废物的儿子一飞冲天,一年时间跨越一个大阶,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也不敢相信呀。也许是上天都觉得愧对儿子,让他拜了一个神秘的师尊,成了一个丹武双修的奇才。
  “盛家主客气。”孟凡喝口茶道,“不错,正宗的雨前茶,连泡茶的水都充满灵气。”
  “孟老喜欢就好。”盛世说到。
  “伯父,喝茶闲聊多没意思,今天的盛王之战几时开始,我们也去观战助威。”风行客彬彬有礼的说到。
  “呃。”盛春秋从沉思中醒来,意识到刚才的失态,虽然有些悔意,但他骄傲啊。
  “不及,一个时辰后才开始。”大长老赶忙说到,“来人,上早茶。”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