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113,不辞而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黑袍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盛若离的房内。
  “师尊!”盛若离从梳装台前起身,恭恭敬敬的施礼。
  “唉……”
  黑袍轻叹一声,一挥手,一个空间禁制将她包裹起来。
  “师尊,你答应过我,要等到盛家危机度过之后才离开的。”盛若离急的几乎要哭出来。
  “事急从权。不是师尊说话不算话,而是族长已发现你不在族内,她命老夫将你立刻带回。圣女擅自离族,这可是大事。”黑袍无奈的说到,“为师费尽周折才隐秘的来到这里,万一被人发现,别说是你的世哥哥不保,恐怕整个盛家也将不存。”
  盛若离说到,“师尊,我想告个别再走。”
  “徒儿,不是师尊心硬,实在是没有时间,你也不想你的世哥哥惹上大麻烦吧,那时,为师也保不住他。”黑袍大袖一甩,破开空间,带着盛若离离去。
  “世哥哥,再见。”盛若离泪如雨下。
  “会再见的。”黑袍心情复杂的喃喃说道,“不知我做的是对是错,唉……”
  ……
  无尽的虚无空间之内,空间之力撕将一切都撕扯成碎片,变成虚空……
  一个明亮的光球悬浮在其中,任由空间之力撕扯,却无法撼动丝毫。
  光球之内,一棵绿色的参天大树几乎占据了半个空间,没有风,没有鸟虫,没有流水,只有光秃秃的赤色岩石,而那棵树,就扎根在岩石之上,生机旺盛,枝繁叶茂。
  树下,一个浑身伤痕,衣衫破烂,却生的异常英武俊朗的中年人安静的躲在那里,几乎没有任何生机。
  他的手中依然握着一柄剑,暗淡无光的剑。他的表情没有痛苦,没有不甘,嘴角甚至还挂着一丝微笑,若不是满身衣衫上的破洞提示着他曾经的惨烈,还真以为他只是躺在树下休息……
  光阴似箭,自从他被这光球吸入,十四年的光阴眨瞬而过。虽然十四年对于修道者根本不值得一提,但对他却都重要。
  他的元神破碎,只残留着对妻儿牵挂的那丝执念而不灭,要活着……
  元神的波动引发空间的异变,红色岩石上透着无尽血气的灵力向他的体内涌去,参天大树的枝叶无风而动,传出沙沙的声响,竟然有一滴滴的绿色雨露飘落,眨瞬之间,雨滴越来越多,竟将他包裹起来,绿色的雨滴转化浓郁的生机,渐渐地钻入他的丹田之中。
  破败的丹田在雨露的滋养之下,渐渐得焕发生机,一丝丝的恢复,虽然缓慢,但却真实的发生着……
  血气顺着他的血管钻入,流淌,让他干枯的血脉如同阳春沐浴一般舒爽,血气所过之处,一切伤痕,沉疴尽皆清除,连断裂的灵脉都重新续接,焕发生机。
  他的体内如同漏水的筛子一般,到处瘀结的沉疴与断裂的经脉,虽然在血气与绿色生机的滋养下快速的恢复着,但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
  十四年来,每隔一月,这个空间内都暴发一次生机与血气,它们不停的修补恢复他的伤势,但他却如同一个无底洞,贪婪的吸收着海量的灵力。
  这灵力若是放在外界,莫说十四年的积累,只怕是一次的暴发也足以让一位半神提升一个大台阶,甚至能突破半神,成就神体。
  而他却一直鲸吞,没有丝毫要停,也没有要恢复苏醒的迹象。
  “难道老夫赌错了不成!”
  一个看似虚无漂渺的老者身形在空间乱流中具体出来。纵然是他,也肉疼的看着那光球内的灵力消耗。
  “老夫为了你,不惜屠了一个位面,才聚集起如此多的生机与血气,十四年了,小子,你倒是醒来啊,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老者摇头叹息一声,身形波动,消失在空间乱流之中。只有他的声音在空间内流动,充满了无奈与哀伤。
  “老夫的时间也不多了,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大不了,老夫再屠戮一个位面,你的命比低等位面重要,一个不行,老夫屠它十个,哈哈……”
  “什么天地仁义,狗屁,你只需活过来,做老夫的剑……”
  ……
  盛若离突然消失,无声无息,了无痕迹。
  盛家一下陷入恐慌之中,各种猜想不断。
  “能无声无息潜入盛家,绑走若离小姐,对方至少要仙王级别吧。”大长老说到,“若离小姐的修为……”
  盛春秋沉吟一番,说到,“若离小姐被他的族人接走了。”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四长老说到,“但愿如此吧!”
  盛世在盛若离的房间呆了片刻,在灵老的提示下从梳妆台的夹层中搜出一封信。
  “世哥哥,我知道你一定能找到这封信,我可能来不及与你告别,一旦我失踪,你不要惊慌。我只是被我的族人接走,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再见。”
  盛春秋等人放下心来,族内的恐慌也截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热切的切切私语。
  “若离是仙王势力的族人……”
  “不会吧,当初天山宗退婚,她可是连天山宗掌门都不看在眼里……”
  “有这回事?”
  “切,你们在栖凤山历练,自然不知,你们没见,天山宗掌门讨好若离小姐的样子……”
  “牛!”
  “九圣家族的?还是仙帝家族……乖乖,太厉害了……”
  “不可能,若真是,谁敢惹我们?若离小姐又为何在我们盛家住了十几年?”
  “呃……”
  “少族长发达了……”
  “哇……真的耶……”
  ……
  “若离小姐早预料到了这一天。”盛春秋苦笑一下,这事不是他能接触的,盛若离到底是谁,来自何方,恐怕只有那位老祖才清楚,而老祖肯定不会告诉他。最令他郁闷的是,自从老祖离家之后,一直未归,否则,盛家又何必畏首畏尾,忍气吞声?
  “最是离别苦。”风行客心已然了解盛世与这位他未曾谋面的若离姑娘的关糸,摆出一副经验十足的表情,拍拍盛世的肩膀,说道,“如此分别总比当面离去轻松,搞得凄苦哀怨,难舍难分,还是要走。如此更好,又不是再也见不到,若离小姐信中不是说了,你们一定会再见的。”
  “出佂!”盛春秋沉喝一声,“腥风血雨没有儿女情长,有,也压在心底。”
  ……

章节目录